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杭州遭遇  第十章:刺杀(上)

章节字数:2616  更新时间:12-06-08 2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月十四日一早,杭州城贡院便已经是热闹非凡。

    解试一共考三天,每日一题,共三题。所以学子们都是背着行囊,提着干粮来参加考试。

    地方贡院有着一个十分宽敞的地坝,因这贡院的考生人数有近千之众,所以地坝上搭建的考房密密麻麻的按着每排一百间算的。延绵于贡院,从高处望,那最远处却是形成了一个小点,看不真切。

    王帆三更时分就已经准备妥当到了贡院的门口。那时大门尚未开启,为了不至于落在后面,他专门挑这个时间去了。没曾想他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有许多考生等候在外,还有人索性是在不远处搭了地铺,将就一晚。

    寒窗十载,夜夜苦读,终于到了考取功名的时刻,王帆心中激动却又有说不出的紧张感。望着这朱漆大门,肃穆隆重的贡院,他心里澎湃,拳头紧握,心思早已飘渺于那庄严的朝堂之上,一身官服,昂首阔步,谈笑间,江山如画,意气风发!

    他眼中波澜闪动,竟站立在此久未动弹。因想起自己所立下的宏图志向,他睡意全无,兴奋中强自镇定。天下读书人,哪一个不是想博取功名,衣锦还乡?想起在镇江劳累一辈子的父母,王帆无论如何,也要夺得魁元,让父母笑颜常开,让乡亲心羡不已。

    直到此刻,王帆才觉得时间过得尤其的缓慢,天色还漆黑,繁星点点,周遭寂静,只有轻微的鼾声。王帆依靠在一处大树之下,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待天色大亮,日出东方,贡院之外已经是人才济济。此刻贡院大门已经大开。贡院在科考期间共开有六道门,考生可分别从任何一个门入内。每一道门都有五个人把关,一人在案写名字与号数,另外四个人分别守着两侧,两人在门外开始检查考生所带的东西,看有无作弊的东西,还有两人在门内第二道检查。

    把关严格,这是陈知梦在科考之前重点把守的关口。另外在考试的三天时间内,也会有当地官员去随时检查,以防止考生在里面作弊。

    除了可以携带的笔墨和换洗的衣物被子,其余的东西都不能带进去。

    答题所用宣纸都是地方官员发放。

    秦越负责的是考场内中间几排的纪律。恰巧刘蒙的三个公子也在此处,而王帆因为来得较早,所以坐在了最前面。每一间小屋的左右与后面都被封得严严实实,防止这期间考生们窜通起来作弊。

    大燕的考试历来都是最最严格的。而考题都是由知府大人当场宣布,所以想要利用这期间来发横财的人也休想得到任何内幕。

    但世间总有透风的墙,陈知梦对秦越算得上很信任的。虽然知晓他与秦明的关系,但是秦越平时就表现得十分的低调,而且为人谨慎,也很谦虚,这让陈知梦对他很放心。

    开考之前,陈知梦曾经找到秦越,将所想的考题告知秦越让他为自己参考,秦越当然是十分赞同,所以,知道考题的除了知府本人,另就是秦越。考题流传出去,传到了刘蒙的三位公子的耳朵里。对这次考试,这三个人都做足了准备。

    三天下来,王帆的答卷定时交了上去。

    他虽是个读书人,却不像其他读书人一样喜欢感情用事,一有挑衅就会毛笔一挥,直拿当政说事。他在聚仙楼虽然说得激昂,但是一到关键时刻,他倒是冷静下来。如没有入朝的机会,那就算自己再说得群情激昂,再说得有理有据也是空谈。必得先考过了,再寻找机会。

    所以这三天,他依据题目,细心作答,每一笔每一画,都凝聚了他的所有的热情。待从贡院交卷出来,王帆才松了一口气。这下,只要是在十天后,到杭州府门口看看榜单,就可以了。

    这十天能干些什么,他全然没有计划。

    王帆一个人背着行囊独自离开了贡院。此时已经是傍晚,摸着腹中空空如也,他决定先找一家客栈吃点东西。

    潇诚临走时交给了他一大袋钱,里面的银子若不奢侈着用,是够用到明年三月的入京殿试。按照潇诚自信满满的断言,他王帆肯定会考中举人入京。本来王帆是不打算要这银子,读书人气节高,性子傲,自己即使穷得叮当响,也不会伸手找人接济。潇诚为了让他收下,只得告诉他这只是借,待明年他入京之后,就找他还。

    王帆这才接下了。固执的打了借条,按了手印,潇诚只得依了他。

    他辗转街巷,在一处看起来店面不大的客栈坐下了。客栈内客人不多,只有两桌人。在王帆刚刚坐下点了几样小菜打量周围的时候,从外面又走进了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每人一把长剑,像是行走江湖的人,他们不言声的坐在与王帆相近的临桌,与小二小声说了几句,就又一言不发的看着周围。一共四个人,却是面色上个个都带着寒意。

    王帆偷偷打量了一下,这四个人正是三天前自己就见到的。

    从当日住的客栈出来后,王帆就见自己伸手不远处就跟着他们四个人,这些人也不上前搭讪,也无其他目的,只是远远跟在后面。

    这三天时间,王帆都在贡院里度过,自然不知这四个人何去何从,但现在又在这时看见他们。王帆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他生性洒脱,虽然心中有惧,但表面也不露任何怯意。反正一切随缘,该来的会来,不该来的拉也拉不来。劫难度过就是海阔天空,度不过去大不了就是一死。

    “小二,来壶酒。”他扬声叫喊,目光看不也不看那几个人。

    那四个人面色一寒,但无任何动作,随后也叫小二加了盘菜。

    王帆一个人在这里吃,那四个人却是不时的回头打量他,而后低声交谈几句。王帆自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也明白与自己有关。

    这时辰一过,也不知燃了几柱香,王帆放下筷子,一抹嘴巴,就叫了小二结账。果然,见王帆提着行囊准备走人。那四个人也蠢蠢欲动。

    “小二,这里还有空房间吗?”他将碎银递给小二,笑着问道。

    “真不好意思,这位客官。小店的客房已经满了。不过您往着这条街走到尽头再右拐,有一家我们的分店,兴许那里有。”小二赔笑道。

    “无妨,无妨,我再到别处看看。”

    他背上行囊,便出了客栈,往着小二所指的那方向而去。店中的四个人见此,也唤了小二结账,随后也跟了过去。

    此时天色已黑,街巷上行人全无,此处又有些偏僻,便更显冷清。王帆一个人在前,那四人一路紧紧跟随在后面。

    待等到走入一条小巷,那四人看准了时机,寒刀出鞘,步若轻风,一路向着王帆刺杀而去。

    王帆纵然脚步极快,却怎能是那四个习武之人的对手?眼见避不开,他放下行囊,往着来人就扔了过去。

    因是慌张之下扔出,力道全无,为首的一个人冷笑一声,寒光闪动,王帆的行囊便被砍成了两段,被抛在街巷两边,散落一地。王帆自幼读书,满腹经纶,要他作诗写赋,看朝政时局却是样样拿手,可说到武功,他是一点也不会。

    前跑之时,他还不忘口中大呼,“各位大哥,小生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如此杀绝?”

    那四人如何会去理会他?只见脚步如风,剑气如虹,直直的将王帆逼进了死胡同。

    ------------------------------

    明天要出门,看情况更新。如能赶回,晚上就有一章,如果赶不会来,后天上午更新两章!

    王帆的坎坷仕途,就从这里开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