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4章 太子宴2

章节字数:3136  更新时间:12-07-29 2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佳茵原以为关家人难得回来一趟,理论上关安易都会带上她去见上一面的。但她左等右等也没见他有这个意思,自己冒然跑过去又显得太过失礼。说是不失望那是骗人的。他们这一路发展下来水到渠成,按部就班的约会,偶尔牵牵手,亲吻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关安易掌握了绝对的主权,他说一,她就没想过要说二。他说东,她绝对不会往西。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连最基本的承诺都要不起。她真的很累,那种若即若离,明明在眼前又抓不住的感觉挠心挠肺,可又舍不得放手。因为如果错过了这个人,她不敢保证能找到一个比他更优秀更值得让她倾慕的人。

    关安易却像是对她的小心思全不知情,不痛不痒的安抚:“会有机会的。”

    林佳茵脸上维持着牵强的笑容:“嗯。”顿了顿往关悦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小悦也在呢?听说她跟梁公子关系不错。”

    关安易眉尖抖了一下,但看上去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是吗?”

    林佳茵又说:“小悦大四快毕业了吧。的确该到了谈朋友的年纪。”

    关安易微微蹙着眉:“你想说什么?”

    林佳茵咬了咬唇:“我想说她长大了,你不应该再一门心思全扑在她身上。她迟早得有自己的生活、朋友或是爱人。她不需要你了。你应该开始为自己打算。”

    关安易终于变了脸色,尖锐而刻薄地说:“为自己打算的意思是找个人结婚?亦或是娶你?”

    林佳茵没料到他会恼羞成怒,一时不知所措:“……我没有这个意思……”

    印象里的关安易一直是谦谦君子沉稳内敛的。很少动气,更不会轻易跟身边的人动怒。这次却因为她一句话而大动肝火,林佳茵不知该说自己荣幸还是悲哀。

    关安易撇下她就走,看样子应该是去找关悦。林佳茵叹了口气,自己果然被冲晕了头脑,枉想跟关安易的宝贝疙瘩争宠,下场无一就是一种。太自不量力了。

    “很不服气吧?”

    林佳茵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看是温良无害的文阅。他双手撑着台面,笑眉笑眼的看着她。林佳茵稍微有些疑惑:“文医生?”今天貌似是他值班吧?

    文阅笑得人畜无害:“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可不是翘班,李医生明天有事,我就跟他调了班。正好闲着无聊,就跟朋友过来讨杯酒喝喽。”说着扬起下巴点了点不远处那个侃侃而谈的男人。

    那男人林佳茵见过,他似乎是文阅私交甚好,偶尔可以看到他在医院等文阅下班。那人长相雅儒斯文,属于皮相招桃花型的,仅几次露面就把几个小护士迷得神魂颠倒。八卦时听她们提过,那人应该叫莫如来,是一间独立研究所的主事人。

    林佳茵想起文阅刚才所说的话,不禁有些好奇:“你刚刚所说‘不服气’指什么?”

    文阅靠在吧台上,递了一杯酒给她,望着角落里那两人:“其实佳茵姐才是最值得同情不是吗?话说你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可最后却弄得跟第三者似的,实在有些……好笑。这样,你服气?”

    林佳茵表情僵了僵:“你是专程过来奚落我的吗?”

    文阅一脸无辜:“怎么会?我只是同情你罢了。”

    林佳茵有再良好的修养,也忍不住动气:“同情我?请问阁下又好到哪里去?”

    文阅笑容窒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摊手:“好吧,女人就是开不起玩笑。没劲。”

    关悦看到关安易出现在眼前时,有一瞬忡怔。然后迅速扯出一丝笑:“您也来了,抱歉我一直没有注意到……”

    关安易脸上绷得紧紧的:“一周没回家了,有换洗的衣服吗?”

    关悦紧张兮兮的点头:“……有。”

    “有?”关安易语调上扬,“衣服是借来的吧?”

    被发现了!关悦窘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结结巴巴地说:“……那我明天就回去拿……”

    关安易却拉起她:“为什么要等明天?现在就去。”

    关悦:“啊?那……我……还……”来给人过生日,礼物没送出去就走,这样太失礼了吧?

    “嘿~走之前不应该跟我这个主人打声招呼吗?”梁宁波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吊儿啷当的说。

    关安易也不多做纠缠,直截了当地说:“梁公子抱歉,我们得先走一步。”

    “关先生慢走不送。不过,悦悦就不劳您操心了。生日宴结束之后我会将她安全送达。”

    关悦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吃错药了?!她几时要他操这个心了!

    关安易皱了眉头,看向关悦。看似在询问她的意见,但紧攥着她的手表现出来的专制态度让她心里打突。她是万万不敢违背他的意愿的,但又不想这个时候跟他回去。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他对她的影响力,她怕自己一个意志不坚,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来。

    梁宁波似乎接收到她的求救信号,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没出息,平时耀武扬威威风的很,一见到这个人就立马变成了任人揉圆搓扁的小鸡仔。

    “两位作为我的贵宾,礼物都没拆就走,要是被我爸知道又该说我不懂得待客之道。关先生就当卖我一个面子,再留上个一二十分钟,怎么样?”

    梁宁波都说到这份上了,连老爹都抬上来镇场,再不一味拒绝就真的伤情面了。关安易虽然不高兴,却仍是笑微微地说了一些客套话,眼神虚冷,关悦看得心惊肉跳。

    不知是怕她开溜还是怎么的,关安易扣住她的手腕寸步不离的带在身边。林佳茵看到他们握在一块的手,笑得越发牵强。关悦不自在极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无端插入人人唾之的第三者,在林佳茵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她暗暗挣扎了几次,只会越挣扎越紧,关安易那架势似乎要生生捏碎她的手骨。

    梁宁波崇洋媚外,非要学洋人那一套现场拆礼物。酒店服务上推着一车花花绿绿的礼物放到中央来,梁宁波跟个未成年似的眼里放光摩拳擦掌。梁老爷胡子抖了抖,这么大个人还这么老大不小也不怕惹人笑话!但有这么多外人在,又不好驳了大儿子的面子。也只能由着他胡闹。至于梁宁玉这团棉花,梁宁波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论对方怎么瞎折腾他都是一脸服从的笑脸。

    梁宁波挑了上面的几个盒子拆了,不是名牌表就是金链子钻石胸针之类的。很是无趣。干脆搬了最大件的来拆,一拆开就再也挪不动眼珠子,眼睛刹那又涩又潮,难受又惊喜。

    梁宁玉温温柔柔地笑:“完整精装版,总共一百零一本。我收集了五年,现在送给你。大哥,生日快乐!”

    梁宁波细细抚摸着一本本的封面,哑哑地对梁老爹说:“你都看见了,这是你小儿子送给我的,以后谁跟我说玩物丧志我跟谁急!”

    梁老爷笑骂:“你够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随即又叹了口气,眉头轻轻皱了皱。

    梁宁波笑着盖了一个梁宁玉的头:“小子,想好了,送出去就收不回去,别到时又哭哭啼啼跟我要回去。”

    梁宁玉清咳了一声,出言提醒:“哥,你正经一点。”

    梁宁波笑得满脸是牙,根本不知道矜持为何物。他东翻翻西抄抄,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啊咧,悦悦,你的礼物呢?你不会空着手过来白吃白喝吧?”

    大家的目光顺着梁宁波刷的一下黏在了关悦身上。关悦趁机挣脱关安易,快步走到梁宁波跟前,淡定的奉上礼物,没有再回关安易身边去。关悦清楚的感觉到关安易锐利而不敢置信的目光,却楞是忍住无动于衷。

    关悦的礼物包装的规规矩矩,虽然不大,但掂在手上也挺有分量。梁宁波乐滋滋的:唉呀这丫头还是挺懂人情世故的吗?关键时刻不带链子。

    梁宁波着手要拆,关悦挪开了点,提醒:“这个……你回房再拆也没关系。”

    梁宁波给她抛了一个小样别不好意思的眼神,几下狗扒式扒开外包装,然后脸色由黑转青,木若呆鸡。

    X光101。生发剂。

    众人噗的一声,憋不住乐了。但为了照顾主人的脸色,仍是生生的忍了又忍。

    梁宁波灰头土脸,被气得半死。趁着闹哄哄的现场,逮着关悦的手臂就走,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亏我还帮你打发人去拖住关安易,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罢了,还让本大爷出丑,你真是……真是卑劣无耻下流!”

    关安易被一拥而上的学术派弄得应接不暇,就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到关悦和梁宁波的身影。

    此时两人正气喘吁吁地在雍华的顶层,一人几听啤酒姿势难看地躺在水泥板上看黑漆漆的夜空。

    “我都提醒你先别拆了,你偏不听。这可是我想了很久结合你切身用处特地为你挑选的。你还挑三拣四不知足。”

    梁宁波嗤了一声,撸了一把毛寸头,没好气:“大爷又不是瓢驴,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梁宁波很愤怒,他之前是刮了个光头,又不是秃顶,她有必要这么埋汰人吗?心眼太坏了!

    关悦懒得跟他据理力争:“好心当作驴肝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