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7章 宝贝儿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2-06-24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公车上林佳茵的话一直在耳朵回绕。什么叫真正的关安易?难道世上还有好几个关安易?她认识了关安易十来年,他的习惯爱好,他的小怪癖小毛病,她都知道。难道这还不叫了解吗?关悦觉得林佳茵有些莫明其妙。

    不得不说,关悦被置疑的有些生气。但想想又觉得没这个必要,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都有权利在心里惦量一个人真不真值不值好不好。只要别影响到自己就行。

    宿舍里又只有叶友容一个人,她这人死宅,不在宿舍蹲着反而会觉得奇怪。最近她热衷网游,只要有空就玩得不亦乐乎,关悦想估计那是因为狂人兄弟的缘故。叶友容虽然长了个女儿身,但性子却爷们的很,每每被人一激就血冲大脑,原则顿失。

    关悦拿了衣服去冲凉,叶友容抽空瞄了她一眼:“沙布和药都放在里面的架子上,自己记得换。”

    关悦回头看她。

    叶友容不自在地扯开嗓门说:“老大吩咐的,叫爷监督你!你以为爷会主动做这么婆妈而又磨叽的事吗?”

    关悦心情顿时好了大半,“谢谢爷提醒。”

    叶友容哼了一声:“已经是七个伤疤的女人了,还不断的弄出疤来碍眼。告诉你,没人会心疼的。”

    关悦却知她一向口是心非,心里阵阵暖流:“爷教训的是。”

    叶友容一副要笑不要死憋的傻样实在是有点可爱。

    十岁之后,关悦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错。遇到关安易,遇见这三五好友。佛家说,今生的知己就是上世修来的缘份,今世来续。想来前世她就是回望望断了脖子才修来这辈子的朝夕相处。

    浴室里关悦小心的撕开沙布,有些已经吸进了肉里,撕下来会把结淤的那块一起撕下,露出里面红红的肉。她忍耐咬牙把纱布全部撕下来,已是一头冷汗。抬起头看镜子里苍白的这张脸,目光往下,就看到右掖窝下方到右背蝴蝶骨下方有一排像烟头烫伤的深褐色疤痕,连起来形状像一把勺,不多不少正好是七个。

    关悦用手去碰那些褐色的硬块,坏死的皮肤留在了那儿,即使皮肤新陈代谢了无数次,也褪不去这痕迹。

    记得那是她第一次看关安易红了眼,手都在颤抖,然后给她最好的整形医生要把这东西抹掉。但关悦拒绝了。也不肯说原因。

    有种耻辱不是粉饰太平就可能相安无事的。有时表面上消失了,其实它是钻进了心里,像团黑影时不时跑出来兴风作浪。

    她答应关安易会忘了那段经历,所以她就在他面前忘了。

    将近十二点叶友容还在电脑前厮杀,关悦垫高枕头从背后看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很羡慕。她羡慕叶友容的简单单一,心境还像个孩子,喜欢和不喜欢都表现的那么真实。

    “叶四儿,不是说你收到了情书吗?怎么也不拿出显摆一下?”

    叶友容一边像手指打抽一样敲键盘,伸出脚往旁边的桌上一指:“在那,你自己去拿。不过是谁说的是情书了?恐吓信和情书的分不清,蛋白粉吃多了吧?”

    “恐吓信?”

    “嗯呐,不知道那个吃饱了撑着还写恐吓信,这些把戏都是爷几年前玩剩的,还好意思班门弄斧。唉哟我擦!丫从哪里弄来的开山斧?真是一个败金的货!还不如把现金给爷,爷买一送二……”

    关悦眉头皱得死紧,有些不好的预兆。

    那些空白信封被叶友容随便塞在一个角落里。每一封里面都只有一张画,血淋淋的刀子插在一个洋娃娃的胸口上。如果平常她大可一笑而过,只当是谁的恶作剧,可现在她不敢想的这么简单。

    “不就是几封恐吓信吗?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关大胆,你不会这么怂吧?某个无聊男生的恶作剧罢了,大一那会你不是收的多了吗?我记得有一次人给你寄一颗拨光了毛的鸡头你都能淡定自若骂人家祖宗呢。”

    关悦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她这颗简单单纯的大脑里实在不该装这些污七八槽的事情。

    “年纪大了不经吓了行不行?”关悦没好气。

    叶友容举手投降,终于肯把她的尊臀从宝座上挪开来,扑到她床前,眨巴着眼说:“最近闲的蛋疼,好久都没有集体活动了。咱们要不要……”

    关悦想都没想:“不行。”

    叶友容这只大鸟做小鸟依人状往她怀里蹭:“为嘛为嘛?”

    “还不想死。”

    “唉哟,跟你说真的。你看了这几天的报纸没?市博物馆前些日子不是收了几件天价的古董回来吗?当天晚上就被人盗了。”

    关悦觑着她:“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藏在哪?”

    “然后呢?”

    “我们可以去‘拿’啊,然后卖一大笔钱。你不记得啦?我们前年资助过的那个学校后山发生泥石流,学校挎了一半。他们没钱搬迁,就只能挤在另半边屋子里。你想想啊,如果再来一场泥石流,他们不但学校会没有,就连人都在埋在下面。”

    关悦叹了口气:“叶四儿,资助只是一种临时救急的一个办法,不是长久的手段。全国各地需要资助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你一一忙得过来。而且,我们并没有那个能力。如果说挖东墙去补西墙,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叶友容急了:“我们有这个能力的!只要破几道锁就可以把东西拿到手。难道那几个古代人捏的破罐子能比几十条人命重要?那些个破罐除了在那当摆设还能有什么用?别跟我提什么文化艺术,连人都顾不及的年头谁还顾得上跟你谈艺术聊品味!”

    关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友容说的虽然白,却是大实话。

    叶友容见她不说话,也冷了脸坐回电脑前。隔了许久才说:“当初说的要在一起帮助很多人,现在还作不作数?”

    “叶四儿,我……”

    “其实我知道,你们畏首畏尾是因为你们怕了,因为你们都有牵挂的人。可明明起头的是你们……”说到最后竟有些哽咽。

    关悦走过去半揽住她的肩:“四儿,因为最近发生太多事,我还没能理出个头绪。你别一棒子就把我们所有人给打死了,看以后谁受得了你这只满是油肠的猪!”

    叶友容又气又恼:“你才是满是油肠的猪!你全家都是!”

    关悦只是笑,然后把她的头推远了些:“叶同学,你又是几天没洗头了?都馊了。”

    叶友容扒了扒头发:“女人真麻烦。”

    睡下后关悦一直在想叶友容说的那些话。她不得不承认,岁数越长,害怕的东西就越多。还不如那时懵懵懂懂的毛头孩子,想到什么做什么,不用瞻前顾后,不会去想有什么后果,也不怕会不会辜负谁。

    其实有时人生就像一则高数运算题,不是人人都能知道怎么去运算,也不是人人都能算出正确答案,即便是算出了正确的答案,可又有几个人找对了最佳的方法。

    能一眼窥破自己的人生的智者太少,所以红尘万丈纷纷扰扰。有人撞破脑袋在找出路,有人辗转反侧茫然失措;有人在该与不该之间踌躇不前,也有人在选择往前看或是向后走而纠结不已。

    有时关悦会悲观的想,如果知道来这世上走一遭是这样辛苦,还不如在出生之初就让自已溺了气。可这如果太过抽象,清醒过来后,还是觉得做人高级些。

    想着便恍恍惚惚睡着了。是不是梦境倒真有些分不大清楚。

    那个男人用竹签一边剔牙一边说:“这娃娃长得挺是漂亮,弄到山沟沟里当童养媳倒是能卖个好价钱哩!来来妹子,哥哥给你盖个戳,免得丢了。”

    然后不顾孩子怎么哭喊打闹,那些人只当听不见,扒了她的衣服直接摁在一块木板上,用煨得火红的铁柱顶端往她身上烙。皮肉被烫得嗤嗤响冒起阵阵白烟,配合女孩儿撕心裂肺的哭喊,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关悦紧紧的揪住袖子,呜呜的哭出声来。眼泪从眼角滚滚往枕面上打。

    叶友容忙奔到她床边,心急火燎:“二悦,悦悦醒醒。”一下一下摸着她的头:“别怕别怕是梦是梦……”

    关悦眼皮底下的眼珠子不停的乱动,却是想醒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的样子。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抽搐,五指僵硬的张着,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却怎么也抓不牢。

    叶友容唤了许久都唤不醒,也急出了眼泪。她听说过不少人在睡梦中猝死……想着就觉得全身冰冷。她神经质的摸着关悦的额头,颤抖地摸出关悦的手机,给关安易打电话。还没等她说完话筒那边就传出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然后一句简短的“麻烦你了”就挂了电话。

    叶友容放下手机,紧紧握住关悦的手,声音都打着飘:“二悦,关安易马上就过来了,不要急,不要怕,咱们一起等他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魔力,关悦哭的没有之前那么声撕力竭,却是死死的压抑,看上去更让人心疼。叶友容一时没忍住哇的哭出声来。

    关安易过来只用了十五分钟。他不像平时看上去那般衣冠楚楚,衣服显然是随便套上去的,没有来得及打理。

    关安易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精神支柱。他弯腰将关悦抱起,在她汗湿的额头上吻一吻:“宝贝儿不哭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