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阙、诀别……

章节字数:3209  更新时间:12-08-24 2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乐陵怀中的婴孩很乖,他立刻就喜欢上这个孩子。这个婴孩一点都不怕生。咿咿呀呀的直哼哼,还将粉嫩嫩的小拳头放在嘴里含着。是个小女婴呢,乐陵微笑,好吧,反正自己和妻子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生活,若是这个小女婴当真被人遗弃,自己就收养她吧,这样自己的儿子未来也有个玩伴。

    然黑暗之中,早就已经是危机四伏。四面八方有太多的人已经在暗中埋伏观察。每个人都在静静等待,等待火起的那一瞬间。

    “岛主。乐陵的妻子不在客栈!应该是去了别的地方!”

    即墨白在黑暗中缓缓接近月风亭,身后跟着昔诀和焚琴岛的探子。他本该更早些来到这里才对,只是他之前必须要等,等待某个人是不是也会有所行动!

    他的心情明显很不好,昔诀蹙眉。他当然知道即墨白究竟为什么心事重重。探子回报,琴傲已经离开焚琴岛,他们也早就清楚那些紫凝石粉和机关困不住他,只是没料到这一次他的动作那么快,这一头刚刚脱险,那一头就立刻在月风亭有所行动!

    昔诀知道丑时是即墨白与随暮渊之间的一道坎。即墨白本就多疑,此前随暮渊出手救下乐陵已经让他很不高兴,岂料丑时未到她真的又悄悄离开!昔诀不是怀疑随暮渊别有用心,他只是担心以即墨白长久以来的性格会做出些什么难以挽回的憾事……

    “继续追查他妻子的下落,乐陵固然是死不足惜,但他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即墨白看着不远处的乐陵,眼露杀意。

    乐陵虽然被乐家赶了出来,但乐老头怎么都是他老爹,这骨肉亲情岂能说断就断?恐怕这老头已经开始想念儿子,想要喊他回家了吧?的确,若是乐陵能立下功来,那他先前所有被人猜忌的一切都会顺理成章的被压下,这乐老头也算是老谋深算。不过乐陵的命可以暂且记下,他要是太早就死了那一切都不好玩了!

    “是。”那个探子离开,即墨白负手。

    “时间紧迫,玩的也够了。剩下的就由我自己动手。”即墨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昔诀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即墨白已经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叹了口气,这乐陵即墨白是绝不可能放过的,自己也没办法去阻止,但他还有别的事情可做。

    抬了抬手臂,几个黑影在他身后出现。在焚琴岛里那么久他一向忠于即墨白,但这次即使对不起也要做一次。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好,总之要将天心护法给我绊住!”虽然随暮渊比他和即墨白早出发,但或许是她心中藏着心事,所以反而还让他们给抢先来到了月风亭。

    “是。”几道黑影瞬间离去。昔诀叹了口气。

    能拖一时是一时,希望一切的担心都会是多余……

    乐陵抱着那婴孩在夜风中轻轻蹙眉,丑时已到,他爹身为乐家之主向来守时,既然约自己来此又怎会迟到?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刚转身想四下看看,一个人影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眼前。

    乐陵一愣,随即放松下来,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种轻松释然的微笑。

    “我早就知道你迟早都会来找我……”

    “怎么?知道自己亏欠了别人,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要还债么?”夜风中的即墨白衣袂翻飞,明明是江湖中让人惧怕的恶魔,此刻却又偏偏显得是如此的儒雅闲适。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是越来越深不可测波澜不惊……

    “亏欠?即墨岛主这两个字恕我不能认同,这世界没什么黑白对错,只关乎各人的观点和角度。你我立场不同,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江湖正道,正如你焚琴岛杀了我们正道联盟那么多人,那是不是也算是亏欠了我们?”

    即墨白看着乐陵。一直都注意着他的动向,外人只认为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实际上他表面不羁,内里却是极有傲骨。若他真的是个草包自己也就不会非要对付他不可。

    正道联盟里大多都是伪君子,包括那个被所有人都誉为正人君子的琴傲也因为长期身居高位而难免变得有些虚浮。乐陵不同,即墨白看到了他身上有别人所没有的坚定和决绝。若他当真愿意为了正道联盟付出所有精力,那加以时日势必会成为让自己无比头疼的存在。

    “或者你说的不错,正邪之争的确没什么对错之分。失败的那个,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戏,也不如人。”

    即墨白笑得云淡风轻,可是乐陵却完全可以感受到那其中的恨意。想当年,即墨白只是个单纯的小孩,相比起自己当年的城府,自己对他所做的一切确实显得有些残忍,利用他人的信任和感情总是最让人觉得不屑的手段。所以在当年那件事后自己也一直都不好过。正邪之争他无力阻止,但起码有些手段他看不过眼。因此这么些年来,他与自己的父亲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始终都有分歧。

    乐陵沉默,倒是他怀中的孩子突然咿呀了一声,成功的将即墨白的思绪吸引了去。

    “果然是很可爱,难怪可以让你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为爱儿求取灵芝。”

    乐陵手中的婴孩也生的很小,他立刻就明白过来是即墨白会错了意。他要杀自己没什么好说,可若是因为自己连累了一个无辜的孩子,那又何其残忍!

    “即墨岛主误会了,这并不是我的……”

    “三大世家聚首一堂的确是令人期待!”显然即墨白没有任何耐心听他说下去!他要尽快解决了乐陵才可以专心对付其他人!还有随暮渊,她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即墨白还要等待那最终的结果。

    “不管今天三大世家有什么决定,也不管你老爹是不是舍不得你这个儿子想让你回去,总之当/日/我说的话都会做到!”

    乐陵神色一凛,脚下已经有了动作!当日/他所说的话……

    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即墨白当时的眼神……有时候一个孩子从天真无邪到变得冷漠可怕真的只需要一瞬间经已足够……那一役虽然始终伤不到焚琴岛的根本,但也让即墨白痛失双亲。虽然在江湖中打滚就必须做好了准备随时付出惨痛代价,但对一个毫无心理准备的孩子来说无疑就像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当时他说过,定要自己尝试孤独的滋味,他会杀光所有跟自己亲密的人,让自己永世都要承受失去一切的滋味!

    就是因为这样,他有很多机会要杀了自己却没有!乐陵一直不让自己心有牵绊,他一直让自己表现的像是个浪/荡公子,实则他是因为一直都忘不掉即墨白说的话。那是一个孩子彻底改变的开始,他也知道那个孩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毒誓。

    此时此刻,乐陵突然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也许今晚的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将所有人都圈在其中的局!

    手中铁扇猛地打开,即墨白的煮鹤焚琴已然出手!

    “焚琴岛,煮鹤焚琴,是巧合还是注定?我现在突然发觉,焚琴岛就是为了对付你们正道联盟所生!琴家?他们统领江湖那么久,也是时候该彻底的休息休息,焚琴焚琴,可不就是专门对付他而生?你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了你,我会留着你的命让你看到焚琴岛统一武林的那一天!我会让你知道当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笑话!不管你做什么都阻止不了焚琴岛消灭所谓正道的那一天!甚至可以说,若没有当年的你,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所以我该多谢你才是!”

    乐陵的武功和即墨白本就相差不少,再加上此前被傅羽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滋扰而弄的元气大伤。别说是抵抗即墨白了,此刻即使是傅羽跟自己全力相搏说不定自己都不敌!

    堪堪避过,但那却已经是极限。

    “为了让你可以毫无牵挂,专心的陪我等待那个日子的来临,我会帮你铲除所有令你有牵挂的人。不如就先从你的儿子下手?别说我太狠心,你儿子那么小,总需要有人来照顾。我已经让人去找你的妻子,很快你的妻儿就可以在黄泉路上相遇,你的妻子可以继续照顾你的儿子,这样你就不用再担心了不是吗?”

    乐陵被煮鹤焚琴的内力震荡,一口心血窜上了喉。努力咽下,深深蹙眉。

    “即墨白!你是不是这些年都习惯了如此自负?我说了这不是我的孩子!”

    即墨白笑得诡异。

    “不是?就算不是又如何?反正和你亲近的所有人都要因你而死!就算他不是你的儿子我也一样杀!”

    即墨白双手猛的一收,乐陵怀中的婴孩已经瞬间脱离他的怀抱被即墨白单手捏在手里!即使再不怕生的孩子此刻也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开始放声大哭!

    即墨白看着手中的婴孩,上等的锦缎,一看就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才穿得起,他的儿子向来体弱,自娘胎里就带着病根,眼前的婴孩生得瘦弱,加上他刚刚那么温柔怜爱的抱在怀里,还说他不是他的儿子?

    “还想再做戏骗我么?可我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稚童!跟你的儿子诀别吧!”

    随暮渊被几个黑衣人围在中间,在听到那一声婴孩的啼哭后猛的一震!晴曦!如此凄惨的哭声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眼前几个黑衣人她认得,他们一直都是跟着昔诀为他办事!昔诀为什么要困住自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