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7章 背负

章节字数:3193  更新时间:14-04-13 1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四宿舍已经没有门禁了,所以就算回得再晚也不用担心进不了门。

    关悦她们的宿舍在整个宿舍区算得上是旮旯里,而且唯一一个路灯都已经坏了很久没人来修。旁边还种了几颗说不出名字的树,叶子肥而大,常青植物,不开花也不结果子,只知道窜个子,遮天蔽日的罩下来,带着一点儿潮潮的气息,白天都显得阴森森的何况是晚上?

    若是平常关悦心无旁鹭肯定不会害怕,可刚刚的所见所闻不免让她产生一些乱七八糟的联想,心里就有些发怵。她快步朝着宿舍大门走去,余光隐约看到那灯柱下站着一个人。心里打了个突,心脏咚咚地跳得飞快。

    那个人影似乎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她觉得自己寒毛倒竖,呼吸都重了,一闭眼撒腿就跑。但没跑出几步,手腕被人大力扣住,使劲的扯出去,关悦短促的‘啊’了一声,重重撞在一堵肉墙上。熟悉的味道充斥开来。关悦一时愣住了,维持着那个两手抓住对方的衣服下摆,脸贴在对方胸口上的尴尬姿势一动不动。

    浓浓的夜,消除了原本刻意的疏理,反而多了一层渺渺的暧昧。

    关安易略微低沉:“看到我就跑?我到底有多可怕?”

    关悦在夜色里不用刻意掩饰自己的面红耳赤狂热心跳,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惊魂未定的软糯:“天这么黑,我又不知道是你……”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相拥。没有人先放手,也没有人去追究这个拥抱下到底代表着什么。

    远处有蛙虫浅吟低唱,近些叶子推推搡搡发出的簌簌声,汽车喇叭声像隔着几道薄膜传来……明明人间烟火的模样,却又无端生出身在云端的感觉。

    关悦不知道是喜欢关安易的怀抱,还是更中意他怀抱给她的那种可靠而安全的感觉。只是必须得适可而止,不能放任自己的贪念。

    许久之后关悦才后退了一步,行动上划清了两人之间的界线。

    关安易的脸在夜色中糊糊的看不清神色。

    关悦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弯着眉眼笑说:“我明天就回去把衣服取走,等找到房子之后,再过去搬其它东西。”

    这几句简单不过的话搁置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说出来了。撇下所有的不舍与妄想。这一次她真的下了决心从这泥潭里走出去。

    关安易没有出声,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关悦大大的松了口气,笑得真诚而坦率,眼里似有泪光闪动:“我会过得好好的,您不用担心。溱姐说的没错,我总该一个人去闯闯,认识多一些朋友,离开你的庇佑。您是最尽责最合格的长辈,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永远记在心里。谢谢你!”

    虽然她现在假装的很洒脱,但她相信有一天她一定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虽然她一颗心仍为他疼为他痛,但这已经不能成为她自私霸占的一个原因。

    沉默像病毒,让两人变得僵化。对于关安易来说,固然很难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对关悦来说又何偿不是?她并不是意气用事,只是之前一直在犹豫徘徊,在不舍与贪念中将计划一推再推。到如今已经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

    许久才听到关安易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真的决定了?”

    “嗯。”

    关安易突然一把擒了她的手拖着就走,力道算得上凶狠。关悦惊恐的脸色发白,被动的被他推进车里,嘭得一声甩上车门。借着车厢里的灯,关悦才发现他的脸色十分不难看,隐约到了暴怒的边缘。于是心里越加不安与恐惧。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动不敢动。

    关安易将一个大信封扔在她腿上,“你自己看吧。”

    一摞照片上的男主角都是梁宁波,而他身边的女伴日日翻新,尽显花花公子哥的风采。关悦皱了眉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确认:“您让人调查他?”

    关安易置若罔闻,只是掷地有声地沉声说:“他不值得托付。”而且不配。

    关悦总算是明白了,关安易肯定是误会了她跟梁宁波之间的关系。她原本想解释,但话滚到喉间,却生生的咽了下去,变成了:“那是他以前,以后他会改。”

    关安易口气骤变:“改?你怎么这么天真!”

    关悦不再出声。但这样的沉默在关安易看来无疑是一种无言的抵抗。他突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不知道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到底为了什么?可又觉得似乎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将自己一手养大的雏儿拱手送人,就像在心口上剜去一块肉。随便抽口气都疼的难以忍受。

    合格尽责的长辈。

    这几个字足以将他钉在十字架上一辈子。

    关安易将中控锁解开,关悦下车,然后各自什么都没说,车子一瞬便消失在夜幕中。

    关悦在原地站了很久,夜风将她裙子掀成一只翻风的黑色蝴蝶。眼里突然泪意汹涌,她一仰头生生逼回了眼眶。

    叶友容不在,宿舍只有关悦一个人。她直接倒在床铺上,开了手机。解来屏幕密码就是关安易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菜的侧影,手指触着上面那人的轮廓,伤感的情绪就像病毒肆虐,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的侵吞而来。她将被子往脸上一盖,由着自己眼泪纵横。就纵许这一次,下次她一定会带着释然的笑容,与他见面。

    莫一多半夜三更从被窝里被人挖起,心里十分愤懑。莫老板一向对美容觉有种接近变态的重视,十点前必须睡,雷打不动。谁阻碍,谁就死。

    莫老板为了补偿自己不够充足的睡眠,特地把眼霜当作面霜涂了一脸。一边涂一边肉疼,这得卖多少盘菜才赚得回来?回头一定要从关安易身上讨回来,反正他钱多没处花。

    莫老板睡眼朦胧开车来到平时聚会的私人会所。关安易正坐在固定包厢里抽烟,一屋子乌烟瘴气,呛人的很。莫老板几乎立即就退出来了,作为一个着重养生的达人,这种二手烟是最厉害的慢性毒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他惜命的很,才不会学某些傻缺自个儿自虐。

    等烟味散得差不多了莫老板才踏着方步进门,一坐下就让人把酒水撤走,全部换果汁。会所的人对莫老板怪异的口味早就见怪不怪,立即换来鲜榨的果汁。

    莫老板棒着一杯柳橙汁嘬了一口,“关院长,大半夜把人叫出来不会就是欣赏你这个喷气的大烟筒吧?”

    关安易跟莫一多朋友多年,对方什么怪僻喜好虽然没了解个十成十,但也知道个八成七。当下碾灭了烟,揉了揉眉头说:“梁宁波最近跟关悦走得太近。”

    莫一多愣了一下,随后轻描淡写地笑道:“这有什么好烦恼的,一个纨绔子弟,小悦的眼光不至于这么差。”

    关安易冷笑一声:“你别小瞧了这人。我最近观察了他一段时间,他暗地里见过的那些人可不简单。”

    “你担心他伤害小悦?”

    关安易不承认也不否认,沉默了半晌:“你知道他与谁走的近吗?许大金。”

    莫一多也是一惊:“大金幫的许大金?”

    “大金班与黑頭幫正火拼,争地盘相互斗的你死我活,恨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梁宁波凌空插上一脚绝对不简单。关悦现在跟他走的近,绝对不合适。”

    “这梁大少爷的脑袋是不是被门板挤坏了?他自家的公司不管,反倒跟许大金那伙人搅和在一起?不过如果他代表梁家支持大金班,那我们的处境的确变得有些被动。他接近悦悦似乎也有理可寻。”

    关安易目光一冷。不管梁宁波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他都绝对不会让她涉身险境。他的人,他自己护。至于梁宁波……来日方长。

    莫一多拍拍他的肩叹息:“我说你啊一遇到你家那宝贝疙瘩的事你就乱方寸。不是我说你啊,你哪是怕他害小悦啊,你是担心人家把你家小鸡仔给拐跑了!既然不舍得就干脆把人捆在身边,哪需要这么磨唧。”

    莫一多看着关安易一脸无动于衷,也不打算再劝,毕竟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又不是什么青春小毛孩子,怎么拿捏自己清楚,旁人指手画脚反而添乱。

    “得,不说你了。”莫一多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上面最近……”

    关安易皱眉:“怎么会这样?”

    莫一多耸耸肩表示不知情,“反正让他收敛一点。再弄出点什么事的话,就别怪我不道义先撤。”

    两人公事谈了大半天莫老板才后知后觉,怒道:“这种事大白天谈也可以,你非要半夜三更把人拖出来,神经病!你知不知道熬夜会加速衰老?”

    “你年轻过吗?”关安易不冷不热的打击。

    莫一多气得吐血:“我这张脸比你那张老脸嫩了不止十倍!不信你摸摸。”

    “变态!”关安易不屑又点了烟继续抽烟。

    莫一多冷眼:“你今年烟瘾倒是越来越重了!怎么没抽死你?”

    关安易反唇相讥:“你那股子娘劲也越来越重。怎么不趁早把那没用的玩意儿切掉?”

    莫一多吐血半升,气急败坏:“我这是护肤!你懂个屁!不跟你争了,没意思。走了。”

    莫一多刚走到门口被关安易叫住:“你别那么执拗了。弄得油头粉面年轻十岁又怎么样?别等她了。”

    莫一多那股子劲像潮水一样退去,他像木桩一样立在门口,语气清晰阴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