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阙、不愿醒来

章节字数:3020  更新时间:12-08-18 15: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正是午后,对于农户来说夏季的间苗并不轻松,其他人不知道即墨白就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焚琴岛岛主,只看到他的身形修长,显得有些弱不经风的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妻子太过操劳,一个文弱书生竟然愿意下地干活,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个小村落里的人对即墨白的好感大增。随暮渊没有拒绝即墨白的好意,这段日子以来就如一场梦,一场她不愿醒来的梦……

    随暮渊捏起一块臭豆腐放进嘴里。曾几何时,食物对她来说只是用以果腹之物。不管是什么味道与她来说都是一样。在醉心城书折寒曾经试图让她感受到食物带来的美好,但当时的随暮渊根本没有心情。

    可自从河神诞上那一碗普普通通的馄饨和烤鱼,随暮渊突然发觉食物对于自己来说似乎已经不再只是同一种没有区别的滋味……

    这一次从焚琴岛出走,即墨白一路上都是小心照顾处处关心,就算是吃着最简单最粗劣的食物随暮渊都觉得是无比的美味。特别是每个地方的小食。不管去到哪个城镇,路边摊档上的馄饨是一定要尝试的美食,酸甜苦辣咸,人生五味,每一种都让随暮渊甘之如饴。

    原来书折寒说的没错,食物真的可以和人的心情相得益彰。相比起刚离岛时的茫然无措,此刻的随暮渊已经波澜不惊……

    “你的夫君对你真好,处处都为你着想。若有一个人这样对我,我也是愿意跟着他走的。”说话的是个年纪和随暮渊差不多上下的女子,随暮渊认得,她就住在隔壁,刚出嫁作为人妇不久。

    随暮渊知道这里的人都以为自己和即墨白是私奔出来的小夫妻,看了看不远处的即墨白,她微微一笑,没有去解释什么。若可以,她希望妄莲芝永远不会被找到,她希望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

    夜晚,忙碌了一天的即墨白翻了个身,将手臂搭在了随暮渊的腰上,农舍虽简陋,但月光却不会区分贫富,显得是一贯的温柔皎洁。虽然挂了蚊帐,但耳边总有蚊虫的嗡嗡声。一直在熟睡的随暮渊皱了皱眉,似是有些烦躁。

    即墨白微微一抬手,一股若有似无的内力扫向四周,洗得已经泛黄的帐子就如被微风拂过般轻微的鼓了鼓,耳边的嗡嗡声立刻消失,只余下窗外夏夜的虫鸣。

    随暮渊翻了个身,无意识的动了动身体,薄被从她的肩头滑落,露出了瘦弱且白皙的双肩。即墨白的眼神暗了暗,她的肩背之上红红紫紫,赫然昭示着刚刚不久前才结束的那些事……

    这一次出走,即墨白和随暮渊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每天晚上他都会拥抱她,即使毒发会很辛苦,可只要有随暮渊在怀里就似乎可以扫清所有的疲惫……

    即墨白温柔的替随暮渊拉好被子,看着她散开的长发披在光/裸的后背,细心的将他的长发拨开,轻柔的将她搂进怀中。

    依旧是清瘦的有些咯手,身体单薄的似乎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怀中的人明显是累的不轻,即墨白的心里也有些内疚。他之所以一次又一次不知餍足的索求,之所以明知她很累却偏要弄得她昏睡,就是因为随暮渊总让他觉得有些飘渺,似乎一转眼就会消失不见……所以他总是一次比一次更用力的抱紧她,或许唯有如此才可以稍稍减轻一些他心中的不安……

    耳边传来一声几不可察的衣袂破空之声,轻微的就如蚊蚋,即墨白的神情一凛,原本因注视着随暮渊而无比温柔的眼神瞬间散发出寒意。小心的将手从随暮渊的腰际离开,即墨白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披上外衣,瞬间就掠了出去。

    他不想惊扰到随暮渊的安眠,却不知在那衣袂之声传来时随暮渊就已经醒来……缓缓睁开眼,随暮渊翻了个身看向房门,原来不管表面上再怎么平静,她的生活依旧像是一泓深潭,平静无波,却并不代表内里没有暗流汹涌。

    可纵然如此……随暮渊依旧愿意当作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再度闭上眼,既然已经很累,索性就全心全意的休息。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已不想再理会!

    梦……即使她明知这是场美梦,即使她明知做梦的夜晚总会过去,即使她明知月下美人熬不过天明,即使她明知即墨白对自己再好也都不可能会为自己放弃焚琴岛……她也要将这场梦长久的做下去……

    哪怕是白/日/做/梦,哪怕是自欺欺人,她也要让自己沉浸在这份美好里,越久越好……

    即墨白披着一身星月迅疾且悄无声息的出了村。即使杏花醉还未解,他的身手也一样干净利落。村落外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径边,一个早就静静等待的人影在见到即墨白后立刻便迎了上去。

    “都还顺利安全吧?”即墨白看着眼前的人,似乎并未受什么伤。

    那人点头。

    “昔诀谢过岛主关心。所有顺利逃出岛外的人也都已经安排妥当,就等着他朝再度回到岛中的那一刻!焚琴岛机括开启后,整个岛都已升高,加之紫凝湖水的变化,若要强行跳下岛去也等于是自取灭亡,相信这一次琴傲会很头疼。”

    “对于你的能力我从来都没怀疑过。”

    昔诀微垂着头,即墨白看不到他有些凝重的脸色,他依旧猜不透即墨白心中所想,在见到一身粗衣的即墨白后,昔诀心中的不安也更甚!

    “这次焚琴岛被紫凝石粉环绕,鱼凫的百姓远远看去就如一团紫气漂浮在半空,因此近/日/来有流言四起,说是焚琴岛有龙气,岛中又是无比的富庶,若是有异心,恐怕会对天歌天子的帝位造成威胁。新的天子本就刚刚登位不久,羽翼未丰,地位也还不稳固,所以属下探听到,天子子轩修意似是已经有所行动,有意和武林三大世家联合起来一并铲除焚琴岛……若当真是如此的话……”

    即墨白冷冷一笑,打断了昔诀的话。“若当真如此岂不更好?我倒想看看世人究竟要将我等逼迫到什么地步才会罢休!威胁到帝位?就因为一团紫色的粉末便视作紫气东升?恐怕不是子轩修意太过天真,实在是这其中有太多的有心人从中作梗!这精彩的流言背后定然有不少人的出谋划策。归根究底还是那些个伪君子在搞鬼。等我消灭了这所谓的三大世家再与皇帝划清界限也不迟!总有一天皇帝会清楚我根本对那所谓的帝位没有兴趣。”

    昔诀沉默,以即墨白的心思缜密,这可能会发生的结果他应该早就算计到了。既然他如此有自信,自己又何必过多的操心。

    “还有那另外让你去做的事呢?”

    提起那件事,即墨白的语气明显冰冷了许多。就连昔诀都被这股杀意压迫的有些透不过气,这么多年自己陪着他,这情形可是极罕见的。

    “岛主这几年间暗中所做的一切都有了成果。那个人终是失去了他老爹的信任。属下已经得到消息,日/前他触怒了他老爹被赶了出来,他的妻子对他情深一片,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追随着他一并离家。不过他的妻子本就体弱,生得儿子也不太健康,那个人为了妻子和儿子,准备去寻妄莲芝为他们调理,相信没几天便会抵达撷芝镇。”

    昔诀知道即墨白对那个人的恨,他不会杀了那个人,他只会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原来他也要去找妄莲芝?撷芝镇?很好!这和我的目的地正巧一致!没想到一个只喜欢吃喝玩乐的浪/荡公子会真的爱上一个女人还生了个儿子,我倒想看看他这天伦之乐可以持续到几时!”

    昔诀微微抬眼,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说吧,反正你放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即墨白看到了昔诀眼中的犹豫。

    “属下只是想问问……那个……天心护法……”

    “好好的问她做什么?她有我照顾,自然一切都安好。”

    昔诀咽了口唾沫,似是下定了决心。

    “如果……属下只是说如果!如果天心护法和焚琴岛,岛主只能选择其一的话,岛主会如何取舍?”

    只能选一个?即墨白愣了片刻。这是个他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也不明白昔诀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个。这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个侮辱。

    “你也说是如果,如果这种东西根本不会存在。焚琴岛和小渊我都要!”

    “若是不能都要呢?”昔诀不依不饶。

    “你今天说话怎么如此奇怪?我的性格难道你不知道?若是不能得到手的东西,我宁可将之毁得彻彻底底。”

    即墨白说的平静,他看了看天色,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不知道那个女子醒来没有?他很想赶紧回去将她抱在怀里,和她一起生活的日子让他眷恋沉沦,无可自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