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石秋

章节字数:2833  更新时间:12-06-27 23: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为解琳始终没有来上班,上面的老大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所以他们下面除了完成每天定额的事情,其它时间就自由支配了。关悦这几日也过得十分安静,没人跟踪,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危险分子。上下班时她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却依旧没有发现任务蛛丝马迹。

    难道他们放弃了?可想想又不大可能,他们都还没有正式交上锋呢?况且,如果真的打算收手,孜孜不倦地往她学校寄恐吓信又是怎么回事?

    关悦越来越搞不明白那伙人到底要做什么。若只是因为摄像带,那石秋……她猛得顿住!石秋!

    石秋莫明其妙地休假,别人说他生了一场感冒,她就真的信了,从来就没有怀疑是否还有其它的可能性。关悦被自己吓出一身冷汗,为自己的麻痹大意而懊恼。她怎么会没想到,同去的两个人,她被人拦截威胁,石秋又自己能逃过一劫?或许解琳根本就不在出什么任务,而是在处理石秋的事!

    想罢就立刻拨电话给解琳,但是那边却一直没有人接听。把关悦急得团团转。就在这时周歆给她来了电话,问她有没有去医院拿化验单。关悦还真把这事忘了一干二净。因为这几天都在家里留宿,也不知是不是注意力转移了的缘故,就忽略了腿上还有伤。她今天早上揭了沙布,看伤口好了七七八八,也就偷懒没抹药。当然这些她没敢跟周歆说,不然又得被她冷言冷语的教训。

    既然说到了这事,她就把这事提到了日程。在车上又拨了一次解琳的电话,还是不通。

    关悦到医院找了之前为她医治的医生,那医生却说医院昨晚失窃,偷走医院不少东西,那份单子现在也找不到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贼子不小心卷走的。然后百般道歉。说着说着,还冒了一头汗。

    关悦哭笑不得,这贼什么心眼呀?哪不好偷偷到医院来?还什么不好偷,竟连化验单也偷。

    医生又说:“要不我再看看你的腿,看有没有必要再化验一次?”

    医生看了她的腿‘咦’了一声,托了托眼镜凑得更近了些。看了一会又从抽屉是拿出一个放大镜来看。

    关悦的一双腿被他这么翻来覆去的观察,也难免觉得尴尬,“医生……我看着好多了,应该快大好了吧?”

    那医生神色颇有几分古怪,抬头看了她一眼,“恢复得很好,不用再做检查。”

    关悦道了谢,就离开了诊室。经过导诊台时突然停下来,让导诊的护士查有没有一个叫石秋的人。虽然是碰运气,却没想到真查到一个目前正在住院叫石秋的病患。虽然不知道此石秋是不是彼石秋,但她还是打听了病房号,想去确认一下。707。关悦从七楼一间间找过去,因为只顾着看房号,没有注意到叉道疾步过来一个人。她一头撞了上去,扑鼻而来的是种很奇怪的味道。关悦没有多想退开忙道歉,却见那人见到她之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扭头就走。她只觉得这背影眼熟,直到听到解琳的声音:“石秋你要去哪?”

    然后随即跟上的解琳也看到关悦,一刹那错愕之后,很快恢复了平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关悦只是盯着石秋的背影,结巴地说:“我……碰巧……”

    解琳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去拉了石秋的手,径直进了病房。关悦默默跟在后面,心里仍是惊涛骇浪,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石秋。

    石秋虽然不是顶帅的帅哥,但他年轻富有朝气,每天都是笑容满面。可眼前这人,脸上瘦得只剩下一层皮,上面还原有大团团的褐斑,几乎脱了之前的形状,乍上看上去像个阿伯。他的手脚缠在沙布里,点点浊液的印子渗出来,想必下面的皮肤已经腐烂掉了。

    石秋整个人萎缩在床上,头几乎埋到了膝间。模样看上去让人十分心酸。关悦眼睛又酸又涩,热气涌上来,她猛得背过身去用手擦掉。她突然特别理解为什么解琳不许任何人来看他了。如果换作她,她也宁愿一辈子躲在山洞里不出来见人。

    解琳站起来,温和的摸了摸石秋的头发:“你一个人呆一会儿好不好?想吃什么吗?给你带回来。”

    石秋点头又摇头,却始终不愿意出声。

    关悦觉得自己心里头压了一块大石头又沉又重。

    两人走在下面的绿萌道,关悦才说:“怎么会这样……?”

    解琳嘲讽一笑:“造化弄人,老天捉弄,还能怎样?”停了停又说:“石秋很小的时候家里的人就没光了,现在就连他也……医生说他这种病估计是某种特殊的基因遗传,所以根本查不出病因……现在相当于活马当死马医,根本什么都不能保证。你也看到了,石秋的精神很差……所以我不希望他被人打扰。”

    从医院出来之后,关悦一直觉得心抽得难受。虽然确定了石秋没有受到歹徒的伤害,可这样的石秋,又怎么能让人庆幸的起来?她自然明白人不能胜天的道理,但仍觉得无法接受命运这样残酷而轻率的安排。眼睁睁看着身边这么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殒落,这种滋味真的非常不好受。

    她径直回了家,然后鞋没脱衣服也没换就连包还抱在怀里,就这样默默的坐着,只觉得难过。然后她想到自己,如果有一天她突然走了,关安易又是一种怎样的悲痛心境?此时此刻,她终于能理解他那句“我不想别人跟我说[节哀顺变]”时的心情。

    她有些后悔因为自己的突兀打搅了石秋的清静。或许如果她没有出现,他默默建起的心理建筑会更牢固一点。他肯定一点也不会熟悉的人看到他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是作为人仅剩的骄傲,与被病痛折磨的最后一丝尊严。

    你看人就是这么奇怪。往往想追根究底,又往往越会后悔莫及。

    关安易回来时看到她黑灯瞎火的坐着有些奇怪,他将一个劲在她身边转悠的小猫咪抱上沙发,摸了摸它的脑袋,“乖,去陪姐姐玩。”

    关悦回过神来,迷茫地看了关安易一眼,张了张嘴想问什么却没有问出口。

    关安易又摸了摸小猫咪的头:“去问问姐姐想说什么?”

    关悦被他一本正经问猫的神情逗到的,心情顿时好了些:“我能找您聊聊吗?”

    关安易解了领带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当然。”

    小猫咪蹲坐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一会望这个,一会望那个。

    关悦捞了个抱枕搂住,下巴搁在上面:“我今天去看了一个朋友,他生病了,情况很糟糕。医生说他将不久以人世……我就想,能不能让他走的少点遗憾?”

    关安易靠在软垫上,微眯着眼:“其实在你绞尽脑汁想让他不遗憾时,你已经让他留有遗憾了。因为有的时候,有些遗憾是必然存在的。就像是调味品当中的一味,平常时你觉得它多余、没必要、不喜爱,可当这种味道已成为你生活中紧不可分的必需品,可有一天那个多余而不喜爱的味道突然消失了,你就会遗憾自己是多么不习惯。”

    关悦咬了咬唇:“难道就什么都不做了吗?”

    “如果说只会添乱的话,我的建议是。”

    关悦垂头丧气:“您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这点小事都要让你帮忙拿主意?”

    关安易笑了笑:“以其在这埋怨自己没用,不如把小喵拎去洗了。”

    似乎能听得懂人话的小猫咪喵呜一声跃到关悦怀里,俩前爪搭在她胸前,一颗头又拱又蹭。关悦只好拎着它去洗白白,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您说它取个什么名儿好?”

    “嗯?”

    “不然就叫吉祥吧。吉祥如意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重要。”关悦自顾自把吉祥的名字给敲定了。

    关吉祥的倒来的确给这个家带来不少活力,也莫名的把关悦和关安易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因为吉祥很黏关悦,抓破了什么东西就往关悦后面躲,然后关悦无奈之下,只好去帮它说好话。而关安易向来不会因为小事与关悦说重话,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关吉祥摸准了这个规律之后,就越加的将自己的女主人当保护神,也越加变本加利的惹事。

    所以说,小动物和人一样都不能惯着,一惯就坏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