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六十四章 玩笑之,慌乱之

章节字数:2911  更新时间:12-08-04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嫂子,你醒了?”寒紫柔羞涩的说道。果然,看着嫂子苏醒是一种享受。

    “柔儿,你怎么在这里?”安昕溪疑惑的问道。她以为她会在儒澶的怀中醒来,没想睁开眼时,会有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她的眼眸内。

    “夫君说我总是没个睡相,哥哥说看着嫂子醒来是一种享受。所以,我来了!正巧我看着嫂子睡得香甜,也不好打扰!”寒紫柔羞涩的说道。同样是女人,可她就是能在半途将她的夫君踢下床。

    “傻柔儿,你夫君是逗你玩儿呢!他那么的爱你,又岂会说你没个睡相?还是你每每睡着、睡着就对着你的夫君流口水了?”安昕溪邪魅的说道。唔!没有想到儒澶会对着柔儿说出这样的话语,羞涩死她了。

    “才没有呢!只是我常常不小心就将夫君给踢下床,真不是有心的!”寒紫柔羞涩的说道。她的嫂子可会怎么说她?

    “柔儿,你哥去哪里了?”安昕溪羞涩的问道。都起来有好半会儿了,可还是不见儒澶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不免有些心慌。

    “哥与我夫君去给我们买补身子的东西去了,嫂子你与我哥成亲多久了?感情这么的好?连孩子都有了!”寒紫柔艳羡的说道。要不是她亦是有了喜讯,只怕更加的羡慕哥哥了。没错,她羡慕的是她的哥哥。

    “十三天!”安昕溪甜蜜的说道。仅仅十三天,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何她会在那事发生后,才发觉她真正爱上的人是儒澶。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十三天?”寒紫柔惊呼出声。十三天,难怪会如此的如胶似漆啊!

    “知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吗?”安昕溪娇羞着说道。她想她的儒澶了,晚上她一定要做饭给他吃。

    “应该快了吧!都出去好半宿了!”寒紫柔低低的说道。真正出去的,也就是她的哥哥,她的夫君又怎么可以出去?

    “我可以去门口等吗?”安昕溪轻柔地问道。她知晓她不该任性的站在门口等着儒澶,可是她好想能在他回来的刹那间就奔进他的怀中。也许,她可以设一个五行八卦阵,将她自己藏匿于阵中。

    “嫂子,嫂子与哥哥真的很相爱呢!以前我每个月都能与哥哥见一次面的,直至五年前,哥哥却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了!那段时间,嫂子可是跟哥哥在一起?”寒紫柔狡黠的笑道。其实,真的不用她细想,都能清楚地知晓。本心里多少是有些失落的,可却也在她漫长的等待中,将她的夫君给等来了。

    “恩!你嫂子我正在努力的勾引着你的哥哥,让他没有时间去找你了!我欠你的,一定还!”安昕溪信誓旦旦的说道。他们兄妹是因为她的关系而不能相见,难怪儒澶有段时间的心情会那般的低落。

    “嫂子,我的哥哥可不是一个好情人,而且看上去还冷冰冰的,嫂子是怎么追到哥哥的?”寒紫柔好奇的问道。难道真有日久生情的说法,还是说她的哥哥早就对嫂子有了想法?

    “要想抓过一个男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你哥哥的胃,可是被我给养叼了!”安昕溪自豪的说道。为此,她才决定今天晚上为她的儒澶亲自下厨做羹汤。思及此,她的心不无担心,要是没了她,儒澶可还会好好地吃饭?

    “那我可有那个福气吃上嫂子亲手做得羹汤?”寒紫柔兴奋的说道。她真的好期待,期待这个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份高雅的嫂子亲自下厨。

    “啊!莫非是今夜我要做的饭菜,柔儿没打算吃的?”安昕溪惊呼出声。她故意的,却没想一眨眼功夫都不到,她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夫人,真可爱!可有想为夫了?”寒儒澶岔笑着说道。搂紧怀中的溪儿,他可想她得紧啊!所以,他才用最快的速度冲回来了。

    “夫君,溪儿也好想你!”安昕溪羞涩的说道。她可算是将儒澶给盼回来了,这样的他们,可还该怎么分离?

    “夫人要亲自下厨吗?其实钦焱应该能够胜任的!”寒儒澶不确定的说道。他可心疼他的溪儿了,要是再让她下厨为他们洗手做羹汤的话,让他情何以堪?实在不行,去客栈买回来也是一样的。

    “夫君,夫君的身、心都是溪儿,自然就得洗耳负责伺候好了。夫君,若是不舍溪儿下厨的话,那么夫君帮溪儿打下手吧!”安昕溪娇憨的说道。她真的没有想到儒澶爱她至此了,看来她做人很成功啊!

    “真的这般的执意吗?”寒儒澶无奈的问道。其实,明知问了也是白问,可他还是不死心啊!

    “哥哥,至于这般的心疼嫂子吗?我今中午的时候下厨,也不见哥哥会心疼一下我。哥哥,有了嫂子,就看不见妹妹了!嫂子还说今晚要做饭给我吃的,哥哥你这样,很过分耶!”寒紫柔不满的嘟囔着。她真的没有想到,哥哥竟然不让她的嫂子做饭,她的嫂子好幸福哦!

    “没有!柔儿,不许胡闹!”寒儒澶无奈的说道。他的妹妹怎生变成这样了,至于这个样子吗?

    “夫君,别逗柔儿了,不然柔儿哭了,看她的夫君是否会狠狠地瞪着你!”安昕溪岔笑着说道。儒澶真像个孩子,竟然有了逗弄柔儿的心思。

    “好了,难得为夫开心一次,夫人干嘛要这么快就将事儿给说白了?再说,钦焱不在,怎么会瞪着我?倒是夫人,苦了你!”寒儒澶温柔的说道。将溪儿拥得更紧,却又感觉到了后背似着火了般。他转动头颅,正好看到昔日好友恶狠狠地瞪着他。

    “夫君,看到了吧!溪儿都提醒你了,你却还说不会!”安昕溪娇笑着说道。她这不叫幸灾乐祸,她怎么会以她家儒澶僵硬的表情为乐趣呢?不过,话说他这样还真是一个词:帅呆了!

    “好了,夫人不是说要下厨吗?为夫给你打下手去,走!”寒儒澶温柔的说道。随即,打横抱起怀中的溪儿,逃离了那让他尴尬的地方。

    “夫君,你这叫不叫落荒而逃?”安昕溪娇笑着说道。她有看到柔儿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她还真担心柔儿会因此憋出内伤来。

    “夫人,之前可是自然醒的?柔儿没有打扰你吧!”寒儒澶温柔的问道。他的妹妹,希望没有扰了溪儿的清梦才行。

    “夫君,柔儿是等到我自然醒的!倒是夫君,之前为何要对溪儿那般,夫君哄着溪儿睡没关系,为何要点溪儿穴道?”安昕溪不满的嘟囔着。她期待了好久,儒澶可算是将此事给提出来了。

    “夫人,冲动是魔鬼!为夫还不是怕伤着你了吗?”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之前真的是为溪儿着想的,可哪知她还不领情了?

    “夫君,你确定?那今晚你也是不要溪儿的吧!”安昕溪娇嗔的问道。她还就不信,她的儒澶可以忍那么久?

    “恩!夫人,为夫正有这种打算!”寒儒澶煞有其事的说道。他做出如此决定,倒是有点想看看溪儿有何反应?

    “好吧!那夫君,你就当你的正人君子吧!”安昕溪淡淡的说道。她不紧不慢的拔着鸡毛,然后将鸡放在了砧板上,用菜刀切得叮当响。

    “夫人这是在生为夫的气啊!这鸡要是知晓它死后还被这般的虐待,可算是死不瞑目了。”寒儒澶岔笑着说道。他对着砧板上的投去一怜悯的眼神,默默的在心中为它超度。

    “夫君,是心疼了吗?要不要溪儿将剩下未宰杀的鸡,那鸡毛就那般给拔下来?”安昕溪阴险的说道。呃!要是她的儒澶允了她,她真的要那般的做吗?想着一痛苦的鸡在生死边缘苦苦的挣扎,她就一阵寒颤。

    “夫人,你若真能做到的话,为夫都想为你喝彩一番了!别气了,今夜为夫为你好好的败败火啊!”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的溪儿果然不是好惹的,他还是“乖乖就范”吧!

    “哼!算你识相!要你洗的菜可有好了?”安昕溪甜甜的说道。还说是来帮忙的,光顾着跟她说话,她可见着那些菜还好好的躺在地上。当真是饭来张口的日子过多了,不知晓她下厨的苦啊!

    “我,我这就洗!”寒儒澶慌乱的说道。果然,不能去看溪儿,一看,他就会忘了今夕是何年,只想静静的看着她做任何的事儿啊!

    顿时,放眼望去,厨房内某人正在手忙脚乱的洗菜,还是有一人气定神闲的坐在一旁等着,桌上已经摆满了让人垂涎的饭菜,唯一等着某人的菜洗好,完全没有插手的觉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