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六十五章 梦兰花,痛心扉

章节字数:2822  更新时间:12-08-05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君,辛苦你了!”安昕溪心疼的说道。她的儒澶,果然是没有做过事儿的主啊!当初他还能做出那么一顿饭菜给她庆生,她该觉得很幸福了。

    “夫人,你这般心疼为夫,是内疚了吗?内疚的话,今晚夫人陪为夫玩点高难度的体位?”寒儒澶邪魅的说道。溪儿,为夫就吃定你了!

    “讨厌!”安昕溪娇嗔的说道。她真的没有想到儒澶会说出这样的话,浅笑盈盈,她端着饭菜就走了出去。

    “嫂子,我终于明白哥哥为何这般的爱你、离不开你了。嫂子,你教教我吧!”寒紫柔含笑着说道。就连她都有点离不开嫂子了,更何况是哥哥呢?

    “柔儿,今夜我们睡?让你的哥哥与夫君去谈他们男人之间的事儿吧!”安昕溪轻柔地说道。儒澶定是有很多事儿要忙吧!说什么,她都不想成为那个束缚住他的女人。

    “好啊!好啊!”寒紫柔兴奋的说道。想起夫君,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她不想与夫君分床睡!

    “柔儿,就这么一晚!莫非是嫌弃嫂子了?”安昕溪岔笑着说道。她掩面轻泣,以示她的心真的受伤了。

    “没有,我哪敢嫌弃嫂子,只是嫂子真的不想呆在哥哥的身边吗?”寒紫柔狡黠的说道。其实她也知晓哥哥与夫君定有事儿需要私下解决,可她就是想要逗逗嫂子。

    “好了,柔儿,对你嫂子好点,要是你嫂子少了半根头发,看我怎么对待你的夫君!今夜,她就拜托你照顾了!”寒儒澶淡淡的说道。竟然溪儿执意的话,那他也没有办法了,不管怎么说,他是该与钦焱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哥,嫂子梳发的时候,要是少了头发,也怪我头上来吗?”寒紫柔咂舌。她的哥哥太霸道了吧!竟然会如此苛刻,她可是他的妹妹啊!

    “你嫂子的头发一直是我在梳的!”寒儒澶淡淡的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他家溪儿的头发是不能让别人碰的。即使是他的妹妹,亦是不可以。

    “好幸福哦!”寒紫柔艳羡的说道。她的夫君可没有做过如此事儿,她的嫂子真是好命啊!

    “柔儿,嫂子不会盘发!”安昕溪羞涩的说道。所以,她才至今都没有盘过发,醒来之后更是没有碰过头发了。

    “嫂子,走,我们去睡觉去!要是你不小心被我给踢下床,嫂子你也不许怪我啊!”寒紫柔娇憨的说道。她考虑着要不要将她的嫂子给绑在了床里边,不然要是被她给踢下床可怎么办?伤了她的小侄子,哥哥不提着剑到底追杀她吗?

    “儒澶,这一点你还真得注意点,你可情愿不睡觉,也不能将嫂子跟柔儿放在一张床上!”柳钦焱附和着说道。不然,真伤了小嫂子,他的柔儿该内疚了。

    “呃!夫人,为夫突然间觉得半夜还是可以回来睡觉,夫人你就先帮为夫暖暖被窝吧!”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可不能拿他的孩子去冒险,要是他的孩子有丝毫的闪失,那他的溪儿不是会骂死他去?

    “也好!夫君,溪儿等你!”安昕溪含笑着说道。她也不敢拿她的孩子作为赌注,毕竟那是她与儒澶的爱情结晶啊!

    “夫人,早点去休息!要等我!”寒儒澶温柔的说道。他搂着溪儿,在她的嫣唇上浅吻了一下,才与钦焱相携而去。

    “嫂子,我也先去睡觉了哦!明天见!”寒紫柔含笑着说道。随即,转身离去。

    安昕溪躺在床上,却无心睡眠,她真的不适应儒澶不在身边的感觉。若是分离了,她可怎么办?她就真该习惯儒澶不在身边的日子吗?分离,迫在眼前。泪盈满了眼眶,她睁大眼看着屋顶,不想让泪决了堤。

    “夫人,还没睡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看溪儿那般,就清楚了。要不是他能看清黑暗中的一切,他怎么能看到他心爱的女人泪眼朦胧的样子?

    “夫君!”安昕溪呢喃着叫道。是出现幻觉了吗?为何才半个时辰,她会听到儒澶的声音?

    “夫人,想为夫了吧!果然,还是夫人的身子香软啊!”寒儒澶邪魅的说道。跳上床,将床上的人儿搂在了怀中。轻嗅着她身上的梦兰花香,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

    “难道夫君之前已经搂过别的女人了?溪儿可还没走,夫君就如此迫不及待了?”安昕溪娇嗔的说道。嘴角勾起一抹甜笑,泪意慢慢的隐去。只要回来就好,证明他的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

    “是啊!为夫之前怀中搂着一个超级大美女,她的身上带有梦兰花香,是为夫见过最美的女人。夫人,连你也不及她。”寒儒澶呢喃着说道。梦兰花,为有他那一片花海中才有的。也就是这梦兰花,让他一生都无悔,爱上她更是命中注定的。

    “好你个寒儒澶,还真出去喝花酒了?谁借给你胆子了,半个时辰都不到,戏演全套了吗?”安昕溪娇嗔的说道。她一直用手推开了他,不再让他靠近。这说假话的,也不兴打一下草稿吗?

    “正准备演全套的,可是被她给推开了!”寒儒澶哀切的说道。溪儿她竟然还忍心将他给推开,等会儿看他怎么收拾她?

    “我咬死你,让你出去寻花问柳,我说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好心让你与柔儿的夫君私下聚聚,你倒好,直接去了青楼!”安昕溪恶狠狠地说道。她直接扑向了儒澶,轻柔地吻了上去。去过青楼里的男人,哪有不沾染些恶俗的香味回来,难道惹她生气真的就这般的好玩?

    “夫人,为夫这辈子就栽在了你的手中,又怎么会去找别的女人?”寒儒澶无奈的说道。顺势搂着身上的溪儿,不再让她起身。

    “夫君,你说这话,有怨气!”安昕溪嘟囔着说道。过分,她都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夫人,你说这话,有醋味!”寒儒澶岔笑着说道。真美,他的溪儿嘟囔着嫣唇的样子,可真美啊!翻身,身上之人转瞬间就躺在了他的身下。

    “谅你也不敢去青楼,我吃什么错?难道我还跟一个无中生有的女人吃醋?”安昕溪嘟囔着说道。吃这种莫名的醋,她还真是没必要吧!

    “夫人,你身上的梦兰花香,真好闻!”寒儒澶痴迷的说道。他轻嗅着溪儿身上的香味,轻柔地吻慢慢的落下。

    “夫君,你说我身上特有的香味就是梦兰花香吗?那传说的梦兰花香,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安昕溪惊呼出声。真的很好奇,可是儒澶又岂容她有那个好奇的时间?

    “夫人,为夫来兑现为夫在厨房中许下的诺言,夫人可得扛住啊!”寒儒澶邪魅的说道。炙热的吻烙印在了溪儿的全身,满意的看着他自己的杰作,他勾起了一丝甜笑。

    “夫君,轻点!”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其实,怎样的他,于她而言都是能接受的。

    “夫人,为夫会好好疼爱你的!夫人,可有准备好了?”寒儒澶暗哑着说道。话音刚落,他就冲进了她的体内。

    “啊!夫君,用力点!嗯!啊!啊!啊!”安昕溪娇吟出声。扭动腰肢,她努力迎合着他的冲撞。

    “夫人,可有觉得不适?”寒儒澶喘息着说道。他多少是有点担心的,要是他再次弄痛了他的溪儿可怎么办?

    “夫君对溪儿如此疼爱有加,溪儿又怎么可能有所不适?还是说,事到如今,夫君还是不自信?”安昕溪娇吟着说道。真是一个十足的大傻瓜,哪有人会中途停止,对着自己的另一半说些这样的话语?

    “为夫本是没有自信心的!不过,现下闻及夫人的话,为夫可谓是信心十足啊!”寒儒澶邪魅的说道。不再犹豫,直接在溪儿的体内驰骋中。他的溪儿,他此生挚爱,若是离了她,他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他不敢想象。

    “夫君,过了今夜,就只有两日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依偎在了儒澶的怀中,不愿阖上眼。

    “夫人,累了就休息吧!为夫哪儿也不去,这两天就呆在你的身边!”寒儒澶轻柔的说道。刚刚沐浴过的清香,让他也少了几分睡意。

    “恩!”安昕溪低低的应承着。她阖上眼假寐,泪终是划过了眼角浸湿了寒儒澶的身体,撞进了他的心扉,让他的痛意更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