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三十九章 伤累累,心切切

章节字数:2889  更新时间:12-07-09 0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儿说得是什么傻话?不过是选择性的失忆而已,无需太担心!你在害怕,所以你想要选择性的失忆。你要振作点,不然后悔的定是你!”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若非是她真的有心,他又何至于变成这样?一勺勺冷水从他的头顶淋下去,整个身子亦是浸泡在了水中,慢慢的疏散着那一身的燥热。

    “我脑海中很凌乱,我不明白,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清楚的记得你们每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就是独独记不起与你们有过的对话。我甚至是害怕,所以我一遍遍的说着重复的话,怕寒哥哥他们会产生怀疑,你让我怎么办?”安昕溪哽咽的说道。她躺在床上,泪流满面。

    “溪儿,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冷皑勋冷冷的问道。按道理说,溪儿这么年轻,不该是这样的。难道说溪儿为情而困,她还想着做他们的师母?

    “勋哥哥,带我离开,我不要回去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要是回去了,那么他们也会很快就知晓了吧!

    “溪儿是想与勋哥哥私奔吗?溪儿,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晚上做噩梦了吗?没事,勋哥哥今夜会陪在你身边的!”冷皑勋冷冷的说道。可是,若是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出他话语间的一丝暖意。

    这夜,不平静。

    翌日,冷皑勋顶着一双黑眼圈看着他胸前敞开的那一片肌肤,上面已经伤痕累累了。他肯定,只要他褪去了这一身凌乱的衣服,定能看到全身都是伤痕累累的。难怪之前他会看到三师弟那般的敌对着安帜戚,就连师父都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溪儿那般的惧怕着安帜戚?一切的一切,他得到的只有他一身的伤痕。

    安昕溪慢悠悠的转醒,手按着头部,那里很疼、很疼!只是,为何她眼前所见到的是一片伤痕累累的肌肤,她惊愕的抬起头。看着那张放大的刀削般的冰山脸,她有片刻般的动容。

    “溪儿,你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冷皑勋无奈的说道。他现在动一下,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啊!”安昕溪大叫一声。双手立马挡在了勋哥哥的胸前,直坐起来,勋哥哥怎么会在她的床上?但见勋哥哥微皱的眉头,她低头看去。指甲中都是血,泪汹涌的流出。

    “溪儿,勋哥哥什么话都没有说,你别哭,好吗?”冷皑勋无奈的说道。要是让师父他们看到了,那还得了?指不定会说他昨夜是怎般的欺辱了溪儿,那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而且,他的衣服已经被她给无意间的敞开了。

    门却在这一刻被敞开来,冷皑勋立即捂住脸,他真的是祸不单行啊!只要溪儿没有褪去衣服,他就没有必要拿着被子去遮掩,不然事情会越描越黑的。因为,门外的人是他的师弟们和师父。

    “溪儿,你这是在干吗?”游曜炯惊愕的说道。溪儿在哭什么?受伤的不是大师兄吗?昨夜他就听到房里的一切了,只是他没有勇气看罢了,所以房内一有动静,他就立马冲进来了。

    “游哥哥?”安昕溪惊愕的叫道。她慌乱的拿着被子盖在了勋哥哥的身上,随即更加慌乱的从他的身上下来。游哥哥,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刚刚才找到你,刚刚才找到你的!”游曜炯尴尬的说道。就连大师兄都惊愕了,那他就更尴尬了。哪有女子像她一般?盖的不是她自己的身子,而是一个男人的身子?

    “五位客官都醒了啊!早餐已经备下了,你们是分开用,还是一起用?”小二点头哈腰的说道。他就猜到他们是互相认识的,只是干嘛要分开进来?

    “五位?”安昕溪惊愕的说道。明明只有三位的,她慢慢的朝门外走去,瞪大眼的看着寒哥哥与灏哥哥。他们,昨夜就到了这里?那么她昨夜又做过了什么?为什么将勋哥哥全身都抓成了那样?

    “我可没担心你,我昨夜睡得香着呢!”段蛊灏淡淡的说道。他不自在的撇开头,他刚刚是跟在游曜炯身后的,只是临时又闪了出去。这个小二一点眼神都不会看,既然还瞎嚷嚷着。

    “灏哥哥,你真的很可爱啊!”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直直的看着寒哥哥,不明就里。

    “溪儿将头发盘上去了,真美!”寒儒澶低低的说道。那头秀发被盘成了一个髻,即使经过了一夜的折腾,却只觉得凌乱美。

    “寒哥哥曾经帮她盘过发吗?”安昕溪幽幽的问道。她背靠着门,低垂着头,看着那满指甲的血迹。

    “溪儿,去洗漱一番吧!”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果然是噩梦连连了,他之前不该将她给推开的,不然现在受伤的也不会是他人了。

    “恩!”安昕溪低低的说道。随即她直愣愣的回了房,完全是没有搭理一旁的灏哥哥。

    “勋哥哥,要不要溪儿帮你清理伤口?”安昕溪柔声问道。虽说她都给忘了,可到底是她干的。她要是不帮着他清理伤口,她的心会不安的。

    “溪儿,男女授受不亲!”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撇开头,不敢去看在桌边用早餐的众人。溪儿这般顾着他,他的三师弟心里定是不舒服了。

    “勋哥哥,你是不是憎恨溪儿了?”安昕溪啜泣着说道。勋哥哥定是憎恨她了,不然又怎么会跟她说教呢?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她躺在他怀中的时候,他可以想过这些礼教?

    “溪儿,你别瞎说!你快去吃饭!等你们出去了,我再清理伤口!”冷皑勋无奈的说道。你让他怎么开口?他全身上下可还有好的肌肤存在?让她清理伤口,他可不想被洪水给淹死了。

    “溪儿,这样吧!可能你的勋哥哥有不能被你看到的秘密,等会儿游哥哥帮你去清理他的伤口,游哥哥保证一个细小的地方都不放过!溪儿,你就乖乖的吃饭,不然我们都该担心你会不会哭岔气了!”游曜炯柔声安慰道。这眼泪都流成这样了,还真是让人觉得心疼啊!

    “真的吗?那游哥哥,等会儿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清理勋哥哥的伤口,他之前都疼得皱眉了。你,确定能不弄疼他吗?”安昕溪不确定的问道。要是游哥哥一个拿捏不稳,弄疼了勋哥哥可怎么办?

    “大师兄,你都疼成什么样了?要不,二师弟我好心的也来帮你清理伤口吧!两个人清理起来,一定比他游曜炯一个人快得多了。溪儿,你觉得呢?”段蛊灏淡淡的说道。他不能在此时表现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然溪儿定是不会让他碰大师兄的。

    “灏哥哥,溪儿相信游哥哥一个人能胜任的!所以,你不许碰勋哥哥!灏哥哥,等会儿陪溪儿去买点东西吧!勋哥哥气色不好,需要补补身子!”安昕溪甜甜的说道。要是让灏哥哥碰勋哥哥的话,他还不定会怎么折腾勋哥哥呢!所以,她才不会让他得逞呢!

    “溪儿知晓心疼你的勋哥哥,就不知你的灏哥哥会脚疼?”段蛊灏可怜兮兮的说道。他坐惯了软轿,骑惯了白马,可独独就是没走几步路。偏生溪儿就是个爱走路的人,看她那样,就算他提议坐软轿去,也会被她无情的反驳了回去。

    “寒哥哥也会去,你爱去不去!”安昕溪冷冷的说道。灏哥哥既然敢拒绝她,太可气了。

    “溪儿,你是准备买什么?师父只怕没时间,你还是自己去吧!”段蛊灏冷冷的说道。既然说他爱去不去?她既然也不说几句好听的,不然他指不定就答应了。

    “也罢!要是碰上安帜戚,我就直接呆他的身边了,也许就不回来了!”安昕溪呢喃着说道。她这可不是威胁,绝对不是威胁。

    “到时我再去把你接回来!没关系的,你去吧!”段蛊灏无所谓的说道。她既然说这样的话语,更加的没把他放眼里了。

    “我吃饱了!出去了!”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啪”的一声,筷子直接被她给啪在了桌子上。随即旋身,留给了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她虽然是女子,可照样能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她才不怕会不会中途有人将她给劫走?人要有傲气,不能将自己的尊严给踩在了脚底下。而且,她是带着对勋哥哥的愧疚出来的,才不要因害怕而回去呢!只是,她却忘了,她有洗漱,却没有梳理头上的髻,早已成为了整条街关注的对象。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没银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