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2章 梁先生(1)

章节字数:2822  更新时间:12-07-05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梁宁波似乎为有人记住了他的名字而得意洋洋:“哟承蒙你还能记得。说实在的,我这人吧就有一个毛病,记事儿。别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要是别人不给我脸,我就拿他的脸当扫帚使。”说罢打开中控锁,提着她的衣领把她丢了出去,然后十分欠扁地哈哈大笑:“虽然刚刚还十分好奇你为什么像逼急了的狗一样窜上我的车自投罗网,不过现在看到你这样子,我什么好奇心都没有了。祝你好运呦,美丽的小姐。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里没有手机信号,除非你绕过那个大盘道再走上个几十里应该能遇到好心的卡车司机搭你一程。当然如果你还有闲情逸致,也可以去前面的海滩上眺望一下海景。”挑高眉朝她一笑,倒车转弯,加速。车子跑的远了似乎还听他扯着嗓子在唱‘月明云淡露华浓,欹枕愁听四壁蛩。伤秋宋玉赋西风,落叶惊残梦,闲步芳尘数落红。’

    关悦觉着那词分外熟悉,细细想了想,才发现那赫然是拿错了板调离了腔的昆曲《游园惊梦》。然后她惊觉自己思维似乎岔了道,这时候她的正常反应应该是骂那王八羔子里外不是人不是?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好笑,梁宁波种种劣迹的确不像一个男人,但却也在误打误撞中帮她脱离险境,虽然又掉进另一个狼窝,但这狼窝最起码还有个盼头。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没有信号。

    关悦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两旁是陡直的山壁,马路绕着山脚,前后望过去就像一條游行的蛇,看不到头尾。但风里隐约传来海浪拍岸的声音,梁宁波应该没有骗她,这附近的确有海。

    S市虽是属南方,海却并不多见,所以确认大概的方位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不清楚远远比清楚要来得好,因为这儿离市区真的相当的远。不得不说梁宁波这孙子缺德缺大了。

    关悦没有往回走,而是继续向前,还当真找起了梁宁波所说的海滩。其实理由也很简单,博一博运气罢了。既然梁宁波知道这里有个海滩,就说明那厮曾来这里玩过,既然有人发现有这麼个地方,一传十十传百,不可能没有人知道。而就如前面所说,S市鲜少有沙滩供人玩耍,有一些天生热爱大海的人或许会找到这偏僻的地方,如果她这只瞎猫正好逮上只死耗子,说不定就能搭随风车回去了。

    她也觉得这想法不大靠谱,但总比一个人沿着这山道像无头苍蝇地转要来得好。就算没逮着可以蹭车的人,就当看了海过了把海瘾,也未尝不可。

    因为工作的关系,照相机相当于她的化妆盒,被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眼前蓝天白云,绿意葱茏,晴空万里,颇有几分郊外出游的情境,也就随意而安随手拍了几张。她虽然没有学过摄影,但经过几个月各种角度抓拍的磨练,也能拍出不错的效果。

    体力起初还算充沛,但后来就有些吃不消了。因是这马路是沿着山道跑,起起伏伏的坡度相当耗体力,身上的衣服汗湿了一层又一层,整个人就跟从水里撈出来的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裤子太不透气,腿上也隐隐有些发痒。

    大约走了将近半个钟头,海浪声才渐渐大起来。从高处可以隐约看到那片蔚蓝的汪洋一角。她心里隐隐兴奋起来,脚步也加快了几分。倒真把最初的目的给忘了大半。

    等到她踩着细白的沙子,清澈的海水翻卷的团儿扑过脚面,海面上的浪花像荷叶边似的一层迭起一层回拢时,她才真正恍过神来。不得不说,这个并不十分大的海滩相当的干净,脚下的白沙十分细腻,脚踩在上面根本不会但心会被什么东西硌伤了脚掌。蔚蓝色的海也天蓝色的天空相互辉映,与天海一线融为一体,海面上波光鳞鳞,卷起的浪花都是耀眼夺目的。只是这般美景却无缘被他人欣赏。只是关悦对猜测落空的失落一下被此起彼伏的海水冲去了大半。

    记得小时候有人跟她说过女孩是水做的,眼睛里随时拧得出水来。那时她并不懂什么叫眼睛能拧出水来,就下意识认为那是褒意的,懵懵懂懂间就有了几分下意识的喜爱。只是长大后才明白,原本那人不过说她是一个爱哭鬼。

    其实当一个爱哭鬼没什么不好。爱哭的女生是因为有人疼;而有些人不爱哭,是因为她知道就算哭也没用。

    关悦索兴将裤筒挽起,用脚趾去戳被海水泡的松柔的沙子。也不知道这青天白白下能不能刨出一两只横行霸道的螃蟹来。关安易做的醉蟹可是美味极了。

    烈日当头,海水却不见得热,透透凉凉的,潮起潮落地拍在脚上,很是惬意舒服。

    关悦一贯不大喜欢穿裙子,小时候关安易给她添置的衣物也多半是裳裤为主,并不像其他家长一样把自家孩子打扮成一个芭比娃娃。久而久之,她也习惯这种装扮。现在她自己添置衣物了,衣柜也是单调的乏善可陈。所以她的腿就像常年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养在深闺阁里的大家闺秀一样养的十分白皙细腻,一有什么撞青小红疙瘩就如同被高清放大了一倍,特别明显。关悦一开始没有察觉,但真正注意到从脚掌到小腿突然起了细细密密的红疹子时,她周身陡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些长满红疹子的部位开始发痒,一挠疹子就破开,那小伤口就像血小板惹上了某种怪毛病似的不停的呲出血珠。

    明明是艳阳天一下罩上了乌云。关悦丧气地想今天还真是交了好运,一天都在上演惊魂计,眼下看还惊的不够,还来一个喋血升级版。她搜刮了一遍她脑子里仅有的医学常识,也觉得这种情况着实诡异。

    身上虽然奇痒无比,但她不敢再去碰。要是她一时忍不住去挠,那不消一个小时估计她就要因为失血过多在这美丽的海滩撒手人寰了。到时关安易就算想把她推的远远的,也没那个机会了。

    关悦只能干干地坐在沙滩上不停的用东西去堵住往外呲血的伤口。海边的紫外线原本就要比别处要强的多,被这么当头的照着,又是这么一个境状,也不免头脑晕胀,再美的风景也去不到眼里。

    也不知是她的耳朵灵敏,她似乎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她兜头蹦起来,没头没脑就往上跑。一辆银色的小车像银鱼一样从山道上穿梭而来,然后很拉风地停车熄火。

    梁宁波哼着曲儿翘着腿搭在车门上,朝她招了招手。

    关悦没料到来人会是梁宁波,不由有些诧异。心里嘀咕这缺德胚子又想玩什么花样?

    见她慢悠悠地朝车旁挪,梁宁波十分不耐烦,死命的按了按喇叭。

    关悦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住脚:“你怎么又回来了?当然,肯定不可能是良心发现。”

    梁宁波哼了哼:“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然后伸出手:“拿来。”

    关悦疑惑地看着他:“拿什么?”

    梁宁波气极败坏:“你还跟我装!要让我亲自搜是吧?好!你别后悔!”说着上前扣了她的手,一副要把她压在车上搜身的架势。梁宁波人高马大,直接把关悦罩了个严实。关悦还是头一次被异性以这么尴尬的姿势压制住,羞愤的满脸通红:“你这人还讲不讲理了?”

    梁宁波还当真伸手去掏她的口袋:“讲理?我这没那俩字!”

    还真道是遇到流氓不可怕,遇到一个胡搅蛮缠且不按牌理出牌的流氓才是真可怕。关悦屈腿顶他的胯部,那厮这下醒目了躲的飞快,然后鄙夷地说:“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逞第二次吗?你当我真傻还是真傻?”

    几下奋力挣扎磨蹭之后,她腿上的疹子破的七七八八,一条裤管星星点点沾满了血迹,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梁宁波傻眼了,不知不觉松了力道,关悦趁机挣脱了出来,然后一巴掌把梁宁波扇了个满堂红。

    就在她气愤之极转身离开时,口袋里突然滑出一串亮晶晶的东西,嘀嚓的一声,落在地面上。两人不约而同盯着地上的东西,一时无语。梁宁波当先喝出声:“原形毕露了吧?我倒要看你要怎么解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