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9章 长大了就要飞了吗?

章节字数:2922  更新时间:12-06-28 0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友容脸色腊白弓着背缩在床上生不如死,钟钏寰快要哭出来了,一看到关悦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

    叶友容虚弱地说:“我户上存有一笔死期,密码是我的生日,如果我死了,你记得到期领出来给我妈。还有这些这些,你们要什么就拿什么,反正带到下面也用不着……”

    关悦听得直想一巴掌甩死丫的,“你顶多是撑坏了胃,你想死人老阎王还未必想收呢?祸害遗千年懂不懂?”说着合力将她扛在肩上,“寰儿去叫师傅把车开进来。叶四儿,你吃的都忘了拉出来是吧?沉成这样?”

    叶友容有气无力的锤了她一记:“你让我死,让我死吧我不活了……”

    关悦狠狠将她颠到背上,腿有些打颤:“再闹,再闹就让你活活痛死。”

    叶友容老实将头搭拉在关悦肩上,“哇呜~呀蠛喋~”

    关悦喘着粗气:“算了,你还是死吧!留着也是祸害。”

    “呜呜~~~”

    “属狗的吗?还带呜呜。”

    “你再说再说我就咬你了!”

    “精神了?刚刚像只病东施一样,你不是装病吧。”

    “你妹啊!你才装!你才是东施,你全家都是东施!爷是西施,西施懂不?”

    关悦抹了一把汗,叶友容倒是精神了,她可以累惨了还要逗她说话分散注意力,当爹当妈也不带这么尽责的。

    “懂,怎么会不懂?东施效颦。”

    “啊啊啊~~你不打击病人会死么?”

    “我不会死,你会被打击死。”

    “……我跟你拼了!”叶友容露出白森森的牙。

    “留点力气吧?不痛的话就自己走吧,爷。”

    “唉唷,痛死爷了!”

    把这闹腾的小主子弄到车里关悦已经快散架了,腰背都直不起来,酸胀酸胀的。

    叶友容靠着钟钏寰嘤嘤的假哭,钟钏寰一边帮她揉肚子一边催捉师傅开快点。

    师傅被催得满天大汗,“人生孩子都不带你们这么急的!”

    钟钏寰默默的惭愧了一下:“师傅您就当她小产,快点吧。”

    师傅:“……”

    关悦:“……”

    叶友容默默挪开头,往关悦身上一钻,扁嘴:“她好坏!”

    关悦安抚:“寰儿爱说实话不是三两天了,你应该早习惯了呀?还这么受打击心眼未必也太小了点吧?”

    叶友容蹬了两下腿,“……本人已死。你们等着,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师傅拉她们到市区最近的医院:华东。正是关安易那家私立医院。

    将叶友容交给医生,两人疲惫不堪地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不知是不是错觉,关悦觉得自己的腿还是有点打抖,跺了几下脚都还不顶事。

    “小悦?”

    正在这时病房里走出一个白衣天使,眉目秀丽容貌姣美,正是林佳茵。

    关悦有些窘迫地站起来,非常客气的招呼了一声:“佳茵姐。”

    “身体不舒服吗?安易就在隔壁,我通知……”

    关悦忙打断她:“不用不用,那个我一朋友闹肚子,陪她来看。待会就回学校,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她话刚完,就见关安易朝她们走来,兴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关悦无力的叹了口气,心口却开始失去了原来的节奏。

    他穿着大白褂当真好看。永远洁白整齐的白褂套在他身上,无端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显然关安易听到了她们的谈话,亲自去看了叶友容的情况,说:“急性胃炎,得住院观察一晚。”说罢看了关悦一眼,“今天回家住?”

    关悦刚要说要陪钟钏寰回学校,就被人抢先了口:“二悦累了一天了,反正我明天没事,就在这守着。你跟叔叔回家吧。”

    关悦朝钟钏寰飞了一把刀子,她装作看不到,把关悦连哄带骗推出了病房。关悦无奈之下,只能老老实实跟关安易回家。

    车上有三人,关安易得先送林佳茵。关悦一个人坐在后排,眼睛直楞楞地盯着车窗外,似乎在跟夜色较劲,想把玻璃盯出两个洞来。

    车厢里开着轻柔的音乐,唱爵士的女歌手用她那独特的嗓声哼唱着婉转的曲子。颤抖的音律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果然,再美的音乐也要有合适的心情去倾听,否则就是魔声穿耳,净折磨人。

    林佳茵和关安易轻声交谈,中间穿插着专业术语,都是关悦并不熟悉的领域,所以她根本插不上话。她一个人坐在半隐半暗的光影中,耳朵里嗡嗡地充斥着一些奇怪的声音。贫民区无良少年手上的铁棍在粗砾的墙上磨出来的哧啦声?或是银币丢在铁钵里旋转时的哐哐声?更或是将手伸进别人衣袋时与纤维摩擦声?……这样的声音占据了她大半个童年时光。所有的旧景重影都在指责她的贫念与可怕的欲望。

    贫念与欲望,同样是罪恶的。

    关悦在车窗玻璃上看到自己被光线打得斑驳的脸,有种肃然的扭曲感。如同即将异变的破坏者,美丽的轮廓已经掩不住凸显在筋脉上的丑陋。她试图微笑,却又不敢,怕口腔里会突然出现两颗白森森的镣牙。

    林佳茵下车时在关安易唇上亲了一口,关安易似乎试图稍稍避开了些,又似乎没有。

    关悦的疲惫感铺天盖地。她不能说关安易残忍,因为他一无所知。

    她的异常沉默终于引起了关安易的注意,他微侧头看她:“不开心?”

    关悦摇头,脸上的笑轻描淡写:“只是有点担心友容。”

    说话时眼睛并不看他,双手不自觉的绞着安全带,手指都勒白了。关安易看到眼里,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把她的手从安全带里抽出放在膝盖上。

    关悦猛然一颤,从脊背到脚趾仿佛成了化石,只有一颗心是活的,里面像安了一只电动兔子。跳动的瞬间是强烈的心悸,可骤然看到他冷淡平静的侧脸,心脏又仿佛被摘下来,放进保鲜箱冷藏。一颗心就这样为他随兴的一举一动而天上地下的转,冰雪天艳阳天似的换,不得安宁,无处安放。

    回到家关悦逃避似的去厨房做夜宵,磨蹭了许久,才端出两碗清水挂面。关安易已经洗过澡换了家居服,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斯文吃面食的样子十分温暖。

    关悦不敢与他待得太远,远远的坐在另一端。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期美食节目,正在介绍民族传统面食的做法。屏幕上由大厨烹饪出来的一碗碗面条色香俱全,单凭视觉就另人胃口大开。关悦对比了一下自己这碗只有几滴油星星连一片青菜叶子都没有的清水挂面就有一种惭愧感。关安易忙了一天,回到家可以稍稍放松,自己却只顾着自己的情绪,给他煮这样食之无味又不营养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想到这样就再也坐不住,收走关安易吃了一半的面碗,他惊讶的望着她,嘴里还嚼着那干巴巴的面条。关悦把面条倒掉,碗放进水槽里,拿了钱包就出去了。十来分钟后,她提着几个大食盒进来,都是关安易平时喜欢吃的小点心。

    因为跑得急出了一身汗,头发还黏在额头上,也还不及拂开就急急将食盒整整齐齐摆在他面前:“黄面馒头和香芋饺都是刚出炉的,你尝尝?”

    关安易摸了摸她的头发,语气有种喟叹的宠溺:“那挂面挺好吃的,干嘛倒掉?糟蹋粮食。”

    关悦抓了抓头发傻笑,很享受他手指上薄茧轻刮着发根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他刚把她带在身边的时光。那时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格外戒备,是他沉默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让她安静下来。带她在人来人往的街口坐一天,然后教她怎么分辨善恶,教导她树立正确的人生是非观。是他告诉她:你对这个世界有义务与责任,就像我对你一样有义务与责任一样。

    关安易忽然笑起来:“现在看到你长这么大,忽然发现自己老了。”

    关悦心头一酸,“你才不老呢?你才三十出头而已!”

    “是啊,三十出头不算太老。可你这么懂事了,都不再需要我操心,一门心思想着往外跑。”关安易突然扳正她的脸,拇指细细划过她的脸颊,眼里有一丝显而易见的脆弱:“长大了,就急着要飞走了吗?”

    关悦想奋不顾身的抱紧他,告诉他愿意陪着他一辈子不理不弃。可她却不能,她不能被自己自私欲念控制,给他带去困扰。他会这么说完全只是一时受不了一手带大的孩子远离自己罢了,这种情节所有为人父母的都会有。虽然他从来不说,但她能感觉到他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在爱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