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章 羞赧与荆棘

章节字数:2790  更新时间:12-06-28 0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还没来得及羞躁,关安易就已经抽出一条宽大的浴袍,将她严实的一罩,拦腰抱起。

    关安易的动作刚好碰到了伤处,关悦倒抽了口气,他立马向上托了托,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关悦察觉他抱着她往门外走,立即捉紧了他的衣襟,惊恐地瞪大眼:“去哪里?”

    不会真气到直接把她从四楼阳台扔下去吧?她里面可什么都没穿……

    想到什么都没穿,关悦的脸刹那就胀红了,她觉得自己的脸皮就跟煮沸了的沸水一样,咕噜咕噜冒着热气。心跳早已超出了正常频率。

    “医院。”隐隐有咬牙的意味。

    关悦嗡声嗡气地说:“用热贴敷敷就可以了……”但一对上关安易恼怒的神情,立马实趣:“……去医院好的快些……”

    她的到来把骨科神经内科的人搞的人仰马翻。暂且不说关悦与关安易的特殊关系,就冲着站在一旁寸步不离的关院长那张乌云密布的脸都足够让一众人心底打颤。手脚更是不敢怠慢。

    关悦还真不习惯光溜溜地被人观察,就要了住院服。送病服进来的是林佳茵,她看着关悦身上大的过份的浴袍神色有些古怪。但不过一瞬又恢复了那张亲和力十足的笑脸,亲自给关悦理好了衣领扣好扣子,也不问为什么被伤成这样,就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关悦突然有些不安。

    关悦以为只做一个简单的检查敷点药就行,没想到全套做下来,竟花去将近三个多小时。又是进CT室,又是骨科矫正,又是化验,又是推拿,最后还给她的腰上了一个套,说是预防骨质弯曲、畸形。关悦哭笑不得,这一铁棍,还真是够狠!

    关悦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下由关安易领走。她仿佛看到他们身后长出无数只小手,挥着说:“麻溜点走吧~”关悦突然有很深的负罪感。

    关安易去取车,迎面走来一个笑眉笑眼的年轻人,这个人关悦不算陌生,但也说不上熟悉,虽然相识也有好几个年头。不过他在S大如雷贯耳的名声,即使私下里不曾接触,也很难不知道这号人物。

    其实关悦一直挺纳闷,文阅作为一个全能型天才,他既没有进外科,也没有选神经内科,而是做了一名麻醉师。虽然说麻醉师在一场手术中也占有极其重要的,但比起主刀医生,往往比较容易被人忽略。

    这文阅一路走来,加诸在他身上的光环数不胜数,工作后反而收了锐气,大有隐隐于市的姿态。

    不过这一身的‘天才’标签,也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文阅对关悦也不热恪,朝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面上一如即往的亲和,看不出一丝怠慢,但举止亲疏一目了然。

    之后文阅就把她当作空气,只顾着与关安易说话:“实验室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我还向老师借了人来帮忙,是个冰山美人哦,不过做事倒是可以,你要不要亲自去验收一下?”

    关安易语气有些敷衍:“明天再说吧。”

    文阅似乎不满意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语气渐渐有些冷硬:“这个方案不是你提出来的么?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要上心不上心的样子,当初还不如不做!”

    关悦有些被文阅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到,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当着关安易的面发飙。

    关安易揉了揉眉宇,似乎有些无奈:“你这犯急的性子几时才能改一改?行了,我明天就去看。”

    得到满意答复,文阅才恢复了他那张斯文的小白脸:“关院长,你别怪我跟你急。你也知道那个项目我费了多少心思,你却当空开一炮,就没了后续,我能不急吗?你就压根没关心过那事。”

    面对文阅的控诉关安易觉得有些头疼:“我没有不关心。”

    文阅哼了一声:“要去哪?带我一程吧。”说着径直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上去。

    关安易只是摇了摇头,倒也没说什么。

    关悦自己爬上了后座,关安易从后视镜里看她,嘱咐道:“系好安全带。”后又想到她腰上有伤,又加了一句:“抽松点,别勒痛了。”

    关悦乖乖照做,一抬眼正好对上一双冷目,她怔了怔,那人已经扭过头去,正侧着身子与关安易交谈。

    关悦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只有一刹那对视,但她清晰的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厌恶与轻视。文阅不喜欢她,即使不用对方明说她也能感觉的到。

    文阅跟她是不熟,跟关安易却是多年好友。其实关悦隐约知道,文阅不喜欢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关安易完美人生中最大的一点瑕疵,也是一个大麻烦大包袱。

    她不但透支了他工作之余的所有休息时间,还让他无法有正常的社交。最重要的一点,她甚至与关安易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作为关安易朋友及信任的下属文阅看来,关安易完全没必要牺牲那么多。甚至连关悦自己都认为关安易不值当,何况是别人?

    关悦自嘲自己的多心眼。活着哪有那么简单纯粹?总会有人对你不满,否定你的存在,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对你有成见就全盘否定即定的事实不是?

    关安易把文阅送到新星园,然后再绕大半个城市回小区。

    关悦里面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外面罩着大浴袍,看上去不伦不类。关安易要去搀她,却被她先一步上了电梯。拒绝的样子已经很明显,关安易愣了愣才将手收在了后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医生的推拿取到了效果,痛疼缓解了不少。身体一不那么难受了,这才惦记起报社的事情。

    关安易一开门,关悦就径直进了浴室,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扔在竹篓里那套衣服不翼而飞!关悦心脏咚咚猛跳了几下,也顾不得其它,急忙到处翻找。

    关安易见状走上来问:“找什么呢?”

    关悦白着一张脸,“我换下那套脏衣服不见了……”衣服不见了事小,缝在衣领上的微型摄影机不见了才是要命,不但那一铁棍子白挨了,连好不容易摸索到的线索也相当于断了大半。

    关安易觉得是小事,口气轻松了点:“钟点工过来收拾,我就让她拿去扔了。”

    关悦如同当头棒喝,脑子里嗡嗡作响,可偏偏又什么都没法解释,只愣愣地站在那,魂都抽没了。

    关安易当然不知道扔了套泛着酸水臭腥的衣服会让关悦如此失魂落魄,但毕竟没有经过本人的同意,倒也理亏了,于是便有了补救的念头:“要不我给你另外买一套?”

    关悦是不想把关安易扯进这淌浑水的,他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外袍永远是洁白如新,那些污泥里掩埋的恶果不能沾染了他的神圣。

    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那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别到时又说忙推给别人。”

    关安易脸上也泛起淡淡的笑意:“之前的事我都没有跟你计较,你倒先顺着杆子往上爬了。长出息了。”

    关悦一听这话心里就犯抽抽,原本想蒙混过关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关安易气定神闲地看着她:“说吧?怎么回事?”

    关悦发挥自己编故事的能力,但怎么编都编的不大高明,关安易那意味不明的眼神让她坐立不安。

    “陪同事出外采访被人打劫?还有这么没眼力的劫徒既然会去劫穷的叮当响的小记者?看来他太没有做歹徒的潜质。”

    关悦冷汗就下来了:“……估计是随机选的……吧”

    “是够随机的。”关安易淡淡地颔首,然后说:“去把那工作辞了吧。”

    关悦震惊地抬起脸,本能地要说不,但还是被她压制住了,在喉咙里滚了一圈就成:“为什么……?”

    关安易一向对关悦的工作学业都很放任,这种放任不是说不关心,而是他相信她有足够的判断力。可这次他明显觉得自己失职了。

    关安易慢慢绷紧了表情:“为什么?我不想哪天别人跟我说‘节哀顺变’。”

    “我……”关悦竟无法反驳。这次的事给她狠狠的上了一课,生命如此脆弱禁不起一点变故。她虽然坚定一条路走到黑,但却无法向最重要的人承诺自己的生命也能从朝到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