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四十章 三日醉,选唯一

章节字数:2929  更新时间:12-07-10 2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啊!”安昕溪大叫一声。谁,一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只不过是拍了你一下,看把你给吓得?要是真的有个登徒子,还不把你给吓死了?”段蛊灏不满的说道。先说明,真的不是他想要跟来的,实在是师命难为啊!

    “你干嘛无声无息的跟着我后面?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安昕溪不满的说道。她白了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次,她真的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了。

    “溪儿,药房里有滋补的药,你不进去看看吗?”寒儒澶疑惑的问道。溪儿一直往前冲,他再不叫住她,真的就要将这整条街给走了一遍了。

    “寒哥哥,你也来了?”安昕溪惊愕的说道。她立即旋声,果然看到身后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她喜笑颜开。

    “溪儿,你那双勾魂眼,再这样看着师父,那么这整条街的男人都会被你所惑了。溪儿,你确定还要这样看师父到何时?溪儿,小心采花贼!”段蛊灏低低的说道。溪儿也真是的,完全的不注意场合,他们要是不来,她还不定被那些个窥视的美色的采花贼给劫走了呢!

    “灏哥哥,我鄙视你!”安昕溪鄙夷的说道。大大的白眼,直接送给了灏哥哥。随即,她直接小鸟依人般的扑进了寒哥哥的怀中,撒着娇。

    “溪儿,你这是干嘛?”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没有立马推开溪儿,只是不解她为何会这样?

    “寒哥哥当溪儿的护花使者吧!保溪儿这一路平安!”安昕溪娇憨的说道。她想过了,寒哥哥是她的师父,武功造次自是高,所以有他做依靠,她才最安全。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寒儒澶低低的说道。都怪他,就算溪儿再不是学武的料子,他也该教教她。

    “我不信!”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慢慢的退后一步,朝着之前的药房而去。买了一大帮的补品,也不想想要是一次给全放进去,她的勋哥哥会不会流鼻血?

    “溪儿,你可真厉害啊!你这是在给大师兄滋补呢?还是想让他流血而死呢?你就没有一点的常识吗?”段蛊灏冷冷的说道。不过,他实则是想暗暗偷笑的。

    “关你什么事?男儿流血不流泪!流点血怕什么?再舌燥,等会儿让你直接帮我将勋哥哥给抱回去!”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她更加的不想对他客气。反正,这样的日子也不会太久了。

    “抱回去?那也得你的勋哥哥愿意让我抱啊!”段蛊灏怪声怪气的说道。让他抱着大师兄回去?那就得看大师兄会不会砍了他!

    “溪儿,我让一个男人抱着成何体统?更何况我的伤都好了,加之也没脆弱到这个程度,你不用夸张成这个样子!若是让雪儿知晓了,她该担心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还有一个雪儿在,所以他不想雪儿看到他这般。

    “勋哥哥与沁雪嫂子什么时候成亲?”安昕溪甜甜的问道。她都快要走了吧!要是赶不及去道贺的话,她也许会抱憾终身的。

    “下一月月底!”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穿戴好衣服,随即翩然而去。下个月月底他就要成亲了,雪儿是涧蔚国的公主,他有他的报复,有不得不成亲的理由!

    “还早!”安昕溪甜甜的说道。看不到了吧!心为何会如此的失落?她对他明明也没有感觉的啊!

    “溪儿,我们先回去吧!不然我们的嫂子就该担心了!”游曜炯温柔的说道。他的溪儿,今日有点儿奇怪,到底所为何事?

    “恩!也对!”安昕溪含笑着说道。他们都叫易沁雪为嫂子了,那么她也只能跟着那般叫了吧!撇去心中的失落感,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溪儿,你心里是苦的吧!如此失常的你,我们是很少看到的!”游曜炯无奈的说道。溪儿在听到大师兄的那番话后,整个人都沉默了不少,看来只怕是在无意间喜欢上了大师兄吧!

    “游哥哥,就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你又凭什么说我心里是苦的?你若是觉得我与勋哥哥躺在一张床上让你吃味了,我不介意将我整个身、心都交给你!”安昕溪俏皮的说道。她一直不在乎的,不然她也不会那般了。

    “溪儿,只要你还愿意给我希望,那么我一定会努力的成为一个匹配得上你的男人。溪儿,大师兄快成亲了,你可否将他从你的心中抹去?”游曜炯低迷的说道。溪儿,可还愿意给他一丝希望?

    “你若是介意,那么就由你将他从我的心中抹去吧!”安昕溪蛊惑着说道。她深深的吻着他,似要将她的心意传递给他一般,若她是真心的话,相信他也能感觉得到,可惜她还没有真正爱他的那颗心。

    “溪儿,你可知你这般,会让我忍不住想要了你的!”游曜炯暗哑的说道。他狠狠的推开了溪儿,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的。

    “希望你能明白我想要告诉你的真正想法!”安昕溪轻柔的说道。她慢慢的后退,转身回了房。倒在床上的那刻,她狠狠的按住发疼的头。

    “溪儿,出来吃午饭了,你听到了吗?”段蛊灏不耐烦的说道。女人真麻烦,既然至今为止,还不知应他一声。

    “不吃拉倒!”段蛊灏不满的说道。为他省钱,他更加的高兴。不然,他还不知该怎么伺候这么一位大小姐。

    “溪儿,你在里面吗?”游曜炯急切的说道。他真的很担心,之前他明明有看到溪儿进了房间,就一直没有出来了。

    “溪儿?曜炯,你确定她还在里面吗?段蛊灏,你赶紧的给我将门给踹开啊!这是你家的,你踹坏了门,就不会心疼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看了看身边的二师弟,第一次叫了这个二师弟的名字。

    “砰”的一声,门被段蛊灏踹开。大师兄说得没错,坏了一扇门,他真的会很心疼。所以,他从来就不踹门,因为那是用他的银子给堆出来的。

    “溪儿,醒醒!”游曜炯急切的说道。溪儿的嘴角为何会在流血?她才进来多久?

    “溪儿不会武功,为何又会血气上涌,导致晕厥了呢?”冷皑勋疑惑的说道。溪儿会出现这种情况,还真的很怪异啊!

    “大师兄还是看看溪儿的脸色再说吧!”游曜炯低低的说道。他立即割肉,用鲜血在银面具上抹上了一圈后,快速的撕下了她的面具。

    “溪儿之前有遇到过什么人吗?她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厥了呢?”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溪儿面色红润,但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脸色红得异常。

    “溪儿床上有三日醉,你们就没有发现她衣服凌乱吗?还不快点退出来?不怕到时做出悔恨终生的事儿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碰了那些药的?她制的药,药性那么足,又岂是一般人能解的?

    “师父,三日醉是什么?”游曜炯疑惑的问道。三日醉,听都没有听说过。

    “溪儿制造的媚药!只要是溪儿所愿的,那个男人就能夺了她的清白!”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但见他的话刚落音,门口就出现了一阵疾风,他的三个徒儿快如闪电般的冲了出来。

    “师父,那溪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身上有解药吗?”游曜炯急切的说道。他是君子,自然就不会冲进去,趁着溪儿晕厥的当口,夺她清白吧!

    “解药一,自然是和男人欢愉!解药二,寒暄池,她可以永葆青春。可是寒暄池的水可以让她这个没有武功的女子,每月都会寒毒发作一次!”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不能保证,溪儿能承受得住。

    “谁上?”段蛊灏问出了心中所想。他真的没有想到溪儿会如此的美艳,不知到时他会不会真下得了狠心啊!

    “二师兄,你想趁人之危吗?”游曜炯冷冷的说道。溪儿一个未嫁的女子,怎么能让他们给玷污了?

    “我去寒暄池!”安昕溪低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即使承受不住那透骨的冷,可是她还是得承受。多怪她,突然头疼,让她失去了理智。

    “溪儿,你承受不住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这般,才更让人觉得心疼啊!只是,她真的想清楚了吗?

    “寒哥哥,那我将自己的身子给你,你愿意要吗?”安昕溪嘲讽的说道。他们那表情清清楚楚的写着“不愿意”三个字,多么嘲讽人啊!即使她这般说出了口,他还是不愿的,不是吗?那么,寒暄池就是她唯一的选择了。

    “好!”寒儒澶低低的说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