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阙、嫉妒?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2-06-30 1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书折寒顿住脚步,却没有回过头去。“你不想我死?真要说起来我们可算是敌人。若是我不死,也许下次见面时便是你死。你说的对,书府既然毁在我的手上,我难辞其咎!就算我不找你们焚琴岛报仇,我也可能会因为赋音而一直缠/住你,你不担心?”

    随暮渊看着他的背影,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若是书折寒真的活下来,自己和他之间必定会有更深的纠/葛……只是就算如此,她还是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着……

    “是,我希望你活着……”

    书折寒深吸一口气负手。“好!若是你想我活着,我就尽量活下去,不过他/日/你可千万别后悔……”

    千万别后悔……随暮渊苦笑,即使书折寒不让自己死在七情阵,即使他点了自己的穴道不让自己自我了断,可即墨白会放过自己吗?!不会……他一定会杀了自己!因为他从不允许任何挑衅他的人活着!

    既如此,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后悔?……

    黑夜,掩盖了各人难解的心思,而当黎明来临,书府已经变成一片火海……黑色的醉心花伴随着那燃烧的火焰化为飞灰……大火不断蔓延,燃烧的惨烈……

    没人能将这场火熄灭……因为焚琴岛的岛主正站在书府外,任何人都无法接近半分……

    焚琴岛终是正式与江湖正道宣战!只是江湖实在是个无情凉薄的地方……书府身为三大武林世家之一,一朝遭遇劫难却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就连当初与书府关系极为亲近的琴家都只是慢腾腾的派了几个人来『看看情况』。待他们抵达时书府早已成为一片废墟……

    即墨白负手,迎着晨风,踏着朝阳,本就是极好看的一个人,如今更是耀眼的让人难以直视!他此刻收敛了所有的寒冷和杀意,那静静的若有所思的模样真的很难让人想象他就是灭了书府满门的那个心狠手辣的地狱修罗!

    “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即墨白看着那一片火海扬起手臂,手腕划过优美的弧度,眼前那冲天的大火突然受到一阵无形的强烈震荡,就好象是被什么东西给劈开,硬生生的就分开了两边!露出了中间的一条道!

    即墨白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没有花费任何的力气!可这内力之强足以让所有隔岸观火的江湖人心惊胆战!传闻果真是不假,即墨白的一身内力如臻化境,难怪焚琴岛如今在江湖中可以横行无忌!

    抑择念垂眼,恭敬的在即墨白的面前颔首。

    “不知道岛主所指何人?是书府的少主人书折寒还是我们焚琴岛的天心护法?”

    抑择念的语气虽恭敬,但任人都可听出那若有似无的讽刺。

    焚琴岛其他两位护法及五位圣使心下叹息,他们并不知随暮渊究竟做了什么触怒岛主,但若她当真就此死去,实在让人遗憾……

    即墨白微微眯起双眼看着抑择念,后者无畏无惧,即使颔首也丝毫不觉一丝的卑微!很好很好!不管是抑择念还是随暮渊都是如此不凡,即墨白突觉自己那一方小小的焚琴岛当真是卧虎藏龙。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两个都是。”即墨白淡淡回答,似乎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但是昔诀却听出了其中的危险。

    抑择念略一点头立刻转身,跨入那被即墨白分开两边的火焰之中!他和随暮渊从小相依为命,虽然始终是两个独立的人,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她!他知道她此刻正陷入绝望,她需要自己去她的身边!

    即墨白看着抑择念的背影没入火海之中,猛一蹙眉,五指并爪!愤愤然一拂袖便收了内力!那分开两边的火苗迅速又聚拢在了一起,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昔诀摇头……

    随暮渊似是完全感受不到火的存在。她微微仰头看着天边的浮云,原本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日出……被点住的穴道似乎已经解开,可随暮渊却不想动……有些伤她始终都还是无法承受……

    熟悉的气息来到自己身边,随暮渊感觉到自己被一人轻柔的揽进怀里。

    “你累了,睡吧……”

    随暮渊麻木的闭上眼,抑择念……那个不论自己多狼狈都始终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子……若没有他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吧?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愿听到抑择念对自己表明心迹的原因……她不想连这唯一的亲人都失去……

    随暮渊知道……自己越是和抑择念靠得近就越是会让他陷得深……随暮渊也同样知道……只有自己和他保持距离才最正确……只是此刻她真的很累……她无力拒绝他的怀抱……那就让自己再自私一次吧……

    一颗烟花在天空绽放。昔诀向前一步。

    “一定是天任护法找到了什么!”他的眼中透出期待,即墨白有些不悦。看他的样子似乎很希望随暮渊还活着?这女子不仅是占算的本领了得,就连收买人心的功夫都如此高超吗?

    重新抬手,将那火海分开两边,很快即墨白就见到抑择念的身影。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女子,纤瘦的似乎风稍猛烈一些就能将她吹走……

    她已经死了?即墨白只觉心一阵撕裂般的痛!但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抑择念的神情,虽然有担心有心疼,却并不是悲痛!

    那么她应该没有死吧……

    即墨白庆幸!却又愤怒于自己的这份庆幸!十几年来他头一次有了失去控制的恐惧!这种感觉让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不!他怎么能允许有任何不受自己掌控的事情发生!随暮渊绝对该死!自己绝对应该一掌打死她!

    抑择念抱着随暮渊的手臂紧了紧,随暮渊似是无意识的在他的怀中动了动,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昏睡。即墨白看着抑择念怜爱的将他的脸颊贴上随暮渊的额,情绪再难自控!突然就大跨步的上前!

    “给我!”

    抑择念抬眼看他,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把她给我!”即墨白已经伸手去抱抑择念怀里的随暮渊。

    抑择念虽然不愿,却也没有与他争夺,缓缓松手,让即墨白将随暮渊抱走。

    即墨白低头,原本还神情平静的随暮渊在他的怀中突然微微蹙眉,似是很冷,她的身体缩了缩,甚至还在打颤!

    “诀,将我的披风拿来!”

    昔诀站在原地没动,即墨白斜睨向他。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你没看到她觉得冷吗?”

    “属下听到了,只是属下觉得奇怪,岛主不杀天心护法了?”

    即墨白噎住。不杀吗?她不是该死的吗!

    “杀与不杀以后再说,还不赶紧去取?”

    “哦~”昔诀转身,不过很快他就又回过头来,眼中立刻多了一丝兴味。

    “只是属下又觉得,这披风实在是帮不了天心护法啊~~~难道岛主没发现天心护法是因为到了您的怀里后才觉得冷吗?刚刚她被天任护法抱着的时候可是睡得很安稳的~”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一片死寂!若不是顾非寒死死掐着自己,恐怕曲返岳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昔诀果然不是凡人,也就只有他敢这样对焚琴岛主说话吧?而且还说的一语中的!

    即墨白冷哼。

    “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我竟然都不知道!”

    昔诀缩了缩脖子耸肩。“属下领命便是!”

    说完,众人的眼前一花,眨眼间便已经再没了昔诀的身影。

    即墨白抱着随暮渊,想着刚刚昔诀说的话。到了自己的怀里才觉得冷?自己修习的内力又不是至阴至寒,怎么会冷呢?难道是因为一大早的更深露重而自己穿的衣服又不够?可也不至于吧,现在可是夏季啊……

    此刻的即墨白已经完全忘记了要杀随暮渊的事,他只想着如何才能为这个女子驱除寒冷……

    客栈之内,即墨白坐在桌边轻轻扶额,若有所思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随暮渊。房门被敲响,昔诀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大夫说,天心护法只是心情郁结又受了累才会一直昏迷不醒,岛主不用过于担心。”

    即墨白只觉此话无比刺耳。“我为何要担心她?”

    昔诀笑。“是哦,我还以为岛主此刻的模样是在焦急天心护法为什么还不醒来呢。”

    即墨白放下扶额的手,扬起唇角。“自从那天晚上开始,你就经常说些我听不懂的话,我看你也该找个大夫为你把把脉才是。”

    昔诀毫不介意,有些话一旦说出口自然就料到不可能收得回来。

    “那这碗药是多余的了?若是岛主想要天心护法死,何必再医治他?”昔诀说完转身欲离。

    “你越来越放肆!”一股内力猛然袭来!昔诀只觉五脏六腑一阵强烈的激荡,差点就憋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可他手中端着的汤药却纹丝未动,甚至就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即墨白的内力当真是出神入化,收放自如!……

    “在属下看来,岛主只是个明明在嫉妒却又不肯承认的稚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