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阙、不同?

章节字数:2908  更新时间:12-06-09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暮渊的身形要比临霜瘦,原本也是清丽脱俗的样貌,却因为她那散发着冷漠疏离气息的双眼而让人望而生畏。

    抑择念走在一行人的最后看着随暮渊的背影。自从那天晚上过后她就一直平静的可怕,第二天醒来后她看着自己,只字不提前一晚的所有胡言乱语,她又变回了以前的随暮渊,那个焚琴岛上永远带着冷淡寒意,让外人无比畏惧的天心。

    她原本就是个坚强女子。相信是因为晴曦刚刚诞生才会让她的心绪有所不稳。到底都是初为人母,若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在正常的家庭中长大那才是假话。只是当初她就很明白晴曦的未来会和寻常人家的孩子不同,既然最终还是决定生下她,那自然就已经做好了要独自抚养她长大成人的准备。

    所以如今的随暮渊,只是恢复了她所有的理智而已……可不知为什么抑择念看着她就觉得憋得难受,就好象是面对平静无波的水面无法猜到它何时会掀起巨浪一般。让人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无力感……

    这几天在焚琴岛上大家都在传说临霜即将成为岛主夫人。原本抑择念对于别人无聊之余的话题向来没有探究的兴趣,只是这次的流言却又并非像是空穴来风。

    临霜不仅已经入住聆汐楼,这几天焚琴岛主更是晚晚都和她一起,以前的岛主虽然也会招她侍/寝,但次数并不频繁,那不过只是为了某种宣/泄而已。如今的焚琴岛主似是想要证明些什么,难道他真的对临霜动了真情要娶她为妻?

    抑择念突然有些无力,事情一重又一重,一个风波还没平息就来了第二个。以前的临霜在岛中并没有很高的地位,可如今她只是来鱼凫添置些生活所需的用品而已,焚琴岛主都派了自己和随暮渊同行。若她真的只是个伴/床女子,又怎么可能会需要天心和天任两大护法如此劳师动众的贴身保护?

    为他人做嫁……不仅是得不到心爱之人的关注,甚至还要保护对方的情人,这种讽刺当真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

    鱼凫,八宝楼,临霜在二楼的雅间喝茶。她吩咐了抑择念和其他人为她采买各类物品,如今雅间里就只剩下她和随暮渊。虽然抑择念因为随暮渊的关系对这个临霜没有好感,可无奈即墨白吩咐过他们都要听从临霜的吩咐不得怠慢,因此抑择念即使感觉到临霜似是有意支开他们,却又不得不遵从她的吩咐。

    临霜看了看一边站着的随暮渊,另取了一个茶杯倒上了果茶。

    “天心这一路也辛苦了,坐下歇息片刻吧。”

    随暮渊看了眼那杯茶,淡淡摇头。

    “身负岛主之命来保护姑娘,不敢僭越妄为。且这果茶还是适合姑娘多些,给我这不喜甜食的人喝了只能是暴殄天物。”

    虽然对于即墨白的吩咐是百分百的遵从,语气也没什么不敬,但随暮渊说出来的话却始终让人觉的有些挑衅讽刺的意味。

    临霜似乎并不介意,但也不勉强。

    “看惯了天心在焚琴岛中护法的装束,总是一身的红,让人觉得是满身的煞气。如今终于有机会见到你穿别的颜色,很是觉得惊艳。”

    随暮渊依旧面无表情,这临霜是故意想找些什么来说吗?好好的为何扯上自己的衣着?

    “我觉得你还是穿这种浅浅的粉绿色更加好看,姑娘家即使再怎么厉害最终都还是要有个归宿才好,鲜红的颜色太让人压/抑了。还是这浅竹叶青显得人飘逸雅致,让人联想到风中劲竹。不过却又不同于寻常的竹,如此嫩嫩的颜色,就像是刚刚成长的竹节,虽然浅,却又不失坚韧,虽然坚韧,却又不失柔和,进退收放之间的气息配合的是恰到好处。焚琴岛中人都说,天心身为四大护法中唯一的女子,却又能成为四大护法之首,实在是个手段狠厉让人恐惧的存在,可我却很羡慕你,我想岛主对你也是另眼相看的。”

    临霜收回视线不再看着随暮渊,她的语气无悲无喜,似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在那份平静之下却又似乎透着一种不明意味的情绪,像是试探?又或者是警告?

    “姑娘若有什么话要训示,不妨直言。”

    “训示?”

    临霜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看着随暮渊突然笑了。

    点头,“好吧,都是女子,有些话也实在不必拐弯抹角。天心也是个聪慧之人,我若再藏头露尾的说话怕是反倒显得我矫情了。此前岛主差点要了我的命,岛上人人都知道这件事。而在那之后岛主又立刻要了天心,这件事除了岛主,你,天任之外,恐怕再没其他人知道。”

    随暮渊一惊,握紧了手指。如此私密之事为何临霜会知晓?

    “我会知道,是因为前两天岛主跟我提起过,就在你和天任回来焚琴岛之后。”

    似是看出随暮渊的疑惑,临霜做出解释。

    随暮渊心中冷笑,就连这等意外都要对临霜交代,这不就表示他很在乎临霜,对她毫不欺瞒,不想让她/日/后有任何的误会吗?

    临霜叹息,继续说下去。“其实岛主对你很好,你不知道吗?”

    随暮渊却微微蹙眉。即使刚刚临霜一直都掩饰的很好,可到底还是会有蛛丝马迹透出来,她果然是很喜欢即墨白。这种压/抑着的感情自己再熟悉不过!

    难怪要将抑择念他们都支开,原来就是要对自己说这些?不过就只是一夕意外的宠爱,何足以威胁她的地位?当真可笑可悲可叹……

    “天心永远都是天心,不会改变。岛主和天心之间只是主子和属下的关系,即使岛主对天心好,也是因为天心可以帮他杀人,可以为他做事。他培养天心,天心就回报他。就像是一个人对用得顺手的工具也会偶尔为其擦拭擦拭灰尘一般。说白了天心和岛主之间是最单纯的买卖关系。姑娘实在不必担心会有其他。”

    临霜起身,站在随暮渊的面前轻轻摇头,这一刻随暮渊突然觉得临霜有一种可以洞悉人心的能力……

    “我不否认他对我很好,只是我和他之间也并非外人想象的那样。他不爱我,一点都不。人总要在某些特定的时刻下才会表露出真正的自己。起码在他失去常性时,完全都不会顾及到我的生死。他需要的只是我的顺从和身/体。但是你却不同。”

    临霜说到此停下,随暮渊看着她,等她接着说下去。

    “你对他来说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护法。因为在他失去所有理智,只想撕碎一切的时候,却没有伤你分毫!他即使陷入无比疯狂,都不忍去伤害你!”

    即使撕碎一切都没有伤自己分毫……

    即使陷入疯狂都不忍伤害自己……

    是吗……

    可为什么她却觉得,即墨白不伤自己是因为他还需要自己为他办事呢?

    有些事并不是不信……只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

    沉默,长久的沉默下似乎一切都已经停止。随暮渊和临霜就这样静静站着,原本对临霜的一丝排斥此刻也烟消云散。都是为爱所苦的女子,谁都不比谁好一些……

    八宝楼外突然传来嘈杂之声,随暮渊回神,一个闪身来到窗边向下看。焚琴岛中人都有着相当的警觉。今天是一月一度的墟市,街上的人比平常要多上许多。此刻似是一伙人因为什么小冲突而闹了起来,因此引来很多人的驻足围观。

    同行的焚琴岛众陆续回来,临霜重新坐下饮茶,对话就这样终止,没机会再继续深入下去。

    对面的屋顶上,抑择念的身影一闪而过,虽然快的就像一个幻影,但随暮渊还是看清了他投来的一个眼神。天心天任的默契早就好得不需任何言语,随暮渊回头吩咐其他人保护好临霜,立刻跟了出去。

    “趁着这会儿有骚动,去看看晴曦吧。一个时辰必须回来跟我们会合。我会跟其他人说你发现了可疑之人所以去追踪查探。”抑择念将手中的包袱递过去,全是些婴孩所需之物。

    随暮渊立刻便明白了刚刚的那场骚动是抑择念刻意为自己安排。焚琴岛中没有绝对的朋友,难保同行之人不会对即墨白说些什么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小心些的好。

    抑择念永远都为自己设想周到,千万句感谢也来不及诉说,随暮渊对着抑择念微一点头,立刻转身向着城外而去。只是抑择念如此小心翼翼,却依旧没有发现距离他们不远处,一个人影正隐藏在人群之中,冷冷的注视着两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