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5章 不知所起

章节字数:3126  更新时间:12-06-28 0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诚风尘仆仆地下了飞机,全身上下都带着热带地区特有的气息及乡土味。背上驮着一个巨型的军行帆布袋,肩上挎着一只方方正正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医用箱,整个看上去十分笨重,像极了一个移动式拖柜。不过他的眼睛倒是晶亮的,神采奕奕。

    何诚深吸了一口S市充满微化学分子的氧气,像是久旱逢甘雨一样,恨不得把肺里的空气都轮番换上一遍。那种如蛆附骨的感觉终于在归心似箭中慢慢得以缓解,惟有心里存着一口恶气,直想把他那变态的BOSS从三万尺的高空扔下去,让他也尝尝这种惊心动魄的滋味。幸好他傻人命大没能丧生蛇腹客死异乡,终于还是好手好脚的回来了。

    何诚大学毕业后由导师介绍进了莫如来的研究所,专做蛇毒与毒蛇的研究。但其实他对这种软体类爬行动物确实没什么好感,冰冷、不近人情,不管你是无意还是故意,只要进入了它的领地,它就会Give-you-some-color-to-see-see。

    这种软体动物会时常让他想起周歆。有着美女蛇的美貌与冰冷的女子。

    话说周歆与何诚是颇有渊源的。高中时,何诚比周歆高二届,成绩在理科班出了名的拔尖。学校无论大会小会,领导上台头一句话一般都是由‘我们高三一班何诚同学如何如何……”屡次不爽。

    周歆的姐姐跟何诚是同班同学,两人背着家长和老师偷偷摸摸的谈着小恋爱。周玫为了瞒过家长,跟何诚约会时时常拉着周歆去当电灯泡。于是何诚跟周歆就这样认识了。

    周歆跟周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周玫热情好动一张嘴能赛过一千只鸭子,而周歆不但冷冰冰,看人也是直不愣噔的,一点都不可爱。她静悄悄地跟着两个热恋的小情侣背后,活像一个移动冰柜。何诚几次三番试图讨好一下这个未来的妹子,结果每每碰壁。久而久之,何诚觉得这小孩的确太古怪,也不大喜欢跟她搭话或带她玩。但周歆也挺能自娱自乐的,有事没事就站在那冻人玩儿,把试图上前搭讪的噎得落荒而逃。

    对了,周歆跟周玫唯一比较像一家人的就是外貌。都是美人胚子。

    后来何诚与周玫谈得正热乎时,周玫一声不吭的出了国,何诚一下从天堂摔到了地狱,险些没演变出一出何郎跳江。周玫估计对何诚有所愧疚,就常常打电话让周歆去看他死了没有,这么一去二来两人也算混了个眼熟。

    何诚一眼就从人潮拥挤的接机口看到了周歆。她的个子高,穿的又像即将要走T的时尚女郎,耀眼夺目像一尊PS过的硬照广告牌,让人不一眼发现她都难。

    在何诚看来,周歆一直是一个挺矛盾的人。她外表打扮的永远像一团火,惹人的火,但内心却是一座冰窖。任你用冰锤凿,雪铲挖,也很难在里面戳出个洞来。

    周歆显然也看到了他,然后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作势要去接他的行李。何诚哭笑不得,他一个大男人哪有让女生拎包的理儿?于是拽着没松手。但显然周歆跟他的思维不在同一条线上,拉着手挽就是使劲的一扯,提了包就走。

    何诚无趣地摸摸鼻子,只好跟上她的脚步。

    那女人踩着一双细跟高跟鞋走得飞快,所到之处刮起一道香风,让人恻目凝望。何诚当真觉得有些委屈了,全然被当作了陪衬,且是连片绿叶子都算不上的那种,充其量是她疾步行走时的一道阴影。

    两人上了出租车,何诚率先报了周歆家的住址。周歆意味不明的瞥了他一眼,何诚立即说:“先送你回家。”

    周歆别开脸,敲了敲师傅的后座:“东城景致花园。”

    何诚:“……”又被无视了。

    从机场到住处是颇远的一段距离,何诚这一个月提心吊胆没睡个好觉,如今一松懈下来顿时有些困顿。周歆终于动了动,余光看他头抵在车窗酣睡灰头土脸的模样,嘴角扬了扬,弧度却是极小极小的。

    出租车开到楼下何诚才悠悠转醒,下意识的伸腰打哈欠,嘴张到一半余光瞥到百无表情的周歆,硬生生将另半个哈欠咽进了肚子。

    周歆却仿佛没看到他的窘态,开门下车。

    何诚住七楼,是一幢旧房子,也不知道转过几道手,但好就好在冬暖夏冷。

    他已经有一个月没住家里,不知道有多想念自己那花大价格买来的按摩浴缸和松软的大床。他开了门随手去按门侧边的电源开关,谁知这一按‘呲啦’一声火光四溅,外露的电线一眨眼燃起了明火。

    这房子原本就旧,还是上个世纪七零年代的装潢,埋在墙里的电线因为墙面的脱落,早就暴露在外面。这样一弄,整间屋子的线路都窜起了火花。

    任是周歆再淡定也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何诚已经把她推到了楼梯口,“到楼下让王大叔关电闸。”然后搬起墙角积灰已久的灭火器冲进了屋里。

    周歆也只是恍神了一会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不敢懈怠,飞奔着下楼去了。

    等灭了火,送走了帮忙的人,房里也已经一片狼籍无法住人了。何诚心里仰天长叹,衰!真他妈衰!衰到家了都!他肯定是这个月怠慢没去拜菩萨祷告。改明儿选个黄道吉日一定要去好好拜拜。

    何诚扶着门叹气:“好了,这下得住旅馆了。”而且会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里线路陈旧,要检修重整需要不短的时间。找朋友借住也不理想,毕竟大家各自有了家庭和女友,也不适合收留他这么一个大男人。

    周歆在门口站了一会,突然拎着包就走:“走吧。”

    “呃……去哪?”

    “我家。”

    何诚收了步子,表情难得严肃:“周歆,我觉得不大方便。”

    周歆看着他,语气直白:“怎么不方便?难道还怕我占你便宜?”

    何诚一时哑然,突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在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前女友的妹妹。疲惫袭上来,他认真地说:“周歆,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和你姐都已经过去了,而且这感情这事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一个人不情愿了,要离开要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再说,没有她我也能活得好好的,所以,你不用为她感到惭愧,也不要有什么救赎或是赎罪的想法。”

    周歆看着他,别开脸时眼底有一瞬酸楚,但她掩饰的很好:“我答应过她,要照顾你。我不想失信,你必须跟我走。”

    “你……”

    周歆神色坚定,毫无商榷的余地。何诚想调头就走,奈何行李被她拎着,他一大男人扑上去抢回,做出来实在太难看。

    周歆神色淡定,似乎在等他自己拿主意,但不会有人知道她拽着行李包的手已经攥得发白,绷得神经都似乎要悬起来。

    何诚终于还是服软了。心想她一个女生都不介意,他介意什么?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何必拘泥于这么些繁文缛节?况且,周歆只是单纯的想帮他,若拒绝也未免太不近人情。

    何诚不是第一次去周家,但却是跟何玫分手之后第一次踏进这道门。周家的房子是上辈祖父留下来的祖产,两层民国时代的小楼,带着院子,围墙上攀着密密实实的爬山虎。院子里种了几颗石榴树,还有一些零零碎碎叫不出名字的盆栽。不大的院子打理的井井有条,绿意葱茏。

    周歆父母在前年就出国陪大女儿了,只留下小女儿周歆在这守着老房子。

    周歆安排何诚住二楼的客房,就在周玫房间的隔壁。何诚定定的望了一会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心仿佛被细小的钢丝勒了一下,疼的一个激零,也让他骤然回过神来。爱恋在最繁花似锦的时候嘎然而止,回忆里的过往连一丝阴影都没有。情感还在炙热的燃烧时强行熄灭,如今既然连说恨的理由都找不出来。

    罢了吧。

    何诚心不在蔫地洗了个澡,经过厨房时正看见周歆在里面忙得手忙脚乱,完全没有平时一贯的冷静。她正与一条鱼作殊死搏斗,那鱼估计太滑抓不起来,来来回回从她手里溜开了几次之后,一恼之下就往着鱼头上就是一刀,那神情明显是羞恼成怒的。她就像一个小孩面对又爱又恨的玩具,来回狠折腾之后,又开始后悔自己下手太重。那画面滑稽又诡异,何诚一时没能忍住,噗呲一声笑得一发不可收拾。

    周歆的背脊立马就僵直,只见她弯身从地上捡起惨不忍睹的鱼,默默地丢进水槽里,动作机械洗了又洗。厨房里一时之间全是鱼腥味。

    最后还是何诚出手挽救了那死了还不给安生的鱼,然后心情颇愉悦地说:“开了膛的鱼不能这样洗,煮出来味道不好。”

    周歆木着脸自觉往后退了几步,给何诚让出位置。何诚见她许久不出声,以为她生气了,回头一看却见她低着头死命的咬唇,察觉到他的视线立即松口,作无事状。何诚心里闷笑不止,又当真觉得有趣。原来周歆除了面目冷肃面瘫之嫌外,竟还有这么有趣的一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