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阙、注定……

章节字数:2853  更新时间:12-08-27 15: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的事似乎都在悄然的发生……

    不知不觉间,原本的碧空万里也即将变色。风起云涌,一切都是那样的毫无预兆……

    或许,懵然无知的只是那些不愿面对和不愿醒来的人……比起其他那些早就将一切都尽在掌握准备行动之人,他们即将所要承受的伤,即使永生永世都再也无法痊愈……

    “回来了?”

    随暮渊回到客栈时,即墨白已经坐在了房里。

    “啊……刚刚我出去走走,顺便买了些东西这才回来迟了……对了今天我终于找到了妄莲芝!一会儿就去给你熬药!还有这些肉干,听说放了灵芝碎在里头,味道很是特别,等你将毒逼出来后可以尝尝。”

    随暮渊笑着拿出妄莲芝给即墨白看。

    即墨白也微笑的看着她,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随暮渊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清香,让自己喜欢沉迷的香味,却也同样是让自己愤恨的香味!为什么,偏偏会是你?

    “这妄莲芝可并不容易找,这些天我一直在忙别的事,倒是你一直为我四处奔波。真是辛苦你了……”

    随暮渊窝在他的怀里轻轻摇头,将心中的不安压下。

    “我不辛苦,只要你快点好起来就什么都值得……”

    “你很希望我早点痊愈么?”即墨白摸着随暮渊的发。有些事,他可以一辈子都装作不知道不在乎,但是有些事……

    随暮渊听不出即墨白的异样,傻傻的点头。

    “当然!早些清了余毒就不必再受毒发之苦……”我知道你担心焚琴岛……虽然我很羡慕苏残雪,但是我愿意等,等到你愿意为了我放下焚琴岛的那一天……等到在你的心里我才是最重要的那一天……

    即墨白却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用再受毒发之苦?……她是真的关心自己的身体?还是她其实早就知道些什么不告诉自己?她就像是那个人!不,她比那个人更加可恨!那人只是利用了自己的友情!可她却在利用自己的爱!为什么她始终都要背叛自己!自己对她还不够好吗!!!

    暗暗握紧了手中的那枚铜钱!自己对她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了解,她身上的味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偏偏是她!她为什么要出手救下乐陵?她为什么要给乐陵妄莲芝!

    她果然还是忘不掉自己是武林三大世家之一的继承人吗?她还是忘不掉自己是琴傲的女儿吗?她忘不掉自己的身份,自己理解……可自己不愿被人如此欺骗!若始终都要失望,他宁愿没有过希望!

    他以为这段日子以来她是爱自己的……她在焚琴岛上从来没有笑过,可是这段日子却笑得那么开心……他以为……她是因为自己才会那么快乐……原来不是吗……

    这些天他之所以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乐陵身上,除了因为他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之外,也因为即墨白不想那么快就找到妄莲芝逼出杏花醉……

    想要将这些美好的日子持续的更久一些的……从来都不止是随暮渊一人……只是他什么都不肯说……随暮渊根本就不会了解……

    随暮渊将熬好的汤药端在即墨白的面前。即墨白看着眼前的药汁,有些话差一点就要冲口而出。

    『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我可以不理焚琴岛,我可以让昔诀为焚琴岛中人妥善的作出安排,我可以什么都不理什么都放弃!只要你愿意跟我走,不理琴傲,不理武林三大世家……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走!』

    即墨白看着随暮渊,这番话当真就已经涌上了喉!可那汤药飘渺的雾气中却又突然闪过了另一张脸,即墨不归……

    长久以来的期望,焚琴岛那么多人惨死的模样……母亲去世前的眼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不能自由,也更加无法自由……当真可以舍弃这一切么?

    “小渊,这段时间,你开心吗?”

    正为即墨白吹凉汤药的随暮渊顿了顿,随即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

    “一年,给我一年。”

    “嗯?”随暮渊有些疑惑的抬眼看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年过后,我可以带你离开焚琴岛,届时我不再是焚琴岛的岛主,你喜欢上次我们逗留的那个小村子吗?到时我们就去那里生活好不好?其实做农活对我来说很简单的,练武反而还更累些呢。”

    “这是……什么意思……”随暮渊颤抖着开口。

    “上次说过,有些事情我必须完成,那是我爹和我的祖辈们一直放不下的东西。有时候去争,去抢,不过是因为我们也想有一方之地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之前你对我有所怀疑,我能理解,但现在你应该可以相信我了吧?一年时间,你愿意等吗?”

    随暮渊看着眼前的即墨白,在感情上,她立刻就想点头答应,可是在理性上……为什么在听到即墨白这么说之后自己心中的不安更甚?有什么事要发生……究竟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即墨白似乎并不想马上得到答案,接过随暮渊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思绪回到了之前,在他和昔诀离开那间临时买下的小院时,焚琴岛中的探子带来了一个消息。

    今晚丑时,在撷芝镇外流霞山中月风亭,武林三大世家会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在自己武功尚未完全恢复时对付自己和焚琴岛。偏偏在这个时候,随暮渊又出手救下了乐陵!

    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很快就会有分晓……

    丑时即将来到。随暮渊睁开眼。今晚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月光也清亮皎洁。偏头看了看身边,即墨白还在熟睡。他的脸色苍白,眉头微蹙。刚刚他运功逼毒的过程很困难。虽然最终还是顺利的将杏花醉逼了出来,但也无疑是去掉了半条命!此刻的即墨白实在太过疲惫,恐怕不到第二天中午都不会醒来。

    翻身下床,随暮渊轻轻的走了出去。

    一年之约……即使这一年之约让自己莫名的不安,可随暮渊还是愿意去相信!就像即墨白也说服了自己去赌一次一样!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一切都已经注定……

    流霞山是撷芝镇百姓眼中的风水宝地,山中曾经遍地灵芝,不过近几年已经很难再见到了。夜晚的流霞山安静的诡异。随暮渊一路向着月风亭而去。

    在见到乐陵的小儿子后,她的确非常想念晴曦。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去,多见一面就会多一份不舍,可对骨肉至亲的思念还是战胜了理智,让她一步步的靠近了前方早就设下的陷阱……

    距离丑时尚且还有一段时日,抑则念正抱着晴曦跟萝衣一起从另一头赶往月风亭。暗暗蹙眉,抑则念察觉到有些不对劲。长久以来师尊的教导以及在焚琴岛摸爬滚打的日子让他能够很快察觉到危险。

    “你先……”『走』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抑则念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个人影瞬间掠至他和萝衣的面前,点上了他们的昏睡穴!

    抑则念在武学上虽然很有天分,可到底还很年轻,加上刚刚又心事重重,竟然一下就被人给得了手!

    那人冷笑一声,抱过了抑则念手中的女婴。

    “葬心谷?不过也是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今晚的流霞山注定会很热闹,乐陵只身来到月风亭。傅羽说的不错,江湖上都知道乐家将他赶了出来。今晚给孩子和妻子吃了妄莲芝,虽然不会立刻就起作用,但珍宝不愧是珍宝,他们的脸色立刻好了很多,觉也睡得更沉更踏实了。

    他原本该是一直陪伴妻儿才是,但在不久前却突然收到一张纸条,他的父亲居然约他丑时在月风亭相见。

    眼前就是相约的地点,自己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些,耳边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乐陵对那种声音很熟悉,那是婴孩发出的声音!定睛看去,在月风亭的石桌上竟然躺着一个婴孩!四下张望,除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奇怪,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有人把孩子丢在这里?自己也是个做爹的人,连忙上前抱起那个孩子。是弃婴?不太像啊……那孩子的襁褓是最上等的丝绸,虽然生得小,但是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知道受尽了宠爱。她的襁褓之中还有一朵绢质的月下美人,手工精细的简直就堪称完美!这样一个孩子不会是出生于贫苦人家。难道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还是说背后有什么变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