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阙、交换

章节字数:3070  更新时间:12-06-23 1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暮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片刻后再度睁开时已再没了之前的情绪,此刻她的双眼就像是一泓深渊,一眼看不到底。天心不愧是天心,即使因为心醉的迷魂作用一时有过软弱和迷茫,也立刻就能收敛心神!书折寒曾见过无数被心醉迷/惑过的人,每一个都会被勾起心底里最痛苦的记忆。

    心醉不会危害人的性命,却可以直击人心里最软弱的地方!越是不想回顾的,它越是会逼你去面对!所以心醉不是毒,却又比世上任何一种毒都更为残忍!他会让人在极度的恐惧中自我折磨,心智不坚的人甚至会再也承受不了的自我了断!

    随暮渊是第一个……第一个在心醉的影响下那么快就恢复理智的人!这要有多坚强才可以做得到?听闻焚琴岛上犹如炼狱,人人为了生存可以不顾一切!想要活着,就要用尽所有力气拼了命的往前爬!这样的生活,自然会造就如玄铁般坚硬冰冷的人。只是这难道不悲哀吗?

    对自己的情绪如此收放自如,这自控能力实在好的让人心惊。但这能力的背后究竟是用了多少的血泪堆砌而成谁都无法估计。只是一个女子啊,何以要承受这么多?

    “未知书大少爷花了那么大功夫将我掳来究竟想怎样?听说书大少爷您最喜欢毁掉别人的心爱之物,这等怪癖不知是否和书大少爷您曾经的经历有关?”

    随暮渊虽然内力全无不能动弹,但是语调里却带着从容和一丝讽刺。

    书折寒虽然不动声色,内心却泛起一丝微澜。从小他就众星拱月,旁人都是事事的顺着他,就算是和书府不睦之人也总会说些漂亮的场面话。这人要是在顺境中待得久了自然就听不得逆耳之言,随暮渊短短一句话猛地戳进他的软肋正中要害,他的内心立刻闪过一丝不悦!

    低头,凑近了随暮渊。

    “是啊,我是很喜欢夺取别人的心爱之物再毁掉!我最享受看着别人脸上露出的那种名为悲哀的表情。不过天心护法似乎忘记了自己并不是即墨岛主的心爱之人呐~~~既然如此,我对于毁掉你就没什么兴趣了不是吗?”

    书折寒很想见到随暮渊再度露出悲伤的表情,不过却注定要失望。随暮渊的伪装无懈可击,找不到一丝的破绽。

    “那书大少爷有何新鲜花样么?”随暮渊冲着书折寒漫不经心的眨了眨眼,后者直起身,莫名就变得有些烦躁!

    “你已经昏睡了一天,明天的子时便是我书府和你们焚琴岛相约之期。我突然很想看看你那位岛主究竟会做到什么程度。你说说看,这样东西若是和你放在一块儿,你们岛主会如何选择?”

    书折寒笑笑的取出一样物件,随暮渊借着房内烛光看得真切,墨绿的颜色,半个手掌大小,长空青陨佩!

    如何选择?这还用再看么?不管怎么选,都不可能会选到她随暮渊的身上……

    书折寒突然抓起了随暮渊的手臂,下一刻,骨头脱臼发出轻响,随暮渊淡淡的皱了皱眉。

    “真能忍痛,一条胳膊断了都能一声不吭。还请天心护法见谅。我只是不想有什么变故发生。焚琴岛的护法之首,实在是深不可测的人物。我不得不小心行事。”

    打了个呵欠,随暮渊闭上双眼。其实她真的不怎么疼。跟以前受过的那些伤相比,断了一条胳膊简直就是轻微的不能再轻微的伤……心醉的药力确实很强,短暂的醒来片刻就又觉疲累。无力再和书折寒胡扯,随暮渊只想好好休息。即墨白虽没明说,但应该有他的用意,她自然要好好的养精蓄锐。

    翌日子时,明月如勾。

    即墨白带着焚琴岛一众人,依约来到了书府的庄子外。即墨白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木架上的随暮渊。她的头发披散,脸色苍白憔悴,似是受了什么伤,此刻低垂着头,不知是不是被折/磨的昏迷不醒!

    眼神暗了暗,即墨白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从不受人威胁!随暮渊虽只是自己的护法却也是属于焚琴岛的人!他虽然任由了书折寒带走她而没去阻止,但能够动她的人就只有自己!

    书折寒看到了即墨白的愤怒,微笑。最喜欢见到这种不坦率的人,因为越是倔强,到了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感情时就越是会痛苦纠结。那种矛盾,那种无奈可当真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即墨白收敛了心神,负手。自己这是怎么了?既然决定了将天心推出去,她当然就可能会受到折/磨伤害。又不是没想到过,那此刻这么愤怒是为了什么?平白的就让他人看了笑话!一定是这满目的黑色醉心花在迷/惑自己的心智!黑色醉心花摄人心魄的威力在夜晚更甚!幸而自己事前有所准备,否则就要自乱阵脚!

    “什么时候闯阵,书庄主就发个话吧。”

    即墨白气势逼人,千军万马都莫可挡!

    “不用着急,我想和即墨岛主做个交易。若是岛主答应的,这小小迷魂阵不闯也罢,也省得我书府丢脸。”书折寒说完有意无意的向随暮渊的方向看了一眼。

    即墨白的心头闪过一丝不悦。看样子他是想打随暮渊的主意?

    “我其实仰慕天下第一神算已久。若是即墨岛主肯割爱将随暮渊送给我的,这块长空青陨我便双手奉上,不仅如此,我书府也可对即墨岛主保证,从此再不与焚琴岛为敌!”

    即墨白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抑择念便已向前跨出一步。

    “即是人,那又岂容你随意交换?”

    书折寒看向他,摸了摸下巴。

    “都说焚琴岛天心天任形影不离,如今一见是果真连心呐~~~没想到天心的魅力这么大,不仅是岛主,就连天任护法都对她爱护有加。不过这换与不换,可轮不到天任护法来定夺,是不是?即墨岛主?”

    书折寒话里有话含沙射影,不仅是字字提醒着抑择念别忘记随暮渊是焚琴岛主的人,同时又用随暮渊和抑择念之间的关系讽刺即墨白。这短短几句话就可以连消带打的招呼到所有相关人等,这书府不愧是玩弄人心的个中高手!

    昔诀拉过抑择念,后者忍住不再说话。昔诀曾来找过自己,他跟自己保证过即墨白绝不会让随暮渊出事,因此他也让自己保证不会因为冲动坏了正事。

    即墨白挑眉。果然,这书折寒果然开口要用长空青陨佩来交换随暮渊。这一切都和当初他所想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接下来自己只要答应便是!只要点个头,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回长空青陨佩!书府的迷魂阵玄妙无匹,如何能将伤亡减到最低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竟然有了一丝的犹豫呢?为什么看着随暮渊苍白的脸就有了不舍呢?

    不!一定又是这黑色醉心在作祟!他不能受此蛊惑!

    “好,反正我焚琴岛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少一个天心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若是书庄主喜欢的,尽管给你便是。”

    原本应该在昏迷的随暮渊突然几不可察的颤了颤,轻微的好似只是幻觉……

    书折寒亲自捧着装有长空青陨佩的锦盒走到即墨白的面前。

    “那这就成交了,岛主可莫要后悔啊。”

    即墨白将长空青陨佩捏在手里。

    “绝不后悔。”

    书折寒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满意的转身,亲自解开了随暮渊身上的绳索,将她打横抱起。

    长空青陨佩就这样回到了焚琴岛,如此的容易,和平的一点都不真实。抑择念看着随暮渊被书折寒抱在怀里,说不上的压抑!从那个女子还在襁褓之中开始自己就没有离开过她!如今咫尺天涯,这种感觉已经几乎将他撕裂!

    即墨白深吸了一口气,不对劲!为什么他会心痛!他早就没有心了,那又怎么会有感觉!

    昔诀在旁轻轻摇头,当局者迷,这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真心呐……

    即墨白转身离开,他不能再留在这儿!这满地诡异的花会让他失控而破坏了所有的计划!

    看到即墨白一行人走远,书折寒抱着随暮渊随意的在花园内的一块石头上坐下。

    “既然都醒了,干嘛还要装睡?是不愿面对?原来焚琴岛的护法天心不过就是个会逃避的胆小鬼而已。”

    随暮渊睁开眼,虽然她的双眼如古井无波,但内里暗藏的汹涌书折寒却已经看到。

    “你到底想要什么?”随暮渊看着那抱着自己的人,她的内力还没恢复,她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无力挣脱。

    “我想要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

    书折寒突然抓过随暮渊脱臼的胳膊猛地一推,手臂被接上,随暮渊还没能继续说些什么就又被书折寒点了昏睡穴,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你的内力便可恢复,届时你要走,我也拦不住你。但我想你定然是不会离开的吧……因为你知道即墨白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你就这样离开,离开即墨白,再也不要回到焚琴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