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3章 梁先生(2)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2-07-05 1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张口结舌,这回可真是冤枉大了。她平生第一次手上清清白白反而被人污蔑,张口结舌凑不齐一句有力的证词。

    梁宁波一把扣住她的手,竖着两道浓眉:“别狡辩了,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能说出花来不成?别磨叽了,跟我进局子里谈吧。你知道这白金链子有多贵重吗?你倒还挺有眼力的,懂得从贵的下手。”然后瞥了眼她血迹斑驳的裤管与脚面,嫌恶地皱了皱眉:“你别不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花柳梅毒什么的,可是很可怕的!”

    关悦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缓了缓才说:“梁少爷你知道病毒的传染力有多强吗?你刚刚对本人又搂又抱了不止两分钟,又在两步范围内吸了我超过三分钟左右吐出的二氧化碳,梁宁波先生,恭喜你成为本人的病友。”

    梁宁波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拉出一个自认为风流伥倜大人大量的笑脸:“男子汉大丈夫不跟小女子计较。”然后表情突变,暴怒地把她拎上车:“我今儿个不让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吃几天牢饭我就不姓梁!”

    关悦就算心里多不淡定,也要装出个老神在在。经过几番较量,梁宁波虽然缺德又没节操,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但他这人并不难捉摸,因为他绝大部分情绪都是直接呈现在脸上。这种人虽然嘴毒心坏,却已明显的表现了此人非良善之辈,不宜交往。真正可怕是天使脸孔魔鬼心肠的人。

    在这个地方关悦不想与他多作争辩,一口气只能暂时憋着。不然他一恼之下开车又跑了,等下一个‘救世主‘她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回程时梁宁波也把跑车当飞机开,只是有了上次的经验,关悦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只当陪一个疯子疯。

    梁宁波还真是说到做到,当真把车停到了局子门口。中途关悦也不是没有想过要跑路,但在这样的车速下,跳车的机率为1%,而能活着回去的机率为负100%。

    梁宁波帅气的一甩车门下车,抱着胸睨着还坐在车里的关悦:“里边请吧。”

    关悦觉着这人实在是过份:“梁先生,你现在又没有什么损失,何必闹得人人皆知?而且你说你的白金链子是我偷的,谁能证明?据我所知,当事本人似乎不具备出场作证的权利吧。当然,我也知道你们梁家财大势大,在哪都能说得上话,但何必为我这么个小卒之辈欠人人情呢?人情债大过天,实在是不值。梁公子大人大量,就别和一个女子计较,多迭了份不是?”

    梁宁波不怒反笑:“嗬!说的挺头头是道理儿挺全的嘛?但我告诉你,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谁也管不了。这桩梁子我们是结定了!”

    关悦几乎被这无赖气得血压升高,也不再跟他讲什么礼仪廉耻江湖道义:“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

    梁宁波只当是在赞他,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

    关悦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爱上这差馆,那就祝你好运了。”

    梁宁波还没有回过味来,车子忽然发动了引擎。他大惊失色:“你要做什么?”然后条件反射去摸自己的车匙钥,没丢。

    关悦下面扯出两条接线向他示意,皮笑肉不笑:“十分抱歉,不能陪你叨唠了。你不是说我偷你的链子吗?这罪名担了也不能白担不是?这车子应该比那狗链子更值钱吧?”

    在梁宁波跳脚歇斯底里的叫骂声中关悦开着车绝尘而去。关悦扳回一成,心情大好。也不能怪她心狠手辣不懂得知恩图报。她原本想着回到市区两人可以慢慢摊开了谈,是她做的,她不会不认。但不是她做的,她完全没有认栽的必要。他倒是绝,不顾三七二十一一心要把她送进局子。

    梁宁波在几日后收到汽车报废的通知这已是后话了。

    关悦一到市区就挂了电话给周歆,两人约在星河城见面。关悦将车处理掉之后,就去星河城与周歆汇合。周歆原本正在给新进的药草接枝。一接到关悦的电话,跟文阅打了声招呼就出来了。

    周歆看到周身狼狈的关悦吓了一大跳。而关悦所经历的一切凶险惊险程度只有她自己能切身体会,可要说出来却不过是不疼不痒的廖廖数语。

    为什么会忽然想过告诉周歆,她也不大明白。有时一个人在极点不安的时候,总会想要有一个人陪伴。或许周歆的理智与冷静,能让人心安吧。

    周歆什么都没说直接带她去医院,当然没有去华东。关悦心里想的,关悦未必不知道。在医院挂号等待时,周歆才说:“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让自己去冒这个险。不过这仅仅是我的看法,不代表你的立场。”

    周歆不像她,周歆虽然外表过于刚硬,但目的性很强,她十分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为之去努力。相较之下,关悦更像一只乌龟,宁愿缩在自己的龟壳里也不愿打破这安逸的假相。就是因为这样迥异的性格,周歆远远比她活得干净利落,潇洒痛快。

    关悦无法向她慷慨激昂地陈述她的理想与追求,因为那些与这现实的差距如此的不真实。这个社会已经许多人不拿理想说事了,因为人们已经理想蘸着油盐米醋全吃进了肚子。只有土鳖才会才对那遥不可及的词较真。

    周歆看她没回应又说:“这事你还是早点跟关安易通通气吧。毕竟不是小事。说句不中听的,他养育你这么多年,万一有个好歹,也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周歆这话倒是说的严重了,却也是事实。关安易几乎把最美好的年少时光全搭在关悦身上。没有经历正常的青春期,就直接挂帅上阵换了角色。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相濡以沫的生活,感情早已如同亲生。

    周歆挑中了关悦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刺,几乎要憋出泪来,但还是摇头:“就是因为他在我身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我才更不能再让他操心。我长大了,他也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不论是恋爱或是交友,都不应该再有所顾虑。”

    周歆沉默了一会,有些无奈:“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

    关悦苦涩的弯了弯嘴角:“现在不是我该有想法的时候。我不过是他漫长人生中客观出现的一个过客,但不会呆的太长,迟早还是得离开的。”

    她当然也希望长相厮守,就算仅仅是与家人的名义。但若人心都能心意相通,又怎么会有这么多怨侣,猜忌与情伤。她一个人的意志无法强加在另一个人身上,关安易没了她绊手绊脚理应有更完美的人生。她欠他的已经够多,如果再自私苛求,就真的是狼心狗肺了。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终于轮到了关悦,医生一看到脚上的惨状,抽了口气:“怎么弄的这是?”

    关悦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医生看了又看,又看又是摇头,把关悦吓的够呛:“医生怎么样您倒是给个话呀,您这样让我胆颤心惊的。”

    医生扶了扶眼镜:“要不你先去化验一下?”

    “很严重?”

    医生迟疑了一会,也不直接回答:“我这开张单子,你先去验验先,看到化验单咱再说好吧。”就把关悦给打发走了。

    关悦想至于这么严重吗?充其量是某种皮肤组织感染,开一些消炎生肌的药搽搽不就没事了,干什么还要去化验?弄的好像跟得了绝症似的。

    化验室又是一溜长龙,吵吵嚷嚷的像菜市场。周歆来来回回看了病历,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关悦之前身体一直健康,也没染过什么皮肤病。不过医院有事没事就爱故弄玄虚,非要把病人急得上火了才算完。

    因化验没有那么快出结果,所以那医生就简单给关悦做了包扎,缠了薄薄的一层绵沙,并嘱咐她勤快更换。还开了一些抑茵之类的药。

    关悦倒不是十分放在心上,反倒是周歆,一条一条将医嘱认真的记下来。以她认真耿直的性子,肯定百分百监督并贯彻到底。

    在回去的途中给报社去了电话,那头却说石秋生病了,解琳去看他了。关悦疑惑了一下,石秋那身强力壮的体格竟也会有生病的一天。石秋身边又没什么亲人,解琳得照顾他,估计也没闲暇理会她。这样也好,正好她也要一段时间调整,别到时把大家弄的那么紧张。

    在宿舍周歆和关悦默契的将事情轻描淡写一语带过,她们也当玩笑听了,又各自嘻嘻哈哈打诨。

    晚上叶友容吵着嚷着要去大排挡吃海鲜,大家拗不过她,只好前往。关悦强打起精神,周歆落在后头与她并肩走:“要不我跟她们说一声,你就不去了,留在宿舍休息。”

    关悦却并不想让自己那么娇弱:“没关系,还早呢。这么早就上床歇着,她们还不得挖空脑瓜子来套话?”

    周歆只好作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