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3章 耍流氓的先决条件

章节字数:2928  更新时间:12-07-05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围人的目光就像聚光灯一样扫过来。梁宁玉微微蹙了眉头。

    关悦在众目睽睽之下挪到那伤残人士床前,“你……好点了吗?”

    梁宁波装模作样哀哀地叫唤:“如果不是我脑壳硬,估计流的不脑血而是脑浆了,你说我好不好?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可怎么办才好?老头儿,如果你儿子有什么三知两短,这人一定是罪魁祸首,找她讨命错不了。”

    关悦低眉顺眼的憋着气:“请放心,我已经问过医生,你就是受了点外伤,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梁宁波冷哼了一声:“现在是瞧不出来,指不定那天就病变了呢?”

    梁宁波这么信口一开,立即惹得两家属瞪眼:哪有这么咒自己的?

    关悦知道梁宁波趁机胡搅蛮缠,再贫下去也说不出个什么结果来,干脆不吭声,让他一个人自导自演过足戏瘾。

    梁宁波冷嘲热讽了几句见关悦鼻观鼻眼观眼全无反应,也觉无趣。但这事当然不能这么算了,他这金贵的血可不能白流。

    梁老爷子见自已儿子还会贫嘴,想也没什么大碍。就拉开架势说:“我们梁家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这事我们会交给相关部门去处理,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司法很公正的。”

    助理立马听命:“梁董,我现在就给吴局打电话让他派人过来。”

    关悦沮丧的垂了眼,想来已经没有她说话的余地。梁家什么都不缺,他们根本不屑跟她谈条件。

    周歆有些急了。关悦正值前途光明,怎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留下污点。这事非得要关安易过来处理不可。关悦这么死犟着,可是除了听天由命还能有什么法子?

    这时却听到梁宁波大声嚷道:“喂老头,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你还真打算把这事捅出去,你丢得起这个脸,我还丢不起这个人呢?”

    上层社会的达官贵人哪个不好面子里子?梁宁波更是其中翘楚,他家世外貌都好,走到哪都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形象。上次餐厅一场闹剧被八卦杂志挂了几天头版,让他被狐朋狗友整整取笑了一个月。现在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被整进医院,他估计三个月都得像耗子躲着不见人。

    梁老爷子气得青筋直跳:“现在才知道要面子,早前干嘛去了?浑小子!”

    梁宁波酷着一张脸,说出来的话却极其无赖:“我就这样了!反正这事您别瞎搅和。”

    梁老爷子气得干瞪眼,梁宁玉适时圆场:“爸,哥也是怕你事多会累着,您就让他自己处理得了。您正好乐个清闲。”

    梁宁玉说话永远要比梁宁波得梁老爷子的心,三言二语将他的火气浇下去了大半。但一看到那个冥顽不灵的大儿子仍是槽心的很。干脆眼不见为净,冷哼了一声带着他一干随从拂袖而去。

    梁宁玉走在最后头,摇头叹了口气:“你就别老跟爸爸置气,他年纪大了,心脏又不好,你就不能忍着点吗?”

    梁宁波伸了个大懒腰:“行了,你都要成咱家的二爷了,整天说教唠叨不嫌累啊?”

    梁宁玉无奈:“得,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会听。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过来看你。”

    “记得带些能消遣的东西过来,闷!”

    “知道了。”梁宁玉走了几步又倒回来,碰了碰他的头:“还痛不痛?要不要让医生打一剂止痛针?”

    “唉哟你怎么越来越娘们唧唧了,赶紧走吧,待会老爷子看不到人,又该说我拉着你干坏事了。”

    梁宁玉忍不住露出一个笑,“那你好好休息。”

    还别说梁宁玉这么一笑整张脸就格外赏心悦目了起来。就像灰沉沉的天幕突然咧出一道粲亮夺目的五彩光阑,一下照亮了整个天际。但这人的笑脸显然不是廉价的促销商品,不是人人都能有这个荣兴如沫春风一把。他出门时扫了关悦一眼,那凌利的眼锋,险些要把她的脸削成一块平面。

    梁宁玉走后,关悦也劝走了周歆他们。她虽然跟梁宁波相识不久,但早已见识了此人的劣根性,他不赞成把她送局子,是怕损了面子。但他绝对没有好心到放过她。所以在梁宁波胡言乱语之前,她必须将人劝走,免得尴尬。

    周歆起初不愿意,估计是怕她吃亏。但梁宁波都那样了,她还能吃什么亏?顶多让他趁口头之快。最后还是何诚把她拉走的。

    病房里只留下他们两人。梁宁波心情看上去很不错,一丁点也不像被人敲坏了脑袋的人:“你站那么远干嘛?这是你对待以怨报德的救命恩人的态度么?”

    关悦站在原地没动:“你又要玩什么把戏,快说吧,我没时间陪你在这耗。”

    “我能玩什么把戏?你这人心眼怎么这么多。难道不许我学雷锋做件好事?”梁宁波贱兮兮地说。

    关悦面无表情:“呸!除非母猪上树!”

    “唉我说关悦你也太没劲了吧,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人武侠小说里的某大侠A和大侠B也是打的死去活来最后还不是惺惺相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关悦还真猜不出他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是去请医生给你打一针吧。”

    梁宁波终于成功翻脸,恶狠狠地说:“我看我还是打电话给关安易吧!”

    关悦脸上终于有一丝慌乱:“你想怎么样?”

    梁宁波得意洋洋地收了电话,“你也瞧见了,我住院了,还缺个差遣的陪护。”

    关悦咬了牙,“……”

    梁宁波笑得几颗大白牙闪闪发亮,“作为一个陪护应该具备的素质你应该要知道:我说东你不许往西,尽心尽力不许打什么歪主意,更不许怠工搞失踪。不然……”他将电话左手右手的换,威胁之意不言而明。

    梁宁波因为抓住了关悦的软肋而喜滋滋的忘了痛,也因为得意忘形,伤脑勺不小心嗑到铁架子上,疼得脸都青了。

    关悦顿时痛快了不少。说句大实话,如果撇开那些引发的后续事端,她根本一点都不后悔那一砖头。有种人就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喜欢拿别人的窘迫恼怒来取乐。这种人活该被拍。

    梁宁波占势欺人,死活要关悦留下来陪夜。这也算了,还得忍受他那破锣嗓子吊曲子,还不许人说不好听,一定得夸赞再夸赞,直到他自我感觉此曲只应天下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之后才满意收声。

    关悦觉得再跟他待在一个屋子里,她很难不去再找一个砖块把他拍晕。不过陪夜也好,至少可以不用去面对不愿面对的人和事。

    梁宁波折腾了大半宿才睡去,睡前还犹不尽兴,给她弄来一个竹耙,非要她挠着背才肯闭眼。在某一种层面,关悦算是见识到了另一个梁宁波。而且是一个幼稚、智商如同七岁小儿的梁宁波。一个大男人被养成像他那样也算不容易。

    仿佛心照不宣,关安易没来电话问她在哪。她也没有主动报备。一切看上去十分平常,可又隐隐充斥着不对劲。

    因为大早梁宁波又吵又闹的缘故,关悦只好请假留在医院里侍候这个大主子。她是困得两眼都支不开,却要楼上楼下的给梁宁波当跑腿。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梁宁波提出的诸多要求不就是为了报私仇吗?指使她指使的爽了,就说要去楼下散散步,明明四肢健全,却装模作样说要坐轮椅。关悦忍着气说:“打扰一下你的雅兴,你是用头吃饭走路的吗?”

    梁宁波不悦:“陪护第三条,不许置疑雇主的任何要求。你这是怀疑我故意为难你吗?”

    这很明显好不好?除非她瞎了。

    梁宁波挪了挪他那颗大白脑袋:“我像是这么小家子气的人吗?”

    关悦:“……”

    梁宁波将医院花园的草皮踩了个遍之后梁家大小就来探望了。以梁宁玉为首,一众人抱着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往病房里放。小半会就当病房里堆得满当。关悦冷眼看着,这公子哥打算在医院住一辈子不成?那是什么?被单被罩,枕头睡袍?碟片、游戏卡……她看着蹲在那堆东西中间乐滋滋的人彻底无语了。

    梁宁玉今天穿了一件暗格子衬衫,卷着袖子给梁宁波整理东西,“你看看还缺哪样?我待会帮你带过来。”

    梁宁波盘着腿坐在地板上翻漫画书翻得津津有味:“你不用上班吗?老头儿准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梁宁玉笑了笑:“昨晚回去把急的事处理了一下,空出了一个中午,正好陪你解闷。”

    梁宁波却不怎么上心:“我这有个自动取乐机,哪需要你这御用解语花?”

    梁宁玉默默收拾着不吱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