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四十七章 待嫁心,幸福溢

章节字数:2831  更新时间:12-07-17 1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儿,怎么好生生的就晕倒在了我的院落?溪儿,你别哭啊!”游曜炯急切的说道。好不容易等到溪儿醒了,却没想她扑进了他的怀中,他的衣服会被她的泪水给洗涤了。

    “游哥哥,借你的怀抱靠一下!”安昕溪啜泣着说道。勋哥哥为什么要那样的对待她?她有那么让人厌恶吗?凭什么她就该是那个被嫌弃的人?

    “溪儿,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示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游曜炯急切的问道。他的心在这一刻慌了,溪儿到底瞒了他什么事儿?

    “我梦到安帜戚了,他狠狠的吻着我!”安昕溪啜泣着说道。寒哥哥说过,她的梦魔来源于安帜戚,只要提及安帜戚,游哥哥就不会怀疑她所言是否属实了。因为,游哥哥也听到过她呓语。

    “安帜戚。”游曜炯低呼出声。初听到溪儿的话,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溪儿,她发现她梦魔了?难怪她要啜泣了!有的是单纯的心疼,可为何他会有了呼吸苦难的感觉?

    “游哥哥,我想去找他,跟他离开了!”安昕溪啜泣着说道。也许,离开了心就不会那么疼了。

    “你说什么?是去找你的寒哥哥,还是去找安帜戚?”游曜炯惊呼出声。溪儿既然想要主动去找安帜戚,他真的看不透她了。他此时多么的希望溪儿找的是师父,而非是安帜戚啊!

    “游哥哥,你心里明白的,我是去找安帜戚!不过,你也没说错,我也会去找寒哥哥,去跟他道别!”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要离开了,也许异国他乡更适合她疗伤。只是在离去之前,她还有件事儿要去做。

    “溪儿,游哥哥拿什么来留你?”游曜炯苦笑着说道。他要拿什么去留她?她的心不曾在他的身上逗留过,那句话她都没有在提过了。

    “今夜溪儿与游哥哥睡吧!溪儿不想去别处了,溪儿害怕!”安昕溪娇憨的说道。他对她的好,她会记得一辈子的。

    “溪儿。”游曜炯惊呼出声。溪儿既然拉着他一起倒在了床上,她怎能这样?他翻身,躺在了她的身畔,慢慢的闭上了眼。

    一夜未眠,安昕溪看着身畔安详、甜睡的脸,她慢慢的靠近他,落下了一蜻蜓点水般的吻。随即翻身下床,悄然离去。她说过,她会先去找寒哥哥,为此她的游哥哥才不会在第一时间睁开眼吧!她知晓,其实他早就醒了。只要这扇门被关上,他就会睁开眼睛,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去。

    “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苍白着一张脸,眼中闪过的寒光都消弱了几分。

    “我是来跟你辞行的!你说得没错,我想要主动去找安帜戚了。你昨夜没有吃东西,都虚弱成这样了。今日,让我再照顾你一日,可好?”安昕溪低低的说道。不等他回答,她直接走了出去。

    “溪儿,可以不吃吗?”寒儒澶无奈的说道。明知里面被下了媚药,他还敢吃吗?

    “寒哥哥为何每次都能猜中?可惜,我这次没打算放过你!是你让我主动去找安帜戚的,我得让你时刻记挂着我的好!”安昕溪轻柔的说道。只要成为了寒哥哥的女人,她也就有了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安帜戚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想要将自己清白的身子给他。

    “溪儿若是想要寒哥哥保护你,说一声就好了,没有必要给寒哥哥下药!溪儿,再去做过,可好?”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为何如此说,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寒哥哥不是欠溪儿一个承诺吗?”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承认也许她马上就会忘记她刚刚说的话,可是寒哥哥给予她的承诺,她还是记得分明的。

    “溪儿想要寒哥哥兑现什么样的承诺?只要你开口,寒哥哥都答应你!”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只要,他不吃那些加了料的饭菜就成。

    “溪儿想嫁寒哥哥为妻,我们今夜成亲。明月为媒、星星为客、以天为被、地为床,让溪儿成为你的夫人,可好?”安昕溪甜甜的说道。今日,她是他一个人的。

    “溪儿,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他真的看不透她了。

    “寒哥哥不是说:‘若是有一天,你的眼中只容得下一个溪儿,溪儿可愿意嫁给你为妻吗’?溪儿心里有答案了,溪儿愿意嫁于寒哥哥为妻!即使只是一夜夫妻,对溪儿而言也足够了!”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依偎进了他的怀中,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

    “溪儿,你在拿寒哥哥寻开心吗?是不是你的勋哥哥对你太冷漠,才做出了如此的决定?”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是个有理智的男人,不会轻易就受了她的蛊惑。

    “勋哥哥已经有了嫂子,溪儿自是跟他没有缘分了。莫非是寒哥哥不想兑现溪儿的许诺,才会拿勋哥哥的事儿来搪塞溪儿?还是说寒哥哥在吃醋?”安昕溪嘟囔着说道。寒哥哥也是个爱吃醋的人,这可能性有多大?

    “溪儿,你嫁于了寒哥哥,那么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你可想清楚了?”寒儒澶无奈的说道。溪儿若还是执意,那么他也就没话说了。

    “溪儿再去给你做饭,你养好了身子,才能有力气与溪儿行夫妻之事!”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抬起头,吻上了那性感的唇。她承认,她很不理智,可是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让她舔舐着那受伤的心灵。

    “等会儿寒哥哥下山去买些东西,大喜的日子,不能委屈了溪儿。”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得去将事儿给弄清楚,不然溪儿后悔了,那可怎么办?

    “寒哥哥做主就好,我会很快做好的!”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直接窜了出去,哼着欢快的歌曲,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屹然有了新嫁娘的心态,做什么都是一脸幸福的样子。

    寒儒澶远远的看着厨房内的一切,溪儿的幸福,真的是他能给予的吗?那般幸福的样子,真的是因他而起的吗?

    “儒澶,你为我受伤,我真的很感动!此生有夫如此,妇复何求?”安昕溪哽咽的说道。手受伤的地方,已经渗出了丝丝的血液,让她的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溪儿,不哭!”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真的没有想到,他只是拿个筷子,都能让血流了出来。

    “我才没有哭呢!我这是感动的泪水!儒澶,我喂你吃饭!”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噙着笑,流着泪。她的心因他而疼,她清楚的明白:这一刻的她,心里亦是有他的。所以,嫁于他,是她心甘情愿的。

    “溪儿,你这般,让我很心疼!”寒儒澶心疼的说道。他眼中的溪儿,何时让他有过如此心动的感觉?

    “儒澶,我去了安帜戚那里,你要记得常来看我!我不怕舞尘吟来找我的麻烦,我怕的是你又会因我而受伤!等我自由了,我们找另一处地方隐居起来,永远都不问及世事,可好?”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会很幸福的。

    “溪儿,你都知道了?”寒儒澶惊呼出声。溪儿怎么知晓是吟儿从中作梗的?难道她们相遇了?那她,身上可有受伤?他一脸的急切,欲亲自为她检查身上是否有伤?

    “儒澶,你没有必要这么猴急,我早晚都是你的人,更何况今夜洞房花烛夜,我可是任君采摘的!”安昕溪吐气如兰的说道。她按住了正在解她衣扣的手,她故意曲解了他的用意。她喜欢听他的解释,喜欢看他为她着急的样子。

    “溪儿,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知说这话要害羞的?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受伤?”寒儒澶岔笑着说道。遮下那张冷漠的面具,他也能笑得很开怀,像个孩子一般。

    “过了今夜,我就是一个女人了,不许你说我的不是!儒澶,你的笑容配上你这张俊美如天神般的脸,真的很吸引人。以后,你可不许再对别的女人笑!我知晓你有你所逃避不了的责任,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只要你心里有我就成了。不过没有我的日子,你又想我的话,一定要跑去找我哦!”安昕溪轻柔的说道。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但她一定会成为他不可逃避的责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