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阙、月风……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2-08-27 15: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昔诀是即墨白身边的人,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是即墨白的授意!他为什么要让昔诀困住自己?是不是他要对晴曦做些什么?他已经知道了晴曦的身份?可就算晴曦是他的孩子又如何?他那么容不下自己的女儿?还是他始终都很在乎自己的身份?他的一年之约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

    随暮渊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也不敢再这样乱想下去!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彻底崩溃!

    “如果你们再不让开的,就不要怪我不念昔/日/旧情!”随暮渊只想立刻赶去月风亭看看晴曦!谁要阻止她她都会毫不留情!

    “天心护法对不住,你该清楚焚琴岛里的人在接到任务后都是不死不休!”

    “那就别怪我!”随暮渊杀招尽出!招招都毫不留情!

    此刻她又变成了那个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焚琴岛护法!那些黑衣人根本就难以招架,很快就支撑不住全部跌倒在地!可只要还剩一口气焚琴岛中人都不会放弃,即使被打倒在地,那些黑衣人依旧拼尽全力的想要阻止。随暮渊蹙眉,显然是没了耐心!

    “既然你们要找死的,我成全你们!”随暮渊的衣裙猎猎作响!周身盘旋的寒意和杀意生人勿近!没人觉得此刻的她会手下留情!

    一股内力突然从黑暗中冲出,化去了随暮渊的些许力度,成功救下了她手下的人。

    “天心护法还请手下留情啊!”昔诀现身走向她。从随暮渊来到焚琴岛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一直看着她走到今天,从某些方面来说她和即墨白有些相像,只要是他们想做的事就会有绝对的魄力,但随暮渊和即墨白的表现方式又有所不同。

    他们的内心都很渴望有家人,但即墨白就选择了冷漠的拒绝所有人的靠近,而随暮渊则在让人惧怕的外表下隐藏着心软,她在焚琴岛虽然面对过多次的死里逃生,但她还是很珍惜在焚琴岛的日子,也对焚琴岛中的人保持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若不是当真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事,她怎么可能当真对着焚琴岛中的人下手?

    “昔诀,就算你亲自来拦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昔诀挥挥手,那些黑衣人立刻退下。

    “先前你出手帮乐陵的事岛主已经知道。我不知你究竟为了什么非去月风亭不可,但我不希望见到天心护法再和岛主有什么误会。”

    随暮渊却惨然一笑,她早就想到在自己手中那枚铜钱丢出去的那一刻就等于是亲手击碎了自己的美梦,可此刻她无暇再顾及其他!

    “我不想解释什么!我只问你最后一次,你让,还是不让?!”

    随暮渊一字一字的咬出,昔诀的疑惑更甚,究竟什么那么大不了让她如此失控?难道即墨白所怀疑的一切都是真的?难道他一直以来都看错了人?

    就在此时,晴曦的哭声突然小了下去,断断续续,随暮渊心中一痛!那不是一个孩子被人哄着才收了哭声!倒像是被人紧紧的勒着脖子而透不过气!

    “晴曦,我的晴曦!……”

    “晴曦?”昔诀一时没明白过来随暮渊说的是谁。

    一时不察,下一刻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昔诀慌忙闪身避过。随暮渊刚刚那一击简直就差点要了他的命!这一眨眼间,随暮渊已经离开自己几丈远,迅速向着月风亭的方向而去!

    “晴曦别怕,娘亲这就会来救你!”

    晴曦?娘亲……昔诀听着随暮渊的话,心中立刻闪过无数个念头。现在在哭的那个婴孩是随暮渊的孩子?她和乐陵的孩子?还是……她和岛主的孩子?……

    乐陵看着即墨白单手捏着那个婴孩就像是捏着一只蚂蚁!他绝不会怀疑即墨白下一刻就会将这个无辜的婴孩捏死!

    “即墨白,我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注意着你的消息!因为在我心目中一直都很愧疚曾经伤害过一个无辜的孩子!但我怎么都想不到你现在会变得如此不择手段!是不是为了达到你的目的就算错杀全天下的人你都不会介意!”

    即墨白看向手中那个小脸涨得通红的孩子。满脸的泪痕,哭的声音都已经嘶哑,此刻因为呼吸不畅而拼命挣扎,的确是显得楚楚可怜。

    他的唇边泛起一抹冷笑。

    “是不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杀掉全天下的人?我现在就回答你!”

    “不要!”乐陵惊呼,却无法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

    即墨白猛的一收手指,那个婴孩整个颈骨都被捏碎!……挤出最后一声啼哭,那个婴孩便再无了声息……

    将那婴孩在怀中抱正,即墨白轻拍孩子的头,脸上还带着扭曲的温柔笑意。

    “这样不是很好?我最讨厌孩子哭闹,安静下来这才乖。”

    一朵紫色绢制的月下美人缓缓自那个婴孩的襁褓之中落了下来,坠在即墨白的脚边……

    即墨白看着那朵月下美人,微微蹙眉,那一朵月下美人猛地刺痛了他的双眼,让他的心中瞬间闪过一丝不安。

    乐陵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抹去唇边血迹。

    “……即墨白,我想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再为自己曾经所做过的一切感到愧疚……你看清楚,那是个女婴……一个无辜的女婴……那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儿子……”

    即墨白拨开怀中婴孩身上的襁褓。果然……那不是个男孩……

    虽然刚刚他口口声声的说自己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那只是因为他绝不会在外人面前示弱!即使他会对自己要杀的人绝不留情,可他却不会真的毫无感觉……

    当真自己是杀了一个无辜的婴孩?

    身后突然出来脚步声,即墨白猛地回头,随暮渊形容憔悴,发丝凌乱。她此刻正带着无比惊恐无比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的孩子。

    “晴……曦,不要……不会……怎么会……”

    “呵……”

    随暮渊突然开始轻笑,却笑的让人无比心凉……月下美人……即墨白突觉这个女婴或者和随暮渊有着什么难以分割的联系……

    猛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随暮渊脚步不稳便要倒下,即墨白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想要扶住她!速度却始终不及随后赶到的昔诀!

    “天心护法!”昔诀扶住随暮渊,见她的脸色瞬间就呈现出灰败而给惊了一跳!慌忙捏住她的手腕,刚刚都还好好的,怎么这一转眼就如此严重?

    “杏花醉?天心护法你也中了杏花醉?”

    即墨白一愣,这些天来随暮渊完全没有过异样,他根本不知原来随暮渊和自己一样也中了毒!这一路来她从未露出过一丁点的端倪!就在刚刚……就在刚刚她还亲手喂自己喝下妄莲芝,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她也身中杏花醉!妄莲芝都被自己服下,她要怎么办!

    随暮渊的情况急剧恶化。她突然紧紧抓住昔诀的手臂,即墨白很想上前去,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些什么!可他却不敢,不能……他只能定在原地,就连怎么呼吸都似乎忘记……

    随暮渊满脸泪痕,可是她的脸上却带着讽刺一切的笑意,她大睁着双眼盯着昔诀,对他说了些什么。随即昔诀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随暮渊下一刻便在他的怀里昏死过去……

    已经醒过来的抑择念和萝衣匆匆赶至月风亭。萝衣见到即墨白手中已然断了气的女婴,立刻捂住嘴控制不住的流泪。

    “晴曦……”抑择念难以置信,他刚刚醒来的那瞬间就已经知道要出事,却始终不相信自己会来迟一步!

    看着抑择念和萝衣的震惊心痛,看着昔诀瞬间变白的脸色,看着昏倒在昔诀怀里的随暮渊,即墨白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

    “昔诀,她刚刚都跟你说了什么……”

    昔诀缓缓抬眼,看着即墨白怀里的女婴,最后将视线定在即墨白的脸上……

    说不出口,如何说得出口!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抑择念压下自己的心痛,看向即墨白。

    “那么这一切就是天意……当真是天意……”抑择念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天师尊会让他阻止随暮渊为晴曦的命运问竹……因为不管如何占算都不可能会改变那个最终的结果……

    “到底她对你说了什么!!!”即墨白对昔诀怒吼,昔诀终是轻轻叹了口气。

    “…………天心护法说……那个女婴……是她的女儿……而岛主你……亲手杀了你和天心护法的孩子……天心护法说……她终于知道海阔天空的方法……”

    孩子……他杀了自己和随暮渊之间的孩子?……原来他们之间有一个女儿……原来,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可为什么他会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从没想过告诉自己她为自己生了个女儿!她就那么讨厌和自己有更深的联系么!!!

    即墨白突然仰起头来,周围的树木,砂石,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即墨白的情绪而变得无比激荡不安!轰天的巨响,伴随着即墨白失控的啸声猛然冲向云霄!这一夜的月风亭,已然注定充满了各种伤感,离别,心痛,绝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