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五十五章 逆顺受,甩耳光

章节字数:2919  更新时间:12-07-25 1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君,是准备与溪儿手拉手,纯逛街吗?”安昕溪娇嗔的问道。她都与儒澶手拉手转了老半天了,就是不知他要带着她去哪里?

    “有人跟踪!要辛苦夫人了!腿可疼了,要不夫君抱着你走?”寒儒澶邪魅的说道。看着溪儿一脸窘迫的样子,他打横抱起溪儿,朝着人迹罕至的地方而去。

    “安帜戚派来的人?”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微皱眉头,不满的嘟着嘴。安帜戚真讨厌,竟然打扰她和儒澶独处的时间,还害得他们什么事儿都没有干成。

    “恩!夫人无须在意,等会儿为夫就甩掉他们,先陪他们玩玩!”寒儒澶邪魅的说道。跟踪,他寒儒澶是吃素的吗?

    “就知道夫君最厉害了,要不要溪儿布阵,困他们几个时辰?”安昕溪兴奋的说道。她真的还没有试过布阵,不知能不能成?

    “夫人想玩的话,为夫自是赞成的!不过,夫人要是困他们个三四天,为夫也是不介意的!”寒儒澶邪魅的说道。他挑起溪儿的下颌,直接吻上了她的嫣唇。

    “你是谁?你把我夫君怎么样了?”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狠狠的咬上了那性感的唇,从刚刚开始,她就觉得儒澶有点不对劲,直到刚刚她才非常的肯定。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儒澶。她的儒澶菩萨心肠,又怎么会说出那番话语?

    “爱情果然能让人晕了头啊!夫人可算是发现为夫的存在了!你的儒澶又怎及为夫的一半?为夫可是水德国的国师啊!夫人,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寒儒澶邪魅的说道。再话的最后,他成功的被安昕溪给砸中了。晕迷前一刻,他还在想:这个夫人可一点都不温柔,每次都要这般的送他走!

    “夫君,可疼?”安昕溪哽咽的说道。她又伤了儒澶,看着那源源不断往外流的血,她的泪在眼眶中打转。她颤抖着唇,吸允着那出血的地方。腥甜的味道进入味蕾,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夫人,为夫没事!夫人,只是破了点皮而已!别哭!”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的溪儿,怎生让他如此的疼惜?看着那挂着血丝的唇角,他喉头一动。好想吻上那被血染红的嫣唇,可是这里不是他的寒峭山。

    “夫君,你是水德国的国师?”安昕溪疑惑的问道。刚刚那个男人,明明就说儒澶是水德国的国师的。

    “恩!也就是因为那个原因,水德国的皇帝将舞尘吟硬塞给了为夫。为夫与她是清白的,为夫此生也只爱夫人一人!”寒儒澶温柔的说道。眼眸中除了真诚外,就只剩下浓浓的爱恋了。

    “夫君,若是夫君的身体背叛了溪儿,溪儿也不会怪罪于夫君的!”安昕溪轻柔的说道。她依偎进了儒澶的怀中,那人自是还会压制住儒澶,若他因此与她人上了床,她也定不会怪罪他的,因为他是如此的爱她,她不能怀疑他对她的爱。

    “夫人,为夫的身、心定不会背叛你的!若是背叛,为夫定以死谢罪!只求来世,还能与你长相厮守!”寒儒澶斩钉截铁的说道。第三次,他被体内的那个他给压制了下去,以后,还会越来越频繁吧!无论如何,他定不能做对不起溪儿的事。

    “夫君要是觉得背叛了溪儿,而要以死谢罪的话,那就是打定主意让溪儿母子痛苦一辈子吗?”安昕溪啜泣着说道。她不要,她不要失去他!

    “夫人,为夫大意了!你此行不便有孕,为夫这里有颗药,你快点服下吧!”寒儒澶急切的说道。他们的关系没有公开,若溪儿真是缨迈国的公主,那她就不能有这个孩子,那会害了她的。他一直沉浸在了幸福的喜悦中,忘记这般恩爱的他们,是会让她怀孕。

    “不,这是我束缚住你的最后筹码了!我要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被生下了,我要你永远的陪着我们母子。生亦相随,死亦同穴!”安昕溪信誓旦旦的说道。她会保全属于他们的孩子,那是他们的爱情结晶啊!

    “夫人,为夫错了!可是,夫人还是将药给吃了吧!”寒儒澶温柔的说道。这颗药定不会伤了她的身子,她是必须吃的!

    “夫君!”安昕溪呢喃着叫道。她慢慢的闭上眼,等待着那致命的一击。她执拗,儒澶又何曾不执拗?凄美的笑容浮现在了她的脸上,一行清泪划过了脸盘。

    “夫人!”寒儒澶轻柔的叫道。看着如此凄美笑容的溪儿,他心疼了。他紧紧的抱住她,狠狠的吻着她。若是要下地狱的话,那么他会陪她一起的。有他的陪伴,她才能不会那般的心碎吧!

    “大师兄,你既然也来了?”安帜戚邪肆的说道。看着冷冷斜视他的大师兄,他的心头划过一丝不悦。

    “四师弟,师父与师母恩爱,你似乎不该出现打扰他们吧!”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耳中的娇吟声闯入了他的耳膜内,他的手不自觉的抚摸上了他的额际。仔细看的话,还是能清晰看到那里有淤青的。

    “大师兄,难得你如此的关心师父、师母,是来监督我的吗?”安帜戚邪肆的说道。如此冷漠的大师兄,竟然会有他所关心的事儿,还真是奇怪啊!

    “四师弟,只要你不离开此地,那么大师兄也会死守在这里的”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真的没有想过,事儿会发展到如此的地步。看来,师父和溪儿真的比他好像中的要恩爱太多了。

    “师父的兴致可真高啊!大师兄,不可否认的,你也喜欢看人打野战啊!”安帜戚邪肆的说道。让他走?休想!

    “也只有你这种太子才会有这样的恶兴趣!我警告你,你若是打了溪儿的主意,还对师母有了好感,我定将你从太子之位拉下来!”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要是安帜戚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只要他有一日站在那云端,他定让他后悔活着了这个世上。

    “就凭你?一个还不是涧蔚国驸马爷的男人,也想将我从太子之位拉下来?你也不想想我父皇可就我一个儿子,你觉得可能吗?”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可不认为还有其他人会跑去争夺他的太子之位!

    “永远都不要看轻了他人!首先,确定你的母后能伺候得了你现在这般生猛的父皇吗?只怕不久以后,你的父皇也就会后宫佳丽三千了吧!其次,你的皇叔他们子嗣众多,我随便怂恿几句,你的太子之位还能保住?最后,忘了告诉你,我们的三师弟伊埠国的小王爷,正清闲着呢,要邀你一叙,想尽尽地主之谊。”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言必行,转身走了几步,站定,等待着安帜戚。

    “大师兄,你可真是执着啊!我倒是看出来了,你不是在关心师父和师母,而是专门针对!借口,刚刚那些都是借口吧!”安帜戚邪肆的说道。看了还在缠绵中的两人,他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随即跟了上去。

    “太舌燥的人,容易死于非命的!”冷皑勋冷冷的说道。其实,从入门的那天开始,他们的生死就掌控在了师父的手上。饶是高高在上的安帜戚,死在了同门师兄弟手中,他的父皇也只得无怨言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就是世道,命运左右了他们。

    “大师兄,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招人喜欢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安帜戚邪肆的说道。找到了竞争对手,他才会觉得这一趟及笄礼之行还不算太无聊。

    “彼此彼此!”冷皑勋冷冷的说道。看着走在他前面趾高气昂的安帜戚,他的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狠戾。真的是一个,傲慢无礼的男人。直到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身后。

    “大师兄,真的很怀疑啊!”安帜戚邪肆的说道。才一晃眼,他放大的脸就凑近了大师兄。

    “啪!”的一声,时间静止了。随行的影卫更是蠢蠢欲动,不管怎么说,太子被一个还什么都不是的男人打。不是太子的大师兄死,就是他们死!试问有第二条路可选择吗?可惜,答案是没有!

    “只是一巴掌而已,就当是你对我无礼所接受的惩罚吧!若是不服,大可以找师父去理论!”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话音一落,他直接一甩衣袖,直接扬长而去。

    安帜戚拜师时,就已经清楚门里的规矩,而且他的父皇也默许了。现在,他只能当做是哑巴吃黄连,怏怏的跟了上去,不过他回去定会训斥影卫的。护主不力,光训斥已经是他对他们最大的恩赐了。杀了,怪可惜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