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杭州遭遇  第十三章:获救(上)

章节字数:3190  更新时间:12-06-12 1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冰冷的墙壁渗透着寒气,屋内几乎是没有光线,也许是那日中年男子给王帆施了什么武功,害他眼睛暂时的瞎了,一点微弱的光线外其余的几乎全都看不见。

    自从先前怒斥秦越刘蒙后,王帆再次被关了进来,但他的眼睛明显的好了很多,屋中黑暗,他也不知自己的视线究竟怎么样了,但熟悉了黑暗之后,他隐隐约约可以看清周围的东西。

    四周无物,铜墙铁壁。只有高高的天窗透着空气,让关在里面的人不至于被闷死。天窗没有任何遮挡或栏杆,但却有两人高,凭借王帆这样的书生,如果没有东西支撑没有人来帮忙,他是很难爬上去的。

    也许就是考虑到这里主人放心,才没有将那口子封住。

    从天窗透过的亮度,能猜出现在是晚上。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王帆腹中饥饿阵阵,也不知昏睡了多少天了,衣服脏得已经不能再脏,头发凌乱,双眼无神,瘫坐在地上的稻草堆中,全然没了力气爬起来,也没力气移动。

    他记得那个人说要在“后天”为自己用刑,而且是极刑!非得从自己的嘴中翘出什么才肯罢休。此间可以看出那个“后天”也许还没有到。解试的榜单也该没有发出来。

    王帆心中松了口气,然后看看周围,想挪动一下身子换个姿势再坐好。但是因为同一个动作太过久,他发觉完全没有了知觉,摸摸自己的身子,就感觉不像是自己的了。

    他心中委屈,同时也给自己打气:我命大,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死掉!我即使死,也得等到加官进爵后再死。。。死也要先将朝堂上那几个奸臣除掉再死!

    屋子只有一个通风口,就是那扇天窗,空气不太流通,王帆穿着厚厚的夹袄,显得十分的燥热。每动一下,就会费很大的力气,又要休息很大一阵才缓过气来。好长时间,他才坐起来,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气。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是不可能逃得出去了。

    一个文弱书生,口舌之争或许还有把握,可论起武功实在没有任何可谈之处。外面定也有人把守,即使偶然逃出这个鬼地方,可也难以逃出那些人的追杀。除非,有人会救他,否则,自己只能是在这里等死。

    说死时,谁都能慷慨而赴,大义凌然。可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从心中也会感觉到恐惧。王帆是凡人,他虽然可以不惧生死的将宵小之徒骂得狗血淋头,可是面对利刃,面对屠刀,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他心里也有一丝的颤抖。真的就要死了吗?可是,功名未成,衣锦还乡之愿未达,岂能就在这无名之辈手中死去?那岂不是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也枉负了自己十年读书的辛苦?

    但,如今的情况,又如何脱离?

    就这么一直静静的坐在原地,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如何脱离险境的方法,却又一个个被他否认。正在思考的时候,铁门再一次响起,继而又是几个人走了进来。

    这次,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虚弱的王帆强行架走了。王帆已无任何力气挣扎,只能由着他们去。那人所说的极刑,就是今日。

    几个人带着他上了台阶,王帆这才看见原来这里是牢房,到了外面便是一条长长的阴暗的走廊,这里左右两边都牢房,每一间都关着五六个人,这些人的都睁着惊恐的眼睛瞪着他,皮肤毫无血色,苍白且皱,也不知被关了多久了,总之,一见到有新的人出现,他们似乎都倍感惊奇。

    王帆皱眉望着这些人,心中有些发虚,特别是那些人的眼神,更让他有些惊恐。这简直就是一个活地狱!他来不及多想,就被人给架了出去。穿越三道铁门,来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这里看起来是用刑的地方,房间内摆放着各种的刑具,正中还有个十字架,两个人二话没说,进了房间就把王帆用铁链绑在了十字架上。沉重的铁链拷在脚上,让王帆差点就跪下去了,好在那双手又分别绑在了左右两边,牢牢固定,也不至于让他坐在地上。

    王帆很虚弱,几日不见阳光,加上也不知多少顿饭没吃了。头沉重得抬不起来。那两人将他绑好后,就出门去了,顺手关掉了铁门,这下,王帆又是一个人了,虽然换了一个宽敞的地方,但是几乎都动弹不了,再见那案上的各种刑具,让王帆汗水直滚滚的落了下来。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在两名护卫的陪同下踏进了房间。许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个胖子不习惯这牢房的霉酸味,他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转身吩咐,“都看好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

    王帆听出这人就是昨天屋子里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但不知他是谁。刘蒙以轻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王帆,笑了,“这个样子哪还像个读书人?分明就是一个囚犯!”

    他神情倨傲,坐在下人们给他安放的太师椅上,回头吩咐身后的那个人,“顺子,看你的本事了。”

    叫顺子的那个人点了一下头,而后带着阴冷的笑容走到了王帆的面前。“最后的一次机会。承认不承认你的话有错?”

    “我王帆活了二十年,说过的话千千万,我不明白你说的是哪一句。”

    “死到临头还这么傲气?你他妈找死啊?”顺子梗着脖子恶狠狠的说道,“那日聚仙楼,你私自批评朝廷,辱骂宰相,暗毁陛下,有没有这回事?”

    “不知道。”王帆咬牙切齿,一句话出口,惹来一阵拳打脚踢,另外还有急速的喘息声。他死咬着嘴唇,愣是不吭一声。把下嘴唇都咬破了,仍然紧闭着双眼,青筋暴露。顺子下手极狠,每一处都是在软肋之上,没使多大的劲,却招招致命,疼得王帆冒冷汗。

    毕竟还是个没受过如此苦的书生,前头还能忍住,可是久了却忍不了,一声大吼,疼得他简直就要晕过去。顺子旁边的两个人见了王帆昏过去,就拿一桶水浇在他的身上,让他醒过来,之后顺子再用同样的手段,让王帆连连喊痛。顺子看样子学过功夫,王帆岂能承受得住他的折磨,不一会儿,身上便青一块紫一块,那水桶中冰冷的水倒在身上,对这个九月的天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帆吃痛,一句话也不说,多余的话没有听见,只听见他连连的吼叫。刘蒙显得有些不耐烦,顺子知道再这么下去,人都死了,也不会让他认出个什么来,就这么放了还会得个罪名,干脆就下定了决心,叫人拿来了“十指连心”。这是一个刑具,将犯人的手指放在这几个细竹筒之间,然后两边同时拉起,拉个这么四五下,犯人的手指就算是废了。

    他将这个道具给王帆戴好,然后命令四个人准备。王帆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顺子一个眼神,四个人分别前后开拉,王帆痛苦得大喊大叫。这十个指头都连着心脏,也是最最疼痛的地方。那四个人得了命令简直就是往死里去拉,连那刑具都发出一阵细微的响动。

    刘蒙神色不变,还津津有味的欣赏起王帆此时的表情来。呵呵,叫你这书生狂妄,在刑罚面前,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了的。他叫顺子停住,之后懒得站起,眼中带着轻蔑的笑容,“王帆,这样受刑,不仅你受苦,我们也累,你快承认一个错误,然后不去参加科考了。这事我们就算完了。否则,该如何,你自己心里清楚。”

    王帆汗水湿了衣裳,十个指头已经红肿不堪,嘴角处一抹鲜血,牙齿间更是血迹连连,他哈哈一笑,表情甚为轻松,“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话来。。。我只记得,我说了。。。说了实话!”

    “啊。。。。”

    惨叫声传来,钻心的疼痛似乎穿破了胸膛,感觉就是万千的蚂蚁正啃噬着他的心脏!王帆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拿鞭子!”

    顺子吩咐道。“啪”“啪”“啪”。。。用刑这么久都没有让这人招出个什么来,顺子也有点着急,生怕刘蒙不高兴,所以拿过鞭子就连续对着王帆抽了二十多鞭,也不管王帆承受得住与否,简直就是下了狠命。见王帆欲昏去,手下的人又一桶冰水浇在王帆身上,随后又狠命的抽了二十来下。

    衣袍已破,露出皮肤来,深深的血印留在王帆的胸前,血肉翻白,看得心惊胆颤。王帆早就已经没有了力气说话。这些人,简直就是亡命之徒!看见他已剩最后一口气了,索性就不忙用刑了,待他缓过气来,又开始用刑。他的整个身上,已经体无完肤,那伤痕隐约可见,人已经虚脱了,刘蒙皱着眉头实在没了办法。这个书生,太硬气了。怎么折磨都不认错,这可如何向秦越交代?

    “用铁钩,将他肋骨锁住!明天一早,拉去暗室杀掉。”

    刘蒙一跺脚,扬长而去。所谓肋骨,就是胸膛旁边的那根骨头,用带钩的铁钩刺穿肋骨,常人却是承受不住。顺子得了命令,二话不说,取了铁钩,削得坚了,也不顾王帆那拼命挣扎的动作,叫人按住了他,便将铁钩刺向了他。

    “啊。。。。”

    又是一声咆哮,王帆这次次彻底的昏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