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杭州遭遇  第六章:青天不复青天

章节字数:4333  更新时间:12-06-04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杭州府衙门。殿中不大,庄严且肃穆,中间搁着一张长案,案上文房四宝俱全。长案上方放着一个匾额,上书:高堂明镜。

    大殿一侧摆放着各种的刑具,那触目惊心的东西直叫人心里发慌。

    此时大殿上已经有四名衙役分左右各二人站好了。陈知梦领着师爷随即从后面出来。

    “升堂!”随着师爷的一声高喊,四名衙役立马敲打着手中的长棍,嘴中发出“威武”之声。

    陈知梦一身官服气宇轩昂的走了出来,在长案中坐下了。

    他瞧瞧左右,皆是威严肃穆,满意的一点头,随后道,“来啊,带昨晚闹市的刘蒙和张凯上来!”

    早有一名衙役领命而去。

    此时刘蒙依旧是坐在衙门口,与张凯你一句我一句的攀比,谁也不肯输于谁。外面已经是热闹之极,原本应该肃静的衙门口被两人的胡闹而变得声音嘈杂,到最后连刘张二府的下人也开始帮着自己的主子开始打口水战。场面一时失控,一些冲动的仆役差点就动手打架了。张凯虽是杭州的一个小小的地主,但是因为祖上在朝为官,几个远亲如今也在朝中担任要职,所以地位虽不及那几个远亲,但因此有人撑腰,所以在杭州是横行霸道。好歹张家祖上是书香世家,张凯还是有些涵养,嘴皮子上骂得凶狠,但也没有动手动脚。倒是刘蒙带来的那几个小厮,以前尽是街头的混混,跟随刘蒙之后又嚣张惯了,所以血性一起,就挽袖子要打人。

    老百姓们在一边起哄看热闹,见双方说不过就要开打,兴致一下子就提起了许多,连站在一侧的几名衙役也有了看热闹的心情。只是身为官差,表面上也还是要做做样子,但是又没人真的去制止双方,假意劝了拉了没听,索性就等着瞧热闹。

    反正自己已经是上前劝过了,只是没有摆平。几个衙役的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就在打架场面一触即发的时刻,还好陈知梦派来的衙役来传话。才立刻制止了一起斗殴事件的发生。

    按理,知府传票要开堂审问的人,头一天就要进衙门被看管起来,然后第二天再在公堂上对簿。但是刘蒙和张凯仗着自己财大势大,看了传票后却不理会,只等第二天再来,去传话的人也惧怕刘张二人,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陈知梦在杭州当了三年的知府,几乎隔上两三天就会听到这二人的光荣事迹,只因从前这两人都没有闹得太过,所以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也就不去管了。但是昨天,张凯又是抢了人家的闺女又是在大晚上的放烟火,刘蒙更是火烧银钱,同时他的几个公子糟蹋了几户人家的姑娘,这事弄得是人尽皆知,人人都在谴责。

    老百姓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从眼神和行为中,陈知梦知道这肯定引起百姓的不满。所以当即决定传刘张二人过堂问话。若事实成立,情节严重,则会被抓起来。

    刘蒙见知府升堂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凯,站起身,一甩袖子就背负着双方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张凯神色中满是轻蔑,唇角一扬,也跟在后面进去了。传话的小衙役暗暗松了口气,吆喝着外面的官差们好生看着,便到里面去了。

    再说刘蒙和张凯,进了府衙之后,张凯很快追上了刘蒙,二人几乎是一起踏进大殿。连进这府衙的大门都不肯落后,陈知梦看在心里,不住的摇头。

    等二人在大堂中站定,陈知梦“啪”的一拍铁板,厉声说道,“堂下何人,跪下!”

    这是寻常的问话,乃是各个知府审问犯人时的必说之词。现在堂下的人虽然还不能说是犯人,但是既然来了这个大堂,那就遵守这个规则。陈知梦的铁板虽然有威慑,但是却吓唬不了刘蒙和张凯,况且二人都是久经世故,对这些说辞即使没经历过但是却也知道。

    陈知梦是一名无背景、无靠山的二无官员,虽然政绩突出,可在刘蒙和张凯面前,却连正眼都懒得看他。

    见陈知梦在堂上如此的声色严厉,刘蒙心中满是不屑,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而张凯没有刘蒙那样没头脑,见刘蒙没有说话,他跪下后便恭敬道,“禀知府大人,小的叫张凯。”

    陈知梦点头,习惯性的摸摸胡须,旁边师爷已经研磨沾笔,一字一句的录口供。

    将目光投向正打望的刘蒙,陈知梦心里有些火气,再次道,“堂下那人,报上姓名!”

    刘蒙轻哼一声,不说话。早闻说这陈知府是一个清官,对待百姓都非常的好,处理事情都是极具手段。也不管是什么来头,一律按律法处置。见刘蒙好似没听见一样不下跪不说话,张凯在旁,抱着旁观的态度看这好戏。

    但,陈知梦却像是知道刘蒙会这样,心中火气渐渐平复,取之乃是一笑,“好,既然不想说,本府也就不问了。但本府有言在先,若老老实实的回答,那今后本府就会嘉奖哪一家,可若拒而不答,不配合,那本府要提醒你们,不但家产没收,人也会入狱。”

    边说,陈知梦边看向刘蒙,见他脸色阴晴不定,眼珠子转来转去,知道他在做着思想斗争,心中暗笑,面上却仍严肃冰冷。他再次举起铁板重重拍下,话锋微转,看向张凯,“张凯。”

    “草民在。”

    “昨日你迎娶了李老头家的闺女,可是事实?”

    “是。草民早与李家的小姐定下婚期,只是昨日草民将大婚提前罢了。”张凯淡然说道。他到底还是个有城府的人,知道这陈知梦虽然年轻也没有靠山,但毕竟人家是官府,是朝廷任命的官员,深受百姓的爱戴,所以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仍旧恭敬的回答问题。

    “可是本府却知道,李老头的女儿却是你强迫迎娶的,是这样吗?”

    张凯心里微愣了一下,缓缓道,“大人,李氏自愿下嫁。。。都是李老头从中。。。从中阻挠。。。草民与李氏两情相悦。。。。所以才强行娶亲。。。但草民绝没有强迫的意思。”

    陈知梦却道,“张凯,李氏的年龄都与你小儿子相仿,李老头从中阻挠自然也情有可原,但是,真的就是你说的这样吗?”

    “大人的这话,草民不明白。”

    刘蒙站在一旁,看得真切,见陈知梦声色厉敛的对着张凯连连炮轰,他心中自有一番得意。却还不忘了添油加醋,“张地主家中除了正房,其余哪个不是十八九岁的大闺女?一大把年纪了却还喜欢小丫头。我倒听说张大公子和张地主你的后面几房小妾也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我说得没错吧?”

    “你。。。”见许久不说话的刘蒙这个时候开了腔,张凯哪会让他就这样白白的数落自己?听了这话张凯脸色气得通红,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刘蒙的鼻子狠狠说道,“你也好意思来说我?你房里的哪一个小妾不是跟自己儿子一起享受的?你府内的哪一个女子不是你硬生生从别人家里抓去的?你手上戴的身上穿的,哪一个不是赚的黑心钱?大人,刘蒙这厮太狡诈,看好的地就要从老百姓手中硬抢,看到姿色漂亮的女人就要去抓来当自己的女人!不服从的就依仗着自己是朝中秦大人的远亲开始横行霸道。这样的败类,就改关进牢里好好过下半辈子!”

    刘蒙听得浑身发抖,指着张凯的鼻梁也开始回骂,“你血口喷人!我刘蒙身在杭州二十余年,手中的钱财都是凭着我自己的本事赚来的!什么秦大人王大人,我刘蒙从来都不要怜惜一分!倒是你张凯,看见漂亮的姑娘就想抢,看见有好的地方就想要,看见人家手中有好宝贝你就想当成自己的东西!为了自己连祖宗都能卖掉!前面的王员外家隔壁不是有个辽国人在这吗?他不是也给了你好处的吗?怎么,王员外家事发了,你就霸占了那辽人的全部东西,怎么不见你拿出来交公?别以为做了亏心事就没人知道!”

    “你简直就是口出狂言!”

    张凯冷冷一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跟那辽人有交往?你哪只眼睛知道我出卖了自己的祖宗?莫非你心里头也惦记着那辽人想给你好处?刘蒙啊刘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自己说别人其实你却黑得跟乌鸦一样。却又笑别人黑。你这不是拿着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公堂本是严肃地方,却被两人的唇枪舌战搅得吵闹不止。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争论不休,把个青天大老爷陈知梦凉在一边,也不管这里是哪个地方,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观看,刘蒙本是痞子出身,因为朝中某个亲戚的关系才在杭州吃开了发了财,见张凯口舌厉害,自己根本就说不过他,便挽着袖子作势就要打架。张凯虽说是出身涵养较好的世家,但见刘蒙说打就要打,哪会如此示弱?便挽起袖子也要开打。

    陈知梦心中说不出的气愤。他们这样简直就是没有把我这知府放在眼里!陈知梦气急败坏,站起身来一吼,“都给我住手!”

    两人一愣神间,陈知梦抓起旁边的小木条扔到地上,“咆哮公堂,目无法纪!将两人拖出去,给我打五十大板!”

    “慢着!”刘蒙一听也来气了,运足了气息一叫,衙役们领了命,正要拿人,见刘蒙面色阴暗,目光闪寒,转步走向陈知梦。

    陈知梦见了刘蒙,微微一皱眉,“刘蒙,你干什么?”

    “陈知府,凭你也来敢打我?”刘蒙虚眯着眼睛直直盯着陈知梦,“我告诉你,今天这板子只要打在了我的身上,明天你的这乌纱帽就会飞走!”

    刘蒙气势嚣张,神情倨傲,一脸得意的看着陈知梦,“你自己可想好了。你在这杭州,三年来我不曾给你添过一丝麻烦,让你好好的在这呆了三年,有了政绩。眼见你升官在即,圣旨或许这时候已经上路了,难道你想在这关键的时刻,前途尽毁吗?”

    一句话点到了陈知梦的痛处。青云直上,升官发财,这是他唯一的目标。如今在杭州熬了三年,眼看就要去汴梁,他可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候倒了大霉。前面一个王员外的案子差点就要让他前途毁掉,好在煜清王及时来跟他一起破了那案子,抓住了辽人送回汴梁,否则麻烦就大了。现在也倒好,都在这节骨眼上,原本老实的几家人开始吵吵闹闹,这似乎是对他陈知梦最后的一个考验,也似乎是这些人商量好的不让他顺利升官。

    陈知梦心里十分的踟蹰。若这命令继续下达,指不定朝中把持朝政的秦明就会知道,然后罢了自己的官,那么这十几年的辛苦就全部付之东流了。要么就是收回命令,然后叫他二人回家去,从此以后不管怎么闹都两不相干。好在这科考之后他就要会离开杭州,倒也眼不见心不烦。

    但后世会怎么评价?百姓们又会怎么看待自己?自己辛苦了十几年换来一个“青天”的称呼,难道就要在刘蒙的身上全部消散吗?

    陈知梦的内心纠结万分,手停站在半空中也忘了放下,堂中衙役们看着知府大人,张凯撇撇嘴也打量着他。刘蒙眼含笑意望着自己,但扔在地上的木条儿已经被刘蒙踩在了脚底下。

    大堂内一时沉寂下来,与刚才激烈的争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样过了许久,陈知梦的手慢慢慢慢的缩了回去,刘蒙心中一喜,继而大笑,“陈知府还是聪明人,以后到了朝中,可别忘了现在的好啊。”

    他哈哈一笑,转身再踏过木条,对眼前的张凯漠然无视,装作拍拍身上的灰尘,就此离开了。张凯将木条捡起来,恭敬的放在长案上,然后说道,“大人,今后我们之间可得多多的帮助啊。”说完,只笑笑,就扬长而去。

    陈知梦忘了制止住他们。他本不想去管这些势力,奈何刘蒙一语击中他的心中所想要的东西。真的可以为了惩办两个人而毁掉自己的前途吗?他想了想,却又摇头否定了。不能,实在不能!他安慰自己,反正科考之后就会离开杭州,刘蒙和张凯自有下任杭州知府对付。

    见陈知梦呆呆傻傻的坐在原处不知想些什么,衙役们都摸不着头脑,原本是想看看知府大人如何去对付这两个嚣张的人,没想到却被那两个人镇住了。他们面面相觑,却最后都摇摇头。

    这之后,刘蒙和张凯大摇大摆的进去,再大摇大摆的出来,坐轿而去。而不一会儿,又有衙役出来大喊,“案子已结,众人散了!”

    这一声吼,不仅是让老百姓为之一振,更是让老百姓的心为之一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