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5章 蔫知非福?

章节字数:2771  更新时间:12-07-21 2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梁宁波小鸡肚肠,气不过就直接开着车扬长而去。一点都不知道风度为何物。关悦无奈之下只好打的回去。

    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并不容易拦到车,大部份的情况就是你一拦到车,就有人以迅雷不掩耳之速捷足先登,动作之灵敏让你自叹不如。被人连番三次抢车之后关悦的耐性终于磨尽了,逮着那个像泥鳅一样钻进车里的大叔的领子往后揪:“这位大叔,您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

    那中年大叔手脚十分灵活,几个乱拱就躲开了关悦的钳制,他一双眼却并不看关悦,而是警觉地朝外面来回望:“姑娘,我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你就行个方便,等下一辆吧。”一边催促着司机赶紧走。

    但关悦却怎么也不打算再让一回,非就要乘这辆车不可。那大叔终于不耐烦,回头瞪她,可这一瞪就瞪成了木头人,直楞楞地盯着她:“你……你……”

    司机已经被弄得十分不耐烦:“不然你们两个拼个车吧,我垫点把你们都送到目的地。”

    这已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关悦没再说什么就坐了进去。那大叔还是两眼发直的瞪着她看,他那眼神十分奇怪,像害怕,又不全然是。反正横竖看着就是让人十分不舒服。

    关悦重重咳了一声,那大叔才回过神来,忙将头别开,把一只旧包袱紧紧抱在怀里,目不斜视坐着一动不动。

    那中年大叔只坐了十来分钟就叫停。关悦觉得这人相当怪异,他似乎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下车的地点看上去也是随性点的。在下车之前,他又扭过头盯了关悦半晌,然后一头窜起了人群里。关悦看着他走进一家大厦后才收回目光。或许是那大叔长得非常不打眼,几乎立刻她就不大想得起他具体的面容来。唯一留在记忆里的就是他右耳垂根部那一粒红痣。

    这个怪人没让她困扰很久,因为回到家有更大的麻烦等着她。

    站在楼下她十分踌躇,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干脆调头转回学校。但刚要进校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围墙底下的一个石蹲上啃包子。她顶着一头朝天葱,上面猫熊短T下面大波点裤钗脚上踩着咸蛋超人的塑料拖鞋,手腕着挂着一浮白色半透明的塑料袋里面码了半袋圆乎乎的包子……整个人呈现了一种让人无从吐槽的状态。

    关悦走过去坐在另外一个石樽上,抢了个包子啃起来,“叶四儿,你COS丐帮弟子呢。”

    叶友容抬起通红通红的眼睛,“我要COS上帝,‘法克’他座下的天屎们!都瞎了眼都!”

    关悦这才察觉叶友容的状态很不对劲,“叶四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别吃了,你想撑死自己咩!”

    叶友容惯下包子,像阵风似的冲进学校,踹开宿舍门,从枕头下摸出一封信扔在她身上。然后倒在床铺上不言不语。

    关悦看了信,脸色也白了。她颤着手将信折好,放在一边,声音冷酷:“打电话给老大和寰儿。立刻!”

    关悦很少有这些严厉的时候,叶友容是她们之中年龄最小的,纵使平时耀武扬威,但一到正经事也不敢任性造次。

    周歆和钟钏寰一前一后来到,反锁上房门,几人都没有说话。周歆看了信之后,一巴掌重重的扇在叶友容脸上。叶友容先是不敢置信,而后是紧紧抿紧唇。钟钏寰想冲过去阻止,关悦忙摁住,摇头。

    周歆冷冰冰地说:“当初我们是怎么约定的?绝对不可以透露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真实资料给任何人知道,包括受捐方。你还跟他们书信来往?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毁我们所有人,毁了你自己?”

    那封信是之前她们捐助的一个学校的小朋友写来的。那还是大三下学期的事,捐助资金是调包了一富太的钻石戒指换来的。她们一直以为这件事已经划上圆满的句号,却怎么也没料到叶友容竟会与这些小朋友书信来往。

    这件事几乎立刻崩溃了周歆的理智。她们虽说是义举,但却是名副其实的贼。她恼叶友容不知轻重,更恼自己监督无方。

    叶友容已是泪眼迷蒙,却是死忍着不让其流出来:“如果我不跟他们保持联系,怎么知道他们现在命悬一线?五六个孩子被砸下来的屋梁压断了腿,有的砸伤了头,因为没钱,他们只能在家里干等,你们知道等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吗?瘫痪、截肢!他们有的才五岁,最大不过十岁,他们还期盼着走出那穷山沟,给父母在城里买大房子吃没有混沙的白米饭……”

    周歆双目通红:“这根本就是两码子事!你违犯规则就是你的错!你错了就是错了,别和其它事混为一谈!”

    “对!是我的错!我全错了行了吧!”

    眼看着两人都快失去理智,关悦忙抹干净湿漉的眼角,站在两人中间:“对也好错也罢,既然错都错了,再怎么相互指责也没有用。现在最要紧就是想办法怎么解决我们面临的新问题。现在那群孩子家长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我们想置身事外也已经不可能了。”

    钟钏寰也点头附和:“二悦说的对。我们当初雄心勃勃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想我们大家的热忱还在。要不我先给老爹拿一笔出来应急,反正他一爆发户,钱多的没地方花。”

    关悦摇头:“这不是笔小数目,你老爹要是问起来,你要怎么解释?”

    钟钏寰沉默。她至今没有工作,窝在家里当米虫,零花钱都是伸手跟自家老爹要的,他已经对此十分不满了。

    几人不禁有些沮丧。

    关悦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张卡里是关安易这些年过年过节给的零花钱,应该有十来万。先拿去用吧。”

    钟钏寰一脸羡慕:“关院长真大方。”

    如果让她们知道关安易随手开一张几百万的支票就跟玩儿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知道她们会作何感想。不过虽然与关安易共同生活这么多年,但对于他的资产除了知道他有家医院之外其它的她还真一无所知。她笑了笑,“你老爹也没亏待过你吧。”

    钟钏寰有些汗颜,她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没酒就跟亲爹拿。

    周歆将银行卡放在叶友容身边,不发一言就走了。显然还是气愤难平。

    周歆虽然表面看上去冷冰冰,可一但真的生气,那绝对比任何都要难搞。关悦示意钟钏寰跟过去劝劝,她自己则留下来陪叶友容。

    叶友容常年死宅不见阳光,皮肤又白又薄,这一巴掌扇下去立即红肿了一大块,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关悦找来药给她涂,“别憋了,老大那也是气不过。”

    叶友容的泪哗啦就下来了,带着哭腔喊道:“她打我?!我爸妈都没打过我!她凭什么打我!”

    关悦将药瓶往桌上重重一搁,声音拨高了几分:“如果老大没有扇那一巴掌,我都会补上这一巴掌,我要看看能不能把你打醒!你到现在还搞不明白,你的一个无心之举,就有可能让我们四人成为阶下囚!监狱,劳改犯你懂不懂?这不是闹着玩的!”

    叶友容眼泪都忘了擦,似乎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呆呆怔怔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他们不会出卖我们……”

    关悦重重地将药膏抹在她脸上,恨铁不成钢:“你是猪吗?你留下了一道破绽,还怕查不到你头上来?”

    叶友容彻底呆住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她:“那……怎么办?”

    关悦叹了口气,“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没人会再翻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陈年旧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这次的教训就是让你多长一个心眼,别什么事都不经大脑,不知轻重任意妄为。”

    其实这番说辞关悦连自己的骗不过。如今那个偏远小镇因为自然灾害又推到了大众的面前,在这个红榜时代,那些好事者可以把人家的祖辈三代翻出来炒一遍。指不定她们就被人误打误撞被人翻出来。但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用,只能走一步算不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听天由命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