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阙、信任?

章节字数:2911  更新时间:12-06-24 2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书折寒看着随暮渊那有些苍白的脸,将她脸上凌乱的发丝拨去耳后,其实她内力全失,又能做出些什么来引起什么变故呢?将她一条胳膊弄脱臼根本就不是为了防着她有什么举动,尽管知道她的忍耐力超于常人,可这伤到底也会让她看起来凄惨一些……

    今晚的结果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内。焚琴岛主的无情整个江湖都清清楚楚!即使随暮渊是焚琴岛中人,书折寒也无意伤害她……相反,若是随暮渊可以早点认清现实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手指顺着随暮渊的额际缓缓下移,经过耳后,来到后颈处停下。微微挑起她的长发,书折寒看到了随暮渊后脑处的一个漩。加上她头顶上的那一个,她果然有两个漩。

    据说头上有两个漩的人都注定聪明,若是两个漩生得近,那么此人在长大后难免就会因为太过聪明而恃才傲物变得邪气,若是两个漩分得远,那此人的智慧就会让很多人受益。

    书折寒摇了摇头,泪痣,漩……她果然就像琴傲所说,注定不是个寻常之人。原本她应该高高在上,不是太阳也是皎洁明月。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应是现在这样,犹如地底泥!

    客栈内,即墨白突然猛一蹙眉拂袖!远处木桌上燃着独醒香的香炉立刻化作齑粉四下溃散!独醒香的粉末飘散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却唯独没有落在即墨白的身上!他的内力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刚刚虽然将那香炉挫骨扬灰!却一丝声响都没有发出!

    “诀!”

    话音刚落,昔诀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房中。

    “你是怎么办事的!是不是我焚琴岛现在就连一朵小小的醉心花都奈何不了?!”

    即墨白难掩怒气!都已经回到客栈那么久了却还是心神不宁!一整个晚上满脑子都是随暮渊被书折寒抱在怀里的模样!不知怎么回事今晚他总是想起从前!想起那个女孩第一次杀了人倒在自己怀里,想起她在看着自己时深邃的眼,想起她第一次穿上护法长袍时波澜不惊的气息,想起她每一次执行任务后恭敬的表情……

    还有,她在自己身下深深蹙眉,青涩却又柔顺的样子……

    她是自己的护法,曾经跨过无数尸体才爬到今天这个地位的护法!所以即使她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眼露迷茫都不会发出那种如临霜般甜腻的声音!可即墨白却已经在想象!想象她被书折寒压/在身/下时那婉转求欢,意乱情迷的求饶和呻/吟/!

    这种情况绝不可能的发生的不是吗?她了解随暮渊!他知道这个女子很聪明,绝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她是自己的!不管是她的身体还是忠诚都是属于自己的!

    昔诀看着即墨白的呼吸越来越不稳,无奈。

    “岛主已经吃了解药……”

    “解药!那是什么解药!!!为什么现在我还是心烦意乱!那药根本就没有一点的作用!!!”

    昔诀单膝跪下,颔首。

    “属下可以保证,解药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岛主您的心不是因为醉心花而乱,而是因为天心护法。岛主若是不高兴的,属下这就去书府将天心护法带回。”

    即墨白猛的愣住,昔诀的话就像是一根刺猛的扎进了手指甲!这种痛楚连着心!明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即墨白却拒绝面对!

    “天心?不错!的确是因为天心!”刚刚只顾胡思乱想,倒差点忘记了这次让天心去书府的目的。

    昔诀一愣,这一次即墨白如此容易的就承认了一切?

    “那属下这就去书府将天心护法给带回来。”

    即墨白转身。

    “等一下!谁让你去书府带她回来的?”

    昔诀立刻顿住脚步,重新颔首。

    即墨白不愧是即墨白,即使刚刚还在为自己的臆想而失控,一旦想起了跟焚琴岛相关的事宜就立刻又变回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岛主!

    “既然好戏已经开场,当然要继续做下去。若是天心当真有事隐瞒于我,那这一次她和书折寒能够相聚在一起定然会很欢喜。我倒想看看接下来他们会如何自处。”

    昔诀一愣,心中苦笑。还以为这一次即墨白那么容易就想通呢,原来又是为了焚琴岛!不错,作为焚琴岛的岛主的确不能被任何感情所羁绊!可若是能从此彻底变得冷漠无情也好,既然已经允许了自己的心动,再这样逞强下去就只会陷入绝地,逼死自己也逼死别人。

    “若是天心护法什么都没做还一心为着您为着焚琴岛,您会相信她,从此不再怀疑吗?”

    昔诀那轻如蚊蚋的声音还是被即墨白清楚的听到。他并没打算真的得到即墨白的回答,或许他只是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起身,昔诀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即墨白的眼前。

    “相信?”

    即墨白突然勾起一抹冷笑。他此生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从小和自己形影不离的昔诀也是!若有一天他也做了什么背叛自己,他绝不会手软!

    书府的清晨,随暮渊在醉心花的清香中醒来。很快就发现房中有人!随暮渊猛的起身,同时也发现消失的内力已经全都回来!

    “姑娘醒了?庄主命奴婢伺候姑娘洗漱,庄主还邀请姑娘共进早餐。”

    庄主?随暮渊看向那个侍女打扮的女孩,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庄主是指书折寒。

    看向了那女孩手中捧着的衣服,杏黄的颜色,用银色丝线绣着淡雅的花,考究的款式,一看就是世家小姐才会穿的那种衣裙。拖拖拉拉的宽大裙摆,穿上就连走路都会觉得不自然。这类衣服随暮渊最是讨厌。

    “不必那么客气,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随暮渊说着起身下床。

    “姑娘,这是庄主的吩咐……”

    随暮渊叹了口气抓过那件衣裙,何必让一个无辜的侍女难做?既然暂时要寄人篱下,还是得入乡随俗。

    书折寒习惯了每天都在院中吃朝食,风雨不改。院中有一个雅致小亭,飘着轻纱。

    随暮渊刚踏进小院就见到了那个锦衣男子,同时,书折寒也看到了她。

    一身的杏色,娥眉淡扫。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手臂还疼吗?”书折寒挥了挥手,原本在亭中伺候的人全部静静的退了下去。

    “多谢关心。”

    随暮渊面无表情,她并没打算吃点什么进去。

    书折寒看着眼前的女子,像……真的太像了……

    “你们焚琴岛位处江南,吃的东西都偏甜。不过我个人就喜欢吃点辣。天心护法应该没试过一早就吃辛辣的食物,若是吃不惯的话我可以让厨房另做些。”

    随暮渊不知道书折寒将自己留在这里究竟想做什么,她没有耐性也不想花太多的精神和他玩什么游戏。既然他这么想自己吃东西,她就吃呗。

    “不必麻烦了!”

    随暮渊立刻抓过一碗酸辣汤。书折寒在一边微笑着为她夹菜。

    “没想到你挺能吃辣。”书折寒看着随暮渊,就连吃东西时都那么像……吃得满嘴都是也毫不介意。这样自然,毫不做作的女子已经越来越少。

    “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对我来说都一样。”

    “那怎么一样?吃东西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才吃的。”书折寒又为她盛了一碗汤。

    “对我来说吃东西就是为了填饱肚子。像你这种大少爷明白什么?从小就锦衣玉食,一顿早饭就摆满一桌,你可知你这一桌子的早餐可以够穷人吃上好几天?”

    随暮渊直接用手抓过一只饺子,这书折寒果然爱吃辣,就连饺子馅都放了辣椒。

    “你以前经常没饭吃吗?怎么你们焚琴岛就连饭都不给人吃的?我还以为焚琴岛很富有,原来这么穷?”

    随暮渊冷哼一声。

    “焚琴岛当然好吃好穿,岛中每个人的衣服都是上好的锦缎。我在没有去到焚琴岛之前经常好几天都没有食物果腹。只要是能吃的东西我都会吃,什么甜啊辣啊苦啊,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滋味!”

    书折寒知道天心护法在去到焚琴岛之前一直被人当成奴隶买卖,不过倒是没想到她过得那么苦。那的确是自己所不能体会和想象的生活,他的生活富裕,从来都不忧吃穿。

    “若是昨晚我说的话是真的,你会答应我吗?”

    书折寒在沉默片刻后突然开口,随暮渊一时没明白他的话。

    “如果我昨天跟即墨岛主说要你是真心的,你会真的离开他,从此留在书府吗?”书折寒又问了一次,这一次问得话清清楚楚,随暮渊也听得真真切切!

    可这一句话的威力实在非同小可!一口饺子呛在喉咙中,随暮渊低头剧烈的咳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