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阙、迷惑

章节字数:2688  更新时间:12-07-10 0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要用你的命来换他的命?”

    随暮渊垂眼。

    “我只是不想见到一个曾经救过我的人在我面前惨死……我知道岛主希望我死在七情阵中,可我终究没死成,他终究是将我从七情阵中救出……”

    “既然你知道你的命是赚回来的,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等我杀了他再跟你慢慢清算!”

    即墨白说着抬头,随暮渊脸色微变!

    浑身无力,原本就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欠奉……可随暮渊却猛地出招!将即墨白发出的煮鹤焚琴挡下了一半!

    喷出一口鲜血!强行催动内力再加上化去即墨白内力的冲击,随暮渊立刻便昏死在即墨白的怀里!

    “天心!”即墨白收了内劲,立刻打横抱起随暮渊搭上她的手腕,脸色一变,她的身体怎么会差到这个地步?

    同样愣住的还有书折寒,他没想到随暮渊竟会如此不顾性命!即墨白看向他,双眼中的愤怒似要将他挫骨扬灰!

    “今天就暂且饶你一命!”随暮渊的情况危急,他一刻都不能耽误!

    书折寒看着即墨白就如一道青烟折向长空,瞬间就在眼前远去……待他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书折寒终是忍受不住,一丝血线自唇边滑出!

    即墨白刚刚和自己的那一场交锋就像是一场幻觉……心惊!他也曾多次遇到过危险,可没有一次能和眼下相比!此刻即墨白离开后他才深刻的感觉到那种劫后余生的疲惫和无力!

    这种压迫感强烈的让书折寒叹息!也就只有即墨白这样的人物才会让随暮渊如此珍而重之吧……他差点杀了自己,却安静的没有惊动任何人!他的收放自如让书折寒升起一种难以磨灭的挫败感!若真要与他相比,自己即使到老到死都还望尘莫及……

    抑择念原本还在雅间等着,却突然见到即墨白抱着随暮渊的身影在眼前掠过!拉起萝衣匆匆跟上,一行人破空而去,犹如击空的隼般直/逼/万卷山庄!

    除了面对江湖中人,焚琴岛在普通百姓面前向来低调。可这一次即墨白急速破空的举动却让不少百姓受到惊吓!

    即墨白心心念念都系在随暮渊的身上,全然不知自己此刻已经将所有弱点都暴露在了别人的眼前!作为焚琴岛岛主,一旦被人发现他有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人,他就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让人畏惧难以击败的即墨白!

    随暮渊只觉有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入自己的体内。原本冰凉的身体逐渐温暖。下意识的想要靠近,却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牵制住,无法移动!

    睁开双眼,房内燃着的独醒香让她的意识很快清醒。皱了皱眉,内伤不轻,喉间的腥甜不断的往外窜,努力咽下,随暮渊动了动身体,手腕上却是一痛!

    偏过头,一根精致的银链绕过自己的左手,拴在一边墙上的蜡烛石台之上。烛光跳动,那根细细的银链散发出诡异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

    “书折寒已经死了。”即墨白的声音突然出现,随暮渊大惊之下猛地回头!他刚刚竟然一直都坐在房间的阴影处,因为收敛了气息,随暮渊竟完全察觉不到……

    “我杀了他你难道不伤心?”即墨白挑眉。

    随暮渊叹了口气。惋惜确实有,毕竟也算是朋友,但她尚且都自顾不暇,还有什么能力再兼顾他人……

    “属下说过,属下和书折寒之间并不像岛主所想的那样……岛主不信,属下也没办法。”

    随暮渊淡淡转回头,不愿再看着他!

    即墨白起身,看着随暮渊波澜不惊的眼。或许是没有看到随暮渊因书折寒而情绪失控,即墨白倒也显得很平静。

    “刚刚是在骗你,他还没死,不过是暂时没死。”

    随暮渊不说话,静静等着他说下去。即墨白拉过随暮渊的手腕,仔细的看着她手腕上的银链。

    “别看只是细细的一根,任你武功再高强都不能将之挣断。我之前让你出去走走,是看你被关在万卷山庄里着实可怜,既然你并不珍惜这个机会,那以后就别出去了,就连这个房门都别指望跨出去!”

    随暮渊看着眼前的人,突然一阵迷惑。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即墨白起身,消失在随暮渊的眼前。是自己的错觉?他的表情微妙而诡异,长久以来在焚琴岛的生活让随暮渊对于这种微妙很是敏锐。他虽然介意书折寒和自己的关系,但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困扰他,因此他暂时放下了书折寒,锁住了自己……

    随暮渊很想为他分担,却又无能为力。他已经拒绝让自己再插手所有焚琴岛中事宜!他究竟承受了些什么自己不知道?……

    房门被敲响,随后抑择念走了进来。

    “你的药……”抑择念将药碗端到随暮渊的面前,后者接过。

    看着她手腕上的银链,抑择念若有所思。

    “师兄,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不!”

    抑择念想都不想便直接拒绝!

    “我都还没开口……”

    “不管是帮你想办法偷跑出去还是帮你守着那个岛主我都不会答应!”

    随暮渊语塞,这天下间最了解她的人果然是抑择念……

    “焚琴岛最近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

    “他的脸色不好,我觉得他一定有事!这世上我唯一信任的人只有你了……”随暮渊说的话温柔却残酷。

    “你可别忘记我从来都不是忠于他!我只是陪着你而已!你要做护法,我守着你!你要辅佐他,我守着你!既然都是为了你,他的死活干我何事!”

    抑择念烦躁的打断随暮渊的话。

    “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那么残忍!你为即墨白,你为书折寒,可你却没有为过我!”

    抑择念愤然拂袖而去,随暮渊愣愣的看着被他用力摔得不断打颤的房门,苦笑……

    “我果然不是个好人吧……”

    此刻的随暮渊突然觉得,若是抑择念就此离开自己,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即将天明,随暮渊因为一阵若有似无的独醒香而醒来。即墨白已经坐在床边!

    抬起她的手腕,即墨白在银链上撒了些什么,那原本是天衣无缝的机关扣突然断开,银链散了开去。

    果然巧妙,随暮渊看着银链发呆。自己这两天曾想过无数的方法弄开这条链子,可每次都只能颓然放弃。

    “换上!”即墨白丢了一套衣裙在随暮渊的面前,浅嫩到发白的绿,就如刚刚发出的竹叶……

    随暮渊什么都不问,默默穿衣。

    马车缓缓,马车里的两人都不说话。随暮渊的余光瞥见即墨白,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人也似乎消瘦了些,他受伤了?

    “岛主,已经到了。”车夫在外说话。

    即墨白拉过随暮渊下了马车,随暮渊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人山人海。即墨白向来不喜欢这种人多嘈杂的地方,他为什么带自己来这儿?

    “在这里等着,谁都不许跟上来!”即墨白对身后诸人吩咐,诸人颔首领命。

    拉着随暮渊直接走进人群,周围的百姓各个脸上都笑开了花。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想起来了,今天似乎是河神诞!鱼凫这里的百姓都是依水而活,水产丰富就是百姓生活安康的根本。河神诞并不属于天歌的传统节日,但却是鱼凫百姓最重要的庆典!

    随暮渊微微蹙眉,虽然这里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但还是难掩一股江湖中人的气息!

    随暮渊看了看身边的即墨白,他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不过却始终不动声色,他带自己来参加庆典有什么目的?为了对付这帮江湖人?可他根本就不再让自己参与焚琴岛中事宜。那就是怕自己被憋坏了带自己出来走走?这更加没可能……即墨白才不会在乎自己!

    拉着随暮渊来到一处馄饨摊前坐下。即墨白点了两碗馄饨。随暮渊疑惑他反常举动的同时,即墨白的思绪却飘飘渺渺的回到了之前,将随暮渊从浣缘小馆带回万卷山庄的那个时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