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8章 僵持

章节字数:2742  更新时间:12-07-05 1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坚难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可是我喜欢这份工作。”

    但显然这份喜爱对关安易来说太过苍白没有任何说服力,“以后你可以找到更喜欢的工作。你不是也喜欢过校园生活吗?考研念博,都是不错的选择。”关安易似乎下了狠心让她死心,“待会我会直接打电话到报社,明天开始你就别去上班了,好好准备一下考研。”

    关悦面如死灰,干巴巴地说:“考研再读博?您到底要养我到几岁?您能保证养我一辈子吗?你能保证吗?如果您不能,就请让我独立。我知道这条命是你的,你有权利对它进行支配,但您为什么要纵容我做出一种选择之后,又狠狠的否决它呢?您不觉得太过残酷了吗?”

    关悦一长串的说下来才惊觉自己的口不择言。他们从来用如此犀利交谈过,这种感觉很奇怪。

    关安易静静地看着她,眼睛黑沉沉地:“对你现在的残酷,就是对你未来的爱护。以后,你会明白,并会感谢我今天为你所做的决定。”

    关悦静静地站起身,竟无端在慌恐中找到些冷静,她虽然是一乞求的姿态,但却倔强朝他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我做不到。是您教我从一而终;也是您教我责任是上天赋予人类的天职。我热爱我的工作,即便它会让我受尽颠簸。从一开始选择之后,我就没打算从头来过。”说完又规规矩矩地鞠了躬,然后转身往外走。

    关悦明白,或许这一转身,就可能再也维持不了这种平静的假象与粉饰的太平。

    “去哪?”关安易语气里隐隐含着火气。

    关悦徒然也没了之前的理直气壮,蔫蔫地垂了头,却不肯把身体转过来,还是保持着朝门口的方向:“……回学校。”

    关安易沉默了好一会,才微微叹了口气:“折腾来折腾去不累吗?去休息吧。”丢下一句话也不管关悦作什么反应,径直进了卧室。

    关安易妥协了。可这种无奈的让步却让关悦既惊喜又忐忑。因为她知道关安易妥协的十分不情愿,心里定是给她贴上了不懂事的标签。可如果不是她铁了心玩离家出走,他又怎么会松口?她也不过占着他的宠爱恃宠而娇罢了。

    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直直盯着天老板,心里竟十分不塌实。

    自己是不是过份了?

    关安易无奈妥协隐忍不发的模样一直在眼前晃。反正睡不着干脆起床,轻手轻脚在关安易房门前徘徊,敲也不是不敲也不是。心里头一下揪紧,一下懊恼,整颗心就像巅在马背上一样,忐忑非常,上下不得。

    然后就听到关安易淡淡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关悦红了一张脸,扭捏的推了门进去。关安易还是穿着出门前的那一套衣服,正站在窗边抽烟。看到关悦才将烟头碾灭,并开了窗子透风。

    关悦瞄了眼烟灰缸里的烟头,不多不少,正好五根。她越加恐惶起来。

    关安易呆在窗前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这么晚了还不睡?找我有事?”

    关悦的脚不自觉碾压着地毯,一下一下的蹭着,眼底有着很少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的无措和慌乱:“……您生气了?”

    “没有。”关安易微抿紧唇角。

    关悦耷拉着脑袋,小小声地反驳:“通常说自己没有生气的人,其实就是在生气……”

    关安易揉了揉额角,脸上显出疲色来:“你也累了,去休息吧。”一副赶人的姿态。

    关悦心里不安,也顾不得其它,上前就是拽紧他的袖口,语气有了些哽咽,平时伶牙俐齿根本派不上用场,笨拙地只会说:“您不要生气好不好?……您一生气……我就难受……”

    关安易神色复杂,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么大一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现在懂得示弱了?刚刚据理力争的勇气哪去了?”

    关悦眼睫沾着湿气,或许是关安易语调太轻柔,也或许是突出其来的温情太美好,让关悦蒙了心智,等蓦然惊醒过来时,她已经稳稳地环抱着关安易的腰腹,脸贴在那片厚实胸口上。

    她有一刹那慌乱失措,可私心想到或许这一辈子都无法这么与他靠近,就默默纵容自己放任一次又有何不可?

    关安易的心跳很沉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有条不紊。这种淡然自若的态度让她心安,在她眼中他一直是强大而无所不能的,就像一堵墙,以庇佑的姿态耸立在她的前方。

    许久关安易才抚上她的肩将她带开,又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你要明白我从来也不想捆绑你的人生,但如果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会摒弃原则这么做。”

    “我不会有事的,我保证!”关悦急切的举掌,神情切切。

    关安易不置可否地颔首,然后将她带到门边,“晚了,去睡吧。伤口还痛不痛?要不要用热毛巾敷一敷再睡?”

    关悦摇头:“好多了。那……您也晚安。”然后神使鬼差地踮起脚,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

    关安易怔怔地看着她钻进自己的房间里,门锁咔嚓了一声才让他回过神来。

    关悦房门一关,捂住烫得惊人的脸,一个劲的吸气。她想自己肯定是魔障了,怎么就……情不自禁亲了上去呢?

    那种皮肤透出来的热量似乎还残留唇边,滚烫的嘴角神经质的发麻,连上扬的弧度都不受控制了。她去浴室狠狠洗了一把脸,然后擦也不擦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

    年轻的皮肤幼滑而紧致,毛孔几乎不见,面上还沾在剔透的水珠,就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装着梅红色清酒的磨沙玻璃,透着一层蒙蒙的水雾,水雾里又渗着清新的嫣红。眼睛透亮,心事仿佛要从这薄薄的一层膜里逃出来。

    关悦就像喝了清酒一样薰薰然,一颗心活蹦乱跳,连带着日看夜看的自己这张脸也好看了几分。

    她突然折回房里翻箱倒柜的翻出钟钏寰前几个月前送的面膜,浅白的色底上面全是法文,也不知道是作什么功效。尝试了好几分钟才算敷周正,但贴上去还没让她美两分钟就火燎燎的撕了下来,从抽屉里找出一本小本子,然后开始挂电话。

    一边拨号一边敲脑袋,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给抛在脑后了呢?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关悦也顾不上寒暄,直接就问道:“阿姨,我是小悦。您今天不是扔了我一套衣服吗?能麻烦你告诉我您扔哪了吗?”

    钟点阿姨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慌了:“那是先生让扔的我才……”

    “阿姨您别急,不是怪你,就是想问问衣服扔哪了?”

    对方闻言松了口气:“就搁小区楼下的垃圾桶里。”

    关悦倒了谢,撩开窗帘往外看了看,楼道下灯光昏暗,也不知道保洁员收过垃圾没有。如果运气好,那些东西恰好没有收走,或许就可以捡回来了。

    关悦也捺不住性子等不到明天,但从正门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要到客厅去必须经过关安易的房间。而这时他显然还没有入睡,要是让他看到她出门,肯定得问。他这人眼睛毒,而她那三脚猫拙劣的谎言不消三言二语肯定要被他识破。刚刚他好不容易降了火,再闹一出,肯定得出大事。所以只能另辟蹊径。

    关悦从衣柜里翻出好些旧衣服,然后将它们结成绳子,栓在阳台上让衣绳垂下去。幸亏他们住的楼层不算高,不然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开始往下攀时,身体因为要使劲,牵动了腰上的伤处,痛疼一下子尖锐了起来。但这一步既然踏出来了,就没退回去的道理,于是就咬着牙借着凸起的水管往下爬。

    终于挨到落地关悦才着实松了口气,腰上痛得麻了,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她不敢耽搁,从楼道口的垃圾桶开始翻起,一口气不喘连翻了五六个,里面生活垃圾倒不少,气味也丰富,可却连一片衣角也没找到。关悦不死心将附近的都翻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看来保洁员已经过来收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