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1章 脅持

章节字数:3089  更新时间:12-06-27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上躺在狭窄的床铺上,关悦将整个事件细细梳理了一遍,结果还是有一些想不通的地方。那间加工化工厂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那群亡命之徒又是怎么就能猜到她会去回收站?难道是知道她把东西给丢了?可如果知道她把东西丢了,就等于她对他们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可为什么还要不依不挠地找她麻烦?

    疑点太多,着实无法解释。但这些她又不能找其他人商议,这事外人一旦牵扯进来,就容易惹祸上身。她实在不想把无辜的人拉下水。

    脑子里太多的东西在运转,一时半会无法酝酿起睡意。叶友容显然也没有睡着,正一个劲的翻身。她做夜猫子习惯了,一下调整成正常的作息习惯根本无法适应。

    关悦踢了踢她的床板:“手痒睡不着就玩电脑,别在上面煎鱼。”

    叶友容嘟囔:“爷可是弃正室来陪你这磨人的小妖精,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就算爷在上面烙大饼你都得给爷忍着。”

    关悦投降:“好的爷,要不再找个人陪你一块烙,双修。”

    “呸!”

    关悦徒然想起一事:“话说寰儿上次相亲相的怎么样了?”

    一说到这事儿叶友容就有点来气:“还能怎么样?吃吃喝喝,问问兴趣谈谈爱好呗。”

    “这程序不都这么走吗?”

    叶友容声音一下拔高了好几个分贝:“那你听过见面不到半个小时男方就要求开房的吗?”

    “……”

    “那你听说过哪个傻缺的女人会答应一个认识不到半小时的男人开房的要求吗?!”

    这下关悦着实惊到了:“你是说寰儿答应了?……那,事成了?”

    叶友容暴跳如雷,把床板跺得咚咚响:“怎么可能!那贱男肯定给寰儿灌了什么迷魂汤?不然我们视贞操如生命的寰儿怎么会这么糊里糊涂的答应?”

    “或许……”

    “或许个毛线!寰儿是爷的!是爷的!那贱蹄子算哪根蒜?”叶友容咬着被角忿愤不已。

    “……”

    关悦想了想还是睡吧,跟一个臆想分子实在没法沟通。

    关悦从学校到单位要坐一趟公交车再转一次地铁,相当的不方便。为了避免迟到被削,唯一的办法只得早起。六点左右路人还没什么人,公交站台上零零散散站着几个,都是一副睡眼迷蒙的模样。

    第一班公车一般比较准点,座位上也坐的疏疏落落,空了大半座位。关悦滴了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因为还没到上班高峰期的时段,公车行驶的十分顺当,摇摇晃晃让她有了些睡意。也不知车走了几个站台,迷糊间有人坐到她旁边的位置,须臾她察觉有点不大对劲,因为右边腰腹有个什么尖锐的东西戳的她生疼,她往里边撤了撤,那东西不但没松开,反而贴的更紧了。关悦几乎立即就清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横在她身侧的匕首,虽然那人故弄玄虚地用外套遮了遮,但从她这个角度一眼就可以看到刀尖上闪现的寒光。

    关悦后背的冷汗像虫子一样在爬,她的脸色青里泛白,腰背绷的像一条弦,不敢随便挪动一分,就怕那刀子不长眼直接刺进她皮肤里。

    那人往她身边靠了靠,说话声音恰好只能让她听到:“在下一站下车,不然——”他手上微微使劲,刀尖就戳破了皮肤,关悦被突如其来的尖锐痛疼痛的咽呜了一声,然后死死的咬紧牙,没让自己叫出声来。

    她无比坚信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暴力威迫别人的人一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就算不是一个疯子也是一个仇世者或是一个暴徒。这种人什么都不怕,也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他带着目的而来,早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所以呼救无用,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及混乱。

    关悦稳住声线:“下车可以,但你必须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

    那人瓮声瓮气地说:“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要么下车,要么死。你自己看着办。”

    语气专横,完全没商量的余地。

    关悦许久没有这么害怕过。她深切的明白一个事实:如果她不合作,下场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毙;如果她配合,下场就是被带到一个旮旯里不明不白的弄死。

    两种处境都是一样的糟糕。

    她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这时车到站了。

    那男人站起来侧脸看她,身体逼近了几分。司机从监视器里看他们,然后鸣了鸣喇叭,语气不耐地喊道:“到站了,你们到底要不要下车!”

    那人冷冷盯着司机,手作势从裤袋里抽出来,关悦猛的站起来,按住他的手。他手里有刀。

    她强扯出一丝笑容:“我们这就下,麻烦师傅。”然后当先朝车门走去。那人也不多作纠缠,也跟紧她下了车。

    那辆公交车绝尘而去,把关悦甩在了后头。那人跟紧了几步,身体几乎跟她的贴在了一块,远远地看两人像极了一对浓情蜜意的情侣,可只有关悦知道这层表层的亲密下面是一把能使人断气的匕首,随时可以将她捅成马蜂窝。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上去太糟糕:“你们要的东西我真的没有……”

    此时的她多么希望能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临危不惧,逮准机会将对方打的落花流水,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而不是像她这副怂样,枪往哪指,她就往哪儿挨枪仔。

    那人不但高而且魁梧,将关悦罩在身下就像随时可以一把将她辗死一样轻松:“有没有不是你说的算!”然后继续用他那像抽烟抽坏了的嗓子嘎声命令她走对面的那条小巷。看来纵使再胆大妄为的暴徒也会下意识避着人群,只是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反而截断了关悦仅存的一丝希望。

    那人胁持着关悦,见她越走越慢很是不耐烦,在背后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关悦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就在这时巷子里面突然冲出一辆银白色的敞蓬车,在离她只有几厘米的地方紧急地踩了刹车。幸亏车子性能好,不然以这种速度与惯性,根本无法刹稳。就在众人被这巨大的刹车声吸引过来时,关悦忽然扣住车门翻了进去,车主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方向盘就被人抢了去。方向盘飞快的一打,猛的踩下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从路口冲了出去,只一眨眼就从车流中失去了踪影。

    关悦将油门一踩到底,两边的风景风驰电掣地往后退。她太紧张了,刚刚所作出的一切本能反应完全不再她的计划之内,更准确地说,她完全没有计划。她就是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看到一辆车,而这辆车向她敞开了逃生的天窗,大脑准确的作了判断,并且自发自觉的执行了。这或许也是童年时对待逃生时最本能的反应。谁让她的童年几乎有一半的时间在逃亡,她的本能经验远远超过了大脑思维的运行速度。

    她松下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一个男人身上,脚还死死的踩在那人踩着油门的那只脚上。她顿时有些尴尬。思之及便立即松了脚与方向盘,车子因为跑的太快,操作一有失当就开始划蛇形,惹来阵阵刹车与叫骂声。关悦忙扑上去稳住方向盘,却不料中途被人一隔,将她整个从身上掀开,然后见那人方向盘猛的一打,车子嗤地滑到另一侧,然后见缝插针像是跑F1赛车跑道一样挂胆超车,遇见拐弯还玩一把惊心动魄的飘移。

    关悦眼睁睁看着车身擦着旁边的车一闪而过,像随时要撞上一样。她承认自己相当怕死,被刺激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声音打飘,紧紧贴住椅背,声音被风刮的支离破碎:“停……停车!”

    那男人一副大墨镜遮了大半张脸,侧脸看上去倒挺有型,但干出的事却一点也不像个正常人。他抿紧了嘴唇,不知道是没听到她的话还是故意听而不闻,拨拉了两下,不但没停下反而还加速了!

    关悦的心脏都鼓痛了,像刀子似的风刮的她泪流了满面,声音掐在嗓子眼,嚎都嚎不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关悦那通通移位的五脏六腑通通归了位,但估计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自己该待的地方,在里面争先恐后的翻搅个不停,险些搅出胃里的酸水来。

    脸木木的没了知觉,摸上去跟去菜市场摸那些猪肉的感觉差不多。

    关悦脸色煞白喘着粗气:“……就算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上了你的车,你也不用这样整我吧?”

    那人五指修长闲闲地敲着方向盘,即便看不到他墨镜下的那双眼也很难对他那周身洋溢的得意气息视而不见。他扬了扬下巴,拉开腔调哼了一句“一片撒花心的红影儿吊将来半天”之后才用正常的语调说:“你以为我们的恩怨仅仅只是因为抢车?”

    这趾高气扬的语调似乎从哪里听过?

    下一秒那人将墨镜一摘,恶劣地扒开额发,将那张大脸凑到她面前:“仔细瞧瞧,想想这事怎么了结吧。”

    关悦的脸色像踩了大便一样难看:“……梁宁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