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3章 太子宴1

章节字数:2727  更新时间:12-07-29 0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关悦瞪了他一眼,掰开他的咸猪手:“要你管。喏,你媳妇来了。”

    梁宁波气结:“再胡说八道小心大爷我弄死你。”

    来人是梁宁玉,他跟梁宁波一人一套兄弟装,站在一起旗鼓相当,俨然是一副富豪界两大杀器的模样。

    梁宁玉朝关悦颔首,然后对梁宁波说:“哥,爸爸让你过去。”

    梁宁波露出闹头疼的表情:“肯定又是那些叔叔伯伯召见,长得帅就是这么麻烦。”然后凑到关悦耳边,悄声说:“待会给你介绍我新泡的妞,美院的,青春又美丽,装嗔的时候酥死个人。保密,别告诉梁宁玉,他最热衷于棒打鸳鸯。”

    关悦满脸黑线,低骂道:“禽兽!”

    梁宁波笑得贱兮兮的:“你懂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禽兽人家还不爱呢!”

    “那你就赶紧早死早超生吧。死透点,别跑出来祸害人间。”

    梁宁波风流倜傥状地骂了句脏话,才施施然离开。

    关悦悄悄从后面对他比了一个中指,肩膀就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话:“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关悦吓了一跳,险些把杯子里的香槟给泼了。可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

    来人笑得不可开支:“你这么害怕做什么?这么多人在,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关悦狠狠在来人鼻子上拧了一把:“钟寰儿,你怎么也来了?”

    钟钏寰今天打扮的有那么一些大家闺秀的样子,手上掂了一块蛋糕在那拨弄,奶油和果酱搅和在一起,看上去像大师笔下的抽象作品。

    “还不是我爹。他作梦都想攀上梁氏这颗大树,这不,我被人洗白白送上门来了呗。”说着觑了关悦一眼:“不过别人看不上,他也没办法。”

    关悦被她的眼神晃得有些不自在,“其实我跟梁宁波……”

    “不熟对不对?”钟钏寰笑得云淡风清,“其实没关系啦,我跟他也不大熟。”

    关悦觉得今天的钟钏寰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诡异的邪气。联想起刚才她在她耳边说的那一句话,心里有点发冷。

    “寰儿,你是不是……在怪我?”

    钟钏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摇头笑道:“怎么会?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她在最好这俩字咬了重音。说完转身就走。

    “钟钏寰你给我站住!”关悦也火了:“有什么不痛快就说出来,这么阴阳怪气是什么意思?”

    钟钏寰霍地转身:“我阴阳怪气?你又坦白大方到哪里去?”

    “梁宁波的事我可以解释。”

    钟钏寰冷笑:“你不需要解释!你喜欢捂着掖着是你自己的事。”不熟?不熟能抱在一块咬耳朵?去你M的!

    关悦很不解,就算她跟梁宁波有三两交情,她也不必这么大惊小怪斤斤计较。况且那个时候她真的跟梁宁波不熟,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一棒子打死?

    “关悦,你自己都没发现吗?你一遇到喜欢的东西就会恨不得把那东西藏得严严实实,别人摸不到抢不到。你总是不动声色,别人被你剖心剖肺研究了个透彻,可你却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只知道索要别人的真心,却不愿意拿出自己的来换。你这算什么朋友?”

    关悦如同棒喝,“我没有……”

    钟钏寰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关悦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她开始想,在朋友中她到底将自己定位成哪个角色?她自以为珍视她们之间的友谊,可心里真的没有一丝防范吗?朋友平等坦诚相待,她又真的做到了吗?

    其实钟钏寰说的没错,她很害怕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抢走,将喜欢的东西捂得严严实实是一种本能。但因为这种本能却带着一些自私霸占的意味,从而不经意间伤害到其他人。关悦突然似乎明白钟钏寰的心情。可明白不代表理解,她们多年感情,如今却因为一个梁宁波而彻底崩溃,这实在是一件很打击人的事。

    梁宁波被老爹拎着整个会场招呼了一圈,脸都笑僵了,肩膀被人拍得隐隐作疼。他在心里破口大骂:有这么大的劲怎么不去抄一盘沙练铁沙掌?

    挪到关悦身边,她正阴沉着脸自个儿灌酒,梁宁波涎着笑脸:“大爷我就走开这么一会儿,你别借酒浇愁了,大爷陪你乐乐。”

    却不知现在关悦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梁宁波。他还一脸无知,贱皮兮兮。

    关悦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走开。”

    梁宁波虽然人来疯,但眼色还是有的。当下也不在嬉皮笑脸,不然她真的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他。到时什么颜面都丢尽了。

    “你受什么刺激啦?不会是关安易跟你说什么了吧?”梁宁波赶紧做知心大姐状。

    关悦恼得半死,真真想一巴掌盖在他脑门上。

    梁宁波屁颠颠盛来一盆水果沙拉,殷勤的很:“喏喏,虽然你一身地摊货,但远看还是像一个闺秀的,淡定淡定,形象很重要。来,吃这个,营养美味又不增肥,女士最爱哟!”

    关悦无语地看着他,默默的接过,默默的背对着他,因为看到他那张脸她就会有一种狂踹一顿的冲动。

    拜他所赐,就算关悦有心跟梁宁波蹬鼻子上脸,也找不着机会。心里郁卒的很。

    梁宁波蹿了一会儿,又被梁宁玉逮回去切蛋糕,被人重重包围再也脱不开身。关悦终于觉得清净,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吃东西,目光不由自主往关安易那里瞄。林佳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打扮大方得体,笑容恰到好处,两人站在一块就是灼人眼球的发光体。

    关悦叉了块哈密瓜,苦的;喝了口柳橙汁,也是苦的;就连蛋糕都是苦的。关悦有种掀桌的冲动:什么玩意儿?都是苦的!

    “……心脏搭桥手术这一个领域在本市技术上还是很薄弱的,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关院长,我听说你们院里的文医生曾发表过关于这方面的学术报告,见解非常独到,不知道能否借他到我们院里来做个理论指导……”市公立医院的秦主任说了半天,对方却掂着酒杯爱理不理,不禁有些纳闷与生气。虽说华东势头如日中天,但归根结底还是公立医院受众面广些,那些个私立医院拿什么跟公家的医院呛声?还瞧不起人,太不像话了!

    林佳茵看着秦主任脸色不大对,关安易却并未察觉,多半是心不在蔫。秦主任虽然只是一个主任,但他与政府某个高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迫不得已,能不开罪就不开罪。如果撕破脸,这明面上的情份就很难修圆。

    林佳茵轻轻将手放在关安易臂弯里,提醒他:“安易,我记得文医生这段时间没有安排上什么大手术,如果安排恰当的话,时间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关安易回过神来,思绪几乎不用过渡,笑着坦然接过话头:“秦主任都开口了,晚辈怎么好意思拒绝。不过虽然时间上不冲突,但还是得征求文医生的意思。毕竟,这并不在他的工作范畴。”

    关安易自甘伏低,秦主任大为受用,脸色和缓了一些:“那是当然。不过像文医生这种拥有这么高医学天赋的医生,不应该屈就当一名小小的麻醉师,他应该去做研究。可惜了可惜了。”

    关安易倒是表现很淡然:“人各有志。”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这边,林佳茵才轻声说:“不舒服吗?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关安易在公众场合一向表现的很有风度,恪守礼仪,要求完美。而今天他既然在跟别人交谈时走神了,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在他身上。

    关安易没什么表情的解释道:“估计这些天应付祖母她们累了吧。”

    闻言林佳茵神色不禁有些黯然,“伯母她们来了这么多天我都没去拜访,真是失礼。”

    ——————————————————————————————————

    插花:重新编辑了一下章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