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阙、浣缘小馆

章节字数:2896  更新时间:12-07-06 23: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架马车在一座酒馆前停下,马车上的一位公子透过车窗看了看。明眸皓齿,清俊秀气,顾盼生辉,带着一种疏离和冷漠。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似乎身体抱恙,但他还是引来过往女子们注视的目光。

    “就是这家酒馆?”

    同坐在马车内的绿衣女子点了点头。

    “就在前两天才新开张的。据说这个酒馆很特殊,客人若是来光顾都必须由这儿的老板为他选择该喝什么酒。所有来过这儿的人都说这里的老板有洞悉人心的能力,为诸人所选的酒水都极为符合大家当时的心情和口味,所以想来这里见识体会的人很多。但是这个酒馆每天只会接待十位客人。若不是昨儿个奴婢来排位时那里的一位侍者说他的馆主想请少主您来品尝指教,还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少主您呢。”

    绿衣女子到现在都觉得惊奇,她并没有见过这酒馆的馆主,那馆主怎么会知道自己有个少主?当真是不简单的地方。

    那位素衣公子点了点头。这听起来确实很有意思。为了保证酒馆的质素,为了能准确读懂客人的心思而选对酒的品种,这里每天只招待十位客人倒也合情合理。

    虽然焚琴岛并不座落在鱼凫之内,但是作为最接近焚琴岛的一个城镇,只要鱼凫这里有什么动静焚琴岛就会派人暗中查探,以免其是江湖正道派来的探子或眼线。

    “那我们这就进去吧。”说着,那公子起身,立刻有人掀起马车车帘扶住他。

    绿衣少女急了。

    “可是少主,岛主他有过吩咐……不让少主再为岛中琐事操劳的……依奴婢看,少主还是别进去了吧……”

    一身男装的随暮渊听及此,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我始终都还是焚琴岛的天心护法。再说若是不去岂非浪费了别人的一番心意?”

    距离上一次即墨白差点掐死自己已经过去了五天。这五天中他没有再来过,恐怕是临霜身体好了,所以他已经不再需要用到自己!

    抑择念叹了口气。随暮渊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她的内心正承受着难以消弭的痛苦煎熬。她不是在跟即墨白赌气,只是若不去找些什么来做,她一定会被自己的各种情绪围困而死!

    选了个雅间,随暮渊发现这里的酒名极为特别。不仅是酒名,就连这里侍者说的话都耐人寻味。

    “我们这里是不让客人自己点酒来喝的。我们馆主说过,喝酒人的心情会决定酒入口后呈现什么味道。有些人喝酒是因为开心,有些人喝酒则是为了消愁。这要是酒入愁肠,就很容易让人喝醉而做出些什么糊涂事。馆主说过,为了能让每种酒特有的味道被客人完美的品尝到,所以选择适合的酒才最为重要。刚刚客官在进来后馆主就已经看出客官今天适合饮的酒为——『不忘』。”

    说着,那侍者将一小坛酒置于随暮渊的面前。旁边还放了一枚紫玉酒杯。

    “不忘?这就是你们馆主为我挑选的酒?先不谈这酒的味道如何,单听这酒名就已经很有问题。怎么人不该是当忘则忘,当断则断的吗?”

    随暮渊刻意压低了声音,虽然还是会比一般的男子嗓音细些,但是略带沙哑,听起来倒也确实雌雄难辨。

    刚刚在听到『不忘』这个酒名时她就已经知道这里的馆主不简单。她此刻不是在故意刁难,而是进一步的试探。

    那侍者似是早就已经猜到随暮渊会有此一问。处变不惊的微笑。

    “我们馆主说了,有时候回忆虽残酷,但总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变得香甜。现实虽残酷,但起码不会让人茫然无知。所以不管有什么回忆不堪回顾,不管有什么现实不愿经历,也都要让自己去面对不能逃避。因为逃避不会是永远,等有一天不得不重新面对时一切都再难挽回。”

    一边的抑择念微微蹙眉。这里真的只是个酒馆?即使这个侍者口口声声都是『我们馆主说』,可他周身不凡的气息也绝非是平常一般的侍者小二。

    随暮渊沉默,不忘……当真有人可以洞悉一切?

    刚刚进门时没有看到这酒馆的馆主,只看到那个侍者对着后园的方向恭敬颔首。此刻向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只见一个男子的背影在眼前一闪而过。那就是这个酒馆的主人?虽然只是惊鸿一现,但他深厚的内力却怎么都隐藏不住。

    江湖果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先有一个金萱楼楼主钟离云初,现在又有一个『浣缘小馆』的神秘老板。若这酒馆和金萱楼一样都是不以焚琴岛为敌便罢,但若那背后当真有什么其他目的,实在是不得不防。

    打开那坛『不忘』。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首先让人注意到的不是酒味。而是一股凛冽的泉水香!如此的干净透彻,直逼人内心最纯澈的角落!不忘,当真是不忘而忘,忘又难忘……酒名贴切,寓意贴切,就连跟此时自己的心情都能如此贴切!

    “浣缘小馆,字面上看来虽然是濯洗缘分,但我想这里的老板一定也是信缘之人,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见一见你们馆主?”随暮渊放下酒杯。

    酒香清醇,更难得的是这酒味中还带着一份香甜,这酒并不浓烈,即使喝得再多些也不会醉。随暮渊向来不怎么吃甜食,不过这酒中的甜味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虽然以前除了梨花落她并没喝过其他杯中之物。但此酒一入口便知酿者通过此酒传递了很多情绪。这『不忘』当中的一份关怀和细心当真让人难以忽略。

    那侍者面露为难。

    “这个……自本酒馆开张做生意以来,每天都有人要求想与馆主见上一面,只是馆主从未答应接见过任何人,不过在下还是为客官去问上一问吧。”

    侍者恭敬颔首。

    “有劳有劳!”随暮渊抱拳。再为自己斟上了一杯。自从之前和钟离云初有缘一见,她就深深爱上了金萱楼的茶。如今恐怕又要多上一处,不管这浣缘小馆的背后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以后都会经常来坐坐。不是因为要喝酒,而是为了这份感觉。

    半盏茶的功夫,那个侍者又转了回来。

    “这位客官果然是和我们馆主有缘呐。您是我们馆主第一位愿意相见的人!”

    原本这浣缘小馆内就很安静。所有人都在静静品酒,品尝属于自己的心情。这侍者说话虽轻,但却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立刻,随暮渊就成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这位公子面生的紧,是出生于哪户大户人家?还是什么王公贵胄?能够让这酒馆神秘的老板接见,想必是来头不小。

    其实随暮渊并没想过那馆主当真会见自己,这突然就听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微微一愣,看来这一切确实并非偶然,既然别人如此有心,自己若要扭捏就反而显得更加矫情。

    “那就有劳这位小哥带路。”

    随暮渊说着起身,抑择念和萝衣立刻跟了上去,那侍者连忙将两人隔下。

    “馆主有过交代,他只想见这位公子一人。”

    抑择念的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寒意。随暮渊拉过他的手轻轻拍了拍。

    “没事,那馆主想必没有恶意。”

    “那你万事小心。”抑择念点头,他无法阻止她做任何事,唯一能做的便是支持。

    随暮渊点头,跟着侍者走向后园。那些对随暮渊的身份起了探究的兴趣,羡慕他可以被最近炙手可热的神秘人物相邀的其他客人在投以短暂的关注之后,重新陷入各自的情绪之中。

    人都会对未知的事物表示好奇,能够将人的思绪沉浸在面前小小一坛的酒香里,就足以证明这里的酒魅力大到让人无法抵抗!

    鸟语花香的庭院,精致的九曲小桥。没想到在一个酒馆之后竟然还有这样一个雅致的地方。眼前的一砖一瓦是自己以前从未见过的,但不知为何却让人有无比熟悉之感。

    茶香酒香交织在一起,随暮渊逐渐迷醉,那使者将她带到一个小院后经已离去。随暮渊也见到了那个正在优雅煮茶的男子……

    “过来坐吧!”那男子微笑。

    随暮渊叹了口气,既有惊喜也有矛盾。

    “书折寒……你还真挺神通广大……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开出一个这样的酒馆来,我之前还在思考,究竟是谁可以如此心细入微。我早该想到是你……普天之下除了你们书府深谙玩弄人心之道,实在不做他人想……既然你没死,你就该把精力花在重建家园这件事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