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8章 祖母

章节字数:2814  更新时间:12-07-19 1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安易的出现让关悦惊喜,却并不意外他会找到这个地方。在她心里关安易就是这么强大而自信的一个人,若是他想要找一个人,纵使天涯海角,他都能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地将人挖出来。更何况她留信时留下颇多的信息,或许在她内心深处仍是希望在这样一个时刻有他伴在身边吧。

    等到关悦哭的差不多了,关安易才适时递上手帕,叠放在她手里:“动不动就哭,也不怕被人笑话?”

    关悦抽了抽鼻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用力的擦掉脸上的痕迹,将脸别到一边:“忍不住,我有什么办法……”

    关安易拍了拍她的后胸勺,往车旁带了带:“嗯,回家吧。”

    关悦点头,扭头去找解琳,她站在一米开外的朝她笑了笑:“你们先走。”

    关悦指了指关安易,张口纠结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介绍才算最合理,干脆就直接报了名讳:“关安易。”

    解琳颔首:“解琳。”

    两人都是精简的人,交换了卡片之后就各自道别。

    车子经过一段的颠簸石板路就上了柏油马路。关安易很小就学会了开车,到现在算来也有十来年驾龄,对车子的驾驭轻车熟路,所以坐他的车永远只有一个感觉:平稳。不像梁宁波那厮,横冲直撞,把跑车当飞机开,要是心脏差点的,还真会被他折腾的犯病。

    关安易一边开车一边从旁边的凹槽里拿出一只保温瓶递给她,“趁热喝了,喝完睡一觉,养养精神,待会要先去机场一趟。”

    关悦接过保温瓶摇了摇,疑惑的问:“机场?”

    关安易瞥了她一眼:“祖母她要回国小住一段时间。”

    关悦嘴里刚含了一口汤,被他这么一吓,险些直接喷出来,“……你祖母……她……”

    关安易无比自然的用手去揩掉她嘴角的汤渍,“怕什么?她又不会吃了你。”

    关悦整张脸都拧皱了:“我可不可以回学校住……”

    关安易淡定地摇头:“这话你留着跟她说吧。”

    关悦:“……”

    其实关家老太太不是一个恐怖到让人害怕的人,反而十分端庄做派高雅,是一位十分注重仪态与长尊幼序旧式道德观念很强的老太太。通俗一点说,就是她整一个现代版的武则天。在关家,她说了一没人敢说二,绝对的权威。

    关悦记得第一次见这贵妇老太太时,是关安易带她回家摊牌。关安易执意要她编入关家祖谱,老太太怒不可遏。如果不是知道关安易生不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关悦对老太太的形象根深蒂固,每每一想到她就心底发寒。之后陆陆续续见过几次,都十分不愉快的收场。

    关安易见她战战兢兢,一脸誓死如归,觉得有些好笑:“老太太最近两年跟着别人念经修性,心境宽了很多,不用这么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关悦一想到那张不怒自威僵硬的像大理石的脸,她就沮丧。说来她真的觉得自己没用,平时口齿还算伶俐,可一见到关家人就笨拙的像木疙瘩,怎么也讨喜不起来。

    关安易无奈,“要紧张也等一会再紧张,现在先眯会儿,乖。”

    那个‘乖’字如春风抚面,语气里尽是说不出的宠溺与温柔,关悦的心不受控制扑嗵扑嗵跳了起来,耳根子也有发热的征兆,为了不被他看到自己的窘态,赶忙佯装闭目养神。这下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她是紧张关老太太的威严还是关安易让人意马心猿的温柔。

    或许是昨天是的确没有休息好,迷迷糊糊间真的睡着了,竟还梦见了老太太那张倨傲凌厉的脸。她梳着高高的髻,发间缀一朵珠花。脸上化着鲜艳的妆,颈上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她穿着合身的旗袍,优雅地请出家法,然后一鞭重过一鞭的往关易安身上抽打……关悦一脸冷汗中惊醒过来,才发现已经到了机场。

    她怔怔盯着关安易的背,他倒好车看向她:“怎么了?”

    关悦平缓一下情绪,笑了笑:“没事。”

    关家其实很早就移民到海外,如果不是关安易当初与家里闹崩,估计也不会独自带着关悦回国打拼。对此关悦一直觉得对他有所亏欠,其实如果没有她,关安易真的会有另外一段精彩完美的人生。他对她付出的太多,多的她这辈子甚至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还不清。

    虽然跟关老太太已经许久不见,但仍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她来。陪同她一起的还有关安易的母亲。两人一前一后的出来,关老太太只挽着一只精致银包,妆容得体,步伐从容,微仰头脸,活像个出巡的女王。

    关悦头皮阵阵发麻,手脚开始不大能协调。突然捏着衣摆的手一暖,关安易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罩在手心里,握了握,像是安抚她躁动的情绪。关悦仰着脸朝他感激一笑,两人目光对交,关悦猛得将视线调开。只恍神了片刻,关家二老就已经到了面前。关老太太一般是直接无视关悦的,径直对关安易说:“飞机上空气质量太差,服务不到位,飞机餐难吃的不止一两点,下次换一家。”

    关安易应好。

    关悦手忙脚乱的去接关妈妈手上的行李,被礼貌的回拒后,只好站在一边干笑。她一直很清楚关家除了关安易之外,没有人一个人认可她的存在。所以在她们眼中,她可有可无,就连熟人都算不上。

    关安易接过母亲的行李,相互问候了一声,就将行李箱交给关悦:“祖母,母亲,你们跟悦悦在门口等等,我去把车开过来。”揉了揉关悦的头发,就离开了。

    关悦被关家两位女士盯着不自在,讪讪的笑,“曾祖……”“是关女士。”关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纠正。

    关悦笑得越发尴尬,“关……关女士,您们这一路辛苦了,要不要先喝点什么?我去买……”

    关老太太哼了一声:“不必了。外人买的东西不合我胃口。”说完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你这一身黑来接机,是奔着丧气来的吧?”

    “不……不是的……我只有……”

    “谁要听你解释?站远一点,别挡了别人的光,这是礼貌。果然是野孩子,驯养了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没一点长进。”老太太的声音又尖又锐,行人纷纷侧目。

    关悦难堪的拧紧了嘴唇,却楞是没有反驳半句。

    或许她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让关老太太很没有成就感,就没有讽刺下去的兴致。

    关安易的车开过来,两人上了车。关悦走到最后,很用力将自己几乎要涌出来的泪意咽进去肚子里,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她们是关安易的家人,即使言辞伤人,她也不会让他夹在中间难做人。

    车子进入市区,却不是朝着家的方向。关老太太也察觉到了,就说:“怎么?你还打算把我们往酒店里送不成?”

    关安易妥贴地笑:“当然不是。”

    关悦疑惑地看他。他仍是笑得风清云淡。

    车子直接拐入一片新开发的别墅区,然后在一幢红色小楼花园里停下,“这儿是我半年前买下去的,环境好,没有人打扰,正好适合休假小住。”

    关老太太却没有流露出半分愉悦:“你住的地儿不是还有房间吗?怎么?不想跟我们老家伙一起住?还是压根就不欢迎我们!”

    “祖母哪里的话。我住那儿楼层太旧,下面就是铺子,太闹人。祖母您住在那怕是会吵得您没法休息,所以就……”

    “你就编吧。你心里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

    关安易不说话低头挨训。

    想来关安易早就在这做了事先安排,佣人家具用品一应俱全,而且全是符合关老太太的审美标准。关老太太总算有点满意的意思,口锋也没有之前那些凌厉,“安易,她还跟你住一块?”

    “是的,祖母。”

    关老太太的火气又腾得上冒:“成何体统?养了十几年了也算仁至义尽了,这么大个人了还赖着你不肯走?传出去还不被人指着鼻头骂!”

    关安易对她的话似乎并不以为意,而是淡定自若地牵了关悦的手告辞:“祖母、母亲,你们一路辛苦,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也不等老太太首肯,就拉着关悦自顾自的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