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六十三章 惊喜连,诱惑你

章节字数:2823  更新时间:12-08-03 1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嫂子,胃口不好吗?刚刚还在闹肚子饿,怎生才吃了这么一小点,就放下筷子了?”寒紫柔疑惑的问道。莫非是她的菜做得不好?她再夹了一筷鱼肉,塞入口中。呜,好腥啊!胃在翻涌!

    “钦焱,柔儿有了身孕,你且好生照顾着她。我的夫人怕是也闻不惯这鱼的气味,得撤了才是!”寒儒澶抿嘴偷笑。看着茫然的妹妹,在看看那欣喜若狂的钦焱,他就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他们似乎没有感受到他也会喜悦啊!他的溪儿,也开始不习惯鱼的味道了呢!

    “夫君,溪儿真的吃不下了!夫君,你也吃点吧!”安昕溪无辜的说道。谁会想到鱼撤下后,她的儒澶会亲自喂她吃饭?

    “夫人,为夫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三天了。夫人马上就要舟车劳顿的,为夫实在是心疼的紧!”寒儒澶轻柔的说道。他心疼的看着溪儿,将她拥入怀中。

    “嫂子是要出远门吗?”寒紫柔疑惑的问道。她不满的嘟着小嘴,才刚见嫂子,就马上要分别了吗?

    “你嫂子是遗落民间的缨迈国公主,自然是要回去认祖归宗的。这三日就好好的陪陪你的嫂子!”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不确定,溪儿似乎能忍受三日后的分离,所以现在只求柔儿能让她开心一点。

    “哥哥,你跟嫂子是怎么认识的?竟然能拐个公主回家,哥哥你可真厉害啊!”寒紫柔艳羡的说道。她眼冒金星,就是希望哥哥讲述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柔儿,夫君是从嫂子一岁的时候就给定下来了。”安昕溪抿唇偷笑。曾经的记忆,还是有甜蜜的呢!

    “咦?一岁的时候,哥哥几岁?”寒紫柔疑惑的问道。一岁的小孩,能定下一个多大的哥哥?她很好奇!

    “你嫂子好本事!哥哥八岁那年初遇你的嫂子,魂就被还是婴儿时的她给勾了去!”寒儒澶岔笑着说道。看着还怀中笑得开怀的人,他再次失神了。

    “啊!”寒紫柔惊呼。她似乎有点儿听不懂了,难道嫂子一直在哥哥的身边吗?只是,哥哥身边一直陪伴他的人不都是他的徒儿吗?

    “柔儿,夫君以前是溪儿的师父!”安昕溪羞涩的说道。她抬起,献上了她的嫣唇。

    “哥,嫂子还是留着让你陪吧!打扰你们之间的幸福,是要遭天谴的!更何况我也刚刚有了孩子,我的夫君可要陪着我!”寒紫柔娇笑着说道。饶是没长眼睛的人,也能猜到她的这个嫂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她的哥哥,谁敢打扰他们之间的浓情蜜意?

    “夫君,你可不许将我给撇下!”安昕溪娇嗔的说道。她慢慢的从儒澶的怀中支起身子,定定的看着他。

    “夫人,真想将你给私藏起来,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你!”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的占有欲又何曾不强?可是他能怎么办,让溪儿没了自由,是他最不愿见着的。

    “好啊!好啊!夫君,你就将溪儿给私藏起来吧!就我们两,亦或者带着柔儿他们一起?”安昕溪兴奋的说道。她最喜欢这样的事儿了,但是儒澶也只是顺口说说的吧!

    “嫂子,其实当个公主也很不错呢!”寒紫柔低低的说道。她低垂着头,将眼中的忧伤掩饰了起来。就连她腹中的孩子,都是她祈求来的。

    “夫人,以后要是柔儿有用得到你的地方,你可愿意帮忙?”寒儒澶轻柔的问道。他这不是在利用溪儿,而是在心疼他自己的妹妹。他也是思前想后了很久,才愿意带她来这里的,希望她能谅解。

    “夫君说得什么话儿?柔儿不是你的妹妹吗?我嫁于了你,就是你寒家的人了。自家人有难,岂有不帮的道理?夫君,还是说你并未真的将溪儿当你的夫人在看待?”安昕溪娇嗔的说道。谅儒澶也不敢这般的看待她,竟然如此,自家人有难,为何还要遮遮掩掩的不肯说?

    “夫人,你是为夫此生最爱的女人,为夫怎能不将你当成夫人看待?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恐隔墙有耳,为夫实在是不宜此时将事儿告知于你。夫人,你知道的越少越好!非必要时候,柔儿是不会求你的!夫人且放心,来的路上,为夫都有设下了五行八卦阵的,不会有人知晓我们来过此处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牵扯到了缨迈国与水德国,非必要的时候,他是不会让如此大的担子往溪儿牵上扛的。

    “夫君,溪儿只是说笑的!溪儿知晓事儿的轻重,溪儿也不问了。夫君,溪儿很爱你!”安昕溪羞涩的说道。她愿意为儒澶撇开一切,又何况他处处为她着想?

    “哥哥,你很幸运!有个如此善解人意的嫂子!”寒紫柔哽咽的说道。若非逼不得已,她断不会将她如此善良的嫂子拉进他们的纠葛中。

    “柔儿,都是自家人,你要的,嫂子给得起,一定不吝啬!”安昕溪轻柔的说道。隔着一张桌子,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嫂子,你真好!”寒紫柔啜泣着说道。再多的感激,也抵不过两行清泪划过脸颊。

    “柔儿,你再哭下去的话,你们的孩子生下来就该是个爱哭鬼了!”安昕溪岔笑着说道。她忆起了儒澶午时对她说的话,正好可以用来安慰一下这个可人的妹妹。

    “嫂子,孩子还没有成型,而且这是喜极而泣,嫂子怎能说柔儿腹中的孩子一生下来定是个爱哭鬼?”寒紫柔娇嗔的说道。她眨着一双被泪水冲刷过的眼,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挂在了脸上。

    “夫君,听到了没,以后不许说我们的孩子是个爱哭鬼!”安昕溪羞涩的说道。她在儒澶的怀中蹭了几下,脸慢慢的染红了。她的夫君,竟然被她给蹭得有了反应。她一动不动,可是一双小手却又拽紧了他的衣服。

    “儒澶,看来,你似乎有事儿要解决,正好我也有事儿要忙!先走一步!”柳钦焱大笑着说道。不由分说,直接打横抱起身旁的柔儿,去了卧房。他的娇妻正梨花带雨般的啜泣着,他怎能不好生安慰一下呢?

    “夫君,你可真不性急啊!”安昕溪无奈的说道。她艳羡的看着消失在厅里的两人,随即拉了拉儒澶的衣服。

    “夫人,谢谢你的体谅!若有一天你知道了一切真相,指责为夫期满了你,为夫任你打、任你罚,你可消气?”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若真到了那一天,他还是希望溪儿能原谅他!

    “虽然溪儿不知你们到底发生了何事?可溪儿会站在夫君的角度去考虑思考问题,定以夫君的立场好好考了一番的。夫君,我们还是有未来的,不是吗?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夫君可不许食言哦!”安昕溪笃定的说道。即使儒澶犯了天大的错,他一个人扛,她又怎生不心疼他?他若是真想要她成为公主,那么她会乖乖的听话,等着他来寻她。

    “夫人,能娶到你何其有幸?若是夫人嫌弃了为夫,为夫也会实现承诺,守护你一辈子,即使只能躲在暗处,为夫也不后悔!”寒儒澶暗哑的说道。他此生,怕是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了吧!

    “夫君,溪儿爱你!溪儿真的很爱你!永远都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儿,溪儿要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边。那时,夫君要向全世界的人宣誓,宣誓夫君对溪儿的占有欲!”安昕溪羞涩的说道。

    “夫人。”寒儒澶哽咽的叫道。溪儿刚刚说了什么?她说她要他向全世界的人宣誓他对她的占有欲?

    “夫君,溪儿要!”安昕溪低迷的说道。不想再听到儒澶哽咽的声音,她再次送上了她的嫣唇,贴上了那冰凉的唇。

    “夫人,夫君只是一个凡夫俗子,经不住你这般的诱惑!”寒儒澶暗哑的说道。主动的溪儿,他永远都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可是,他依然记得,她从昨日开始,就没怎么休息过了。

    “诱惑的就是你!”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勾魂的眼,直接将人的心魂都给摄住了。

    “夫人,好好的休息吧!”寒儒澶痴迷的说道。他抱着昏迷了的溪儿,大步朝着他的房间而去。他终究是舍不得太过于累着她,才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安然昏睡了过去。搂着她,忍下那份冲动,就这般沉沉的睡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