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阙、难自控

章节字数:2730  更新时间:12-06-07 0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暮渊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自然的颤/抖,抑择念很快就听出有什么不对!

    五指一收,原本整齐放在一边的衣衫已经被抑择念抓在了手里。手腕轻扬,衣裙划过空气发出烈烈的声响,眨眼间便披上了濯疏言光/裸的肩背之上。

    抑择念裹住她的身体,一把抓过她的胳膊将她从木桶中拉起!力度之大就像要将她的手臂捏碎!随暮渊皱了皱眉,抑择念很少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失控……

    “你是不是疯了你!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自己也跟着头脑发昏?这个时候你还浸在『觉染』里?你!”

    随暮渊的脸色苍白,浑身冰凉的可怕!抑择念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轻颤,此刻的她脆弱的就如枯枝,只要自己稍稍用力就会断了!

    虽然生气,但是抑择念却没有忘记隔墙有耳,虽然压低了声音却是满腔的怒火!

    “你才生下晴曦,你知不知道才临盆的女子是不可以受风且最忌讳寒气?此前只是舟车劳顿就已经让你昏迷发热了好几天!现在你却泡在冰水里,你是不是连命都不想要?!你可知道岛主刚刚已经召了临霜去侍寝?我知道他赐了『觉染』给你,我就是担心你会因为一时的意气就把什么都给忘了!果然你真的这样自暴自弃!你究竟有没有为自己想过!有没有……”

    有没有为我想过……你爱的人根本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一直关心你陪着你的是另有其人啊!

    只是,这一句心声却是怎样都说不出口……

    “自暴自弃?”

    随暮渊有些虚弱的笑,笑容悲凉。

    “这话从何说起呢?在焚琴岛上有谁不想得到觉染?只要在这珍贵的药材里泡上两个时辰内力就可大增,这可是……”

    “何必在我面前逞强!”、

    抑择念猛地打断随暮渊的话,强忍着心痛和想要给她两巴掌让她清醒一些的冲动,抑择念将手贴上随暮渊的肩,源源不断的内力输送过去,可随暮渊的身体却依旧冰冷。

    “这药若是真的能让你内力大增,此刻你就该浑身滚烫,冰水的作用不正是为了降温?可你得记住现在的你不是以前的那个焚琴岛护法!你只是个该好好休养初为人母的普通女子!很多事情不是你倔强着死不认输就行!纵然你武功高强又如何?你还是抵不过这自然的常理。还要逞强吗?若我迟来一些一定会冻死你!”

    抑择念的话让随暮渊沉默,是啊……在焚琴岛中她再怎么厉害也不过都是个女子,一样有着血肉之躯,一样无法脱离这个世间的常序。她多么希望自己只是块石头,这样就什么感觉都没了……

    抑择念左右看了看,见到一边小几上放着的一壶酒,立刻取来递到随暮渊的唇边。

    “给我张嘴喝几口下去暖暖!”

    随暮渊柔顺的张开口……

    梨花落,这是她最喜欢也是唯一会喝的酒……

    第一口入喉,梨花的清新香味袭来,让人想起所有的美好,情不自禁的微笑……第二口入喉,苦涩却渐渐浮现,美好被凄苦替代,心里憋的难受……到了第三口入喉,百种滋味立刻涌上心头,有一种痛似乎从灵魂中被唤醒,迅速蔓延向四肢百骸……

    这是一种只有满怀心事的人才可以品得出滋味的酒,因为当初创出这梨花落配方的苏残雪心里也有着太多复杂的情绪和思念无法宣/泄……

    “我也知道我是在逞强啊……”随暮渊攥住了抑择念的衣襟,似乎想要抓住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

    “可刚刚不管我怎么运力抵挡都不能驱除那份寒冷,是真的很冷啊……可你说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还能怎么办!!!这可是他给我的啊!旁人不知但你是清楚的,只要是和他有关的一切我向来都是视若珍宝!可他去找临霜了……他又去找临霜!临霜住进了聆汐楼,为什么我进不去的地方她可以去!明明我才是除了焚琴岛主之外地位最高的人!为什么她可以走进他的世界我却不可以!我比临霜差吗?他吩咐下来的事有哪件我没有完成?他想要整个江湖,我可以一直助他夺得所有!他要杀的人我帮他杀了!他要的东西我都帮他拿回来了!他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抑择念微锁眉头,是梨花落的作用吗?还是因为她和他之间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孩子?此时的随暮渊甚至都有些语无伦次!虽然他早就知道随暮渊有多爱即墨白,可她如此失控的在自己面前说出自己的心事这还是第一次……

    刚想说些什么来安慰,怀中的人却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怀抱。一阵风过,随暮渊已经迅速拿过一边的长袍披上身!打开房门如旋风般的便卷了出去。

    “渊儿!”

    抑择念立刻紧紧跟上!此刻的随暮渊如此不对劲,冲动之下实在不知她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萝衣正在院子里,冷不防见到一红一金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从凌寒小筑内闪出给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些什么那两道身影就已经远去,看那方向,似乎是向着岛主的居所而去?难道又有什么秘密任务?

    就在此时,凌寒小筑外两个身影闪现,一个一身青衣,一个一身蓝衣,长袍上的图腾暗纹和随暮渊抑择念的护法长袍一模一样。此二人正是四天星之中剩下的两个,天冲顾非寒,天芮曲返岳。他们知道随暮渊和抑择念的归来特意来找两人相聚,岂料还没跨进凌寒小筑的院门就已经见到那两人离去的背影。

    天芮曲返岳微微眯起了眼。

    “天心和天任果真是贵人事忙呐,这才刚回来就要到处奔波。想到一年前扶柳山庄的变故还依旧让人唏嘘,若不是岛主的授意,我们会连一个柳若霖都看不住而任务失败?你说岛主这么做究竟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人在焚琴岛有着无上的地位呢?还是有其他的什么用意?这无缘无故的就多拖延了差不多一年才带回那把剑,岂不是在浪费时间?”

    天冲顾非寒将视线从两人身上收回,淡淡转身。

    “岛主有什么吩咐我们照做便是,人还是应该糊涂一点的好,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件好事,好不容易才成为焚琴岛的护法,我可不想因为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因此丧命。”

    曲返岳想想也是,焚琴岛本身就是个人间炼狱,虽然同为四大护法,平时的关系也都不错,但事关岛主,还是小心些的好。转身,曲返岳跟上了顾非寒,看来今晚的四人小聚要变成两人小酌了。

    随暮渊的武功和抑择念相当,此刻她全力施展轻功,抑择念竟一时没办法追上她!她果然是往焚琴岛主的居所而去!

    焚黄詔特荣先垄,飞白书应起赐楼……

    夜色下,两块上书苍劲字迹的牌匾已经映入眼帘,笔画中有丝丝的露白,似乎是用枯笔所写。岛主所居的院落已经近在眼前。

    『飞白』是即墨岛主的表字,他的居所不仅名为『飞白居』,他本人也对这种枯笔露白,苍劲中带着一丝枯残的孤寂,散发着独特韵味的书法有着近乎于偏执的热爱。

    随暮渊动作轻盈,鲜红的衣袍让她此刻看起来犹如浑身浴血的月下冤魂,既是焚琴岛中人,她自然早就对飞白居外的守卫部署了若指掌。如入无人之境,随暮渊的身影只是一闪就已经掠进了飞白居,向着即墨白的住处直奔而去!

    抑择念无奈叹息,她究竟想做什么!当真是已经丧失了所有的理智要去找即墨白发疯不成?

    随暮渊在后苑落地,贴着石墙蹲下身,双臂紧紧圈住自己的膝盖。石墙的另一边传来了那让她窒息的声音……

    “怎么了?不高兴?”

    那是一种对着自己绝不会表现出来的温柔……随暮渊就连做梦都不曾梦到过即墨白有如此宠溺的语气……原来他也并非是冷酷无情……只是对着自己不会有感情罢了……

    “没有……”临霜柔柔的回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