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四十一章 表心迹,遭拒绝

章节字数:2873  更新时间:12-07-11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寒哥哥,你刚刚说什么?”安昕溪惊愕的叫道。是她听错了吧!不然她又怎么会听到他说“好”?

    “好!不过,前提是你要嫁给我!”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这是他执意的,他想要对她负责。

    “寒哥哥,我也很执意!你若想得到我的身子,就别跟我提负责的事儿!更何况,若我是缨迈国的公主,你觉得你能娶我的机会有多大?寒哥哥,免费送上门就不能要吗?既如此,那么我回寒暄池!”安昕溪低吼着说道。她很执意,还是选择了寒暄池。没有内力,大不了就冻死在里面了。她下床,却在脚着地的刹那,重重的摔在了地方,她已经浑身没力了。

    “溪儿,你要不要紧?”游曜炯急切的问道。刚移动的步子却又硬生生的缩了回来,他不能碰溪儿。

    “当真是好笑啊!我安昕溪竟然会有一天成了让你们如此避嫌的对象?寒哥哥,我为之前如此鲁莽的行为道歉,我真的是无心的!”安昕溪呢喃着说道。她是无心的!她头很疼,又开始犯病了吗?她茫然的看着勋哥哥,眼里载满了痛苦。

    “溪儿,我带你去寒暄池!”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冲进房门,抱起溪儿,朝着寒峭山而去。

    “勋哥哥。”安昕溪弱弱的叫道。为何他会是那个看透她的男人?游哥哥竟然也不愿靠近她,她真的那么讨人厌吗?

    “溪儿,很快就到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专注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寒峭山,这五行八卦阵有变了。他需要点时间,才能顺利上山。

    “闭上眼,跟随着太阳的照射,你就能上山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太阳很刺眼,让她一时半会儿还睁不开眼。

    “溪儿,你这方面很有天赋!”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溪儿除了武功以外,只怕是对什么都有天赋吧!

    “有天赋又能怎么样?我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好呢?我情愿忍受一次寒暄池里那透骨的冷,也不想再见自己头疼时,误吸了自制的媚药!”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冷,再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会这么的冷。

    “溪儿,你若执意,那我陪你一起去闯一闯!”冷皑勋冷冷的说道。看着散发出寒意的寒暄池,他紧了紧怀中的人儿。她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跳进这里?

    “等我上来的时候,你可得紧紧抱住我,温暖我的身体!勋哥哥,别让我后悔跟你来此!你冷酷无情,才是我此时最想要的!不过,待会儿你热情如火的话,我也不介意!”安昕溪俏皮的说道。她直接推开了他,慢慢的后退,随即张开双手,向后倒去。

    坠入水的那刻,冷入骨髓,她抿紧唇,牙关在狠狠的磨合着,发出细小的声响。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半盏茶的时候,安昕溪渐渐的失去了意识,整个身体都呈现了僵硬状态。身体慢慢的浮出水面,意识也在刹那间彻底的失去了。

    “溪儿。”冷皑勋心颤的叫道。溪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师父能放过他吗?脑海中纷飞的思绪,回神间,他已经浑身赤裸裸的搂着同样浑身赤裸裸的溪儿倒在了床上。明知这种行为是在趁人之虚,可他已经无暇顾及了。源源不断的内力强行灌进了溪儿的体内,可以还是没有什么成效!

    “勋哥哥,好冷,你可不可以再抱紧我一点?”安昕溪意识朦胧的说道。现在是何时,她已经没了任何的时间概念。只知道她很冷,冷到勋哥哥完全没有办法温暖她,因为他的身子也有了一丝的寒意。她轻蹭着他的身子,期待还能蹭出一丝的热气。

    “溪儿,勋哥哥不是圣人!做不到清心寡欲!”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溪儿没有将他的身子蹭热,反而是快将他的内火给蹭出来了。

    “勋哥哥,冷!”安昕溪睁开朦胧的眼,呢喃着说道。她直接翻身趴在了勋哥哥的身上,一动不动。

    “唉!溪儿,勋哥哥会被你折磨死去!”冷皑勋叹息般的说道。真没有见过如此折磨人的女子,完全不避讳男女之嫌。继续往她的体内输送内力,期待着她能快点醒来就好。今早回去没多久,他就看到雪儿幽怨的眼神。他不想再看一次,所以他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的举动。

    安昕溪只觉得有千金般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体内更似有千万只蚂蚁在抓挠着她的心,让她心痒难耐。酥麻的感觉,体内的空虚,让她无意识的嘤吟着。

    “溪儿。”冷皑勋暗哑的叫道。怎么办?他明明只是想要温暖了她,却没想与她在床上滚了一圈又一圈。她的身体是温暖了,可他体内的火是难以降下去了。

    “勋哥哥,我要!”安昕溪睁开朦胧的眼,吐气如兰的说道。她明显的感觉到身下床单濡湿了一片,体内的空虚感更甚。她想要更多,那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个炙热的吻能抹平的?

    “溪儿,勋哥哥下个月底大婚!”冷皑勋暗哑的说道。他在提醒着她,亦是在提醒着他自己,他是个要大婚的人了。

    “勋哥哥,我喜欢你!只此一次,可好?”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她慢慢的撑起身子,紧紧的抱着他,不想让他退缩。她知晓,此时的她很清醒,她确实喜欢上了这个除却冷漠外表的君子。在她眼中,他是个不会趁人之虚的君子。

    “我目前没有办法给你唯一!我也不是圣人,你确定你要将自己给我吗?”冷皑勋暗哑的说道。他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在说胡话,要是她后悔了,那他可怎么跟她交代?

    “勋哥哥,你很舌燥,与寒哥哥一样的舌燥!勋哥哥,你给了我一种奇妙的感觉。之前我没有察觉到,可现在我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我喜欢你!那是寒哥哥没法给我的,游哥哥亦是做不到的!”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她知晓,他们会担心她,所以差不多也已经上山了。只是,她不知晓,他们是不是在周围。可是,她喜欢勋哥哥的心却是真实的。

    “溪儿,我没有办法给你任何的承诺!溪儿,你需要更好的男人去爱你!”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情愿跳一次寒暄池,也断不会去碰她分毫了。

    “勋哥哥,是不是你嫌我脏?”安昕溪哽咽的说道。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无情的推开,那是何其让人伤心的事儿?为什么这个男人,每次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可她偏偏喜欢上他以后,才发觉她的喜欢如此的脆弱。若女子就该保护好自己的贞洁,那么她愿意。可是,她可还有清白可言?这样的她,他又怎么会稀罕?

    “溪儿,男女授受不亲!你别多想,勋哥哥错在先,若要是不能悬崖勒马的话,那么勋哥哥会恨自己一辈子的!溪儿,若是可以的话,就将你最美的东西留给你以后的夫君吧!这个世界,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夫人将初夜给了他人。更何况,你若真是公主的话,那么就更不应该了!溪儿,你别让勋哥哥遭受良心的谴责,可好?”冷皑勋无奈的说道。希望这番话语,没有伤害到溪儿,但也着实难听。

    “勋哥哥,溪儿是不是没有机会了?”安昕溪哽咽的说道。她是不是没有机会了,他都将话都到这份上了。

    “溪儿,勋哥哥不是王爷、皇子,是匹配不是溪儿的!溪儿可以将心思放在你的灏哥哥身上,他可以救你于危难之中!”冷皑勋冷冷的说道。就算他心肠歹毒,那也不愿再与溪儿纠缠下去了。

    “易沁雪不是公主吗?你为何又可以娶她?”安昕溪低吼着说道。借口,拒绝就直接点,又何需将身份、地位摆在此处?

    “因为我是拿我自己的身体救了她,那我自然就得对她负责!就算她的父皇再不愿,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也无济于事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只要溪儿能打消这个念头的话,那他定不惜一切代价!溪儿,对不起!

    “不,不可能!”安昕溪呢喃着说道。视线越来越模糊,勋哥哥已经在了屋内。他真的情愿跳进寒暄池,也不愿意碰她吗?头越来越疼,越来越疼。她抱着头,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安昕溪错了,就算是冷皑勋再没有看她一眼就下山了,也无人知晓她晕倒在了床上。因为,自始至终,寒峭山上除了他们两以外,就再无人上来过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