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阙、折心问寒

章节字数:3297  更新时间:12-06-22 2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醉心城中唯一一家种有翠竹的客栈,抑择念倚在墙边,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随暮渊。其实『问竹』并不是一定需要用到竹,任何事物都可以被用做『问竹』的道具,譬如花瓣,树叶。只是随暮渊更加喜欢用到这些劲竹而已……

    随暮渊的衣裙渐渐浮动,自她为中心起了一股回旋的风,起先很轻微,随即越来越强烈!她的衣袂和发丝被风卷起,烈烈翻飞!一时间,本就不大的小院飞沙走石!那一根根的翠竹沙沙作响!互相触碰击打之间,沉闷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敲击在人心深处,让人一阵阵的发疼……

    随暮渊微微仰头,似是看着眼前的竹,却又似穿过这些翠竹看向不知名的远方。不止一次的看过她问竹,可每一次都会觉得震撼。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就好像是师尊以前经常说的,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所谓的可以窥探天机,本身就不是件值得赞赏之事!知晓太多,便会让人沉溺在无能为力的痛苦里。这,太惨烈!

    是啊,惨烈……也许在外人眼中很美的『问竹』,其实真的太过惨烈……

    竹叶被随暮渊周身回旋的风卷起,脱离了的竹节的桎梏,随着那股风在她的身边旋转!身形突然腾空而起,那些竹叶随着她突然改变的方向全部聚集于她的身前!手腕轻扬,穿过那些竹叶猛的一划,叶片立刻四下飞散!随暮渊收了气劲,竹叶纷扬洒下如雪,左手同时虚空一抓,抓住了几片竹叶在手心。

    待所有的叶片落地,随暮渊将左手松开,手中刚刚所抓的几片竹叶飘落,缓缓的,和那一地的翠绿融在了一处。

    随暮渊矮身,看着脚下一地的落叶,取出一块竹片。

    运内力于指尖,随暮渊就这样以手指为笔,刻下此次问竹的结果。

    “风云际会之象,聚散随缘之意。天风姤!”

    问竹已有结果,随暮渊将竹片递给已经来到身后的抑择念。

    “天风姤所示,若是寻找失物,终可失而复得……”

    抑择念微微蹙眉。“你不亲自将『问竹』的结果送给岛主?”

    随暮渊点头。“晴曦出生后,我一直都没有为她占算过。原本我觉的没必要知晓太多,应该随缘才是。但始终还是放心不下,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抑择念猛的收紧手指,她要为晴曦问竹?!师尊吩咐过绝不可以让她为晴曦占算命途!以她的聪慧,自己若直接阻止定然会惹她起疑!

    回旋的风已经再起!抑择念退到了小院门口,漫天的竹叶飞舞,抑择念心中焦急!该如何是好?!视线看向一旁的竹节,抑择念手指一动,悄悄抓了一片竹叶在手。当随暮渊身周的竹叶再一次的尘埃落定,在她松开自己左手的同时,抑择念猛地运力!将指尖的那片竹叶弹向了随暮渊的脚边。

    随暮渊问竹时不能被外人打扰,每次都是抑择念在旁守护,随暮渊对抑择念向来没有任何防备,因此她没有注意到多出来的那片翠绿!她没有注意到,但这一切都被一个隐藏在阴影下的身影全部看在了眼底,那人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太好,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存在!

    他的唇边勾起一抹微笑,天下第一神算,果真是让人惊心动魄,恐怕世间没几个人在见了这个女子的问竹过程后会不被触动吧?

    抑择念转身去给即墨白送『问竹』的竹片,随暮渊也看到了结果。地天泰,事事通泰,下上和睦。喜报三元运气强,谋望求财大吉祥。交易出行多得意,是非口舌总无妨。果然是喜报三元的上吉卦。

    随暮渊微笑,连/日/来的不安被一扫而空。七星子当真是会受到上天眷顾的吧?晴曦终究不会像她的母亲这般命途坎坷。

    多出来的那一片竹叶,彻底的改变了问竹的结果。随暮渊永远都不会知道,若是缺失了抑择念的那一片,晴曦命途的占算结果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那原本该是,少女从母之象……

    突然一阵强烈的晕眩伴随着痛楚袭来!长久在焚琴岛的生活让她立刻明白自己已经不知在何时着了别人的道!什么都来不及想,随暮渊昏倒在满地的竹叶之中……

    问竹,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因此没人发现在黑暗中走出一个锦衣男子将随暮渊抱起,一个纵身起/伏便已消失在了夜色……

    当抑择念发现随暮渊被人掳走了的时候,即墨白正在房里看着手中的竹片,天风姤,固然最终可以寻回失物,却也暗藏变故,这个变故会是随暮渊么?

    “岛主,您当真是将一切都尽在掌握。书府少主果然将天心带走。”

    即墨白握紧手中竹片。“我是否太狠心?明知那个人喜欢毁掉他人的心爱之物,我就演了那么一出戏将天心给推了出去。你是否会觉得天心很无辜?到底她都为我焚琴岛立下很多功绩。”

    昔诀没有说话,有些话他不能说也不敢说。他知道焚琴岛主向来心狠,但真真假假之间总有着真心透出,即使即墨白再怎么暗示自己是在做戏,即使他的确是在利用随暮渊。可他在市集拥着随暮渊的样子是难掩的快乐和真心。昔诀从小和即墨白一同长大,一直守护着他从没离开过半步,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自己都了若指掌。

    他亲眼看着他改变,亲眼看着他经历伤痛后不再相信任何人,亲眼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在痛苦和后悔里失控发狂,亲眼看着他回避所有作为一个人应该会有的情绪……

    昔诀是真的希望,天心不会背叛即墨白……哪怕只是任何一点小小的背叛都不要……因为若对象是天心……即墨白他真的承受不了……

    脸上有些痒,似是有谁用什么东西划过她的脸颊。随暮渊微微挣了挣,随即醒来。周遭的气息很陌生,这让随暮渊警觉!可浑身的力气都似乎被抽走,就连动一动手指都觉得困难!

    “果然内力深厚,我书府独门的『心醉』都不能让你昏迷很久,你真让我惊喜。不过这内力嘛是暂时回不来了,我劝你还是别挣扎,省点力气的好。”

    一个陌生的声音就在耳边,虽然动听,却带着一丝不明的危险。随暮渊偏头,一个锦衣男子的笑脸立刻映入眼帘。虽然他的衣饰华贵一看就是个世家弟子,但是穿在他的身上非但不显得俗气,还反而有一种飘逸的味道来。

    眼前人的容貌不同于抑择念的沉静内敛,也不同于即墨白的飞扬无双,他温文儒雅,柔美飘逸。是个好看的绝对会让任何人都移不开视线的男子,可是再好看的人对随暮渊来说都是一样……因为她的眼里心里都再容不下第二个人……

    “书府,心醉……”随暮渊想起了眼前男子刚刚说的话。

    “不错,这里就是你们焚琴岛一直想来的书府,心醉可是用最名贵的黑色醉心花炼制而成。寻常的药物可没法对天心护法起作用。怎样?这心醉没有让你失望吧?”

    男子悠然自得的在床边的木椅上坐下,似是和随暮渊随意谈笑。

    “书折寒……书府的迷魂之法果真是名不虚传。”随暮渊也笑,即便此刻她处境危急,但也一样是波澜不惊。

    锦衣男子,书折寒在见到她的笑容后突觉心中被什么东西狠敲一记,多年前尘封的往事瞬间绕上心头。她绝对是个危险的女子!这是书折寒当下就得出的结论。她的危险不在于会不会取人性命,而是会让人变得面目全非!

    “过奖过奖,想要对天心护法用毒也真是不易,若不是那么巧市集里有我的人,若不是那么巧你们岛主选中了那个摊档,我还当真是没法将那药粉洒在这玉坠之上。”

    书折寒说着用手指挑起那枚醉心花玉坠,脸上的笑意耐人寻味。

    随暮渊一惊,早闻书折寒行事诡秘,他竟能这样不知不觉的在玉坠上下毒而不被自己和即墨白察觉!不……或许没有察觉的只是自己……或许从一开始即墨白就已发现!……他一定是已经默许了书折寒的行为!他一定是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以便顺水推舟……果然是……如此……

    到了此刻她什么都清楚了……难怪即墨白会带自己去人多的地方!难怪他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自己表白心意!难怪他会说什么自己永远属于他!难怪……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工具……一个可以被人随意利用,随意牺牲的工具!

    随暮渊冷笑一声。只为讽刺自己!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却还要一次次的自我安慰自我欺骗!这不是犯/贱是什么?!悲也好苦也好,根本都是各人自招!

    书折寒似是看到了随暮渊的内心,倒是显得更为高兴。

    “你的冷笑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讽刺我用了卑劣的手段呢?还是为了讽刺你自己在焚琴岛那么多年却又毫无尊严?”

    随暮渊听到此猛地眯起双眼,书府的迷魂之术闻名天下,难道就连书府里的人都有洞察人心的能力?还是说除了自己是个笨蛋白痴喜欢自欺欺人之外,其他人都早已很清楚的看到了即墨白的无情?

    当真是笑话……她怎么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竟然会让自己的敌人来讽刺自己要认清现实?

    “我的朋友都说,想不到天心护法和焚琴岛主还有这样的关系。可在我看来你们两人之间却很是耐人寻味,似乎是很快乐,但是却又带着疏离,似乎是很亲密,但是却又貌合神离。眼下天心护法应该知晓,你的那位岛主除了他的霸业,根本什么都不在乎,他什么都可以利用可以牺牲,不是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