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阙、碎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2-08-18 16: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暮渊心知不妙!仇恨的力量有多大随暮渊很清楚!为了报仇傅羽势必会无所不用其极!刚刚乐陵身边的那一个缺口固然是傅羽不会放过的机会,但他的真正目的其实是那对母子!

    果然,傅羽在见到奔向乐陵的那两母子后唇边泛起一抹诡异笑容。他手中的刀轻微的偏了个方向,竟是悄然对准了那对母子!随暮渊神色一凛,想要报仇她管不了,乐陵的恩怨情仇她也管不了!可就算乐陵真的杀了别人全家罪无可赦!但他的妻儿无辜,若为了报仇就可以如此不择手段,那和背后凶狠残暴的凶手又有什么分别!

    “乐陵!你害得别人家破人亡!我也要让你尝尝妻离子散的滋味!”傅羽大喝一声,人已经瞬间发难!

    乐陵大惊!

    “别过来!”

    他受伤不轻,此时急火攻心更是抽离了他所有的力气,他一时竟是无法站起保护妻儿!

    眼见那一刀即将劈上那对母子,傅羽甚至都已经露出即将胜利的扭曲笑容!可是就在下一刻!『叮』的一声响!傅羽手中的刀已是脱开来向后飞去,直直的钉在了地上!

    左手猛地握住右手的手腕!傅羽立刻抬眼四下张望!他的右手不停的颤抖!甚至带动了右半边的身体都开始麻痹!谁?刚刚是谁暗中阻止?!来人的武功很强!他的虎口都被那股力道震裂而流血!傅羽心道不好,若乐陵有高人暗中相助,自己今天恐怕很难再取得成功!

    乐陵自然也知道有人在帮忙,那被击飞而插/入地面的刀到现在都还在颤/抖着发出呜鸣!可他暂时管不了其他,趔趄着上前拥住自己的妻子!

    傅羽脸色复杂,看不到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真不甘心!就快要成功了却始终功亏一篑!可就算再不愿意,傅羽也不得不暂时作罢,他愤然的拔出自己的刀。

    “今天就算你走运!下一次看看你还能不能死里逃生!”

    傅羽拂袖,带着他的手下离去。随暮渊一口喝干杯中的茶,也起身离开。果然,这茶放凉了便只余苦涩不再香甜。

    傅羽让其他人离去,随即一个人拐进一条小巷,片刻后在一个小院的后门前停了下来。似是有些犹豫,傅羽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抬起手,在有些破旧的木门上有节奏的敲了六下。门被打开,一个人将傅羽引了进去。

    跟着那个侍者穿过后院,傅羽很快就见到一人的背影。那在乐陵面前很霸气的傅羽在见到那个背影后却有些恐惧的立刻低下头去!

    “你失败了。”

    那背影的声音平静,但莫名的就让傅羽感到自己的脊背爬过一阵凉意,额上立刻渗出层层的冷汗!

    “这次失败实在是有原因的,还请先生谅解……”

    “我谅不谅解你可没用,最重要的是,主子会很不高兴。”那背影的最后半句话带了明显的杀意,傅羽顿时吓得双膝跪地!颤巍巍的双手将自己的佩刀举过头顶!

    “先,先生……请先生务必要代小的向主人求情呐!这次当真是有高人在暗处为那个伪君子出手哇!小的……小的恨不得将那个乐陵千刀万剐的来报仇!可是时不与小的,小的武功与那暗中之人实在无法相提并论啊!先生您瞧瞧我的刀!那人用一枚小小的铜钱就将小的手中的刀钉在了地上!那铜钱甚至都没有损耗半分!小的顺便将铜钱也给捡了来!先生务必请主人手下留情呐!小的知道若没有主人的帮忙,小的至今还是个不成器的废物!别说是报仇了,恐怕就连自保都成问题!傅家一直都是依附着表兄一家才可安稳度日,表兄一家惨死之后,傅家还算是个什么?爹一直气小的不争气,只知吃喝玩乐,若不是主人,小的怎么可能在短短时/日/内就练就一身武艺?虽然小的在江湖上还排不上号,但一般人小的还是有能力抵挡!小的对主人的恩德是铭记于心!只求主人给小的一个机会,让小的可以将功补过!”

    到了生死关头,贪生怕死之辈为了活下去当真是可以抛去所有尊严!

    傅羽只觉眼前一阵风过,手上被一股吸力侵袭,佩刀和铜钱立刻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握,瞬间就被那个背影抓在了手里!傅羽下意识的抬眼看,那人的动作如此之快!甚至就连转身都不曾就已经轻易准确的将自己手中的东西吸走,这种强大着实让自己胆战心惊!

    他从没见过这个背影的真正面目,更加不知晓那个『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能驱使如此高手,那个『主人』还不知是怎样的强大!想到这里傅羽立刻恐惧的垂下头,就算这一次可以侥幸逃过一劫,恐怕自己最终都难逃同样的命运和结果!

    “你先回去吧,你的命能不能留下来得看主子的意思。佩刀和铜钱就暂且留下,记住别暗中搞些什么自作聪明的小动作!你须知道若是主子想要杀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那只会死得更惨。”

    那背影声音淡淡,傅羽立刻惊的缩了缩脖子,颤巍巍的连声答应!待傅羽走后,那个背影带着佩刀和铜钱,穿过小小的走廊来到一间房门外。房内燃着烛光,有人在里边。

    “进来吧。”房里的人早就听到了外边来人的脚步声。

    推门而入,那人反手将门带上,随即将傅羽的那把佩刀和铜钱放在了那人面前的木桌上。

    “要不要属下派人解决了那姓傅的小子?失败不要紧,可是贪生怕死就让人厌恶。”

    烛光摇曳,跳跃在房中那静静坐着的人脸上。那个背影知道刚刚自己和傅羽的一番对话这个人已经全部听在了耳中。

    静坐之人看了看傅羽的佩刀,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

    “傅羽的这把刀还是我找人帮他打造。只要是帮我做事的人我都不会亏待于他,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神兵,但也是一流的工匠用着最好的玄铁铸造而成。一枚小小的铜钱能将手中的刀击飞自然是没什么特别,但将刀身击弯并且还将之钉在地里却又让这枚铜钱丝毫无损的,那就的确是不简单。至于傅羽的命嘛,就算暂时让他多活几天也没什么关系,他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江湖宵小,根本就不必在意。有他在,就算不能杀了乐陵,也可以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和滋扰。”

    站立在旁的人恭敬颔首。

    “主子说的是……”

    那静坐之人将手中的铜钱缓缓置于鼻尖,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味伴随着铜钱特有的金属气味,缓缓传来……

    随暮渊回到客栈,刚刚竟然出手帮了乐陵,若这件事被即墨白知道,以他那样多疑的性格又不知会作何反应。自己这段日/子以来什么都不闻不问,这才暂时得到了宁静,那一枚铜钱打出去的同时,是不是就代表了自己已经亲手将自己的梦击碎?

    随暮渊在愣神间,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在这撷芝镇自己又没朋友,能来敲门的不是客栈的掌柜就是小二。不过自己既没有要过饭菜茶水也没有要过洗澡水,恐怕是送错了地方吧?

    “我没有任何需要,只想休息一阵,没别的事请不要再来打扰。”随暮渊有些疲惫,她只想好好睡一觉。刚刚一时冲动,此刻她已经很是后悔。作为焚琴岛中人,心软是最要不得的东西!

    “这位……这位姑娘……”门口突然传来一把男声,声音带着犹豫和矛盾,听来似乎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随暮渊一愣,乐陵?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他知道是自己出手帮他?这不可能吧……

    打开了门,随暮渊看着眼前站着的一男一女和他们怀里的婴孩。乐陵的脸色苍白,看来内伤的确不轻。他身边的女子容貌并不出众,身子板也很瘦弱,一看就知常年被病痛所困扰。乐陵的手轻柔的搭在她的腰际,能够让一个声名狼藉的浪/荡公子彻底改变,看来这容貌平凡的女子定然是着过人之处。

    一个潇洒,一个沉静,看起来倒也是很登对的一对,可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来找自己?随暮渊微微蹙眉,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即墨白最近都是天黑才归,这个时候应该不会突然回来吧?

    乐陵当然不知道随暮渊就是今天帮过他解围之人,所以此刻看到随暮渊的不安,以为她是因为见到陌生人才产生的疑惑。

    “这位……夫人……”原本乐陵在听到随暮渊的声音时以为她是个姑娘,但此刻见她来开门才发现她经已盘发。

    “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在下知道有些唐突,但在下实在也是走投无路……不知道这位夫人能不能给在下一点时间?”乐陵小心翼翼的商量,随暮渊看出他并没恶意。

    “进来再说吧。”让出一条路,随暮渊将乐陵一家迎了进来,不是她想要和乐陵再有些什么瓜葛,实在是因为她不想站在门口引起别人的注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