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阙、不可以吗……

章节字数:2784  更新时间:12-06-18 05: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暮渊回头。风起,马车的车帘被吹起一角,即墨白紧锁的眉头和他闪着危险气息的双眼就这样在眼前一闪而过。

    身体几不可察的一颤,随暮渊的心中涌起一阵恐惧!那眼神是如此的陌生又熟悉!闪动着刻意压下的危险和毁灭一切的嗜血光芒!那赤/裸/裸的占/有/欲/望是如此的明显,和那天晚上意外发生时一模一样……

    可是,临霜不在这儿……难道上一次的悲剧又要重演吗……即使他对自己没有感情,但若他是真心想抱自己喜欢自己的身体那也无妨!可随暮渊知道就连自己这样小小的要求都只能是奢望……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临霜不在这儿!!!

    抑择念见到随暮渊眼中的惊惧。催马行至她的身边。轻柔的握住她的手,随暮渊见到抑择念那一如既往的柔和微笑。

    “快去吧,没事的。”

    抑择念的话让随暮渊稍稍安心了些,对着他微一点头,随暮渊拨转马头向着即墨白的马车而去!

    天心天任的亲密在其他人眼中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即墨白当然也早就知晓。可刚刚抑择念抓着随暮渊的手,两人眼神交换的模样却让即墨白的心里莫名的愤怒!

    他们怎么可以在自己的眼前如此亲密!

    “岛主有何吩咐?”

    随暮渊已经策马来到马车边,隔着车窗恭敬的等待即墨白的命令。

    其实即墨白在喊出了她的名字后便已经后悔,本想着随便找些什么事吩咐她做就罢,可因为刚刚的那一幕,他的心又再一次的心烦意乱!

    “还有多久到下一个城?”

    随暮渊向远处看了看。

    “还有小半/日/便可抵达唤云镇。”

    即墨白点头。“好,去告诉所有人,进了镇后就此歇息,今天不必再继续赶路。你!”

    即墨白微微眯起双眼,随暮渊下意识的想要逃开。

    “今晚侍寝,有没有问题?”

    侍寝……有没有问题……

    随暮渊的脸上虽波澜不惊,可心里早就掀起惊涛骇浪!第一次的意外,他没有询问过自己的意见,他只是给自己下了命令,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如今,他却在问自己『有没有问题』……这是给了自己拒绝说不的机会吗?

    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前方骑马的抑择念,后者也正看过来。也许在外人眼中此时的抑择念面无表情,可随暮渊却可以看到他深藏在冷漠背后的关心。

    前路未明……此去醉心城书府要面对什么无人知晓。但定然有段时日都不能回到焚琴岛,随暮渊知道自己不能答应……一旦开了头接下来就会没完没了!

    就算心甘情愿,一旦回到焚琴岛后自己又会成为地底泥!反正自己再怎么努力也都只能是一颗黯淡无光的星星,根本比不得皎洁明月。

    淡淡垂眼,抑择念握着缰绳的手攥得更紧!虽然刚刚即墨白用只有他和随暮渊两人才可听到的声音说话,虽然他并不知道即墨白都说了些什么……可是他了解随暮渊,他看出了她的妥协!他也同样了解男人那种占/有的眼神!

    若不是有外人在,抑择念一定会把随暮渊拉来痛骂一顿!她为何如此的不争气!他就那么重要么……明知不该却还是无法拒绝他的所有要求么?!!

    “……没问题……”

    随暮渊的回答虽轻,但即墨白却听得清楚明白。随暮渊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可还能怎么办……他已经成为自己永世的劫难……她永远都无法对他说『不』……

    “既然已经给了你机会拒绝你却没有,那就乖乖听话,别到时再给我惹些不必要的麻烦!”即墨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前方的抑择念。

    随暮渊会意。

    “岛主放心,师……天任从小与属下一同长大。他只是担心属下而已。那属下便先行一步去唤云镇打典一切。”

    即墨白点头,随暮渊立刻策马向着前方疾驰而去。看着她清瘦的背影,师兄?虽然那两个字还没有完全喊出口,可还是让即墨白想到了从前,差点都给忘了,他们以前一直都相依为命的活着,她一直唤他师兄,直到他们成为焚琴岛护法!如此亲密,他们二人之间当真是单纯的师兄妹关系?

    若说之前的那次宠爱是个意外也罢,可此刻的即墨白并没有到完全失去理智的程度!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心意。或许他下意识的就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借口,一个可以顺理成章接近她的借口……

    有些人,有些事,明明知道不可靠近,可偏偏越是想要远离就越是会被吸引。在当时的即墨白又如何会知,他那近乎于霸道的情感却成为日/后两人之间痛苦的根源……若真的喜欢就紧紧抓住便是,怕就怕喜欢之余还带着猜疑!前行踌躇犹疑不定,最终都还是选择了退避……

    唤云镇里最好的客栈,随暮渊已经包下了一个独立的院落。焚琴岛虽在江湖中强势,但即墨白却很严厉的规定岛中门人绝不可以横行霸道伤到普通百姓。因此这次焚琴岛主的出行虽让江湖人觉得碍眼,沿途却始终未对寻常人家的生活造成任何的影响。

    随暮渊披散着长发端坐在桌前,刚刚洗去一身的风沙,此时的随暮渊安静的如一幅水墨画。她的面前放着一碗黑色的药汁。这是她刚来镇上时路过一间药材铺顺手买来。那药材铺的掌柜说这一剂药方可以助人放松心情,说白了,不过就是用来增加闺/房之乐,也不会留下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随暮渊深吸一口气,端起那碗药一饮而尽!上一次的痛苦她不想再去回顾!既然她无法拒绝,那就让她将所有的痛减到最低吧!

    门被人推开。随暮渊没有回头。会这样直接闯进自己房里的就唯独那一人!

    “你!你在做什么?”

    抑择念一眼就看到了她手中的点釉瓷碗,浓烈的药味都还没有散去!

    “师兄来得正好,刚想要通知师兄今晚辛苦些。醉心城已经不远,这一次赴约不知内里会有什么阴谋,焚琴岛树敌太多,实在不能不防。”

    随暮渊淡淡从抑择念身边步过。抑择念拉住她的手腕。

    “你忘记了之前那次的教训?你忘记了晴曦?难道你还想重复那些错误!”

    随暮渊微微一笑。

    “当然不会!掌柜说我刚喝的那种汤药,青楼里的姑娘们也是天天都会喝的,不是基于感情才出生的孩子……一个晴曦就已经够了!只不过如今我也不是那个未经人/事的女孩了,我也一样会有需要。既然岛主吩咐下来,我何不去好好享受?”

    抑择念沉默,眼前的随暮渊突然变得很陌生……她的唇角勾起,虽然在笑却又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沉重。她如今就连对着自己都开始伪装了吗?

    “渊儿……”

    抑择念握紧手指深吸一口气,长久以来一直说不出口的话此刻却再也隐藏不住!

    “别去!焚琴岛主又如何?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可以永远离开这儿让任何人都找不到!跟我走!我们带上晴曦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你没有必要为任何人搭上自己的一生!若是你……若是你当真是有需要……我……我也可以和你……难道我就不行吗……”

    随暮渊的心猛的一紧。师兄……

    有些话若是不说出口,她就可以一直装傻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师兄……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不想用任何低/俗的情感来污染这份关系……以后都别再说这个,好吗?我不想连你都要远离……对不起……”

    抑择念缓缓松开随暮渊,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背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当真一切都已注定……师尊不是早就洞悉一切?……不属于自己的,就算再如何强求也是惘然……自己是这样,随暮渊又何尝不是这样……

    可若是就连自己都放不下的,又怎么去要求别人遗忘……

    命运二字,果真是玄妙无匹……即使相信人定胜天,即使运可更改,那既定的命却依旧牵引着世间众人。芸芸众生……到头来都是沧海一粟,除了随波逐流,任何的挣扎也不过都只是让自己沉得更快罢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