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阙、为谁

章节字数:2700  更新时间:12-07-08 01: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书折寒为随暮渊舀了一碗茶。这茶除了茶香之外,还有淡淡的酒香。他果然已经彻底成为一个酒馆的馆主了么?到处都飘着酒的香味。

    “我早就说过若你不让我死,你以后一定会后悔,我定然会一直缠/着你。”

    随暮渊终是微笑出来,既然惊喜是实实在在的,那么此刻干嘛还要多去计较其他?

    “不过刚刚你所说的我不能同意。什么叫『玩弄人心』?我们书府从不玩弄人心,我们只是习惯了观察人心而已。在这里为各人送上合适的酒,大家喝的开心,我银子也赚的开心,这有什么不好?自从开了这个酒馆后我才发现自己其实更喜欢这种平淡的生活。”

    随暮渊的手指不断在杯沿上打着绕。

    “这些酒都是你自己所酿?”

    书折寒点头又摇头。

    “只是一部分,一个人的生活即使再丰富都不可能经历过所有,这人生百态又岂是那么容易就看透的。怎么?你现在是想要探查我些什么吗?看来即使你被即墨白困在万卷山庄里也一样深深记着你焚琴岛护法的身份啊。”

    随暮渊的动作顿了顿,收回手指坐直身体,抬眼。

    “我只是为自己找些事情去做罢了,我不能忍受一直困在同一个地方。”

    “我知道,所以我才通过你的侍女邀请你来。”

    随暮渊深深看向他的双眼。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开这家酒馆?”

    书折寒停下了煮茶的动作,笑得高深莫测。

    “你觉得呢?”

    “你不会当真要与焚琴岛为敌吧?说到底你都是武林三大世家之一。武林正道一向都以三大世家马首是瞻,而武林三大世家又无时无刻不想灭了我们焚琴岛,既然你没死,既然你来到了鱼凫……”

    原本充满茶香酒香的小院突然变了味道。虽然两人都在微笑,虽然他们亦敌亦友,虽然他们之间有着一份共过患难的情分在,可心底里到底都隔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始终都是咫尺天涯。

    “我说过,若是你让我活着,你会后悔,一定!”

    许久,书折寒再次强调,原本有些闷热的天气似乎骤降了温度,书折寒的语调轻松,却又带着一种避重就轻的挑衅。这你来我往的话语之间,总能嗅到一些硝烟的味道。

    是关乎于立场与身份之间的交锋?还是两个有着微妙联系的人之间微妙的花腔?这当中滋味也就只有彼此的心里才明白。

    “你这句话会引我去猜。至于猜下去的结果是好是坏就并非我能控制。只是有句话我不会变。当天,我希望你能活着,今天,我同样希望你不会是因为要与焚琴岛为敌才出现在此。”

    书折寒的母亲前两年经已过世,虽然现如今的书府已经没有书折寒的亲人,但是灭门之仇又有几人可以放下?书折寒是个光华内敛之人,他将真实的自己隐藏的极深。他对自己的关心固然是真,但是真真假假之间是否有夹杂过书府与焚琴岛之间的仇怨,随暮渊自问不能妄下判断。

    “在你的心中,焚琴岛永远都是第一位。难道你就不认为我真的是因为你才来这儿的吗?难道你不认为我真的是厌倦了江湖中的腥风血雨,想要从此隐退做点小生意,过点最简单的生活么?”

    书折寒突然邪魅一笑,随暮渊一阵头晕。那煮茶的水气也变得缥缈起来。朦胧之间,书折寒已经来到了近前,随暮渊一愣!她刚刚甚至都没有见到书折寒有任何的动作!

    手臂已经被抓住,随暮渊被面前的书折寒猛地拉起,软软的就跌进他的怀里!

    蹙眉,随暮渊就连推拒的力气都没有!身体很不对劲!是刚刚那杯茶?

    “我很开心,你知道么……”

    随暮渊被书折寒圈在怀里,被动的贴着他的心口。他的心跳强而有力!和即墨白的完全不同……即墨白的心跳总是很轻微,即使自己被他紧紧的抱着那感觉也不会明显……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她越是想要靠近即墨白,就越是觉得难以接近半分……

    “有什么可高兴的……”随暮渊虽然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但却同时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排斥。她从小除了抑择念之外从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书折寒是第二个……

    “当然高兴……你从踏入这个小院开始就对我毫无防备……以你焚琴岛天心护法的地位,这等不入流的寻常药物根本就逃不过你的双眼!若不是你的内心真的将我视作朋友,你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倒在我的怀里……”

    书折寒抱着随暮渊的手臂收得更紧,他刚刚就一直在赌,他知道随暮渊全心的为着即墨白为着焚琴岛,自己突然出现在鱼凫,她定然会有所怀疑……

    若她对自己有所防备自己也不会怪她……因为这再正常不过……可是她没有!她完全信任了自己,就连喝到那味道有些奇怪的茶她都没有过怀疑!

    这样就好……这样他所做的一切都会值得!

    “我可不觉得被人用这种方式试探是种荣幸……这很伤人自尊……”

    随暮渊无奈。书折寒虽然是武林三大世家的继承人,但可以想象他从小都过着怎样的生活,没有平等的朋友,别人接近他不是看中他的身份地位,就是对他的身份诸多利用……其实他也很缺乏对人基本的信任吧……

    “我知道……但我也是太心急的想要证明些什么……你完全不必再怀疑我……我的确是为了你而来……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你都要记住,我永不会与你为敌……虽然你长的很像赋音,但此时此刻我很清楚在我怀里的人是谁,我不会将你当成任何人……”

    书折寒微微放开怀里的人儿,看着她深邃的眼。手指轻柔的抚/上她的脸颊,剩下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缓缓低头,书折寒凑近了随暮渊。

    后者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微微蹙眉。他知道书折寒对自己有好感,但应该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他想做什么?

    书折寒环抱着随暮渊的手臂缓缓下移,圈住她的腰。虽然他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但是他的动作却始终坚定!

    “你干什么!放开我!”

    随暮渊开始挣扎,但此刻她的拒绝完全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离开即墨白,来我的身边!他不爱你,我会爱你!”书折寒吻上了随暮渊的耳际,随暮渊立刻僵立当场!

    除了即墨白,她从没有被任何男子吻过!即墨白的唇舌虽然霸道,却始终像蒙上了一层寒冰。书折寒的嘴唇温暖,吻的又是如此小心翼翼,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悄然蔓延,随暮渊此刻没有力气,可似乎就连理智都已经随着力气而溜走。对比起即墨白带来的痛苦。书折寒给她的这种温暖似乎……似乎也并不那么让人讨厌……

    即墨白是掠夺,让她痛苦却又难以拒绝。书折寒却是蛊惑,他曾为了逃避赋音和很多女子放肆过。在这一串亲吻的游走之下,欲/望的火焰瞬间就被点燃蔓延!

    打了一个激灵,书折寒轻轻咬上了随暮渊的耳珠!这一个刺激让她刚刚的迷惑被一扫而光!短暂的迷失换来的是更加清晰的罪恶感!就算即墨白不爱她!就算即墨白将她当成工具和替代!她也不能因此就被另一个男子撩/拨的心神不定!

    书折寒的武功本就不弱,在正常的情况下和他交手尚且都不容易取胜,更何况此刻还完全不能反抗……

    “别……书折寒……”

    书折寒却突然欺/身,将随暮渊压/在了石桌之上。随暮渊的后背贴上微凉的石桌面,只觉脊背传来一阵阵让人恐惧的寒意!

    若此时书折寒真的不愿停下,接下来的所有她都无法阻止!

    “看你的反应,似乎对这种男女亲近之时极为害怕恐惧?即墨白究竟对你做过什么竟让你变成这样?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其实这种事情的滋味很是美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