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8章 心上几重锁?

章节字数:3195  更新时间:12-07-05 1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安易把车放在学校,抱着关悦打车回去。司机时不时瞄了他们一眼,关安易不动声色地说:“师傅麻烦你开车专心点。”

    司机立即尴尬的红了脸。

    关悦在关安易怀里安静了不少,但仍在细细的抽搐。关安易微微蹙起了眉头。其实这种症状他并算不陌生,因为关悦一受到比较大的压力时,夜里就会有这种情况。只是每每都是关安易发现的及时,她自己并不知情而已。

    关安易给她喂了一些安神的药,然后像哄襁褓里的婴儿一样将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摇,直到她再次睡沉过去。对于这个孩子他几乎付出了平生不可能有的耐性与毅力。他想就算是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吧。

    关悦眼睫还是湿辘辘的,扇形的眼敛安静的蛰伏着,看上去纯净又可怜兮兮。关安易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刚见到她的时候。模样小小的,因为脸不够巴掌大,所以显得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显得格外大。她每天九点钟左右就会出现在地铁站的通道口,胸前挂一个破的看不出颜色的花鼓,漫不经心的用手在上面打拍子。偶尔路过的人会觉得有趣,就会在她脚边扔几个硬币。她就停下手中的活,把硬币妥妥的收进衣袋里,然后又继续敲敲打打。十点之后,地铁站的高峰期过去,她就会离开,半分钟都不耽搁。

    如今一转身已有十余年,当年的小孩儿长成了大姑娘,善良秀美,可又有谁想到她当初孤单一人站在地下通道,衣裳褛褴地棒着一个破旧的小花鼓,叮咚叮咚打着听不出调子的拍子。

    他将她安置在床上,用拇指揩了揩她犹有泪痕的脸。

    那件事对她还有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显然他已经竭力把这种伤害降低到最小,但还是未能让她摆脱梦魇。

    关悦醒来时就觉得自己头有点疼,其它的都记不大清楚了。她对自己醒来睡在自己床上的这件事感觉有些迷糊,但关安易敲门进来打破了她绞尽脑汁,笑着说:“快点去洗漱出来吃早饭吧。”

    关悦下意识去看自己穿的整不整齐,耳根子有一点儿发热。

    洗漱完正要换衣服,才发现自己腿上的纱布被人换过了,而且手法不知比自己专业多少倍。她顿时明白了什么,一股热气猛得往脸上冲,狠狠泼了几把冷水才把这热度压下去,但仍臊的很。

    今天的早点却罕见没有了牛奶面包。桌上摆着一沙锅小米粥,还腾腾的冒着热气,应该是刚端上来不久;还有几碟小菜:酸脆萝卜丁、红油拌青瓜条还有一碟看上去十分鲜嫩的竹笋。关安易给她搁下一碗豆浆就在她对面坐下,见她愣愣的,不由笑了笑:“看来你不喜欢喝豆浆,那还是换回牛奶吧。”

    关悦忙把豆浆棒起来灌了一口,烫得舌头发麻,脸都要揪成一团儿。

    关安易又好笑又好气:“慢点喝。”

    关悦胃口大开,吃了不少。关安易却象征性的吃了一点,估计不习惯。关悦顿觉有些惭愧:“我们以后还是吃西式的吧。”

    关安易抬了眼:“这些不喜欢?”

    “……嗯。”

    关安易突然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傻孩子。对了,今天季仁那里有个家庭聚会,说要带你过去。”

    关悦还是有点怕跟关安易圈子里面的人交往:“可……我还要上班……”

    关安易将碗筷收进洗碗池里,不紧不慢地说:“请假吧。溱月挺想你的。”

    季仁和溱月是关安易朋友圈里算得上比较多年的好友了,也难得对关悦没有抱着太大的成见。关悦见着躲不过,只好应允。只是她没想到受邀的还有文阅。

    季仁溱月夫妇房子在向明山的别墅群,一幢幢精致的小楼房隐在树影中,挨家挨户都有自家的小园子,养养花种种草喂喂鸟,日子甭提多快活。当初季仁拼命煽动关安易也搬来这边住,还发动了关悦当说客。但仍没有成功。季仁没少抱怨关安易没有人生追求,不懂得享乐,就是一土豪的命。

    关悦觉得季仁才是奔命的那个人,这儿离市区车程差不多两个小时,一来一回,就去了四个钟头,一个月一年长下来,那得是一个多少可怕的数字,那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当然这些她没敢跟季仁讲,她怕他会跟她急。

    季仁因为接受过帝国主义的薰陶,所以把房子装修的十分欧化。

    溱月一见关悦就热情的给了她一个大拥抱,然后一通抱怨:“这么久连电话都没有一通,你是不是不想溱月姐了?也不来看我们,唉呀还是小时候可爱些,比现在可黏人多了。”

    文阅倚在门框前,笑得温文而雅:“你这么母爱泛滥,不如自己去生一个,省得总惦记着别人的宝贝疙瘩。”

    关悦的笑容立马淡了几分。

    溱月佯怒地白了他一眼:“我就爱惦记怎么了?没惦记上你你心里特别不滋味是不是呀?小悦儿甭理他!对了,我家帕帕生了一窝娃娃,走看看有没有你钟意的,有的话就送你一只。”

    溱月家的帕帕是一只正宗的苏格兰折耳猫,因为折耳猫天生温顺,叫声也是嗲嗲的萌煞旁人,一直是溱月的心头肉兼宝贝疙瘩。所以一说到她的帕帕她眼睛里都透着光。

    溱月专门为她的宝贝弄了个温室,里面铺着层层的长毛毯,帕帕正趴在能晒到太阳的窗子底下打盹,四个小东西排排蹲坐帕帕身旁,歪着脑袋打量着来人。

    关悦觉得被这些小东西这么瞧着,整颗心都要化掉似的。她突然有些理解溱月为什么会爱猫成痴了,这么可爱又软绵绵的小东西很难让人不打心眼里喜欢吧。

    “可爱吧?说实话,如果说送别人我还真舍不得。猫咪是一种很矜贵的动物,不好养,给别人养不放心。可我一个人又照顾不过来,安易跟我提过你喜欢小动物,小猫咪跟着你应该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去吧,去选一只,恰好你的生日快到了,就当是送你的生日礼物。”溱月微笑的拍了拍她的手,将她往前带了带。

    关悦喜欢小动物,却从来不敢养,因为她觉得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定分子,又怎么能给其它生命带来安定感?她从来也没跟关安易说过自己喜欢小动物,就像她也没跟他说过自己喜欢那个牌子的衣服一样,但结果他却全部知道。

    小家伙们不怕生,你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你喵喵叫。声音细细柔柔的,就像在故意跟你讨乖似的。关悦伸出手去摸它们的脑袋,有一只花斑猫反过来舔她的手心,一双水汪汪圆溜溜地大眼睛瞅着她看,又用脑袋去蹭她的手背。

    关悦被小家伙哄得心软的一塌糊涂。溱月笑说:“这小东西自动认起主人来了,吃里爬外的家伙。小悦要不就这只吧,小动物跟人一样,投缘了才能好好相处。唉哟,真是剜走我一块心头肉哟!”

    关悦抱着小猫摸了又摸,爱不释手:“溱月姐,谢谢你!”

    厅里关安易跟文阅正在讨论事情,季仁在厨房里煎牛排,一会跑出来跟他们搭上一句。

    溱月觉得无趣:“就知道聊些大男子主义的东西。小悦儿,我要去书房整理一些资料,要不你来帮我打打下手?”

    溱月的正职是一名心理医生,而且在业界有一定的名气。她给关悦的资料都是专业很强的报告,通篇都是密密麻麻的英文,虽然只是将一份份资料分门别类,但做上一段时间也是头晕脑胀,疲劳不堪。

    溱月看她揉鼻梁,就接手了她手上的稿子,轻声说:“这活你没做习惯,眼花脑晕很正常,先去椅子上休息一下,这些我来弄。”

    关悦也没推辞,抱着小猫咪闭眼小憩。可不知为何就死睡了过去,醒来时怀里的猫不见了,多了一件薄毯。

    关悦按了按莫名有些发紧的胸口,皱了皱眉头。

    关悦走下楼去,其他几人正坐在沙发上聊天,而小猫咪正眯着眼趴在关安易怀里,一见到她就弯着眼形,细声细气地叫。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季仁站起来钻进厨房,把煎好的牛排端出来:“没事,我一看到那堆东西睡得比你更死沉呢。”

    在季仁家吃过饭,又一同去打了球,才驱车回去。

    关悦抱着猫有些沉默。

    关安易看了她一眼:“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关悦咬了咬嘴唇,踌躇了半会才低声说:“如果您觉得我要有看心理医生的必要您可以直接跟我说,可以不用这么迂回的法子……”

    关安易叹了口气:“悦悦……”

    关悦眼眶有些发红:“我真的没病!”

    关安易抽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知道。但我希望你能更快乐一点。以前那些事不应该影响你现在的生活。溱月是最懂你的医生,她知道怎么帮你走出阴影。”

    关悦笑的有些苦涩:“所以说送猫也不过是让我放下戒备的嗑门石了?”

    “悦悦。”关安易微微绷紧了脸,语气有些严肃。

    关悦低下了头:“好,我不说了。”

    ————————————

    趴在电脑前的某作者:亲们~~~强烈求收藏!!!!强烈求冒泡!!!!强烈求票票!!!也不能一直霸王啊泪流~~~~~~~~~

    另外,已开了投票窗口,亲爱踊跃参加哇~~支持者最多的娃加出镜率哦~~~哇咔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