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四章 我的心很小

章节字数:3878  更新时间:12-06-30 19: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陌,你……是说着玩的吧?”苏心妍在一阵刺心的剧痛之后,良心泛滥地把自己七零八碎的心扔在沙滩上,颠颠儿地跑去替别人担忧。

    夏紫陌笑了,“我当然是说着玩的。心妍你别因为这孩子一句话一惊一乍的。过日子么,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吵架拌嘴还不是最稀松寻常的事。是吧,莫言?”

    她一偏头,曼卷的青丝在莫言颊上一擦而过,莫言眼睛倏忽覆了层朦胧的混沌,他咧咧嘴,附和得毫无底气,“你的话都对。”

    慕珩突然上前,二话没说把忆珩交在莫言手里,一伸手拽了夏紫陌就走,“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话跟你说。”夏紫陌用力去挣脱,脑子被一些难以名状的情绪搅得天翻地覆,不争气的眼泪赶趟似的往上蹿,压都压不住,但还是努力清醒思维,带着几缕轻飘飘的感觉,冷静地对着慕珩说着毫无温度的话,“慕珩……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我就是不想打扰你的生活。”慕珩加重了语调,温润变得激动,拽着紫陌的手收得紧了紧。“紫陌,我必须跟你谈谈。”

    “慕珩,你放手。我不想在这种场合让大家都下不了台。我的性子你清楚,所以,别逼我。”

    慕珩抬头,撞见夏紫陌的目光,那样忧伤,却偏有一股绝不让步的韧性在里面。那样的目光让他回不了神。

    就像那年,夏紫陌跟他说,“慕珩,我们……去九寨吧。”

    一样让他手足无措。

    他放手,低声下气地乞求,“五分钟,就五分钟,紫陌。”

    “紫陌,去吧。”莫言插话进来,“正好我跟忆珩找点东西吃。”

    夏紫陌一垂眼,避开莫言看过来的目光,转身走向外面的露天阳台,“……我很快回来。”

    慕珩赶紧跟过去。

    慕珩没看苏心妍一眼。自他看见夏紫陌,就没再看苏心妍一眼。苏心妍心情糟到极点,看到东西就往嘴里塞,塞得面目狰狞形象全非,牙齿磕得咯咯的响,吓得忆珩一个劲地往莫言怀里钻,好像生怕苏心妍把他也塞进嘴里啃了。

    ——

    露天阳台上夏紫陌双臂撑着栏杆下望。

    夜色如酒。闪烁的霓虹,花花绿绿的男女,穿梭不息的车水马龙,映得这夜越发地迷蒙如酒。

    眼泪肆意地往下坠。

    夏紫陌就在那些咸咸的味道里,吞咽流年里那些失去的温馨的美好。

    她和他的美好。

    他会常常打来电话报告行踪。比如他说我现在在站里看着列车出发驶向青海,那里天很高很蓝还有鸟岛,有机会一定跟你过去玩。比如他说我到老王家豆腐摊了,天很热啊你要不要来杯冰梨豆腐解解暑。比如他说我路过达芙妮看见橱窗里有双粉鞋子挺适合你。她的情绪随着他的语气起起伏伏。也会叮嘱他工作时间别开小差影响不好,街边小摊不卫生回去我做给你吃,我什么都不缺不如你看看腰带吧一条腰带你都用了两年了。他在电话里笑。他说下次上班带你一起免得你总对我不放心。她回嘴,谁不放心?

    似乎很久了。

    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得让人心生绝望。

    其实她努力试过想平静下来。不过是初恋么。她用大把的时间来发呆,看一场文艺的电影,她听到电影里面周迅独特的声音说,如果我走了,你会一直找我吗?眼泪就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走在熟悉的街头她想寻找那个和她牵手的她的慕珩,可是再也寻而不得了。

    那些日子就像她在湖面上扔了一块小石子,激起不大不小的水纹之后归于沉寂,可是石子最终还是留在了湖心。湖边芦苇又高又盛。一丛丛,大幅大幅黄色的笔触。有些怀旧的味道。不小心沾染一点,总是心疼的无以复加。

    忘不了。

    她的慕珩。

    她用一生来爱的她的慕珩。

    夏紫陌呆愣愣地望着楼下的街道,因为是傍晚,显得有些拥挤不堪。行色匆匆且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们,脸部表情似乎和衣物很不搭调,显得有些过于苍白了,不知为何夏紫陌居然可以在那一张经脸上,看到些许一样的、被残酷的现实折腾碾压着的、深深隐藏着的压抑之极的忧伤。

    包裹在夜空里的忧伤。忧伤的黑暗。

    这样的忧伤与黑暗也感染了慕珩。

    慕珩还是习惯这夜空,习惯这黑暗,仿佛它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色彩。这样黑暗的夜空下,他可以想城市的火树银花、声色犬马,想海的低吟、鸥的浅唱,想每一次出发、每一次到达,想每一个站台、每一个凝望的眼神,想他在深夜里看城市的灯火时,紫陌在做什么,林漪在做什么。这样想的时候,慕珩总是觉得大街上汽车轰轰隆隆地从他的心间飞驰般碾过,在城市的夜的呼吸声中分外地清醒着。

    而他自己,就仿若一直生活在黑暗里那样,窸窸窣窣地,像某种夜行的小动物。每每,慕珩也没有想得很清楚,却想得倦了,不知道怎么着就迷迷糊糊睡了。

    醒来,人还在流浪。

    无法预知终点的流浪。身的流浪,以及,心的流浪。

    叹了口气,慕珩问:“紫陌,我们之间能像以前一样坦诚吗?”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跟莫言离婚,至少暂时不会。而且,就算我离了婚,也跟你没关系。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纠缠黏腻不是我会做的事。何况心妍是我大学时难得要好的朋友。”

    “我跟心妍什么关系都没有,紫陌,我承认,原本我是有打算假充她男朋友,希望你因此忘了我希望你可以过得好,可是看见那一瞬我就投降了,紫陌,即使这世上我可以骗任何人,但其中也绝不包括你,紫陌。”

    “是吗?”

    “是。是的。紫陌。不管我喜欢了谁,也不管我以后会跟谁在一起,紫陌,在我心里你永远重要。”

    他话说得很认真,不知怎地就让夏紫陌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说,紫陌,那,我们做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亲人,好吗?他说,我没有兄弟姐妹,我也没有交情很深的朋友。他说,紫陌,我只有你……你能不能……不要再也不理我……

    一辈子有多久?一辈子怎能轻易出口?一辈子,人要怎样才不会变?

    还远远没有一辈子,不过匆匆几个寒暑,慕珩明明到了A城,慕珩明明需要帮忙,慕珩明明知道无论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她都会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可是,慕珩偏偏宁愿躬身曲背点头哈腰蹭着小何的面子去求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于沁南却不来找她,夏紫陌很受伤。

    真的很受伤,于是,夏紫陌撕了满满一卧室的纸屑。

    夏紫陌生气伤心的时候就会撕纸来发泄,跟慕珩分手后,一发连这个习惯都改了。她吝啬于把自己展露在慕珩面前的所有让任何人看见,如果可能的话。以至于那天倒把莫言跟忆珩吓了一大跳。

    夏紫陌气的是慕珩,却半点没可能会因为这个动摇慕珩在她心里的位置,到最后只有倒霉的于沁南,完全不知情地被她单方面拖进了绝交的黑名单……

    此刻,夏紫陌望着包裹在夜空里忧伤的黑暗,不自觉地深深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想,真的,人若太具备感情是会自伤和伤人的。

    “紫陌,我知道你也一样。你不会骗我的,是吗紫陌?”

    “……大概吧。”

    “紫陌,你说暂时不会跟离婚是什么意思?告诉我好吗?我想知道。”

    夏紫陌抿了抿唇,看着慕珩的眼睛,悲哀地想,他说的不错,她就是没办法骗他,没办法拒绝他。她在乎他。她爱他。深爱。这一生她只爱他一个人。

    “其实也没什么。之前是我误会他了,莫言并没有要触犯我的原则,我没必要跟他离婚。”

    “什么原则?”

    “……”夏紫陌别过脸去,一字一字地答,“……就是……不要尝试走近我的心,也不要探问我的一切。你满意了?”

    慕珩脑子里轰的一炸。那么,紫陌要离婚,是因为误以为忆珩问起自己名字的由来其实是莫言教给他的,而暂且不离婚,则是因为得知那是幼儿园老师的问题的缘故!那么,紫陌跟莫言走在一起,算什么……

    “为什么,紫陌,告诉我为什么,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么又要选择莫言?你不觉得这样对莫言很不公平?”

    “什么公平不公平?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我很安静地做着他的妻子,很认真很努力地在我的原则所能许可的范围之内,扮演着他所需要的角色,细细地照料打点着他生活中的一切,他身边的人,不管亲戚还是朋友,谁不羡慕他娶了这样一个无可挑剔的我。还不够吗?再说我又没有要绑着他,如今这年代,离婚率比结婚率还要高,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散,有什么呀?”

    夏紫陌看着有些不在状态的慕珩,不知所谓地笑:“觉得我很自私是吗?我就自私。我就是要找这么一个不讨厌的人嫁了,他要跟我永远没有交集,这样,我就能完完全全地追逐我自己的爱。我只是想好好地爱一个人。安静地爱一个人。甚至,从结婚的那天开始,不再养动植物。动物也好,植物也罢,相处时间久了,彼此之间便会有了情感,而我,只想将我所有的感情留给我想爱的人,容不得一丝分享,所以我宁可选择不再养那些曾经喜欢的东西。便是忆珩,我也不容他分享。”

    “慕珩。我的心很小,放入了一个人,连自己都盛不下,何况其他。”

    夏紫陌淡淡地笑。

    慕珩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晌,才憋出一句,“紫陌,如果当初我们不分手……”

    阳台的门突然被拉开。苏心妍隔着阳台玻璃门与他相对。她听见他说紫陌如果当初我们不分手。她眼神唰地一暗,比最暗的夜还要暗上三分。这是第一次慕珩看见她这么暗的眼神。

    这个女孩。相识的十多天,他一直以为她眼里的阳光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阴翳半分的。她暗着眼神对他说,“……那个,打扰了——慕珩,你爸妈来了。”

    “什么?他们怎么来了?”慕珩慌里慌张去迎。

    夏紫陌看着他背影,在心里默默地回答那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不。再让我选一次,我还会那么做。我爱你,慕珩。因为爱,所以无法容忍。如果莫言发生同样的事,我想我会漠视。不爱,也就无所谓计较。

    慕珩。慕珩。慕珩。

    不是我的慕珩,我不要。

    ——

    夏紫陌不想见慕珩父母。今晚的聚会再待下去也好没意思。她打电话给莫言,想问问慕珩父母在哪里,看能不能避免见面回家去,如果不能,就让莫言把孩子带到阳台上来,过会儿看情况再说。

    不成想慕珩妈妈耳朵尖,莫言一接听,刚唤了声“紫陌”,她就听见了。劈头盖脸地就把慕珩一通数落,骂他紫陌也在你怎么不吭声。然后非要见紫陌,慕珩怎么拦都拦不住。

    于是,一群人都涌到阳台。

    这一闹已经惊动了聚会的校友们,一个个的也跟着过来伸着脖子看热闹。

    夏紫陌看着黑压压那么多颗脑袋,着实吓了一跳。她赶紧迎过来,准备胡乱打个招呼就找借口走人。

    慕珩妈妈看见夏紫陌,却立即露出由衷的笑容,亲切地唤:“儿媳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