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十四章 指尖划开的伤口

章节字数:3009  更新时间:12-07-09 2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于沁南光着膀子,围了条浴巾,一面光天化日地展示他的傲人腹肌,一面动作撩人半推半搡半哄半敷衍地送一个女人出来。苏心妍面红耳赤地踩着高跟鞋尖风一般迅速往回缩。

    那女人已经深深地看过来,“小姐你还是赶紧走的好,被于董事长撞见,倒霉的就不只是你了。”

    “咳……咳……咳……”再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苏心妍整个人被直立地钉在地板上,差点想一巴掌把她拍死在墙上,“你……你什么意思?”

    “海伦,别误会,这是我哥们儿,你先去吧,例会我会准时出席的。”于沁南说。

    “是,于总。”

    “对了,明天帮我约一下A城站的高远。”

    “好的。”

    “哎心妍你这是要出门吗?等我下。”

    于沁南说完话转进了自己的房间,苏心妍还在门口突突突地冒闷火。海伦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一个眼神将苏心妍万箭穿心。

    世界末日提早到来,空气中被泼满血腥味。

    很明显海伦并不相信于沁南的辩解,在她眼里,苏心妍就是于沁南换袜子一样换得频繁的莺莺燕燕中的一个,还是道行很高的万年妖姬,懂得以乖乖女的清纯形象在一群妖冶娇柔的艳丽女之中脱颖而出。

    海伦这样想自有她的道理。

    虽说于沁南带女人回来犹如天热了人就会出汗一样自然,毫不新奇,但于沁南绝不是物欲蓬勃世界里只懂得奢靡的寄生虫,相反,他是一块商界璞玉,很早就展现出过人的经商才华,S大毕业后这五年,于沁南他爸于董事长渐渐放权,到现在蓝昊集团实际上十之六七都已经在于沁南掌中,这个酒店也因为是于沁南最初分管的出道之地被于董事长爱屋及乌青睐有加,五年就翻修了两次,甚至从无例外地将一应重要例会都选在这里召开。年少有为的于沁南,自然也绝不会肆无忌惮损毁自己的形象。他带回的那些女人,早上六点之前都绝对会从酒店消失。可是今天,快九点了已经,这个叫心妍的女孩子还在。于沁南还为她辩解。还似乎要跟她一道出门。而十点半有例会。例会材料刚送过来。于沁南还没有看。

    海伦是于董事长安排给于沁南的特助兼酒店经理,也负责监管于沁南的日常行为并随时向于董事长报告。也便是说,于沁南要是有什么偏差,海伦一定逃不了连带责任。

    因此,海伦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苏心妍。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不为人道的原因。于沁南风流倜傥俊逸瞻朗,风靡S大风靡A城也风靡了海伦,问题是于沁南坚持兔子不吃窝边草,对所有下属一并敬而远之。于是心底的某些东西就像蜘蛛结网,最初是那么不起眼的一角,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多,到后来竟然扫也扫不尽了。

    “装清纯?小姐你很聪明。作为女人,我奉劝你一句,适可而止,要有分寸。十点半于总有个会,很重要。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小姐你很愚蠢。”苏心妍寸步不让地亮起一口白牙,霜冻过度地对海伦一个劲地阴阴笑,“第一,请你搞清楚对象再开炮,大早上无端遭遇情人门事件本小姐很不爽。第二,同样的话回敬给你,适可而止,要有分寸,于沁南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常有的事,要是他知道自己哥们儿被人警告……第三,泄露公司机密后果你承担得起吗?也许我就是商业间谍,十点半那个会么,嘿嘿,如果我说我至少有十种办法让于沁南没办法出席,你信吗?”

    海伦气噎,顶着葡萄紫的大波浪,踩着细脚高跟奔向电梯。

    “哦!忘了告诉你,那个A城站的什么高远,于沁南是替我约的。”

    苏心妍最后又炸了一句,海伦觉得自己被丢进油锅炸成了KFC薯条,但这一瞬心里的蜘蛛却消停了,她回眸,高贵优雅地笑笑,说:“如果我说,只要我愿意,我至少有二十种办法让跟我道歉,你信吗?”

    “我信哪。可是你不会。因为没必要。还无利有害。”

    “你真的很聪明。”

    “你也一样。”

    “聊什么呢你们?”于沁南人模人样地出来,一出来看见苏心妍和海伦一个守门一个守电梯隔着三米多的空气对笑,空气很平静,于沁南一笑,在心里暗想这是……才过去了一场腥风血雨?苏心妍这鬼灵精就是厉害,自己从来没占过上风就算了,今儿连蓝昊最伶俐干练的海伦看样子竟然都没讨到便宜。

    苏心妍皱皱鼻子,朝他嚷:“女孩子私房话都打听,真八卦!”

    “得,我不八卦我投降。”于沁南煞有介事地举双手。

    苏心妍一巴掌给他拍下去,说:“少来!海伦等你谈开会的事呢,还不快去?”

    “还有时间,于总,你可以先陪心妍小姐。”海伦微微点头。

    于沁南狐疑地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不明白为什么他也就穿身衣服的空档,这俩八竿子打不着的怎么就穿一条裤子了。

    那俩视线擦过于沁南礼节性地交汇——那是因为,没必要。

    然后,苏心妍撒起堪称精湛的谎,巧妙地把自己从于沁南的哥们儿热情里解救了出来,扔给了海伦,跟着,拖着整整一晚颠沛流离的梦去看太岁奶奶。

    太岁奶奶已经醒了。一边喝着苏心妍交待酒店服务生早上送来的鸡汤,一边对苏心妍眼神不耐烦得能看到漫天飞舞的拖把,以至于苏心妍禁不住扪心自问,莫非她是给鸡拜年的黄鼠狼?哦不,她比黄鼠狼还不如,送个鸡汤还得打着于沁南的名义,不然那鸡汤也许得从太岁奶奶手里飞到她脸上。

    苏心妍懒得理太岁奶奶。她笑得很假地退出病房,再待下去,她这只不受虐的就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慕珩追出来送她。没有挽留。也没有问苏心妍昨晚上在哪里住以及现在要往哪里去。慕珩出来送她,完全是程式化的外交举动。淡漠而疏离。不含一点暖暖的温度。

    苏心妍幽深深地盯了慕珩几秒之后,她的眼泪一秒就飞出来了,没有啜泣声,只是哗啦啦地泪泉奔涌。昨晚上埋在于沁南怀里不曾纷飞的眼泪,隔了十来个小时之后,终于冲溃了堤坝,一发不可收拾。那般喷溅的泪水里,她想起昨晚的鸡汤水果今早的水果鸡汤,想起慕珩跟夏紫陌深入到骨子里的熟悉,想起昨晚滨河公园慕珩打电话给夏紫陌,昨晚路灯下当着莫言的面慕珩跟夏紫陌聊天,想起酒店慕珩扔下暴怒的父母跳楼去追林漪,想起慕珩对夏紫陌极力撇清说跟自己没关系,又想慕珩此刻出来送她就像送陌生人,想要是自己今早没出现,要是自己昨晚失踪了死了,没准慕珩也不过跟这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一样无动于衷。苏心妍指着慕珩,放声大哭:

    “你!可恶!”

    难以言喻的感受,像是指尖划开的伤口,起初总是难以发觉,等到疼痛渐始的时候才察觉血已经肆意蔓延了。后知后觉的,排山倒海的,一点也无法控制。以至于陷进这种情绪里再也拔不出来了。

    苏心妍是什么让你哭?

    苏心妍是什么让你颓丧了极点?

    苏心妍你为什么一晚上梦别人梦得颠沛流离?

    苏心妍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八卦无聊到这种程度?

    苏心妍的脑子好像被自己排山倒海的瓢泼眼泪狠狠冲刷了,里面没有残留半根能思考的神经。

    苏心妍你真动心了……

    苏心妍你个白痴你不是死寻活找要找个款哥一劳永逸吗……

    苏心妍你就是找帅哥也找个感情史清白的啊纠纠缠缠又负心又花心又没心没肺你看中他哪点了你个傻瓜……

    “……你……怎么了……”

    慕珩扎手扎脚一脸茫然地看着突然大哭的苏心妍。

    “我发神经!”苏心妍心更凉了一截,恶狠狠地凶他,“要你管!”

    慕珩怔愣在原地看着苏心妍头也不回地跑走,实在搞不明白这女孩子的心事。也没工夫去搞明白。他自己也和苏心妍一样失魂落魄,心里层层叠叠数不清的心事抽风一样绞扭,绞扭得他头晕目眩。

    林漪说他只是出于一份执念,她说他以为那是感情,不顾一切去追逐。可那不是。他仔细地想。很仔细地想。或者,他的确还是爱紫陌的。那种爱就像是日升日落那样自然,嵌在他的血液里,成为他血液的一部分。而林漪,却是让他无法自持,就像是平静的海面上涌起的惊涛骇浪,纵然永远无法走近,也让人忘却不了那惊天的一瞬,那种感觉,像是感情,又不像是感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可就是怎么也抹不去脑子里林漪的影子。

    他把自己弄糊涂了。

    紫陌。林漪。林漪。紫陌。

    他想要的,究竟是紫陌,还是林漪,还是紫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