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9章 暗涌

章节字数:2767  更新时间:12-06-27 2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多少有些泄气与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怪就怪在之前一看到关安易就吓晕了头,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上去可比下来时要费劲多了,等翻进自家阳台已是一身汗湿,腿直打颤,虚脱了一般在地上软成一团。

    虽然东西没找着,但关悦这一觉睡得倒是挺好。也不知是不是入眠太沉,腰间在翻身时也没觉得多痛。不过说来也奇怪,关悦似乎天生对痛疼感就要比别人要反应迟钝的多,所以那一铁棍之后还能撑住逃回来。

    她洗漱完刚打开一条门缝就隐约听到林佳茵的声音。关悦嘴角轻松的笑意渐渐绷成了一个难看的弧度。然后像慢动作似的放开门把,怔怔地发呆。

    果然,天亮让人无所遁形,什么都没有改变。

    林佳茵穿着宽大的衬衫正在厨房里烤面包片,关安易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今天的晨报。两人偶尔对视微笑,温情在眉目间流淌。俨然是过着简单日子的小两口。而关悦夹在中间不尴不尬,多余的让她不知道该把手脚往哪里放。

    林佳茵先看到她,含笑的招呼她过来吃早餐。

    关悦笑得有些牵强,“佳茵姐,这么早麻烦你过来,真不好意思。”

    林佳茵飞快瞥了关安易一眼,眉眼眨着一丝羞涩,脸颊微红:“不麻烦。”

    关悦瞬间明白了什么,嘴里的食物连咽下去都困难。

    她毕竟不是一张白纸,该懂的事她还是懂的,虽然不知道林佳茵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但她在这里过夜是不容置疑的。关安易一向很有原则,如果不已是板上钉钉,他是绝对不会将人带回来家里过夜的。

    也对,关安易年纪也不小了,的确到了该结婚生子的时候。只是心里参得多透澈,心里就有多窒痛。

    她看着关安易发愣,关安易只是像个父亲一样为她挤好果味酱,说:“先在家休息几天,伤好些再去上班,嗯?”

    关悦只是犹豫了几秒,低了点小口小口的啃面包,里面的酱甜的发腻:“我想回学校。”

    关安易点头:“这样也好,吃完早餐我送你过去。”

    关悦没想到如此轻松就得到了许可,心里的酸涩又多了一分。果然,他有了伴,不再需要她了吗?也许她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突兀地闯进了别人的二人世界,即使再亲近的人,也是不合适宜的吧。

    “您医院事儿多,不用绕老远送我过去。反正我今儿没事,可以约室友一同逛逛。”

    “也好。”说着从皮夹里抽出一张卡,“看到喜欢就买,别省着。”

    关悦像往常一样接过来,但却原封不动的放在一边。关安易给她的生活费足以她大手大脚的花销,但她却很少动用。说不上是为什么,如果说是可怜的自尊心又难免矫情,关安易养育她数十年,吃穿用度都是他的,现在来谈自尊心未免可笑。

    关悦出了门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没钱没手机没公交卡。她突然生出一种十分茫然的情绪,不知道下一步该往那儿走。

    难受是必然的,小时候孤伶伶一个人躲在昏暗角巷里的感觉又一次笼罩心头。她原本就如此渺小,除了关安易,她什么都没有。

    她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自己没有一点长进,内心不够充盈坚强,没有足够的信念能支撑着自己淡定自若。手机坏了没法跟人联系,千辛万苦得到的资料一时疏忽丢失不见,也不知道怎么跟解琳交代。

    她觉得自己失败透了,忍不住自哀自怜起来,心里的委屈一时之间泛滥成灾。她索性抱膝蹲在路边,将脸埋在膝间,呜呜地哭起来。

    双行道上车流不息,卷起气流呼啸而去。有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怜惜你的眼泪,陌生的人,他看到的是一个狼狈的女人,失魂落魄,毫无美感。关悦已经顾不上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否惨凄,此时她只能看得见自己的世界正在坍塌,轰隆隆的闹成一片。

    哭痛快了,抹干净眼泪,然后站起来步行前往这片区的垃圾回收站。她坚信人只要忙起来脑子里足够的充实,才能真正的暂时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

    烈日当天,路上人极少,她走的很缓慢,但精神也不算太委靡。中途还找了一个自来水管接了几口生水喝。

    关悦对附近的区域都算得上了如指掌。或许是平时工作的缘故,所以对地形及方向比常人要敏感一些。回收站建的偏远,平时除了定时的回收车及工作人员出没之外,几乎没有人会到这里来闲晃。

    其实关悦心里明白就算到了回收站,找到那东西的机率也是几乎为零,但她不想试都没试就轻言放弃。

    回收站建在一个坡道上,下坡处旁边有几间废弃的仓库,周围杂草丛生。关悦远远就看到回收站的岗亭,刚要拐上去,就见有几人从岗亭里出来,站在大门口东张右望。关悦一眼认出了那天抡了她一铁棍的男子。仔细一看,那些面孔竟全部有些印象。

    关悦的心险些要从胸口跳出来,忙拐进侧边的旧仓库里。此时她心跳如雷,脑子里也有点乱。怎么会那么巧?他们是来毁灭证据还是恰巧到这里来?还有……专门来候着她?

    最后一个可能性让她背后冒了一层冷汗。如果说是专门候着她的话,那……

    回收站是不能去了,去了也是送死。

    关悦不敢在那里逗留太久,一边疾走一边理着思路,但越理越乱,总觉得那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可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她不能再待在家里,那群人既然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必须马上搬走,而现在似乎只有学校才稍微安全些。她不由想起了石秋,如果她都被盯上,石秋恐怕也难逃一劫,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的过来。

    关悦回家随便收拾了一下,只带走了一个平时外用的大布袋。然后用卡刷了一部手机,装上SIM卡一开机,就连续收到十余条短信。都是来自解琳。

    她拨通了解琳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然后劈头被训了一顿:“我是怎么规定的?机不离身,两小时一汇报,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还是放屁?”

    关悦赶紧道歉,石秋肯定夸大再喧染将事件重朔了一遍,解琳心里肯定提心吊胆。想到这一层关悦不由有些惭愧,吞吞吐吐地说摄影机弄丢了。

    解琳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还能找回来吗?”

    关悦只好将自己的见闻重述了一遍,解琳听完之后立马果断地说:“这条线不能再查下去了,关悦,你马上停手。知道吗?”

    关悦却不想罢手,如果说之前入虎穴是为了挖料,但之后种种倒真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化工加工厂竟会养着一群亡命之徒,而那些人为了毁掉一个所谓的证据既然到了拦追堵截的地步,这本身就说明不大正常。

    “解姐,我想再查查看。我想那化工厂远远不只是私排污水那么简单。现在放弃,我不甘心。”

    解琳语气严厉:“就是知道不那么简单才不让你跟下去。关悦,你要清楚,你在社里还没有正式编制。即使出了事,报社也只是负很小一部份的责任。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关悦沉默了好一会儿:“解姐,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条路不好走,也的确不好走。你当年被人用匕首架着脖子,却依旧没有因此而退缩。我的选择跟你一样,只求问愧无心,坦坦荡荡;只做自己该做的事。”

    良久解琳才叹了口气:“你有一个很好的父亲。”

    关悦不自觉的扬起了嘴唇,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不,我没有父亲。不过,有一个很好的老师。”

    “不管是父亲也好老师也罢,他把你教的很好。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我看我们还是得见面谈。”

    关悦知道解琳心里松动了,但即使解琳不允许,她都会查下去。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由不得她决定收不收手,就算她答应收手,那伙人未必就会放过她。为了自保,也为了不给关安易惹麻烦,她必须弄个水落石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