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3章 家宴(2)

章节字数:2840  更新时间:12-07-21 2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雅阁大厨擅长沪系本帮菜,最拿手的除了鸡骨酱、虾子大乌参、松江鲈鱼、枫泾丁蹄还有青鱼秃肺、腌川烧圈子、糟钵头、生煸草头。这八道菜堪称是雅阁老字号招牌菜,每一个第一次来的食客都会点来一尝。

    关老太太犹为爱这松江鲈鱼,它肉质洁白似雪,肥嫩鲜美,少刺无腥,食之能口舌留香,回味不尽。即使是简单烹饪,也丝毫不影响其鲜美质地。而且它的维生素要比其它肉食品要来得高,所以极受食客们的偏爱。

    莫一多亲自托着盘子上菜:“莼菜鲈鱼汤。关女士,这可是特地为您留的鲜鲈鱼,保证还是当年那个味儿。”

    关老太太对莫一多倒是很客气:“莫老板有心了,也只有你还惦记着我这老婆子还喜欢这一口。”语气间颇为惆怅,眼风往关安易那扫。

    莫一多忙接口说:“哟关女士言重了,关院长可是一周前就在我这儿打了招呼,我就是借花献个佛,关院长才是真孝子。”

    关老太太脸上这才多了几分笑意,“哪需要你来为他说好话?他心里怎么想的,我还能不清楚。”

    莫一多也笑盈盈地应:“一家人一条心,心意相通。”

    关老太太斯条慢理的饮汤:“一条心?只要他不要生什么乱七八糟七弯八拐的心思我就阿弥陀佛了烧香拜佛。对了安易,听说你不有个固定的伴儿吗?怎么不带出来见一见?尽捎些无关紧要的人来!现在让人过来吧,我们见见,如果合适,就赶紧挑个日子把这婚事给定了,三十好几的人,也该为关家添下个一儿半女。”

    莫一多暗觑关安易一眼。

    关安易说:“临时让她过来,估计她抽不出空来。改天吧,我来安排。至于婚事,还是得从长计议。”

    眼见着关老太太脸色稍变,莫一多忙出来打圆场:“关院长的事业正是蒸蒸日上的关键时期,婚事暂时难免顾不到。不过关女士你放心,那女孩儿我见过,大家闺秀品性端正贤良淑德,您与关伯母一定会非常满意的。而且,您应该相信关院长的眼光不是?”

    或许莫一多天生长了一张让人信服的脸,被他这么拍着胸膛一保证,关老太太当真没再咄咄逼人,让关安易尽快安排会唔之后才语重心长地对莫一多说:“我也不怕莫老板你笑话,这次我回国除了度假之外,头等大事就是解决安易的婚姻大事。他一日不定下来,我就一日不得安心。”

    关安易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淡了。莫一多看得胆战心惊。他与关安易数年交情,对他的了解也算七七八八。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专断。最厌恶任人摆布。关老太太算是踩到了他的底线,即便是至亲,也不敢保证他就不会失控。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中,一人蹭地站起,还一时不慎打翻了桌上的碗碟,她埋着头:“我去一下洗手间!”也不顾关老太太的冷嘲热讽,逃命似的夺门而出。

    关安易皱紧了眉头。莫一多拍了拍他的肩,“放心,交给我。”然后告辞跟了出去。

    雅客没有设大堂,只有包厢。包厢与屋型回字改建,外围是隔开一间间的外室,内里与外围相接的是走廊。而中间偷空的部份则凿了池子,里面养着一些绿油油的水草。水池搭了一座十字型圆木桥,尽头是大门,其它桥岔口可以直接通往包厢。此时关悦再攀住麻草编上的绳索,站在桥上盯着水草发楞。

    莫一多悄无声息地停在她面前,突然出声:“还是第一次有人看我这水草看的目不转睛,作为这个植物的非凡创始人,我感到无上的荣兴。”

    关悦被他惊了一下,看到是文质彬彬的莫老板,便又把视线凝聚在这水草上,说:“植物自然生长,怎么能说是你创造的?自大也要逻辑依据。”

    莫一多大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自大,新鲜。我告诉你小姑娘,这水可是十分神奇的液态,因为它的质地,适当利用它可以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就像这池子水草,它看似郁郁葱葱,却活不到明天日出之前。因为它每生长一寸,根就会腐蚀掉一寸。”

    关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谬论,觉得不可思议:“既然这样,那还种它干什么?”

    莫一多笑得风清云淡:“这光秃秃池子总该有东西来点缀,太死气我可不喜欢。这东西长势好,不招蚊虫,又不用费心清理,滴几滴药剂就可以。这就是懒人的生活作态。”

    莫一多轻描淡写的几滴药剂,这本身就是匪夷所思。除非是名满天下的科学家不然谁敢这么大口气。

    “你怎么懂这些?”

    “曾业余对水质分解做过研究,纯属爱好。”

    关悦点头,她再次将目光调回到池面,始终不敢相信这些水草的生命只有一天。但尽管只有一天,它们也依然活得朝气蓬勃。似乎要将一生的精华一并释放出来。

    “你我不熟,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

    莫一多托托眼镜,咳了一声:“这不随便唠嗑呗,不是有首歌是这么唱来着: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女孩的心思我不敢猜,就只能赤膊儿上阵,自显形呗。不过这主要对心思重的女孩使的法子,百试百灵。”

    “你怎么知道我心思重?我不过出来透透气罢了。”

    “女孩儿心思重不重生不生气看眼神就知道。”

    “你似乎很懂女生?”

    “我把女生当作水来研究,潜心修练十八载,你说懂不懂?”

    “你还真能学以致用。”

    “大家都这么说。心情好点了没?好点的话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交差……?”关悦愣了一下,然后略略走神:“原本是他让你来的。”

    莫一多撩了撩袖子:“关院长很宝贝你。我还是第一次看他对人这么牵肠挂肚的。”

    关悦一时没接话,隔了半会才说:“那有什么用?他都要结婚了……”

    莫一多做了然状:“哦对,他要结婚。可那又怎样?结婚又不是世界末日。他还是会继续疼你爱护你,我觉得没有什么两样。”

    关悦紧紧攥紧绳索:“你不会懂。”

    没有人会懂。

    有人说:与你相遇的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来给你上一堂课,教你尝试人生中必经的酸甜苦辣。一堂课的时间长不过一辈子短不过一天,功德圆满之日就是功成身退之时。关安易给她授了最精彩的科目,除了酸甜苦辣个中滋味还把选修的贪嗔痴怨一起教了。而他似乎也到了功成身退之时。

    “我当然不会懂,因为我不需要懂。猜心可不是我的专长。”莫一多挥挥衣袖,转身:“如果不想回到那饭桌,就先走吧。我会帮你跟关女士打招呼。青年人不要这么纠结,关女士就是愁多了,脸上才起那么多褶子的。”

    “……”刚刚是谁大赞关女士年轻又貌美来着?

    “不要这样看着我,这是一种营销手段,也是呃……礼貌?Understand?”

    心情差的时候,走路也是一种发泄。电话隔三差五地响,她不接也不掐断,就是让它响。她知道那是谁打来的,但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暂时没想好怎么面前关安易,也不知道怎么为自己的失态做出一个让人接受的解释。

    但带着正式的妆容与服饰在路上一路狂走,本身看起来就很奇怪。在受到路人第五十八次目光洗礼之后,她只好掏出电话。通讯录里一个个翻下去,除了关安易之外,竟找不到一个可以差遣而没有心理负担的人。她叹了口气,刚要把电话收起,电话就响了。她一看屏幕上的名字,绷着的神经似乎放松不少。

    梁宁波在电话那头说:“我今天拆线你也不来关心关心,你这个罪魁祸首也太不敬业了吧!”

    “拆个线而已,有必要这么大阵势吗?况且有梁宁玉鞍前马后,恐怕比你媳妇侍候的还周到,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媳妇儿?呸呸呸,乱讲话会遭报应的!”

    “没错,我已经遭报应了。”

    “……你在哪?怎么这么吵?”

    关悦有气没力,没好气地说:“顾着跟你说话,被自行车刮了一下。”

    梁宁波幸灾乐祸的取笑了一番,问了地名,就说他在附近,可以施舍的过来带她一程。

    关悦疑惑:“你不是在医院吗?”可电话已经断了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