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6章 人贱则无敌

章节字数:2756  更新时间:12-07-21 2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醒来时发现自己整个扑在关安易身上,而且他胸前还有一块可疑的湿印子。关悦顿时觉得十分尴尬,脸上的温度蹭蹭地往上。她忙往旁边挪,不小心压到旁边的吉祥,它喵呜的一声,叫得非常凄惨。于是一人一猫狼狈的抱作一团。

    关安易很轻的笑了一下,把吉祥拎起来抱在怀里,顺着它的毛,对关悦说:“你先去洗个澡吧,身上味儿有点大。”

    关悦这时的脸僵得跟块石板似的,被他轻飘飘这么一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茅坑里面捞上来的一样,浑身不自在,低着头无地自容地冲进了浴室。关上门她撩开衣服凑上去闻了闻,还真有汗酸味。她连死的心都有了。昨天折腾了一晚上,热汗冷汗交替着出,回到家没来得及去洗洗,又做饭又打扫,身上不酸臭才怪!只是这么窘的事让关安易提出来……真的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去。

    关悦磨磨蹭蹭将澡洗完,然后很识趣的将之前的不愉快通通从记忆里删除。

    关安易看上去没什么事了,正在桌前喝着她之前熬的小米粥。关悦摸了摸锅子:“都凉了。您先别喝了,我先拿去热一热。”

    关安易说:“没事,还温着呢。”

    关悦只好作罢:“您好点了吗?”说着找来体温计:“您还是再量量看吧,还是烧的话,就得去医院了。”关安易将体温剂掖好,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怎么把手机给关了?”

    关安易一向十分不赞同关悦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被他一说,她立即就把电池装上去开机:“刚刚弄到水……”话还没说完,电话就疯狂的响起来,屏幕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

    关悦只说了一声‘喂’,就听到对方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去哪了?!关机!你当我是死的是不是啊——”

    关悦被震得忙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等他‘啊’完,她才走到阳台上说:“你不是有人陪着吗?非要多一个人杆着在那看着,很有意思吗?”

    “你管不着!我现在脑袋疼、眼睛疼,手痛脚痛,你在哪?你限你十五分钟出现在我眼前,不然,哼哼——”然后啪的挂了电话。

    关悦气得头脑发晕,掐着腰深吸了两口气才没让自己一时激动破口大骂。她调整好面部表情才回到客厅,关安易仍在喝粥,只是喝得很慢。关悦斟酌了一下:“我……我得出去一趟,您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

    关安易头都没抬,“记得把门口的垃圾带到楼下去扔了。”

    关悦觉得自己挺犯贱的,一边担心关安易来盘问,可他不闻不问心里又失落的要命。

    关悦赶到医院还是超时了,梁宁波当场给她甩脸子,大发雷霆。他指着她的鼻子咆哮,梁宁玉坐在一边岿然不动地翻杂志,外面的小护士都伸出头来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去阻止。梁太子当天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医院上下都传遍了,却因为梁家下了封口令,楞是没传到外面去。所以这太子爷不是普通人,即使在医院发飙影响其他病人,他们也不敢当那只撞枪口的出头鸟。幸好这里是VIP区,地儿大住的人却少,不然这个月的投诉肯定要居高不下了。

    看梁宁波脾气发泄的差不多了,关悦凉凉地开口说:“吼了那么久,口干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梁宁波一口气憋在那上不来下不去,脸都绿了。梁宁玉终于舍得搁下手上的杂志,给他顺了顺气:“你刚刚不是浑身痛吗?让她给你按按怎么也比站在这里大动肝火来得舒服吧?”

    关悦一听这话寒毛都立起来了。

    梁宁波这厮喜笑颜开,似乎想到了折磨她的新法子,脸上绽开一朵花:“还是小玉聪明。你,过来。”他颐指气使地向着她:“给我按按,拿出点力气来,我没说停就不许停!”

    关悦横了他一眼,他回了一个挑衅的微笑,再扬了扬手机。

    梁宁玉站在一边似笑非笑。

    关悦将水杯往桌上重重一嗑:果然是百样米养百样人,兄弟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梁宁波趴在病床上,大爷似的使唤:“没吃饱饭是吧?脚底板揭盖漏气了是不是?你的手往哪去呢?我擦嘎——”关悦两手猛得收紧掐住梁宁波的脖子箍了半分钟再松开,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捏肩膀。

    梁宁波咳喘的要死,“你想谋杀啊!”

    关悦很是无辜:“这就窒憋疗法,加速血液循环。你不会不知道吧?按理说你们应该比我们这种人更懂得养生之道才对。”

    梁宁波梗着脖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过考考你罢了。”

    关悦忍笑的点点头:“那我就再帮你多做几次吧。”

    梁宁波猛得挣扎了一下,然后瞬间想到学识渊博体验广泛的自己不应该反应这么激烈,于是压制住蠢蠢欲动的身体:“唉唉等等,我忽然很尿急。梁宁玉都怪你,没事老让我喝那么多水干嘛?”

    梁宁玉哭笑不得:“我哪有?”

    “你有!”梁宁波朝他猛得眨巴眼睛。于是梁宁玉很正直的说:“是我的错。那你赶紧去吧,别憋坏了。”

    梁宁波一溜窜起了洗手间。然后蹲在马桶上摸着脖子呲牙:什么狗屁疗法,用劲这么大?

    关悦拿了条毛巾站在一边。梁宁玉遥遥看着她:“关小姐跟我哥还真是欢喜冤家。”

    关悦笑了笑,不予置评。

    梁宁玉又说:“我哥从小就这样,贪玩又少根筋,所以有时他说的话可以不用当真。”

    关悦露出疑惑的表情:“您是说哪些话?那些逆耳的粗口?我当然不会当真。”

    梁宁玉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了开来,“关小姐不用这么戒备,我只是说万一、如果他说了那些话的话。”

    关悦突然觉得这梁小少爷想象力实在丰富,啼笑皆非地看着他:“梁先生你放心吧,说句恐怕你不喜欢听的。我还真没当孩子妈的打算。”

    梁宁玉愣了一下。

    关悦又说:“你哥跟没断奶的娃娃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是加大码的,你不觉得吗?”

    梁宁玉眉头抽了抽:“你太不了解他了。”

    关悦理所当然的点头:“的确,我也不需要了解他。”

    梁宁波从洗手间出来,打量两人一眼:“聊什么呢?不会是趁我不在暗渡陈仓吧?”

    关悦对梁宁波的用词感到很绝望。

    梁宁玉笑微微地答:“我在跟关小姐说你生日宴的事呢?这次你住院爸已经很不高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冲冲喜,不知道关小姐到时能不能赏脸?”

    关悦深看了梁宁玉一看,这人脑子是不是搭错线了?怎么一转一个想法?

    梁宁波嘴上说着:“要她来干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如果带件像样的礼物过来,我就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说的那是一个不情不愿,可一双眼又泛着绿光地盯着她看,好像她一说不,他就要扑上来咬她一口似的。

    “我可能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

    梁宁波一副大度的模样:“那就直接送礼金吧。”

    关悦:“……”

    梁宁波拍案:“就这么定了。”

    傍晚时分梁宁玉被人叫去公司处理事情,关悦只好陪梁宁波去楼下散步。梁宁波顶着个大白脑袋,占着被纱布裹住了半个脑袋没几个人认得出来,就格外的不注意形象。一会抠鼻一会东抓西挠挠,还大大咧咧将医院立的“请勿践踏”的牌子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格外卖力的去践踏人家的草皮。

    关悦已经无力吐槽了:“你还要在这住多久?”

    梁宁波就像来这度假一样风清云淡:“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要住多久?不过这儿环境优美,又有陪护陪玩不会无聊,再住上个百来十天应该不成问题。”

    关悦很想拿泥巴堵了他的嘴。

    “可是我明天开始得去上班。”

    梁宁波不屑:“你们的社长跟我挺熟的,要是让他知道他的职员用粗蛮的方式砸伤了我,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你敢不敢换一招试试?”关悦几乎咬牙切齿。

    梁宁波很不要脸地说:“不敢,这招最奏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