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6章 心尖尖上的人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12-06-27 23: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雍世的总部坐落在市区黄金地段。据说雍世大厦的设计者是某位设计名人,所幸他没有把这大厦设计成一条衩裤之类的,不然这市区坐标就要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小食嘴了。

    雍世大厦极富现代主义色彩美感。整体就像一个魔方盒子,不过这魔方盒子外面罩了一个透明的玻璃外壳,晚上灯光一打,那绝对的光彩夺目。就像是一座坐落在水晶球里的现代建筑模版。这也不能说雍世高调,人家原本就已是富可敌国,如今追求的已不仅仅是财富,而是源远流长供后辈瞻望的声望。

    雍世太子爷办公地点在十七楼。除了顶上还有一爹一弟在头上镇着,雍世也就数他最大了。他一个人霸占了整整一个楼层,办公室用来跑马都没有问题。其中还设了键身房与卧室,俨然是在这安家而不是上班。他爹只要他不犯事,他想怎么折腾让他怎么折腾。甭说安家,就是带几个妞关在里面玩三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梁宁波自从爱车被宣告报废之后,心情一直十分低落。那是他直接从意大利费了好些功夫才弄回来的Ferrari最新款,没有开到一个月就成了一堆废铁,论谁都会心疼的抓肝挠肺。梁宁波恨得牙痒痒,只想逮着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狠狠的削一顿。

    音响里正咿咿呀呀放着与这现代感设计十分不对搭的昆曲。唱腔娓旎,一唱三叹。梁宁波爱好虽然大多跟随潮流,但若说最爱,却是这一口昆调儿。

    他随着调哼着曲,一边滑拉着平板电脑玩踩地雷,一边拨电话给秘书室,然后像帝王颁布圣旨一样,说叫某某上来见驾,还在后面加了一个‘马上‘!

    秘书处自然是一番兵荒马乱,惟恐怠慢了这主子。只要这位爷要谁,即便人家正在出差,他的一通电话也得屁颠屁颠赶回来。公司上下敢怒不敢言,只敢在背地里嚼舌根子说:幸亏雍世的继承权跟这任性的爷没关系,不然雍世再大的产业也会被其败光。

    讨论到劣迹斑斑的嫡太子爷梁宁波,势必会提到另一个民心所向的人物,那就是梁宁波小一岁的弟弟:梁宁玉。

    按理说被拿来对比来对比去的两兄弟应该会暗生间隙水火不容才对,可是他们兄弟却难得的亲昵,中间连根针都插不进。

    被传来的人擦着一头汗敲开了梁宁波的办公室。手里棒着一个巨大的文件袋。

    梁宁波精神一震,装腔作势坐到办公桌后面:“查到了?”

    “查到了。梁先生请过目。”特助几乎是被人扯着过来的,西装没了笔挺的形状,看上去颇狼狈。要是平时,梁宁波也得捡着这个说事,不过他今天太兴奋,一时没有注意到。

    “那个女孩叫关悦,S大文学院大四学生,现在正在报社实……”

    梁宁波抬头看了特助一眼,“我识字。”

    特助小李立马闭了嘴。纳纳站了一会,看着太子爷没有别的吩咐就自觉退了出去。

    特助小李在总经理那枚牌匾下第一百零五十四次萌生了辞职不干的念头。然后一到秘书科,这种强烈的想法降了20%。虽然那大爷不好侍候,但他秘书室里可是百花争艳,所谓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指不定能泡上一个。乘电梯时他又想到小梁先生那额外加的20%的薪水……最后……唉,算了吧,就当供菩萨,也就为了混口饭吃。

    梁宁波翻着关悦的资料,一边想着怎么来个公平的报复。然后他在亲属栏上看到一个颇眼熟的名字:关安易。

    说起关安易他不得不承认这人有点手段。明面上他只有一所医院,但私下里可投资了不少产业,要不然怎么供得起一个私立医院大额度的周转。梁宁波也跟他吃过几次饭,印象里这个男人气质温和,长得不错,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场,怎么看怎么低调。但再低调也是富人,可关悦横看竖看也不像个富家女,有哪个富家女手脚会这么不干不净?

    他正啧啧摇头,秘书科的人就来请示,说是一位姓关的先生想预约见面,问他要不要见?

    姓关的先生梁宁波也就认识一个关安易,还真是曹操曹操就到。不过他们业务上没什么来往,即便是有业务来往,来跑的也是他的经理人,而不是由关院长亲自跑这一趟。所以……

    梁宁波戳着关悦的照片,笑的有些高深莫测。见,当然要见。

    两人约在离雍世不远的咖啡厅,两男人见面本来就没什么花哨可言,一人一杯咖啡,正襟危坐。

    关安易一如既往的客套,当然,也没见过他不客套的时候。

    如同公事一般的寒暄过后,关安易取出一个信封推过去。梁宁波挑眉,“关院长这是什么意思?”

    关安易笑道:“想必梁总也应该猜到了我这来的目的。悦悦不知轻重,多有冒犯,还请海涵,不与她一个小孩子计较。”

    梁宁波捏着这信封笑:“哟关院长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悦悦是谁?”

    梁宁波明摆着装蒜,关安易也不气:“既然梁总不知道那是谁,就麻烦将你的人拍的那些不具名的东西还给我。”

    梁宁波抽了抽眉头,感觉有些意外。他怎么知道他派人去调查过关悦?而且精准到他刚拿到手,他后脚就来了。

    关安易又说:“梁先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下面也有能干的律师团,我也可以告你唆使跟踪甚至更大的罪名。当然,我相信你父亲会帮你脱罪,但到那时,你应该也在S市待不下去了吧。”

    梁宁波怒目而视:“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事实。”关安易依旧笑的温文尔雅。

    见梁宁波气青了一张脸,拍了拍他的肩膀:“跑车和医疗费都在里面了,如果不满意额度咱们还可以谈。”

    梁宁波忽然问:“你跟关悦是什么关系?如果是亲人,你似乎对她的行踪也太了如指掌了吧?”

    关安易啜了口咖啡,淡然道:“与你无关。”

    ————

    关悦约了林佳茵一起用晚餐。地点是一间气氛很好的日式料理店。也不图它味道多好,能有个好气氛好好说话就行。

    关悦先到,林佳茵迟了一些。她满脸歉意:“下午上了一台手术,一直忙到刚刚。等很久了吧?”

    关悦忙摇头:“我也是刚到不久,佳茵姐你这么忙我还拖你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哪儿的话。这么久了我都没有正式请小悦你吃一顿饭,我才惭愧呢。”

    点了据说本店最拿手的乌冬面与果蔬春卷和其它一些平时常吃的食物之后,为了烘托气氛,还额外加一瓶清酒。

    在上餐之前,两人随便聊了些别的,等吃了三分饱关悦才试探地开口:“昨天……那个他喝得挺醉的,你们闹别扭了?”

    林佳茵因为喝了一点小酒,两颊透着一点粉红,比平时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桃花般的气色。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关悦:“他跟你说的?”

    关悦忙摇头:“他哪会跟我讲这些呀?只要我不烦着他,他估计理都不会想理我。”说着不自觉流露出些落寞。

    林佳茵笑:“小悦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都被人放在心尖尖上了,还不知足呀?”

    心尖尖?她或许是他心尖尖上的人,但是出自亲人爱护的心。他把另一个心尖尖上的位置早就给了林佳茵。

    “佳茵姐你也很幸福啊,长这么大我也就看他对你上过心。说实话,他挺不善于表达的,我初中那会老师要求写作文,我就写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没想到还获了奖。他明明很高兴,却板着个脸跟我说艺术加工要客观。所以啊佳茵姐,你不领导他,估计他绕上二十个圈也弄出个所以然来。”

    林佳茵扑哧笑道:“我算是明白了,鸿门宴果然是吃不得,你给易安当说客来的吧?你这小妮子心眼怎么就那么沉呢?易安知道了还不哭笑不得?”

    关悦忙紧张的拉了林佳茵的手:“别啊!佳茵姐你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找过你,不然我被他的眼神冻死的!”

    林佳茵低着头微微笑。

    关悦瞧着林佳茵的态度也不像要跟关安易撕破脸的样子,也稍稍放了心,就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

    两人吃完之后关悦叫了卖单,服务生却说林佳茵已经卖过了。关悦颇有些尴尬:“佳茵姐,说好是我请的……”

    “下次,下次你请好不好?”

    关悦只好点头。

    出了餐厅,林佳茵陪着关悦等公交车。林佳茵忽然对她说:“小悦,你觉得易安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悦愣了愣,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应了:“我不知道他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在我心里,他是重要的人。”

    林佳茵点了点头,然后有些怜悯地看着她:“小悦,每个人都不会像他看上去那么完美。你真的了解真正的关安易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