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阙、赌

章节字数:3234  更新时间:12-08-07 1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即墨白仿若无觉,拉着随暮渊的手收紧,转身就走。

    “去,去哪……”随暮渊只能见到他的背影,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杏花醉来自于西域,而西域有一个神秘的地方,碎痕楼……”

    碎痕楼?随暮渊自然是听说过那个地方,那是西域最有地位最神秘的组织。相传他们什么交易都会接,关键是你合不合他们的眼缘,能不能付出他们想要的代价。这代价不会是金银,碎痕楼总会说出你拥有但是却又极为珍贵之物作为交易的条件,只要你愿意舍弃那些珍贵之物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管你有什么要求,甚至是想杀了皇帝碎痕楼都会成交。

    只是交易这种东西,即使得到了你想要的,也势必要付出惨痛代价,若是无私的为了别人而交易那当然可以不谈,但若只是为了一己私欲,到了最后权衡利弊自然是得不偿失。只是买卖双方都是基于自愿,碎痕楼办事效率极高,力量深不可测,碎痕楼的楼主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人见过碎痕楼楼主的真正面目,在西域更有一种说法说碎痕楼主是天神在世,他的地位在西域并不会亚于江湖中的葬心谷和天歌的天子。

    就如白帝城的城主一样,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位深得人心,神一般的人物让当地所有的人都尊敬仰望。这杏花醉便是来自于碎痕楼。这种毒会慢慢蚕食人的内力,一直都是碎痕楼用于完成任务的千万种手段之一。起初随暮渊也很惊讶,不知是谁竟然能请到碎痕楼来对付焚琴岛,后来知道萝衣和抑择念的身份后随暮渊便不再觉得震惊,以葬心谷的地位,能够和西域碎痕楼有所交往也不足为奇。

    “杏花醉的毒发作时虽不猛烈,但若不能清除始终是个祸患。虽然碎痕楼厉害,可我焚琴岛也不差,要解杏花醉不一定要去找碎痕楼拿解药,能取得妄莲芝我就有信心可以逼出余毒。”

    妄莲芝?那是灵芝之中的极品,只要小小的一棵就可以助人内力充盈,如今即墨白气力难继,的确是需要此等珍贵之物借一把力。只是妄莲芝生长之地距离焚琴岛有相当一段距离,如今焚琴岛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时候即墨白竟然要走?他是绝不会弃焚琴岛不顾的!

    随暮渊微微蹙眉,他想要做什么呢?

    即墨白感觉到随暮渊的犹疑,回头看她。“焚琴岛自先祖创立以来就一直被视作邪魔外道,只是因为焚琴岛中人行事与正道不同,他们根本就容不下我们。其实弱肉强食根本就是这个世界最简单的规则,任何强过自身的势力自然都会成为眼中之沙。焚琴岛与正道的斗争持续了太久,你死我亡……战过之后休养生息,休养过后又再战,每一代的焚琴岛主都会告诉继承人要以消灭正道为毕生目标,其实我儿时根本就不想统一什么武林,我也不喜欢练武。焚琴岛向来富庶,我只想就这样吃吃喝喝的过一辈子多好……”

    随暮渊听着即墨白静静的对自己讲述,心绪不稳……她早就看出即墨白的内心堆积了太多的事,她一直都期望有一天即墨白会将所有心事与她分享……她一直都愿意为即墨白分担所有的事,不管是焚琴岛的,还是他自己的……

    就当是临死前最后的恩赐也不错,上天待她真的已经不薄……

    “可没想到,即使我无心争抢什么别人也不会放过我。若是我早点听爹娘的话学会防备,就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完全放下戒心。别人也同样是孩童,不过别人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我将别人当作玩伴,却不知别人早就帮着自己的爹娘筹谋一切。到最后我失去了我的爹娘,让整个焚琴岛受到重创。从此以后我就知道,因为我出生在焚琴岛,所以我就注定了不能自由。”

    原来他曾经被儿时的玩伴背叛?还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父母?难怪他之后会如此不信任别人痛恨别人的背叛。

    “其实在万卷山庄的日子让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我在想若是放弃一切从此归隐也未尝不是件幸事。”

    随暮渊一愣。

    “琴傲带人攻打焚琴岛,我身重奇毒无法和焚琴岛共进退,作为焚琴岛岛主我难辞其咎,但焚琴岛也不是任由人来去的地方。所以这一次不管琴傲多么意气风发,一样会被困在岛中,就算他灭尽了我们焚琴岛中所有的人,我也一样会让他们进得来出不去!”

    随暮渊了然,原来他早就已经成竹在胸……自己还以为他是真的想要归隐……真可笑……

    即墨白看着随暮渊,手下的力度情不自禁的加剧。他确实有些累,但是有些事必须完成,等到达成长久以来的宿愿,若是随暮渊没让自己失望,就算带着她远走又如何?

    “焚琴岛暂时不必你再担心,还是说……小渊的心里还有其他的人很在乎?是琴傲?说到底小渊和他都是血脉至亲,若是小渊不愿选择我也是人之常情。”

    随暮渊大惊,没想到一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捅破。毫无心理准备!即墨白甚至就连脸色都没有发生变化,平静的就好像在闲话家常。

    “你……你都知道……”其实这根本是明摆着的事,即墨白怎么可能不知?

    即墨白笑了笑,将随暮渊额前的一缕乱发捋去耳后。

    “如何会不知?我曾想过杀你,这样就一了百了。但不可否认,不知不觉之间你已经在影响我……”

    随暮渊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心中的恐惧猛地将她包围!

    即墨白的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不悦,他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会决定放手一搏?

    “若是你选择回去琴傲身边,我也不会阻拦。我还以为你穿着这身护法袍是在告诉我你选择的是我。”

    即墨白松开了随暮渊的手,随暮渊几乎站立不稳!

    她甚至不敢眨眼,害怕若是再睁开眼时就再也见不到即墨白……

    “即使我是琴傲的女儿,我也只想陪着岛主……只是我……”随暮渊缓缓后退。

    “岛主既然无恙,相信属下也再没什么可做。既然焚琴岛有万全之策可以全身而退。属下在不在也并不重要。若是岛主不杀属下,属下这就离开焚琴岛,属下保证绝对不会回去琴傲那边,属下对琴傲其实并无感情,属下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岛主不再信任属下,不会再让属下参与焚琴岛中诸事属下也都理解,属下可以保证再也不会出现于岛主的面前……”

    随暮渊恭敬颔首后立刻转身!抑择念是对的!她根本不该回到焚琴岛!

    即墨白眼神一暗!属下?这两个字在她去到万卷山庄后就没有再说过。此刻听来竟是如此的刺耳!永不出现?既然都来到自己面前了还怎么可能再让她永不出现?!

    随暮渊的心法来自于葬心谷,但是武艺却是来自焚琴岛,既然她是即墨白教出来的,她的武功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即墨白?尽管她知道自己无路可逃,尽管她知道即墨白不可能会让自己走,可她还是用尽了全力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身边一阵风过,随暮渊只觉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就已经瞬间出现在自己身前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即使即墨白身中奇毒自己也无法与他相抗衡……

    即墨白优雅的转身,面对着随暮渊,焚琴岛的天心护法,她何曾如此慌乱过?看着她微微喘/息,因为惊恐就连唇瓣都变得苍白,叹了口气,即墨白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自己想要给她机会,她反而还在害怕么……

    “既然你对琴傲并无感情,那就是说焚琴岛和我在你的心中占据着更重要的位置。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呢……”即墨白的话低沉温柔,带着无奈和小心翼翼,这让随暮渊难以控制的轻颤……她再也承受不了……

    “岛主……别再戏弄属下了可以么……属下知道焚琴岛容不了属下,岛主也容不了属下。岛主若想折磨的属下生不如死自然是有数不清的办法,但是请岛主不要这样来蛊惑……属下……属下已经爱了岛主十年……从属下第一眼见到岛主开始就再也无法移开视线……只是属下以前年幼,什么都不懂……可一旦懂得什么是感情,属下对岛主的感情就一天比一天更深……属下早就已经被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压的透不过气!岛主不管怎样对待属下属下都可以接受,但请岛主不要再戏弄属下的感情……”

    随暮渊的声音带着颤/抖,全身冰凉!即墨白轻/抚她的长发……原来昔诀说的都是真的么……原来她真的一直都在默默的注视自己么……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注意过。以前的他只关心随暮渊是否能完成自己交给她的任务,之后他一直在意她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心情理会其他……

    他将自己的未来和焚琴岛的未来都用做了赌注!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愿意再一次的相信一个人,只要,只要随暮渊不让他失望,他会永远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小渊,若你是真心爱我,我也会让你感受到我的真心……

    怀里的人还在说着些什么,即墨白低头,猛地吻上她的唇瓣。随暮渊被这个突然而来的吻弄得措手不及!她无法思考,甚至就连手放在哪里都不知道!她被动的承受着即墨白的亲吻,霸道却又温柔……即墨白的舌轻柔的扫过她的齿列,探向了更深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