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四十六章 何结仇,无情心

章节字数:2832  更新时间:12-07-16 1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寒哥哥,溪儿的头发又乱了,你可否再为溪儿盘一次发?”安昕溪无辜的说道。手中的蝴蝶簪子,一头青丝在空中凌乱的飞舞着。

    “溪儿,聪慧如你,又岂会不知怎么盘发?溪儿,寒哥哥要运功疗伤了,你下山去吧!”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在心中默默的念叨着:溪儿,你就下山去吧!别让我再担心了,好吗?

    “寒哥哥,那么溪儿就下山去了!你要保重!”安昕溪失落的说道。她一步三回头的离去,却还是没有看到房门开启的声音。寒哥哥,遗弃她了吗?

    “溪儿,你的头发可真够乱的!怎么才下山?若是溪儿不舍,游哥哥就陪你到山上住下吧!”游曜炯温柔的说道。溪儿怪怪的,之前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了,寒哥哥有事,让溪儿先下山!”安昕溪低低的说道。不能让游哥哥看到寒哥哥狼狈不堪的样子,所以,她不能放他上山。而且,她要去找勋哥哥。

    “那么,溪儿,我们走吧!”游曜炯温柔的说道。他抬头看了看远方,眼眸中闪过一丝凝重。

    “游哥哥,知晓寒哥哥有跟谁结仇吗?”安昕溪疑惑的问道。她忘不了那柄受人操控的短剑,寒哥哥可是有人结仇了?

    “师父美名天下,怎么可能会与人结仇?要与人结仇,那也就属那个小心眼的舞尘吟了。我来时,正好碰到她的马车经过了山下,随即扬长而去!溪儿,你没事吧!”游曜炯疑惑的问道。溪儿怎么会突然问此事?难道说舞尘吟来找师父寻仇了?

    “溪儿不想瞒着游哥哥!溪儿之前在山上遇到了点小麻烦,寒哥哥因此而受了伤。你说,一个在山下的人,能操控一把短剑吗?没有刺伤人,就会一直追着那个人跑的?”安昕溪疑惑的问道。此事只怕皆因她而起,她该去追舞尘吟,还是该回去照顾寒哥哥?

    “溪儿如果觉得山上的事儿比山下的事儿重要的话,那么就上山吧!”游曜炯温柔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师父在溪儿的心里还是很有地位的吧!

    “溪儿要是上山的话,会被寒哥哥骂的,溪儿才不要上山去!”安昕溪嘟囔着说道。她要是上山去了,没准就要被寒哥哥逐出师门了。除非,是被人强行给掳上山的,亦或者是受了重伤要求寒哥哥医治?

    “既如此,那么溪儿就陪着游哥哥先回段蛊灏的别院吧!你上山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到时可能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游曜炯无奈的说道。他可没有曲解了她的意思,但凡是都要从长计议才行。现在上山,师父定会怪他的。

    “游哥哥。”安昕溪胯下一张小脸。游哥哥既然不愿意带她上山,太过分了。

    “你个口是心非的小丫头,心里明明是担心师父的,还不敢直说?只是师父的顾忌是有道理的,要是舞尘吟真趁着你来的,那么师父会因为你呆在他的身边而更加的危险。他可是情愿伤了他自己,也要保你毫发未伤啊!”游曜炯无奈的说道。他真的没有想到师父会为溪儿做到如此的地步,也许他真的没有资格跟溪儿在一起。

    “游哥哥也觉得溪儿不该再上山吗?”安昕溪疑惑的说道。难道对他们而言,她就是一个负担吗?连站在他们身边都会碍手碍脚的?

    “溪儿,你该体谅一下师父的。也许在他与舞尘吟身上有着某种不足外人道的牵绊,毕竟他们曾经是夫妇!”游曜炯无奈的说道。溪儿不该搀和进此事,相信师父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我走了,你还不快点跟上?”安昕溪轻柔的说道。她能摆脸色给游哥哥看吗?不能,若是伤了游哥哥的心,那她的罪过也就大了。

    “溪儿,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段蛊灏淡淡的说道。这么多人,就等着她一位大小姐回来开饭,而她这位大小姐显然是很难等候的。

    “在等我吃晚饭吗?”安昕溪疑惑的说道。看了一脸满桌子的饭菜,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

    “我是等你回来,坐在一边看着我们吃的!谁会等你吃饭啊!”段蛊灏不满的说道。他何时这样等过一个人啊!而且还是个女人?

    “我不饿!我看着你们吃也没关系,你们赶紧的吃吧!”安昕溪低低的说道。随即,她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定定的看着某处,思绪翻飞。

    “这可不像近日的溪儿啊!游曜炯,她这是怎么了?”段蛊灏小声的问道。近日的溪儿,定会对他冷眼相待,可这次她既然默不作声的坐在了那里。难道说,没有师父为她撑腰,她横不起?

    “有什么事儿,别问我!我是不会说的!”游曜炯无辜的说道。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答应过了溪儿,不将此事泄露出去半个字的。

    “女人家的,定是有什么心事了,等会儿我去问问她!”易沁雪柔柔的说道。前日之事,多少是与她脱不了关系的。所以,她还是要去问候一下安昕溪的。

    “雪儿,溪儿有何心事,那是她的事儿,你还是别问得好!”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不是他有意欺瞒,只是他不想溪儿搅进了他的这一趟浑水中来。所以,他不能让雪儿接近溪儿,为此他会想方设法的绊住她。

    “皑勋,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易沁雪柔柔的说道。表面看似平静的人,实在还是难以逃过某些人的厉眸。

    “雪儿,你今夜可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去准备着,就不要去管溪儿的事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没有办法,只有出此招了。

    “皑勋,什么事儿比你的溪儿更重要?”易沁雪轻柔的说道。她轻轻的依偎在了皑勋的肩上,一点都不避忌这里是哪儿?

    “沐浴,等待着我的到访!”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知晓他是故意说得分明的,让他们都听了个分明。

    “讨厌!人家不要理你了!”易沁雪羞涩的说道。她直直的推开了他,快速的奔回了房间。

    “大师兄,你可真是好雅兴啊!今夜月色正浓,让你情难自禁了?”段蛊灏岔笑着说道。果然,身边有一美人,那就是不一样啊!

    “段蛊灏。”游曜炯厉声说道。刚刚还在神游中的溪儿,此时却一脸的平静,真的很让人担心。

    “我出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也许,她真的该去找安帜戚,将一切都摊开来说。她不能再让寒哥哥担心她了,所以她需要静一静,好好考虑清楚了。

    “溪儿,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真的不吃点吗?”游曜炯担忧的问道。溪儿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游哥哥,让我静一静吧!”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站起身,慢慢的朝着外面而去。

    “溪儿,你这样让游哥哥很担心,你确定不要我跟着你吗?”游曜炯急切的说道。静一静?溪儿何时想要静一静了?

    “游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游哥哥,我就在院内走走,这样你该放心了吧!”安昕溪无奈的说道。刚停顿的步子再次踏了出去,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寒哥哥,我该怎么办?一定要去找安帜戚吗?找到他,我是该质问他,还是该伺机而动?”安昕溪呢喃着说道。如游魂般的,她飘荡在了这座寂静的别院内。

    有什么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那么的突兀?安昕溪朝着那扇灯火昏暗的门而去。不是她真的想去,而是她似是受了蛊惑般的推开了那虚掩的房门。

    屏风后的大床上,鸳鸯交颈,即使冷皑勋看见了安昕溪,那扫向安昕溪的眼神也是冷冰冰的。她用手捂住唇,害怕那惊恐的声音脱口而出。即使手已经被她给咬出了血,她的脚步还是没有移动分毫。被褥下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她不知晓,她只看得他的大汗淋漓,听得见他的喘息声。脑海中嗡嗡嗡的作响,她摇摇晃晃的扶着身边的屏风,呼吸声越来越重,空气越来越稀薄。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给我滚出去!”冷皑勋冷冷的声音响起。他冷冷的看着她,无视她眼中的受伤。

    “勋哥哥,你果真对我无情啊!”安昕溪黯然的说道。离去时,她的背脊挺得很直。离去后,她落寞的身影消失在了屏风后。遥望明月,她的身形晃动了两下,再也撑不住了倒了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